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灭绝中国的毒计]
谢选骏文集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网络主权必将彻底改造国家主权——“1984年噩梦”里的反极权主义
·单向灌输的极权已死——为什么说《娱乐至死》也已经死掉了
·班农和王岐山联手对抗中国威胁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年轻的希特勒总理宣誓就职了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如果皇帝的后裔不是近亲通婚
·神秘力量干扰川普插手耶路撒冷事务
·秦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更牛
·哪个内鬼向澳大利亚新加坡出卖了中国
·印度人在藏南和东北地区都做贼心虚
·为什么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
·心理治疗不能代替决策过程
·刘邦比嬴政更加残暴所以搞定中国
·在美国扳倒苏联之前中国就自动跪下了
·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卡车公司是一这个恐怖集团
·谁说纸上不能谈兵
·华人患有痴呆症的越来越多
·三星就是韩国的象征(Note7爆炸门)
·洋人与缠足
·打猎就是欺负弱小
·旅游就是揭示自己的原有
·长官腔调与美国的地方自治
·托尔维克只是一个记者——美国的民主与乌合之众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卧薪尝胆的恶毒邪
·文明,就是“教育所有的人”
·三位一体的神秘引领现代科学的精神
·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
·南斯拉夫的原罪
·中国还停留在卡夫卡的时间隧道里
·两大阵营殊途同归
·楼市与亡国奴
·拒绝缠足的真实背景
·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含义
·医治中国社会癌症的新方法
·缺乏大脑的大型对撞机
·大型强子对撞机并非救世主
·劳力者断腿,劳心者断头
·加拿大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从三星堆遗址看“中国文明”的特质
·亚洲政治中的种族特性
·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搜刮已经开始
·为什么电影骗子在现代社会大行其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灭绝中国的毒计

   谢选骏:灭绝中国的毒计
   
   《中国人口将减少一半 只剩6亿人》说:
   
   2015年7月底,联合国人口署发布《2015年世界人口展望》,预计至本世纪末中国人口数预测值为6.13亿,即相对于2016年,中国将消失50%以上的人口。


   
   2015年公布的《中国统计年鉴2016》中对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显示,中国2015年的总和生育率仅为1.05,比世界正常人口更替生育率2.1整整低一倍。
   
   本世纪末中国人口跌至6亿已不可逆转
   
   中国人口在2100年跌至6亿,这意味着不到百年时间内,中国人口将减少一半。对于这一判断,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绝不可能。这种反应是非常正常的,因为人口数量是指数变化的,而人们的直觉往往是线性的。用线性直觉去判断指数变化的趋势,自然会高估短期效应,低估长期效应,而且对长期效应的低估会远胜于对短期效应的高估。
   
   人口变化是一个典型的慢性问题,在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段,几乎看不到变化,但放在几十年乃至百年区间来看则是触目惊心。因此,人口政策最忌只看眼前,而是要从长计议,至少要前后各看百年以上。中国人口已经接近峰值,而在峰值附近的几年,人口的上升和下降都会非常缓慢,这个特性更让人们难以认识到之后是雪崩式崩溃。
   
   如何才能拨开人口总量的迷雾,看到人口未来变化的汹涌暗涛?多名人口学者建议要聚焦于每年出生人口的变化。中国目前每年出生人口不到1700万,在未来10年,中国处于生育旺盛期23-30岁的女性数量将萎缩40%以上,而中国生育率即便按1.5计算也只有更替水平2.2的68%。
   
   “这两个因素叠加意味着在一代人左右的时间里,中国出生人口会降到700万以下。再放宽一些也就800万。即使到时生育率能够提升到更替水平,出生人口不再下降并且每个人都活80岁,总人口也不过6亿人。”
   
   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那就是减少的是年轻人、新出生的人。这意味着,未来人口总量减少的同时,结构并没有优化,老龄化的挑战更加严峻。这一观点得到受访人口学者的一致认同。
   
   据测算,中国20-64岁劳动力与65岁以上老人之比将从2015年的6.5下降到2030年的3.3、2050年的1.7、2100年的1.1,人口结构不断老化,经济活力持续下降,而这些反过来可能进一步抑制生育水平。
   
   人口学者姚美雄判断,中国未来人口将呈现严重少子化叠加快速老龄化、适婚人口性别比失衡的结构扭曲状态,这将导致劳动力供应减少、消费和创新能力减弱、养老压力加大、经济发展动力不足等问题。
   
   科学家把跳蚤放在桌上,一拍桌子,跳蚤迅即跳起,高度在其身高100倍以上。然后在跳蚤头上罩一个玻璃罩,再让它跳;这一次跳蚤碰到了玻璃罩。连续多次后,跳蚤改变了起跳高度以适应玻璃罩,每次跳跃总保持在罩顶以下高度。接下来逐渐改变玻璃罩的高度,跳蚤都在碰壁后主动改变自己的高度。最后,玻璃罩接近桌面,这时跳蚤已无法再跳了。科学家于是把玻璃罩打开,再拍桌子,跳蚤仍不会跳,变成“爬蚤”了!
   
   科学家把这种现象叫做“自我设限”其实从计划生育到放开二胎,形成的就是这种“爬蚤效应”
   
   即使以后放开三胎四胎,也很难激起人们想生孩子的欲望了,因为房价,因为工作岗位供不应求(尤其以后人工智能的普及,如十年前的公交车售票员被滴卡机取代),因为城市与城市间断崖式差距,等等很多原因,爬蚤效应的持久性存在说明我国经济、政治、法律、文化制度以及伦理体系出了问题。
   
   国家安全之忧
   
   国防是领土完整的后盾。当前的生育状态对支撑国防的人、财、物影响都极为负面。中国城市长期实行一胎化,农村通常生女孩的家庭才可生二孩,因此执行政策的家庭一般最多一个儿子。中国曾有“独子不当兵”的传统,很多国家也对独子从军有特别规定,但长期的生育限制政策导致独子成中国兵员主体。中国军队70%士兵来自独子家庭,在战斗部队中这一比例高达80%。这将影响中国的战争潜力和外界对中国战争意志的判断。?
   
   长期低生育率还会恶化财政收支而挤压国防经费。中国近年国防工业突飞猛进,与发达国家的装备差距逐步缩小。这得益于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强大的研发能力,但人口萎缩将削弱这些基础。维持同等军力,人口减一半,人均分摊增加至少一倍。
   
   目前的生育状况也在改变中国边疆的地缘政治形势。清末民初内地民众“闯关东”,确保了中国人在东北的绝对多数,让东北几经波折却未丢失。但目前东北的生育率远低于周边的朝鲜甚至俄罗斯,也低于韩国和日本。即便全面放开生育,东北的出生人数仍会持续萎缩,就算稳定在现有水平,最终也只能保持当前一半的人口。低生育率下的东北经济相对低迷,大批年轻人南下寻求机会,而朝鲜人和俄罗斯人则在进入。《环球时报》引述报道说,东北将从朝鲜引入4万劳工;不少俄罗斯人则在东北购买房产。
   
   虽然主体民族在中国的地位短时间内难以动摇,但局部地区情况复杂。比如,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汉族、维族分别占新疆总人口的40.5%、45.8%,分别占0~4岁人口的21.1%、62.9%。新疆建设兵团是维护新疆稳定的重要力量,其汉族人口自1990年代可生二孩,但生育率却徘徊在1.0左右,使兵团当地汉族每隔一代减少一半,完全有悖于建立兵团的初衷。在华南一些地区,劳动力短缺让非法移民更容易获得工作;他们的涌入和高生育率可能改变一些地方的族群构成。
   
   现代国家不乏因人口的民族构成改变而分裂的例子。科索沃曾是塞尔维亚族的发祥地、文化和政治中心,但不断外迁和远低于阿尔巴尼亚族的生育率(Parant、Penev,2009)使塞族人口比例在近代持续下降,从1948年的23.6%降至1991年的9.9%(科索沃统计办公室),最终让科索沃独立形势不可逆转。前苏联在1991年解体时,俄罗斯族仅占前全境人口51.4%,在除俄罗斯联邦外的所有前加盟共和国中都是少数(Sakwa,1998)。尽管导致分裂的因素不一而足,但长期来看,人口构成的改变无疑是根本性的因素之一。这些前车之鉴值得中国警醒。
   
   由于年轻人口急剧萎缩,中国未来可能面临年轻劳动力短缺,经济动力会促使中国成为移民输入国。实际上,一直支持中国计划生育的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就建议中国引入移民。但由于中国民众反对,又不是传统的移民接收国,大量引进外国移民还一直未得实行。
   
   如果真的大规模引入移民,那相当于中国付出巨大的代价不让本民族孩子出生,最后却把土地腾给外来移民。与本国出生的人口相比,外来移民在语言、文化和认同感上都不相同,基础素质上也有显著差距。对于那些因为限制政策未能如愿生育的家庭,这种现实于情于理何堪?然而,道义的说辞无法对抗经济规律和现实需求,当大量人口老无所依,社会普遍缺乏年轻劳动力时,外来移民将纷至沓来,而且很多人来了将不再离开。如何管理外来移民将是中国未来又一个挑战。
   
   人口兴衰决定文明兴衰
   
   中华文明一脉相承,历经“五胡乱华”及蒙元和满清的统治却历久弥新。这很大程度归功于主体民族顽强的生育文化和庞大的人口基数。《尚书》曰:“惟天地,万物父母;惟人,万物之灵”,意指天地是诞生万物的母体,而只有人才是万物的灵魂。《周易?彖辞》曰:“天地之大德曰生”,将爱护生命看成是天地之间最伟大的道德。正是这种以人为本,重视生命的价值观赋予中华文明强韧的生命力。
   
   中国在历史上并非仅仅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文明,是东方文明的代表!作为一个文明,中国现在并无人口优势。相对较低的生育率已经让中华文明占世界人口的比例在过去200年中不断萎缩,从四个文明中人口最多降为与印度文明相似的末位,并将很快被印度文明大幅超过。即使在2015年全面放开生育,但如果无法显著提升生育率,中国占世界人口的比例将急剧萎缩,到本世纪末将变得微不足道,中国的分量将一落千丈,中华文明将彻底衰微。
   
   影响文明兴衰的绝不仅是人口数量,还有人口质量、组织能力和凝聚力等方面的因素。但人口数量是基础,在其他因素相同时,文明的力量随人口数量上升。虽然人口多并不一定表示会强大,但人口急剧萎缩则一定预示着衰亡。一个文明或种族,不论其科学、文化或社会发展的成就有多高,如果在繁衍后代上长期处于劣势,最终必将没落。西方社会学之父孔德(1798~1857)就曾断言,“人口即命运”。
   
   中华民族是世界第一大民族,庞大的人口基数是祖先留给我们最珍贵的遗产,也是维持中华文明相对独立和实现民族复兴的根基,但短短几十年内这个根基就可能被摧毁。如果无法逆转这种趋势,中华文明彻底衰落并不太远。
   
   在人类创造的许多古代文明之中,中华文明可以说是硕果仅存的一个不曾间断的文明,但过去30多年,中国(其实是中共)却义无反顾地以空前的方式大规模地消减中华文明的未来之本却浑然不觉,甚至沾沾自喜。未来,何去何从,只能试目以待。
   
   谢选骏指出:共产党基于国际主义,大力消灭中国的民族精神——他们首先在1931年成立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努力把中国变成苏联的领土。继而在1949年成立伪“中华人民共和国”,把中国变成了苏联的卫星国。毛泽东的历次政治运动就是着力于大量谋杀、歼灭了中国人的一亿人口。邓小平的一胎化政策再上层楼,杀害三亿胎儿,让中国人口低于印度。这是共产国际策划的、首尾一贯的、灭亡中国的毒计。
(2017/09/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