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谢选骏文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鸡肉比大便还脏
·美国也应该变成“拿大家”
·拜登只是冰山一角
·加拿大司法体系养兵千日容易用兵一时艰难
·我想起了包遵信的哀鸣
·民运领袖怎能临阵脱逃
·强人就是懦夫
·俄罗斯的废垃是怎样炼成的
·废垃用最为恶意的方式互相对待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共产党员欢呼川普的征税
·刘鹤不死美国就输定了
·小王子就是王八蛋
·第二次抗美援朝终于打响了
·川普惨被朝中轮奸
·川普被奸非川普之过也
·美国人心目中的华人是由台山人定义的
·贸易战就是垄断对抗垄断的全球内战
·加税就是“走向合作的唯一成果”
·贸易谈判就是制度保卫战
·欲控制川普必先控制美股
·川普在为六四屠杀赎罪
·决斗厮杀就是“相向而行”
·抓牧师与拆教堂
·共和国不如新王国
·六四亡魂三十年归来了
·莫言恶搞中国农民
·不是公猪也不是母猪那是什么猪
·刘宾雁真是一个缺德鬼
·中国高铁整合世界
·做官要做中国官
·价值观是人多势众的产物
·自由派在中美联合绞杀之下的最后哀鸣
·有钱能使法庭变成演唱会
·论同种国家与同文国家——中美争霸促成全球政府的诞生
·德国人欢呼中美贸易战
·德国人欢呼中美贸易战
·中国学生都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吗
·德国人比法国人更懂中美冲突是在建立全球政府
·六四屠杀是共产党的天鹅之歌
·学生领袖都是吃人血馒头的吗
·俄罗斯是个僵尸国家
·甲骨文公司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为何华人喜欢入室盗窃
·华尔街补给中国大陆的人血馒头
·战场经济开始显灵
·为爱犬取名“公安”、“书记”、“主席”该当何罪
·川普是共产党的学生
·支持国际自由、镇压国内自由
·第三个三十年已经过了十年你们刚刚知道
·美国创新秘笈——全球唯一的移民国家
·斯金纳为何像个种族主义者
·民主国家无法推行秘密外交
·专制国家绝对不能遵守和民主国家达成的协议
·不能整合全球的就不是中国文明了
·反美不如融美
·第二次上山下乡不用强制动员了
·《丧尸未逝》影射毛泽东僵尸策划六四天安门屠杀
·严家其就是魏京生
·台湾的独立二次获得共产党七十年担保
·党天下不如新王国
·习近平批判毛泽东愚蠢
·中国已经称霸世界了
·创新能力岂能耳提面命
·蛇鼠不能同窝
·红毛人民桀骜不再
·中国人民不仅可以吃草还可以吃虫了
·安全第一还是速度第一
·日本人喜欢僵尸妻子
·恭喜发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贝聿铭把卢浮宫变成养鸡场
·养老院就是看守所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专制审查就是绑匪行为
·亚洲和平是原子弹造就的
·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巩俐没有葫芦娃
·敢不敢攻台考验习近平能否超越毛邓
·华为是一个军工单位
·天子观念是如何被篡改的
·大家只能围观中美恶斗
·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不要为了治病而冥想
·与时代脱节的川普 年轻人提到他只是摇头
·荆轲比祥林嫂更加失败
·移民最反对移民
·移民最反对移民
·富人往往是贱人
·从洗脑到洗肺
·美国永远不会排外
·中国为何不能学习日本处理对美关系
·福音派是自由派的预备科
·福音派是敌基督的冲锋队
·电脑病毒是不是电脑公司迫使用户升级的利器
·法国的解放报热爱中国的解放军
·中央红军是投靠陕北根据地的丧家犬
·落后挨打领先也要挨打
·华为原来是党的大锅
·1989年的“共产党内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谢选骏: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老兵上访遭公安拦截 脖子上套绳如猪狗》(2017-9-27法广网)报道:
   
   一群退伍军人拟集体上访却在山西遭到公安拦截,数十人的脖子被一条粉红色的绳子圈在一起,这段视频经上载之后,引起网民哗然,有网民感触道:“真是对待百姓如猪狗啊!”苹果日报报道,还有网民语带嘲讽的说:“中国人权比美国好五倍?就像套在访民脖子上的绳子一样好吗?”


   
   不过也有网民认为绳子是老兵们自己圈上脖子的,目的是阻止公安将他们逐个击破带走。
   
   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夕,当局犹如惊弓之鸟,甚至连曾经不惜舍身报国的老兵,也被视同恐怖分子看待。名导演冯小刚一出关于中越战争老兵悲凉遭遇的电影《芳华》,也因为题材敏感恐怕挑起老兵上访而被突然撤下十一黄金档期。
   
   报道指,近日在微信和推特上热传一条视频,背景是火车车厢,数十人被同一条粉红色绳子绑颈连在一起,以男性为主,有的站着有的坐着有的在打瞌睡,由于大家连在一起,都不敢乱动。另一条大同小异的视频也附上简单表述:“大同市公安局接省委命令,车到大同把我们强行拉下,每个人脖子上套的绳,一个绕一个,强拉时造成多名人员受伤。”
   
   震撼的画面引起网络舆论热议,有人批评当局为维护稳定而无视人权:“真是对待百姓如猪狗啊!”;也有指在中国上访请当局主持公道本来就是死路一条。
   
   也有网民逆向思维说:“明摆着是自己缠上去的,所以绑不紧。”另有评论质疑被绑颈者并无反抗、有人甚至面带笑容,分析可能绳子是访民自己绑的,用“牵一发动全身”的策略,防止官方截访人员强行逐个拉走上访同伴。
   
   苹果的报道引述临汾当地的访民许女士说,她也是前日在微信朋友圈看到该视频的,“脖子上还套上绳子,说是在大同发生的。不知道谁拍。”许女士本人上访了十几年,见到也亲历过截访者的羞辱和殴打,她月前就提诉控告临汾公安违法截访、设立黑监狱关押她百余天,不过法院不立案。
   
   报道指,由于未能联系上当事人,访民脖上绳子的究竟是自己绑的?还是公安绑?真相未明白。然而无论如何,都是这群上访者的悲哀。
   
   今年2月就有数百名山西临汾退伍军人因生计、待遇集体往北京上访,他们的车在北京检查站被拦下,访民遭公安殴打,一段当时的视频显示,在公路上多人遭公安追打、围殴,有的被打倒在地,一位妇女被连拖带拉时高喊救命!
   
   据悉后来山西省副省长、公安厅长、省信访局长、民政厅长接见这些请愿者,并对公安打人事件道歉,数百人才同意返回老家。当时全国各地有上万名退伍老兵串联去北京中纪委上访,分别遭警方驱赶及地方截返。
   
   谢选骏指出:山西真不愧为五胡乱华的策源地,脖子上套,活像驱口。当然我们也都知道,这些老兵不是老百姓,而是1989年的“共和国卫士”,他们是屠杀老百姓的刽子手。1989年他们要是“不作为”、不杀人,现在就会有国会议员帮他们说话,他们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和报应了。有些猪狗可能会说:“民主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每当这种时候,我都会告诉他们:“民主政治可以让中国的物价立即降低三倍。因为税率和政府开支的决定权掌握在你们自己的手里了。”可惜他们听不懂我的语言,因为我手里没有拿着刀枪,没有他们唯一能动的语言。
   
   那么,什么是这些共和国卫士所活像的“驱口”呢?
   
   驱口原意为“被俘获驱使之人”,即战争中被俘强逼为奴﹑供人驱使的人。
   
   驱口一词始见于金代。蒙古灭金过程中,掠民为奴的现象非常严重。据记载:窝阔台灭金后、贵族、将校所得驱口,约当原金统治区残存人口的一半。在蒙古灭南宋的战争中,掠民为驱尽管程度有所减轻,但仍相当普遍。元朝的蒙古饿狼“统一全国”后,以战俘为驱口的现象显著减少,在镇压人民起义过程中仍有掠民为驱的现象。后来,驱口成了奴婢的通称。直至明代初期还有个别驱口的记载,但此后不久便逐渐消失。
   
   元代驱口的总数缺乏统计,但从各种记载来看,为数是相当多的,北方更多。宫廷和官府都占有大批驱口,称为官户﹑监户等。贵族﹑官僚占有驱口的数字是很惊人的,如忽必烈宠臣阿合马拥有驱口七千。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李伯佑家有驱口三千。驱口主要被用于家内服役,用于农牧业﹑手工业生产的情况也屡见不鲜。许多使长(驱口所有者)过着不劳而获的生活,生产﹑家事完全由驱口经营。但是,无论在南﹑北方的农业中,主要劳动者还是农民(自耕农和佃农),驱口只占次要地位。驱口在手工业中所占比重也不大。
   
   元代法律规定,驱口属于贱人,与钱﹑物同,是主人财产的一部分。使长对驱口有人身占有权利,可以任意转卖,在大都和上都等城市中设有人市,买卖驱口。大都人市在元代中期废止。驱口本人以及子女的婚配,都要由使长作主。有的驱口得到允许可以自立门户,但使长可以用各种借口抄没他们积蓄的财产。法律禁止良贱通婚,但使长强奸奴妻者无罪。蒙古统治北方之初,使长可以任意杀害驱口。元朝建立后,这种情况受到一定限制,使长杀死无罪驱奴要受到法律的一定制裁,但实际上这种限制所起作用不大。至于使长对驱口施加各种刑罚,更是很普通的事。驱口只有通过赎身才能摆脱贱人的身分,成为良人。赎身的费用通常要相当于或大于该驱口终身劳动所创造的价值,对于绝大多数驱口来说,赎身是根本不可能的。就是少数侥幸得以赎身的驱口,脱离奴籍之后,一般仍需与使长保持一定依附关系,如军户的驱口赎身后就成为该军户的贴户,津助军役。而且使长也总是千方百计设法将他们重新抑逼为奴。
   
   元代,宫廷和官府都占有大批驱口,称为官户、监户等。贵族、官僚占有驱口的数字是很惊人的。驱口主要被用于家内服役,用于农牧业、手工业生产的情况也屡见不鲜。法律规定,驱口属于贱人,是主人财产的一部分,使长(驱口所有人)对驱口有人身占有权力 ,可以任意转卖,滥施刑罚 ,甚至杀死。在大都和上都等城市中设有人市,买卖驱口。驱口只有通过赎身才能成为良人。赎身费通常要相当于或大于该驱口终身劳动所创造的价值,对于绝大多数驱口来说,赎身是根本不可能的。就是少数侥幸得以赎身的驱口,脱离奴籍之后,一般仍需与使长保持一定依附关系,如军户的驱口赎身后就成为该军户的贴户,津助军役。
   
   驱口的来源有三:
   
   1.蒙古贵族和色目地主在战争中掳掠来的中原人民以及战俘,甚至在“承平盛世”掳掠中原人民为“驱口”的事也时有发生。被掳掠人口有一部分被释放为编民,但大部分赐给有功者为“驱口”。
   
   2.统治阶级内部,因贫富分化加剧,使得许多小生产者(包括蒙古平民)因还不了债务而沦为“驱口”。
   
   3.用货币购买而来,尤其在灾荒年代,被迫卖身为“驱口”的现象十分严重。
   
   驱口所受压迫较之一般劳动者更加惨重,因而引起各种形式的反抗。金末山东红袄军起义,就有驱口参加,蒙古时期和元代经常发生驱口逃亡事件。14世纪初期,北方许多从江南被掳而来的驱口,纷纷逃回故乡,用船筏偷渡过黄河 、长江。当蒙古鬼子赶来追捕时,他们群起抵抗,夺回被捉获的其他驱口。这次声势浩大的驱口反抗事件,使元蒙政府大为震动。在元末起义中,许多驱口也纷纷参加起义。
   
   如果说“豪杰亡秦”,那么亡元的,显然不是豪杰,而是驱口,是朱元璋那样的下贱民。
(2017/09/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