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穆斯林没有前途]
谢选骏文集
·中国进出口银行敢于挑战北京修宪吗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好莱坞、九一一恐袭、纳粹灭绝营
·大陆人民成为“新时代呆胞”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毛泽东的后代是小三的先锋队
·加拿大人权保护远远不及美国
·日本天皇即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大英雄
·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
·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比“北上广深”的总和还大几倍的城镇
·“蝴蝶迷”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
·格瓦拉得陇望蜀、引火烧身——反资本主义还是一种资本主义
·美国强大的秘诀何在
·能够怀胎产仔的男性1.3%都不到
·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中国政府敲骨吸髓、国民生产毛额像火箭
·香港怀念满清统治
·毛主席只有毛贼贼窝没有专用行宫
·俄国还是有点希望的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恢复终身制带来的三逼人
·法国人又懒又小气
·霍普金斯大学能够篡改人的记忆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国梦”过后吸毒上瘾
·美国的指数为何偏低
·美军正在积极应对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逐出教会还是被教会逐出
·律师和法官都没有上帝重要
·中国比美国落后三百年
·废垃民族对知识没有兴趣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新)
·川普涉及全球腐败吗
·西方世界需要一位亚历山大那样的统一者
·六四屠杀促成了东欧的自由
·人猴HUMONKEY理论家王小东
·六四屠杀与军人维权
·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川普的动作就像一个溺水的人
·毛泽东可以僵尸不能复活
·长城精神如何指导海战
·川普没有律师的脸皮厚
·谢选骏:美国精神就是和稀泥的实用主义
·易经乡土的阴阳合同能够逃过历史的宿命吗
·习近平对六四难属比较良善吗
·欧盟国家也算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火上浇油的灭火方法十分普遍
·美国2015年才开始思考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胡锦涛也是靠老婆上位的
·美国对共产党中国围点打援吗
·中国人欢迎美军到台海保卫自由
·税务局的黑幕撕开了一角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
·高干子女的翅膀硬了
·特朗普难道是孤立美国的俄国木马
·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法国人也变成了战国末年的猴子
·普世价值从全面进攻转入重点防御了
·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中国的进步是“从管制到监控”
·老狗幸免烹杀还有奖励
·美军真在学习解放军吗
·党八股与党股八
·中国废垃毁了自己的只能疯抢外国的名城豪宅
·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美国会不会投靠魔鬼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如何避免被自杀、被病死、被歧视
·瑞典的秀才遇到中国的兵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犹太人隔离区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
·人民的权利还比不上马和驴
·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杀伤力
·种族斗争没有“解放”可言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大叫“盛世”就是希望中国永远分裂下去——缅甸的内战哪有中国的内战持久
·医疗品质下降有助种族生命提炼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中国是英语的次次殖民地
·俄国企图再次唆使中美开战
·川普和金正恩联合了起来
·望子成龙的金牌意识是亡国奴的逻辑
·内战百年的中国严禁信息交流、言论自由
·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百年内战造成了十三四亿的中国难民
·中国没有法定饮酒年龄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穆斯林没有前途

   谢选骏:穆斯林没有前途
   
   《穆斯林国家示威 要求收回昂山素季的诺奖》(2017-9-5东方日报)报道:
   
   缅甸政府军上月与回教武装分子爆发冲突,其后传出政府军血洗罗兴亚人,涉嫌种族清洗的传闻,惟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缅甸国务资政昂山淑姬从未谴责军方行动。质疑昂山和平奖资格的人数日渐增加,网上更有呼声要求取消其奖项,惟有诺奖前委员会成员表示,颁奖并非“封圣”,指“委员会过往未曾收回奖项,昂山淑姬一事上亦绝不会这样做。”


   
   
   世界各地近日均爆发示威,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周二(5日)直接致电昂山谴责。澳洲首都坎培拉有民众抗议缅甸政府以罗兴亚人作为攻击目标;印尼首都雅加达甚至有抗议者焚烧昂山的照片,并向缅甸大使馆投掷汽油弹。
   
   虽然昂山面对愈来愈大的政治压力,但诺贝尔奖前委员会成员施塔尔塞特(Gunnar Stalsett)表示,委员会并不会收回奖项,或是发表声明谴责得奖者,他说:“我们遵循的原则是:颁奖予何人的决定并非宣布得奖者是圣人。”施塔尔塞特强调,委员会在作出决定及颁奖后,其义务已经结束。
   在上月的缅甸血腥武装冲突后,回教少数民族罗兴亚人的遭遇再引起国际关注,昂山在透过Facebook指摘回教武装分子的暴力行径后,一直保持沉默。信奉回教的巴基斯坦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马拉拉,于周一(4日)开腔敦促昂山淑姬结束暴力冲突,惟昂山未有理会。
   其实早于去年年底,包括马拉拉及南非前大主教杜图在内共11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已联署去信警告缅甸政府及昂山,呼吁他们结束境内的人道主义危机,但罗兴亚人的问题至今仍在世界注视下恶化。
   以往亦曾有各组织人士呼吁诺奖委员会,取消同样获颁诺贝尔和平奖的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及前国务卿基辛格的奖项,不过委员会始终未有受理。委员会前成员克里斯蒂安森(Kaare Kristiansen)于1994年,因认为当年3位和平奖得奖者不配获奖,决定宣布辞职,但仍不能影响颁奖决定。
   
   《争议很大 为什么她的诺贝尔奖不会收回》(2017-9-5纽约时报中文网)报道:
   
   缅甸事实上的领导人、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在罗辛亚人的问题上一直保持着不同寻常的沉默。
   
   缅甸事实上的领导人、曾经象征着缅甸民主斗争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Daw Aung San Suu Kyi)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大家要求她谴责一场军事行动。该行动已导致成千上万穆斯林难民越过国界,逃往孟加拉国。
   随着该地区各地都爆发了抗议活动,并且另一位和平奖获得者在Twitter上质疑昂山素季,一些人好奇:1991年授予她和平奖的诺贝尔委员会是否会公开批评她,甚至收回她的奖项。
   
   周一,堪培拉的澳大利亚议会外面爆发示威游行,反对把受迫害的穆斯林少数族群罗辛亚人作为攻击目标。在印度尼西亚的雅加达,抗议者焚烧昂山素季的照片,并朝缅甸大使馆扔了一枚汽油弹。
   
   “面对罗辛亚穆斯林遭到的屠杀,全世界都保持着沉默,”这场抗议的组织者、不愿透露全名的印尼人法里达(Farida)对记者说。
   缅甸最近一轮暴力始于上月罗辛亚激进分子袭击缅甸军事阵地。他们称,这么做是为了阻止该国安全部队对他们的进一步迫害。
   军方报之以所谓的“清除行动”。据人权组织称,士兵把若开邦数以百计的罗辛亚人的房屋夷为平地。结果导致成千上万的罗辛亚人离开家园,穿越国境前往环境肮脏的难民营。
   他们的处境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并且重新引发了全球很多人,包括其他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的批评。
   “过去几年,我一再谴责这种悲惨、可耻的对待,”巴基斯坦穆斯林、年纪最小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马拉拉·优萨福扎伊(Malala Yousafzai)周一在Twitter上发帖说。“我仍在等同样获得诺贝尔奖的昂山素季也这么做。全世界都在等,罗辛亚穆斯林也在等。”
   去年,多位诺奖获得者——包括优萨福扎伊、德斯蒙德·图图(Desmond Tutu)和其他11位获奖者在内,在一封“警告种族灭绝的可能性”的公开信上签名。
   这封公开信与优萨福扎伊在Twitter上的帖子以及网上对昂山素季持批评态度的人遥相呼应。后者将这场危机归咎于她,并呼吁取消她的诺贝尔奖。
   考虑到昂山素季曾是一名政治犯的经历,这些呼声尤其令人感到沉痛。1988年赢得大选后,执政的军政府拒绝承认选举结果,昂山素季被软禁15年。在她所属的政党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在2015年的选举中赢得压倒性的胜利后,按照宪法规定的分权协议,她被任命为国家顾问。但根据法律,她不能担任总统,并且军方实际上仍控制着该国很多权力机构。
   昂山素季在罗辛亚人的问题上一直保持着不同寻常的沉默。被记者逼问时,她与军方保持一致。军方认为罗辛亚人非法擅自在缅甸居住。
   “不是,不是种族清洗,”她2013年罕见地就这一问题接受采访时说。
   昂山素季不是第一个引起争议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过去,活动人士呼吁诺贝尔奖委员会取消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和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奖项。1994年,该委员会的一名委员辞职,抗议把和平奖颁给以色列领导人希蒙·佩雷斯(Shimon Peres)、伊扎克·拉宾(Yitzhak Rabin)和巴勒斯坦领导人亚西尔·阿拉法特(Yasir Arafat)。这位名叫卡雷·克里斯蒂安森(Kaare Kristiansen)的委员称阿拉法特是“恐怖分子”,不配获奖。
   诺贝尔奖委员会的成员皆为挪威公民,由挪威议会任命。前委员贡纳·施塔尔塞特(Gunnar Stalsett)说,诺奖委员会从来没有取消过奖项,在昂山素季一事上也不会这么做。
   “从来没有收回过和平奖,委员会也不会发表谴责声明或谴责获奖人,”施塔尔塞特说。他曾是一名政治人物,还当过主教。昂山素季1991年获奖时,他是诺奖委员会的副委员。
   “我们遵循的原则是,把奖颁给谁的决定并不是宣布获奖人是圣人,”施塔尔塞特说。“做出决定和授予奖项后,委员会的义务就结束了。”
   
   谢选骏:穆斯林为什么没有前途?因为“穆斯林国家示威,要求收回昂山素季的诺奖”。不仅穆斯林没有前途,任何一个看重诺奖的非西方社会,都没有前途。如果我说的这话不对,那么请问,为何西方社会不曾看中任何非西方社会的奖项呢?“穆斯林国家示威,要求收回昂山素季的诺奖”一事,说明穆斯林表面上反对西方价值,实际上崇拜西方价值,穆斯林反对西方,是出于一种酸葡萄心理,类似于纳粹和共产党,这是没有前途的。
(2017/09/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