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谢选骏文集
·5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谢选骏: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确实,正如班农所说的,历史留给美国的时间也许真的不多了。俗话说得好:当命运女神来敲门的时候,你不给她开门,她就再也不会来了。在与中国争霸的问题上,二十一世纪的美国已经错过了太多的机会了。命运会对美国格外开恩吗?美国在其沉没之前还来得及换气吗?

   
   《影子总统班农:与中国的经济战就是一切》(2017-8-17德国之声)说:特朗普的首席战略师班农接受媒体采访称,美国与中国正在一场“经济战”中。他说,鉴于中国在朝鲜问题上不会有多少新的举措,没有理由不对中国进行强硬的贸易制裁。
   
   "美国正与中国处在一场经济战中",特朗普的首席战略师班农在新闻网站prospect.org周三发表的采访中说道。
   
   "我们有一方在25年或30年内将成为霸主;如果我们继续走老路,那成为霸主的就会是他们。" 班农称,在朝鲜问题上,中国只是"顺着我们",那只是一场"次要的演出"。
   
   班农称,鉴于中国不大可能在朝鲜问题上"多做多少事",没有理由不对中国进行强硬的贸易制裁。他说,他可能会考虑签订一项协议:中国要通过对朝鲜进行可确认的核查,让该国冻结核武器的研发;美国则从朝鲜半岛撤军。但这样一项协议看起来遥不可及。
   
   与特朗普此前"炮火与怒火"的威胁不同,班农说,朝鲜的核威胁"没有军事解决"的选项,"忘了吧"。"除非有人能解决这部分问题,告诉我如何能保证首尔的1000万人不会在常规武器开打后的30分钟内死去,否则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里没有军事解决方案,他们抓住了这点。"
   
   "对我来说",班农说道,"与中国的经济战就是一切。我们必须发狂般地集中精力在这一点上。如果我们继续占下风,我想,5年、最多10年,我们就会到达一个临界点,之后再也别想重整旗鼓" 。
   
   班农的方案是,使用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来应对在华美企被迫进行技术转让,并对钢铁和铝制品倾销提出申诉。"我们对这些家伙要一举制胜。我们已经得出结论,他们在(打)一场经济战,他们正在粉碎我们,"班农在prospect.org的采访中说道。
   
   本周一,特朗普签署一项行政备忘录,要求美国贸易代表就是否调查中国在政府支持下从美国技术和国防企业窃取知识产权作出决定。
   
   班农在采访中还提到,他认为应对中国贸易采取更强硬路线,在美国政府内部受到阻力。他说,不应该陷入"一厢情愿的陷阱",寄望于中国作为"诚实的斡旋者",会帮忙克制金正恩,因此把对中国贸易行为的申诉放在次要的位置上。
   
   朝鲜媒体周二报道称,金正恩要先观望美国的举动,再作出有关向关岛附近发射导弹的决定。周三,特朗普发推称,金正恩的决定"十分明智",其它的选择将会是"灾难性和不可接受的"。
   
   韩国总统文在寅周四表示,特朗普承诺在对朝鲜采取任何选项之前,都将寻求与韩国的协商、征求其同意。
   
   《美国必须疯狂地和中国打经济战》(2017-8-17凤凰网)说:
   
   “美国已经在和中国打经济战了”?!至少,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是这么认为的。在本周三的一次电话采访中,这位白宫核心智囊毫不避讳地说,“对我来说,和中国的经济战争就是一切。”
   在接受美国杂志《美国展望》专访时,班农表示,“我们正在和中国打经济战”,“(中国)可以毫不羞涩地说出他们正在做什么。在未来25年到30年内,我们两国中的一个势必将成为世界霸主,而如果我们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那很显然这个角色将由他们来扮演。他们一直在朝鲜问题上利用我们,但这只是一个次要问题。”班农称。
   
   “对我来说,和中国的经济战争就是一切。我们需要疯狂地执着于此。如果我们输了它,我想在五年后,最多不过十年后,我们就要迎来一个下滑的转折点,而我们将再也无法恢复元气。”班农在采访中这样说道。报道称,班农的计划中还包括限制中国从美国公司购买技术、进一步限制中国倾销钢铁和铝等。
   
   就在班农爆出一系列火药味十足的言论之际,这位“白宫师爷”自己却正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据多家美国媒体报道,包括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等多名白宫内部高官都曾向川普表达过对班农的不满,还逼迫川普解雇班农,甚至有传言称班农可能会很快“被辞职”。而在16日发布的采访中,班农本人也委婉地承认了自己所面临的窘境,他称自己在推动对华贸易强硬路线时,“每天都得和其他白宫高层幕僚做斗争”。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天的中国外交部记者会上,有记者问道:据报道,美国白宫首席战略师班农昨晚接受媒体采访称,美中正在展开“贸易战”,只有一方会胜出,美方应在双边贸易投资领域采取更强硬政策。你对此有何评论?
   
   外交部发言人表示:我刚刚看到了有关报道,现在还无法核实报道的真伪。但我可以强调一点,正如中方已经多次强调的,中美经贸关系的本质是互利共赢。事实上,中美两国长期的经贸合作为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任何没有偏见的人都会非常清楚地看到这一事实。贸易战没有前途,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打贸易战没有赢家。我们希望有关人士不要以19世纪、20世纪的零和思维看待或试图解决21世纪的问题。
   
   我还想补充一点,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显而易见。中美两国领导人和两国各界人士都愿以更加积极的态度维护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双方应加强对话沟通,推进各领域交流合作,妥善处理彼此关切的问题,共同努力确保中美关系持续健康稳定向前发展。只有这样才最符合中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
   
   网民评论:
   
   achedanv2
   邪恶米国佬不想那真金白银来跟中国交换商品,它们想的是如何空手套白狼,白吃、白喝无数中国的商品也就是中国人的血汗和污染环境的代价后,赖掉一切。
   
   寻找五毛
   潜伏在美国的共谍还没有收买到这位仁兄,看来要准备集中精力了
   
   谢选骏指出: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令人存疑。果然,过了还不到一天,代表美国政府的美国之音就发言:《白宫:班农的言论只是“个人看法”》——
   
   在川普总统有关维州暴力事件的一些表态继续引发强烈反弹之际,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与一家自由派媒体的电话采访成为美国媒体关注的焦点。班农在这个采访中大谈他与白宫以及其他政府部门里的对手之间的内斗,并表示,美国正在与中国打一场经济战,而朝鲜问题上并没有军事选项。针对班农的这个采访所引发的关注,白宫一位发言人表示,班农的有关表态“是个人看法”。
   
   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星期二与美国自由派杂志《美国展望》的编辑罗伯特·库特纳的电话交谈内容被公布之后,引起了轩然大波。
   
   库特纳在16号发表在他的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表示,星期二下午,班农打电话给他,要与他讨论对中国采取更为强硬立场的问题。此前库特纳写了一篇“在美朝对峙中中国是赢家”的文章。班农说,在对中国的问题上,他和库特纳所见略同。
   
   班农:美国与中国进行经济战
   
   谈到中国,班农说,我们正在与中国进行一场经济战。
   
   他还说,“这体现在他们所有的文字资料里。他们对他们正在做的事情毫不避讳。我们之中的一个在今后25年或是30年的时间里会成为霸主。如果按目前的路走下去,他们将会是赢家。在朝鲜问题上,他们只是陪着我们玩。”
   
   他说:“在我看来,与中国的经济战事关一切。我们必须一心扑在这上面。如果我们继续输下去,我想再过五年,最多10年,我们就会达到一个拐点,之后就再也无法重振旗鼓。”
   
   班农:朝鲜问题没有军事解决方案
   
   班农还表示,朝鲜问题根本没有什么军事解决方案。
   
   他说:“除非有人能够向我展示,首尔的一千万人不会在头30分钟之内死于常规武器的攻击,否则就是在胡说八道,这里没有军事解决方案。”
   
   班农的这个立场与川普此前做出的美国“锁定了目标而且弹药上了镗”的声明形成鲜明对照。
   
   班农:他的对手正在尿裤子
   
   让库特纳感到更为诧异的是,班农在电话中还毫不掩饰的谈到他如何与他在国防部、国务院、财政部以及白宫内部的竞争者之间的内斗。他说,他们正在尿裤子,而且还详细的描述他将如何扳倒他在国务院和国防部的对手,或是减少他们的影响力。
   
   他说:“我正在换掉国防部负责东亚的人。我正在把鹰派人士弄进来。我在把董云裳弄出国务院。”
   
   董云裳是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
   
   班农还直言不讳的说,“这是他每天都在进行的斗争。我们仍然在斗。有财政部、国家经济委员会的主席科恩和高盛的游说势力。”
   
   他说,我们必须得这样做,总统默认的立场是这样做,但整个政府机构都要疯了。
   
   班农试图在对华贸易问题上与左派建立同盟
   
   班农解释说,他的策略是,在对付政府内部的贸易鸽派人士的同时,在外部建立一个包括左右两派的贸易鹰派人士的联盟,这就是他主动打电话给自由派人士库特纳的原因。
   
   班农:白人至上主义者是“一帮小丑”
   
   在被问到他的经济民族主义与白人民粹主义之间的联系时,班农对极右派的看法也让很多人感到震惊。他把极右派称为是无关紧要的边缘分子,说“这些家伙是一帮小丑。”
   
   他还表示,他希望民主党人每天都谈论种族主义,“如果左派把关注的焦点放在种族和身份认同的问题上而我们谈论经济民族主义,我们就能战胜民主党人。”
   
   让库特纳以及其他人感到诧异的是,在大家都在谈他在白宫的位置不保的时候,他却在大谈他如何在白宫里内斗,如何在外部培植盟友来推动他的中国策略。
   
   班农会被解职吗?
   
   有观察人士认为,这个电话交谈内容的爆光只会加速他的离职。前不久,川普任命的白宫联络主任斯卡拉穆奇就是因为他在与《纽约客》一位记者的电话交谈中用粗话骂他的同行,包括班农,结果在川普新任命的幕僚长凯利的建议下,被解职。
   
   川普星期二在记者会上被问到班农的去留问题时说,“我们要等等看。”但他也表示,班农是一个好人,是他的朋友,媒体对他很不公。
   
   鉴于川普的不可预测性,班农的去留可能是川普以及班农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班农自己曾经表示,他预计自己在白宫任职的时间不会超过8个月,因此他会充分利用他在白宫的每一天来推动他想做的事情,即兑现川普总统的竞选诺言。
   
   班农:他的采访成功的把火从川普身上引开了
   
   在库特纳的文章发表后,班农身边的人最初的回应是,班农不知道他的这个电话交谈是要被公开的。但是这些人现在的说法是,班农同意接受这个采访是在川普总统因为维州暴力事件的反应而遭受批评的时候转移人们注意力的一个计策。班农本人对英国《每日电讯报》也表示,他的这个采访“把火从川普身上引开了”,成功的改变了媒体对于川普的注意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