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谢选骏文集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核扩散不可阻挡
·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最后的西方殖民者
·全球进入无中心时代
·纽约时报想吃朝鲜的免费汉堡
·英美的差异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借助于中国传统的力量
·小国掌握了大国的命运
·川普可能告别帝国革命
·帝国革命需要积极的国际主义
·莫迪—习近平对决2022年!
·中国人是一个绝望的民族
·林子健的苦肉计是否连环计
·我的房间进了哥伦布、麦哲伦
·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白人至上与伊斯兰国
·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四派勘误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什么是假新闻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战狼2》展现一带一路的流血冲突
·中国军舰游弋泰晤士河
·灭鼠队长毛泽东
·“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谢选骏: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老兵上访遭公安拦截 脖子上套绳如猪狗》(2017-9-27法广网)报道:
   
   一群退伍军人拟集体上访却在山西遭到公安拦截,数十人的脖子被一条粉红色的绳子圈在一起,这段视频经上载之后,引起网民哗然,有网民感触道:“真是对待百姓如猪狗啊!”苹果日报报道,还有网民语带嘲讽的说:“中国人权比美国好五倍?就像套在访民脖子上的绳子一样好吗?”


   
   不过也有网民认为绳子是老兵们自己圈上脖子的,目的是阻止公安将他们逐个击破带走。
   
   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夕,当局犹如惊弓之鸟,甚至连曾经不惜舍身报国的老兵,也被视同恐怖分子看待。名导演冯小刚一出关于中越战争老兵悲凉遭遇的电影《芳华》,也因为题材敏感恐怕挑起老兵上访而被突然撤下十一黄金档期。
   
   报道指,近日在微信和推特上热传一条视频,背景是火车车厢,数十人被同一条粉红色绳子绑颈连在一起,以男性为主,有的站着有的坐着有的在打瞌睡,由于大家连在一起,都不敢乱动。另一条大同小异的视频也附上简单表述:“大同市公安局接省委命令,车到大同把我们强行拉下,每个人脖子上套的绳,一个绕一个,强拉时造成多名人员受伤。”
   
   震撼的画面引起网络舆论热议,有人批评当局为维护稳定而无视人权:“真是对待百姓如猪狗啊!”;也有指在中国上访请当局主持公道本来就是死路一条。
   
   也有网民逆向思维说:“明摆着是自己缠上去的,所以绑不紧。”另有评论质疑被绑颈者并无反抗、有人甚至面带笑容,分析可能绳子是访民自己绑的,用“牵一发动全身”的策略,防止官方截访人员强行逐个拉走上访同伴。
   
   苹果的报道引述临汾当地的访民许女士说,她也是前日在微信朋友圈看到该视频的,“脖子上还套上绳子,说是在大同发生的。不知道谁拍。”许女士本人上访了十几年,见到也亲历过截访者的羞辱和殴打,她月前就提诉控告临汾公安违法截访、设立黑监狱关押她百余天,不过法院不立案。
   
   报道指,由于未能联系上当事人,访民脖上绳子的究竟是自己绑的?还是公安绑?真相未明白。然而无论如何,都是这群上访者的悲哀。
   
   今年2月就有数百名山西临汾退伍军人因生计、待遇集体往北京上访,他们的车在北京检查站被拦下,访民遭公安殴打,一段当时的视频显示,在公路上多人遭公安追打、围殴,有的被打倒在地,一位妇女被连拖带拉时高喊救命!
   
   据悉后来山西省副省长、公安厅长、省信访局长、民政厅长接见这些请愿者,并对公安打人事件道歉,数百人才同意返回老家。当时全国各地有上万名退伍老兵串联去北京中纪委上访,分别遭警方驱赶及地方截返。
   
   谢选骏指出:山西真不愧为五胡乱华的策源地,脖子上套,活像驱口。当然我们也都知道,这些老兵不是老百姓,而是1989年的“共和国卫士”,他们是屠杀老百姓的刽子手。1989年他们要是“不作为”、不杀人,现在就会有国会议员帮他们说话,他们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和报应了。有些猪狗可能会说:“民主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每当这种时候,我都会告诉他们:“民主政治可以让中国的物价立即降低三倍。因为税率和政府开支的决定权掌握在你们自己的手里了。”可惜他们听不懂我的语言,因为我手里没有拿着刀枪,没有他们唯一能动的语言。
   
   那么,什么是这些共和国卫士所活像的“驱口”呢?
   
   驱口原意为“被俘获驱使之人”,即战争中被俘强逼为奴﹑供人驱使的人。
   
   驱口一词始见于金代。蒙古灭金过程中,掠民为奴的现象非常严重。据记载:窝阔台灭金后、贵族、将校所得驱口,约当原金统治区残存人口的一半。在蒙古灭南宋的战争中,掠民为驱尽管程度有所减轻,但仍相当普遍。元朝的蒙古饿狼“统一全国”后,以战俘为驱口的现象显著减少,在镇压人民起义过程中仍有掠民为驱的现象。后来,驱口成了奴婢的通称。直至明代初期还有个别驱口的记载,但此后不久便逐渐消失。
   
   元代驱口的总数缺乏统计,但从各种记载来看,为数是相当多的,北方更多。宫廷和官府都占有大批驱口,称为官户﹑监户等。贵族﹑官僚占有驱口的数字是很惊人的,如忽必烈宠臣阿合马拥有驱口七千。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李伯佑家有驱口三千。驱口主要被用于家内服役,用于农牧业﹑手工业生产的情况也屡见不鲜。许多使长(驱口所有者)过着不劳而获的生活,生产﹑家事完全由驱口经营。但是,无论在南﹑北方的农业中,主要劳动者还是农民(自耕农和佃农),驱口只占次要地位。驱口在手工业中所占比重也不大。
   
   元代法律规定,驱口属于贱人,与钱﹑物同,是主人财产的一部分。使长对驱口有人身占有权利,可以任意转卖,在大都和上都等城市中设有人市,买卖驱口。大都人市在元代中期废止。驱口本人以及子女的婚配,都要由使长作主。有的驱口得到允许可以自立门户,但使长可以用各种借口抄没他们积蓄的财产。法律禁止良贱通婚,但使长强奸奴妻者无罪。蒙古统治北方之初,使长可以任意杀害驱口。元朝建立后,这种情况受到一定限制,使长杀死无罪驱奴要受到法律的一定制裁,但实际上这种限制所起作用不大。至于使长对驱口施加各种刑罚,更是很普通的事。驱口只有通过赎身才能摆脱贱人的身分,成为良人。赎身的费用通常要相当于或大于该驱口终身劳动所创造的价值,对于绝大多数驱口来说,赎身是根本不可能的。就是少数侥幸得以赎身的驱口,脱离奴籍之后,一般仍需与使长保持一定依附关系,如军户的驱口赎身后就成为该军户的贴户,津助军役。而且使长也总是千方百计设法将他们重新抑逼为奴。
   
   元代,宫廷和官府都占有大批驱口,称为官户、监户等。贵族、官僚占有驱口的数字是很惊人的。驱口主要被用于家内服役,用于农牧业、手工业生产的情况也屡见不鲜。法律规定,驱口属于贱人,是主人财产的一部分,使长(驱口所有人)对驱口有人身占有权力 ,可以任意转卖,滥施刑罚 ,甚至杀死。在大都和上都等城市中设有人市,买卖驱口。驱口只有通过赎身才能成为良人。赎身费通常要相当于或大于该驱口终身劳动所创造的价值,对于绝大多数驱口来说,赎身是根本不可能的。就是少数侥幸得以赎身的驱口,脱离奴籍之后,一般仍需与使长保持一定依附关系,如军户的驱口赎身后就成为该军户的贴户,津助军役。
   
   驱口的来源有三:
   
   1.蒙古贵族和色目地主在战争中掳掠来的中原人民以及战俘,甚至在“承平盛世”掳掠中原人民为“驱口”的事也时有发生。被掳掠人口有一部分被释放为编民,但大部分赐给有功者为“驱口”。
   
   2.统治阶级内部,因贫富分化加剧,使得许多小生产者(包括蒙古平民)因还不了债务而沦为“驱口”。
   
   3.用货币购买而来,尤其在灾荒年代,被迫卖身为“驱口”的现象十分严重。
   
   驱口所受压迫较之一般劳动者更加惨重,因而引起各种形式的反抗。金末山东红袄军起义,就有驱口参加,蒙古时期和元代经常发生驱口逃亡事件。14世纪初期,北方许多从江南被掳而来的驱口,纷纷逃回故乡,用船筏偷渡过黄河 、长江。当蒙古鬼子赶来追捕时,他们群起抵抗,夺回被捉获的其他驱口。这次声势浩大的驱口反抗事件,使元蒙政府大为震动。在元末起义中,许多驱口也纷纷参加起义。
   
   如果说“豪杰亡秦”,那么亡元的,显然不是豪杰,而是驱口,是朱元璋那样的下贱民。
(2017/09/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