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谢选骏文集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共产党早就对中国进行了“去中国化”了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和平经济与战时经济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谢选骏: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或还是白痴》(谢选骏)写道:
   
   凡是人类,都有感情,都有喜怒哀乐,其中的“怒”,当然就是愤怒仇恨——只有圣人或者白痴,才能没有感情,才能没有喜怒哀乐愤怒仇恨,才能“太上忘情”或“最下不及情”。


   
   如果没有自己封圣,又不自认白痴,还说自己没有仇恨,那是什么?那是伪善吗?那是矫情吗?那是故作姿态吗?那是社会和解吗?那是与虎谋皮吗?
   
   这个“太上”,本来只是一个形容词,是“最高”的意思,例如如《老子》云:“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之誉之”;《左传》云:“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礼记》云:太上贵德,其次务施报”……但是后来,竟然演化为一个名词,成为“太上老君”——
   
   老君诞辰为二月十五日,七月初一日下降度人,是三清尊神中受到最多香火奉祀的神明,在道教宫观“三清殿”,其塑像居左位,手执蒲扇或日月宝扇。相传老君居住在太清圣境。
   
   道教相信道家哲人老子是老君的化身,度人无数,因其传下道家经典《道德经》,故称老君为道德天尊,也被道教奉为开山祖师,其从神有尹喜、徐甲等。
   
   许多道教祖师都自称得到老君显灵的启示与教诲,如汉朝的张道陵、南北朝的寇谦之等。唐朝皇室更尊奉老君为其始祖。
   
   据记载,太上老君的形象是身长九尺,黄色,鸟喙,隆鼻,秀眉长五寸,耳长七寸,额有三理,足有八卦。居金楼玉堂,穿五彩云衣,有十二条青龙、二十六只白虎、二十四只朱雀、七十二只玄武、十二只穷奇、三十六只辟邪护卫在身旁。
   
   《魏书.释老志》称太上老君“上处玉京,为神王之宗;下在紫微,为飞仙之主”。《云笈七签》称太上老君“此即道之身也,元气之祖宗,天地之根本也”。其化身众多,有老子八十一化之说,据记载,玄中法师、金阙帝君、广成子、赤精子、文邑先生等皆为老君降生的化身。
   
   《西游记》中,老君居“离恨天兜率宫”,有法宝“金刚琢”、“八卦炉”等,曾助二郎神降伏孙悟空,后想将孙悟空用八卦丹炉炼化,反被其逃脱并踢翻丹炉,炉砖化作“火焰山”。其座下青牛怪、金炉童子、银炉童子曾下界为妖,使取经队伍遭蒙劫难;《封神榜》中,则是居“玄都洞八景宫”,是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的师兄,有法宝太极图、玲珑塔等,曾下山助姜子牙破诛仙阵、万仙阵等。
   
   三清起源
   
   太上老君的起源为三清之一太清道德天尊。 《道德经》第四十二章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由无名大道化生混沌元气,由元气化生阴阳二气,阴阳之相和,生天下万物。第十四章又说:“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认为一化为三,三合为一,“用则分三,本则常一”。后来道教以此衍化出居于三清胜境的三位尊神。三清即以君子居则贵左之意,先以太清道德天尊神像在大殿居左,玉清元始天尊神像在大殿居中间、上清灵宝天尊神像在大殿居右。三清为道家哲学“三一”学说的象征。
   
   首次出现
   
   在商以前,老君即分身下降,随世立教,事竟则隐,故在世未有诞生之迹。至商十八世王阳甲践祚之十七年,老君自太清境分神化,于武丁九年二月十八日降生。这是最早关于老君诞生之迹的纪传。周昭王二十三年老君西过函谷关,度关令尹喜,授以道德五千言,此后被道教奉为开山祖师。
   
   东汉明帝、章帝之际(公元58—88年),益州太守王阜将老子神化为先天地之神物,并与“道”相等同。
   
   汉顺帝时(公元126—144年)张陵在巴蜀鹤鸣山创立五斗米道,即奉老子为教主。据传张陵在传教布道时作的《老子想尔注》称:“一者道也。……一在天地外,入在天地间,但往来人身中耳……一散形为气,聚形为太上老君,常治昆仑,或言虚无,或言自然,或言无名,皆同一耳。”首次在道书中出现了太上老君的名号。
   
   声名益显
   
   至魏晋南北朝,太上老君之名益显。
   
   东晋葛洪的《神仙传》汇集群书所见之老子传记,或称老子先天地生,或称其母怀孕七十二年生,生而白发,故称老子。亦有称其母于李树下生,生而能言,指树而姓“李”,把先天神降格为后天神。然而据东汉延熹八年陈相边韶的《老子铭》,老子“离合于混沌之气,与三光为终始”,“道成化身,蝉蜕度世”。
   北周武帝建德三年五月“初断佛、道两教,经像悉毁,罢沙门、道士,并令还民”。据道书称,当时太上老君曾遣使显灵。时过一月,武帝即又下诏曰:“至道弘深,混成无际,体包空有,理极幽玄……今可立通道观于都城……并宜弘阐,一以贯之。”
   
   以后“三清”神名逐渐流变发展,至唐代才成为定说。《道藏·太平部·三洞珠囊》卷七引《老君圣迹》云:“此即玉清境,元始天尊位,在三十五天之上也。此即上清境,太上大道君(灵宝天尊)位,在三十四天之上也。太清境太极目,即太上老君〔道德天尊〕位,在三十三之上也。”于是“三清”遂成为道教的最高神。唐代皇室,以老子李耳为同姓,崇奉太上老君,累加尊号。唐高宗尊太上老君为“太上玄元皇帝”,唐玄宗三上尊号,称“大圣祖高上大道金阙玄元天皇大帝”,立道教为国教。太上老君不仅被奉为李唐王朝的始祖,帮助唐高祖李渊平定天下,据称当武则天篡夺李唐王朝后,又显灵降世,谓“武后不可革命”,
   “不得辄立异姓……武后亦终惧此言,不敢立武三思”。
   
   到宋代真宗于大中祥符六年(1013 年)加号“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是历代帝王对太上老君的最后一次加封。明朝成祖朱棣崇尚老子为其化身真武大帝大修武当,有北修故宫,南修武当之称。
   
   谢选骏指出: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的历史联系也许本是偶然的,但任何偶然一经形成,也就构成下一阶段的必然。太上忘情,使得太上老君变成了一个忘情乃至无情的偶像,再加上《老子道德经》故弄玄虚模棱两可的五千言,塑造了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市侩滑头。虽然期间,佛教与儒学也扮演了重要角色,但“三教合一的入室盗(儒释道)”,到了元明清之际终于演变成为模棱两可亡国灭种的灰色理论。其故弄玄虚的巧言令色,哪里挡得住殖民主义的炮舰扣关。其结果,直接造成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全面瓦解。现在,我们既然进入了第三期中国文明,再来运用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的故技,显然是无济于事的。
(2017/09/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