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网络时代的话语权体现思想的主权]
谢选骏文集
·维权律师与基督精神
·饥民成群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中国共产党强奸伊斯兰教
·金人如此警告金权
·马赛克战争是文化战的具体化措施
·习近平成为时代周刊百年风云人物
·蔡英文的败笔
·美国学术界为何睁眼瞎
·毛泽东批判宋江投降其实是自我批评
·党国也是一种朝代——“党朝”
·思想解放在中国源远流长
·邓小平是邓祸还是毛祸
·老布什是中共崛起的巨大推手
·老到了只剩下捐款的力气
·充满恶意的相向而行
·自我调查自我监督自我完善
·决定贫富的不是邮编而是基编
·有时候投降也是一种胜利
·牧师为何对总统下跪
·川普大爷又尿了裤子了
·欧洲各国为何心疼维吾尔哈萨克等族
·中国最需要抵制的外国人是共产党人
·中国大陆开始“去伊斯兰化”的文化战进程
·中国大陆开始“去伊斯兰化”的文化战进程
·第二次冷战将推出全球政府的盛宴
·日本的二元质地
·马克思是一个顶级毒贩
·缓期执行就是不执行了
·美联储终于跪地求饶了
·美联储终于跪地求饶了
·川普自命为当代的赫鲁晓夫
·朱元璋承认自己是一只猪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企业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汉字的谐音语义的陷阱社会的真实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文明人应该学会吃塑料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美国走向君主政治
·共产党中国铁嘴豆腐心“破财消灾”就可以了
·毛主席的好孩子一把菜刀家庭革命
·中国式自杀蔓延美国吗
·美中关系就是争霸轴心吗
·五眼联盟与中华世界
·种族主义的依据是种族差异吗
·美国工业辉煌时期的废墟,就像美国的大肠
·希特勒进攻苏联的合法性何在?在于列宁!
·中国式自杀又现美国
·中国式自杀又现美国
·比香港还大的香港
·贸易战有利生态环境
·接线生和打字员是最好的情报员
·接线生和打字员是最好的情报员
·二十一世纪的共产国际
·香港没有睾丸
·改革派是中国最危险的敌人
·华为只是冷战的一个棋子
·《环球日爆》以为加拿大人都是白求恩
·和魔鬼做生意
·和魔鬼做生意
·和魔鬼做生意
·孟晚舟肯定不是中国人,变色龙革命了
·杨振宁害死了张首晟
·勿忘美国近在中国咫尺
·解放军为何纵容日本军
·日本不是日本,中国不是中国
·公海将成为中国的公共墓地
·川普为何支持中国恢复终身制度
·中国为何包庇逃犯张五常
·毛泽东猪头不知鲁迅滑头
·”党是领导一切的“砸了华为的锅
·早知华为今日,何必苹果当初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二世而亡是个普遍规律
·王小东挖坑让习近平跳,对领导何其毒也
·没有喝醉的普京总桶是什么样子的
·中国崛起使得反对运动水涨船高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明太祖朱元獐兽面兽心的来历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博士与逃犯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和平占领德国的土耳其示范中国移民
·川普出卖了美国的法治
·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墨菲定律全是胡扯
·帕金森定律与帕金森症都是“老化的结果”
·彼得原理不知自己来自福音书的启示
·请客吃饭就是中国式行贿受贿
·使美国伟大的是司法体系而不是个人权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体现思想的主权

   谢选骏:网络时代的话语权体现思想的主权
   
   
   《谈谈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庄晓斌2017-8-26)说:
   


   人活着需要吃饭,所以解决吃饭的问题是人的头等大事。人又因为各自的职业不同吗,谋生养家糊口的方式也不同。因为活着就得吃饭,所以饭碗的事就是天大的事。作家卖文、农民卖菜这都是一样的。别谈什么高尚,写文章赚稿费这就是作家的生存之道。
   
   刚刚来到国外时,手无缚鸡之力,身无其他特长的区区在下,为了能挣到赖以活命的一口饭,只好给那些有点稿酬的刊物写稿,那时候,就是像龚自珍所写的那句诗“著书只为稻梁谋”那时候,像吴宏达的观察,还有一平为编辑的中国人权双周刊,都是我首选的投稿杂志,那时,编辑们发不发我的稿件,我是很在意的,因为那是我的衣食父母啊!所以甘愿把话语权拱手奉献给掌握发稿权的刊物主编们,以求能换来些维持活命的银子,后来给阿海写稿,着实是赚到了点银子,衣食无忧了,对发不发稿就不太在意了。自从有了自媒体,有了互联网上的各种平台,话语权就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了,既然现在活滋润了,话语权在自己的手里了,就不在看那些掌握发稿权的大编辑的脸色了。
   
   我真很感谢我的老板阿海,也非常怀念阿海,现在郭文贵成了炙手可热的新闻人物,而我的老板阿海还被囚禁在大陆,现在还有谁在关注阿海?谁还为阿海抱不平?人们的良知都叫狗吃了么?我之所以借助贵坛的平台,把我为阿海撰写的《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这一书稿张贴出来,其实也就是想以这种方式替桂民海老板鸣不平!要说爆中共贪腐集团的猛料,阿海所做的事业乃是和郭文贵先生现在所做的是异曲同工。关注和支持郭文贵先生爆料的吃瓜群众们不妨也关注一下阿海,他的沉冤何日才能昭雪?他何日才能获得自由?我翘首以待!
   
   谢选骏指出:读了上文,我看不出“桂民海老板”和“吴宏达的观察”还有“一平为编辑的中国人权双周刊”有何区别?不都是为了美元而码字奋斗的?这不是“我的奋斗”,而是“嘴的奋斗”。在我看来,“网络时代的话语权”,体现了“话语本身的权力”,也就是“体现了思想的主权”。从人文主义的角度看,“话语本身的权力”就是生物学意义的、先天的语言能力;从神秘主义的角度看,“话语本身的权力”就是上帝造人所赋予的不同于万物的那种权利,也是上帝创造世界的那种权能——这就是“思想主权”的双重意义。
   
   《和胡平聊聊网络时代的话语权》(丁子2017-8-26)说:
   
   在信息化时代,随着互联网和高科技的电子产品的出现,随着自媒体的出现,独裁的专制统治者像剥夺人民群众的话语权是越来越困难了。就像这次郭文贵爆料事件,如果没有互联网,不是在信息化的现代这绝对是不可想象的。在计算机刚刚问世不久,就有科学家预言:“计算机将改变世界历史!”此言不虚。所以在信息化时代,几乎所有的新闻媒体,都将秉持客观公正,尊重事实的客观立场作为自己生存的唯一宗旨。因为作为新闻媒体的经营者们知道,他们想封锁住一种声音,这是痴心妄想,绝对做不到的,不但一个小小的新闻媒体做不到,就是强大的独裁的专制统治者也做不到。所以新闻媒体的倾向性,政治立场就都隐匿自己手里所掌握的发稿权上了,说什么不偏不倚,说什么客观公正,这统统都是骗人的鬼话。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会不偏不倚、客观公正地发出反共的声音么?人民日报、环球时报会刊载曹长青、辛灏年的文章么?胡平先生,请您不要再为《北京之春》辩解了,我用事实告诉本坛的网友们,《北京之春》在郭文贵爆料事件上的不偏不倚和客观公正,我在本坛所发的有关郭文贵爆料事件的几个帖子,都用《北京之春》网上投稿系统发给了北春,现在已经过去了几天了,有一篇发表出来了吗?为了验证北春的网上投稿系统是否正常,我也将另一篇《哀悼刘晓波》同时发给了北,可是《哀悼刘晓波》很快刊载出来了,而《聊聊郭文贵爆料》。《关于郭文贵爆料的真与假》却没有发出来,同样博讯的韦也是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客观公正,我也试探北春的方法把上述稿件发给了博讯,博讯的韦石却一篇也未刊登。然而在博讯早有博客,而博讯的博客有主持人自由发稿的功能,所以我的稿件他们才封锁不了。
   
   郭文贵先生为什么瞧不起某些民运人士,就是很多民运人士太贱了。眼睛就盯上了郭文贵先生的钱,想方设法去讨好郭文贵,其实就是想骗点什么捐赠了,赞助啊,这就是某些民运人士的嘴脸,有言道:“无私才能无畏”,只要不抱有想捞点什么个人好处的卑劣念头,凭着自己的良知,表示自己的观点,不求别的,只求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这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呢?
   
   谢选骏指出:美元的力量确实巨大,因为它是由美国制币局发行的,代表了美国的主权和霸权,背后有美国的舰队作为后盾,所以可以成为国际通用结算的储备货币。这样的美元,可以造就财富和权力、名望和地位。但是,美元再是通用,却也造就不了思想,因为美元从属于国家,而国家的主权再是巨大,也还是从属于思想的主权。例如,美国就从属于“人民主权论”这一思想的产物。而所谓“良心”,也是思想主权的体现之一。网络时代的话语权体现了思想的主权,虽然它远远不能涵盖思想的主权。

此文于2017年09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