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谢选骏文集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真言
·“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苟富贵 勿相见
·苟富贵——勿相见!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意大利人都是公猪?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全世界犹太人联合起来
·华尔街精英人渣的犹太骗局阴魂不散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美国新闻自由的限度
·纽约时报又在播报假新闻了
·土地改革是犹太人的拿手把戏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美国已被共产党军事管制
·瑞典女王是个虐待狂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中国人与中国国籍的人
·为什么男尊女卑
·旅行就是任人宰割
·没有语言统一,欧盟如何不散
·雷朋批判“川普的主要敗筆”
·谁是美国的寄生虫
·用穆斯林的方法解决伊斯兰教问题
·人类进步的动力
·人类进步的动力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命运的厉害
·胡人与洋鬼子
·川普是不是缩头乌龟
·川普老了!尚能饭否?
·砍下铁木真猪头成吉思狗头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合法的行贿受贿
·资产者也会盗窃国库
·美容、整容、变容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西伯利亚是中华文明的故乡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谢选骏: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习王反腐是仿效宇文泰?》(雨斤的博客2017-9-8)说:
   
   自从御史大夫王公公打虎反腐以来,被他打掉的大老虎不计其数:薄熙来,令计划,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孙政才,房峰辉,张阳。这些人被揭露出来的贪腐情节,让人触目惊心。


   近来,郭文贵又揭发王公公自己也不干净,贪污海航30%的股权,还有好几个私生子。
   人们不禁要问:中共的官员,从中央到县乡,从军队到地方,有一个干净的吗?
   也有人质疑:习王反腐,其实只是在清除异己。因为中共的官员,人人都有问题。打不打你,完全看你是谁的人。这不禁让洒家想起了一件事。
   近观网上流传的一则北周重臣苏绰和北周开国之君宇文泰的问答,一语道破天机:原来大量起用贪官,正是古代帝王的治国之道!
   据传(注意,仅是据传),《北史》里记载了一段苏绰和宇文泰的对话:
    上以治国之道问道于绰,二人闭门密谈,至三昼夜乃罢。
        上问曰:国何以立?
        绰答曰;具官。
        问:何以具官?
        曰:用贪官,弃贪官。
        问:贪官何以得具?
        曰:为君者,以臣工之忠为大。臣忠则君安,君安则国安。然无利则臣不忠。
        问:官多财寡,奈何?
        曰:予其权,以权谋利,官必喜。
        问:善。然,官得其利,寡人何所得?
        曰:官之利,乃君权所授,权之所在,利之所在也,是以官必忠。天下汹汹,觊觎皇位者不知凡几,臣工佐命而治,江山万世可期。
        叹曰:善!然则,贪官既用,又罢弃之,何故?
        曰:贪官必用,又必弃之,此乃权术之密奥也。
        又问:果有大贪,且民怨愤极者,何如?
        曰:杀之可也。抄其家,没其财,如是则民怨息,颂声起,收贿财,又何乐而不为?
       要而言之:用贪官以结其忠,弃贪官以肃异己,杀大贪以平民愤,没其财以充宫用,
        此乃千古帝王之术也。
    宇文泰击掌再三,连呼曰:妙!妙!妙!而不知东方之既白。(瞧瞧,白话文都出来了!)
   
   翻译成现在的白话就是:
    宇文泰问:国家如何治理?
    苏绰答曰:要有官员。
    宇文泰问:怎样选拔官员?
    苏绰答曰:用贪官,弃贪官。
    宇文泰问:官多财寡,怎麽办?
    苏绰大笑,曰:天下无不贪之官,贪墨何所惧?所惧者不忠也。凡不忠者,异己者,以肃贪之名弃之,则内可安枕,外得民心,何乐而不为?此其一。其二,官有贪渎,君必知之,君既知,则官必恐,恐则愈忠,是以弃罢贪墨,乃驭官之术也。不用贪官,何以弃贪官?是以必用又必弃之也。倘或国中之官皆清廉,民必喜,然则君危矣。
    宇文泰问:何故?
    苏绰答曰:清官或以清廉为恃,犯上非忠,直言强项,君以何名弃罢之?弃罢清官,则民不喜,不喜则生怨,生怨则国危,是以清官不可用也。
    宇文泰大喜,啧啧有声。
    苏绰厉声曰:君尚有问乎?
    宇文泰大惊,曰:尚有乎?
    苏绰复厉色问曰:所用者皆贪渎之官,民怨沸腾,何如?
    宇文泰汗下,再移席,匍匐问计。
    苏绰笑曰:下旨斥之可也。一而再,再而三,斥其贪墨,恨其无状,使朝野皆知君之恨,使草民皆知君之明,坏法度者贪官也。国之不国,非君之过。乃官吏之过也,如此则民怨可消也。
   其实,上面这段北周君臣的对话故事,经查纯属今人的杜撰。但,人们目睹当今中国之现实,认为“用贪官,弃贪官”这句话,总结的入木三分,才使文章在网上得以广泛流传。这里面的民心向背,倒是很值得当政者深思啊!
   类似的论调,还有四川人李宗吾写的《厚黑学》。他认为,古今凡能成就帝王业者,都必须具备两个特征:脸皮够厚,心肠够黑,缺一不可!项羽当年就是因为脸皮太薄,才自刎乌江的。如若不顾脸面,厚颜先活下来,日后东山再起,扳倒刘邦这个不要脸的,也未可知!
   
   谢选骏指出:宇文泰(507年-556年),字黑獭(一作黑泰),代郡武川(今内蒙古自治区武川县)人,鲜卑宇文部后裔,汉化鲜卑人,北朝西魏权臣,也是北周政权的奠基者,掌权22年。后追尊为文王,庙号太祖,武成元年(559年)追尊为文帝。宇文泰先世为宇文部酋长。东汉末,宇文部加入鲜卑部落联盟,遂被鲜卑化,游牧于今内蒙古自治区西拉木伦河上游。——现在,网民们拿“习王”比作“宇文泰”,而不比作其他,是“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所致。甚幸至哉。
(2017/09/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