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谢选骏文集
·大陆人民成为“新时代呆胞”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毛泽东的后代是小三的先锋队
·加拿大人权保护远远不及美国
·日本天皇即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大英雄
·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
·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比“北上广深”的总和还大几倍的城镇
·“蝴蝶迷”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
·格瓦拉得陇望蜀、引火烧身——反资本主义还是一种资本主义
·美国强大的秘诀何在
·能够怀胎产仔的男性1.3%都不到
·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中国政府敲骨吸髓、国民生产毛额像火箭
·香港怀念满清统治
·毛主席只有毛贼贼窝没有专用行宫
·俄国还是有点希望的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恢复终身制带来的三逼人
·法国人又懒又小气
·霍普金斯大学能够篡改人的记忆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国梦”过后吸毒上瘾
·美国的指数为何偏低
·美军正在积极应对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逐出教会还是被教会逐出
·律师和法官都没有上帝重要
·中国比美国落后三百年
·废垃民族对知识没有兴趣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新)
·川普涉及全球腐败吗
·西方世界需要一位亚历山大那样的统一者
·六四屠杀促成了东欧的自由
·人猴HUMONKEY理论家王小东
·六四屠杀与军人维权
·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川普的动作就像一个溺水的人
·毛泽东可以僵尸不能复活
·长城精神如何指导海战
·川普没有律师的脸皮厚
·谢选骏:美国精神就是和稀泥的实用主义
·易经乡土的阴阳合同能够逃过历史的宿命吗
·习近平对六四难属比较良善吗
·欧盟国家也算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火上浇油的灭火方法十分普遍
·美国2015年才开始思考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胡锦涛也是靠老婆上位的
·美国对共产党中国围点打援吗
·中国人欢迎美军到台海保卫自由
·税务局的黑幕撕开了一角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
·高干子女的翅膀硬了
·特朗普难道是孤立美国的俄国木马
·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法国人也变成了战国末年的猴子
·普世价值从全面进攻转入重点防御了
·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中国的进步是“从管制到监控”
·老狗幸免烹杀还有奖励
·美军真在学习解放军吗
·党八股与党股八
·中国废垃毁了自己的只能疯抢外国的名城豪宅
·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美国会不会投靠魔鬼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如何避免被自杀、被病死、被歧视
·瑞典的秀才遇到中国的兵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犹太人隔离区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
·人民的权利还比不上马和驴
·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杀伤力
·种族斗争没有“解放”可言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大叫“盛世”就是希望中国永远分裂下去——缅甸的内战哪有中国的内战持久
·医疗品质下降有助种族生命提炼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中国是英语的次次殖民地
·俄国企图再次唆使中美开战
·川普和金正恩联合了起来
·望子成龙的金牌意识是亡国奴的逻辑
·内战百年的中国严禁信息交流、言论自由
·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百年内战造成了十三四亿的中国难民
·中国没有法定饮酒年龄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东京的治安还不如纽约
·共产党中国的昆虫变形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谢选骏: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网文《印第安寄宿学校,把原住民“文明化”成功了吗?》(2016-4-13)说:
   此次在美国西南部自驾旅行一个月,因从科罗拉多西部开始,就不断途径一些印第安原住民的保留地,一度试图尽可能地观察和了解他们的生活样貌。遗憾的是,每天目的地明确地赶路,只能将我和原住民的距离限定于车道之间。
   
   我所能留意到的印第安人,要么是变道超车时掠过的重型运输车辆司机,要么是桥头或休息区路边摆摊卖工艺品的商贩,还有就是新墨西哥州大量保留地赌场中的服务人员。除了相互问好以及回绝一点也不坚持的商品推销外,从科罗拉多的犹他人、亚利桑那的纳瓦霍人到新墨西哥的普韦布洛人,我与他们的交流就没超过10句话。


   
   直至在菲利克斯Heard博物馆见识了“寄宿学校”(Boarding School)历史展,并与相关负责人交谈后,才算对这块土地上的原本主人有了肤浅了解,并知道了他们为融入由外来者书写和定义的文化,在一百多年历史中所不得不付出的、近乎丧失自我身份的惨重代价。
   
   从19世纪开始,以英国清教徒移民为表率的美国公共教育系统的目标,就是为了让美国孩子学会读书、写字,掌握基本生活和知识技能。而这同样适用于所有的“非欧裔美国孩子”,通过标准化的教育过程,让他们掌握美国文化、语言和历史,从而尽可能地将他们“美国化”。
   
   早些年东海岸的印第安人排除法,将原住民们大规模西迁,联邦政策在这一条“血泪之路”上将他们变成信仰“基督教”的农民。后来的西进运动中,因追逐财富而向太平洋挺进的欧洲新移民,进一步和渐渐定居于西部的原住民发生冲突甚至战争,集中于西部各州的各个部族也彼此间矛盾不断。
   
   在印第安战争过后,产生了大批不会说英文且对白人充满敌意的印第安孤儿。那些声称要把原住民当好朋友的改革派们,就想出了解决印第安问题的“好主意”:只要再没印第安人了,也就再没印第安问题。当然,这和后来斯大林那句由此发展出来的血腥名言“有人就有问题,没人就没问题”还是有着天壤之别。
   
   改革派们的办法是,将野人们文明化,培养一名美国公民的成本,要比杀死一个印第安人低得多。就连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弗逊也早在知识分子们想出办法前好几十年就表态过:“当他们学会成为只需少量土地的文明人后,我们就能为越来越多的人口谋得更多土地。”
   
   这一教育系统肇始于1879年。一位叫作理查德·亨利·普拉特的退伍军人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卡莱尔创办起第一所寄宿学校。他参照了为弗吉尼亚黑人创办的Hampton师范农业学校模式,并根据自己曾对苏族和夏延族囚徒的成功管理经验,开始了教育实践。印第安孩子们从内布拉斯加坐好几天火车来到普拉特这位大家长的“新家”,开始了孤独、愤怒和无奈的童年成长。
   
   在普拉特看来,“将野蛮世界的不懂事孩子运送到文明环绕的地方,他将会健康成长并具备文明用语和习惯”。可在他学校成长起来的一位普韦布洛部族孩子,却只在回忆中念叨着伤心往事;“我永远记得离家那天,我哭个不停,坚毅的爷爷眼泪也齐刷刷下来了。上了火车几天,我都没去在意身边有谁,脑海中全是不愉快的情绪。”
   
   而在另一所寄宿学校长大的阿帕奇部族孩子Daklugie回忆着身份的丢失:“到了学校后,折磨随之而来。他们先是剪去我们的头发,强迫我们洗澡,换下家里的围腰穿上了裤子。我们从此失去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也失去了印第安身份。”照片比对里,Torlino从一个长发飘飘的猎人孩子,变成了穿着不搭调西装的Tom。
   
   最初是通过军人,将孩子强制带走教育。后来,部族家庭也自觉地将孩子送走,毕竟学校里总有保留地还不具备的衣食住条件。回来的孩子彻底变了,不再会本部族语言,不再适应自己出身的社区。有的回来后成为老师、管理者或社区艺术家;有的去了远一些的印第安自治政府工作;有的留在了白人土地上;有的,再没能回家。
   
   孩子们总是有着惊人的学习和适应能力。体育锻炼,让菲尼克斯印第安学校的阿帕奇俱乐部成为出色的美式橄榄球队伍;手艺训练,让威斯康星的Josephine Hill女士培养出100多名出色的刺绣学生,让印第安符号从此走红于富人圈子;音乐教育,让亚利桑那在1929年拥有了最早的全印第安血统乐队,37名14到21岁的孩子,来自不同部族。
   
   按年龄分配班级和住宿,虽然让孩子们与自己的哥哥姐姐分开,但全美各地不同部族的原住民孩子却第一次有了共同生活的空间。而早在欧洲人发现新大陆前,苏族、阿帕奇、纳瓦霍、霍皮……几乎都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族群,甚至彼此屠戮。
   
   寄宿学校在一堆初始的原罪以外,意外地让这些孩子建立起持久的友谊,甚至恋爱结婚。乐观看来,寄宿学校试图把印第安人改造成白人,结果却被学生们所改变,学校变成了“印第安学校”。或许处于被主流社会默默排斥的边缘地位,孩子们长大后形成的校友联谊会也更为团结。
   
   “如今寄宿学校早已不像以往,保留地的家庭可以选择不把孩子送走,而就在本地社区接受教育。当然出于质量上的考虑和对孩子未来的重视,大部分家庭还是愿意让孩子们离开几年”,博物馆工作人员Mark Scarp对我说道。我提及关于沿途见到的原住民大部分是货车司机和商贩,Mark认为那确是普遍职业现状,也只是我作为游客身份所能看到的,“亚利桑那州高院的首席法官就是纳瓦霍族”。然而,后来我并没在谷歌查询中证实到他的这一说法。
   
   自从寄宿学校制度开始后,六代人已经过去了。让印第安原住民融入主流社会,还是尽可能存续他们的文化传统避免被外界过度影响,抑或找到最恰当的中和方式,可以说美国人还并没摸索出最好的办法。
   
   不进行义务教育,导致保留地教育水平明显低下。高度自治并没能真正保存好当地文化,趋利避害的人之常情,让保留地居民都奔去开赌场或在赌场搞服务接待,其他相当数量的无所事事者将生命耗竭在酒精和毒品之中。
   
   当然,诸如新墨西哥州的不少保留地,只对外开放赌场和工艺品店的部分,其真正生活的区域大多时候禁止外来车辆进入,也让我难以窥见原住民生活真相。
   
   进入德州前,我读到这么一则新闻:3月29日下午4点,一位27岁的纳瓦霍女性,因持剪刀对警员进行明显威胁后,被5枪打死。
   
   谢选骏指出:历史表明,不论成功与否,印第安寄宿学校把原住民“文明化”的努力,开创了“普世价值”。因为这不仅仅是“美洲经验”,而且也是“澳洲经验”、“印度经验”、“香港经验”……总之是“日不落帝国的普世化经验”。由此可见,“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绝非虚言。而在中国,这一普世价值就变态成为共产主义,寄宿学校就是“八亿人民八亿兵”,“解放军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此文于2017年09月2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