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谢选骏文集
·16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谢选骏: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迫于审查压力,剑桥大学出版社在华删除敏感内容》(张彦 2017年8月21日)报道:
   
   北京——世界上最古老、最受尊敬的出版社之一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屈服于北京的压力,移除了其在华网站的敏感内容。


   
   这些内容刊登在该出版社旗下的学术期刊《中国季刊》(China Quarterly)上。杂志主编提姆?普林格尔(Tim Pringle)周五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一封信中表示,剑桥大学出版社已经通知他,中国当局下令对300多篇与19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西藏、新疆、香港和文革问题有关的文章进行审查。信中表示,剑桥大学出版社的网站如果不照办,就会被关闭。
   
   相关文章:
   亚马逊也向中国网络审查低头
   苹果下架中国区商店VPN应用
   “刘晓波”成中国高度敏感词
   中国网络审查新目标:明星八卦
   中国的审查制度是如何运行的
   ……
   
   作为对中国政府的回应,该刊发表声明,对此表示“深切关注和失望”。声明说:“我们也注意到,这种对学术自由的限制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举动,而是对压缩中国社会公众参与和讨论空间的政策的进一步反映。”
   
   普林格尔博士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越来越多的中国学者在该刊发表文章,损失最大的是他们。“这不仅是原则上的倒车,而且对中国学者的影响尤其大,”他说,因为他们无法从中国了解世界学界的动态。他说:“在中国走向世界的同时,却伴随着对学术自由的限制,这真是可惜。”
   
   剑桥大学出版社在一份声明中对删除予以了证实,称它这样做是为了保护旗下的其他出版物。它还表示要在下周和当局举行的会议上提出审查问题。出版社说:“我们不会为了让内容在中国变得可以接受而改变我们出版活动的性质,我们仍然致力于确保在这个市场上,让学界人士、研究人员、学生和教师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内容。”
   
   一些遭到审查的文章可以追溯到该杂志1960年代成立的时候。在中国以外的订阅用户可以看到它们,但在中国境内无法搜索到它们。普林格尔博士的信中说,除此之外,出版社还主动从网站上删除了1000多本电子书。
   
   在这之前,外国学术出版社基本上都不受这种审查制度的影响。近年来,大多数外国新闻机构的网站在中国被屏蔽,像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这样的社交媒体,以及搜索引擎谷歌也被封锁。但由于读者人数少,订阅费用高(《中国季刊》订阅费用超过20美元,相当于130元人民币),学术期刊之前没有受到波及。
   中国政府的新举措似乎和习近平主席2016年2月发布的声明有关,即各平台上的所有媒体内容都必须听共产党的“指挥”。
   “同样的规则也适用于中国境内可以访问到的任何外国内容,无论是不是学术内容,”柏林罗伯特博世学院(Robert Bosch Academy)研究员、“中国传媒研究计划”联合总监班志远(David Bandurski)说。“鉴于习近平决心在信息空间中控制异见,外国出版商如果自以为可以逃脱像《中国季刊》面对的那种压力,就是在误导自己。”
   
   在该刊主页上搜索“天安门”,可以得到50个结果,前两个涉及“天安门论文”,指的是2001年的一份秘密文件汇编,被广泛认为是了解89事件的必要文献。其他靠前的搜索结果包括在这场学生主导的运动之后,一份对中国大学的评估,以及镇压活动对两岸关系的影响。然而,在中国境内进行相同的搜索时,只能看到5个结果,不是对该广场的侧面提及,就是城市规划类文章。
   
   遭到阉割的不只是剑桥大学出版社的网站,通过JSTOR等第三方数据库进行搜索的时候也是如此。JSTOR是一个数字图书馆,全球学者可以用它来对近2000种期刊进行全文搜索,《中国季刊》也在其中。
   截至周五晚上,尚不清楚JSTOR是否彻底遭到中国屏蔽。审查的消息传出后,国内外学者表示了震惊。“审查制度蔓延到学术界,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展江说。他表示,对于中国学者来说,“这意味研究工作受到限制,变得更加困难”。
   
   这种封锁可以通过虚拟专用网络VPN软件来绕过,它会使得用户好像置身于其他地方。外国人和少数中国互联网用户通常会使用VPN来访问遭到屏蔽的网站。但是,包括学术界人士在内的广大中国互联网用户无法获得可靠的VPN,而且这些VPN需要一些国外的支付方式来购买,比如信用卡。而且,政府最近也声称要打击VPN在中国的使用。例如在上个月,苹果遵行政府命令,从应用商店中移除了VPN。
   
   这类决定突显了包含任何敏感内容的服务在中国做生意的困难。因为政府的屏蔽,使其难以吸引中国读者,导致广告营收下滑,《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金融时报》等外国媒体已经压缩了在中国的商业计划。
   
   谢选骏指出:上述动态表明,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言论自由遭侵犯?公理战胜强权?》(2017年8月23日德国之声中文网)承认:
   
   剑桥大学出版社周一做出决定,重新登出日前被删除的数百篇文章。此前该社屏蔽《中国季刊》的部分论文后,不少曾在该期刊上发文的学者发起请愿活动,要求取消屏蔽决定,并表达对言论自由遭干涉的强烈担心。中国官媒则反驳,西方价值观获推崇“不是道义,而是强权”。
   
   周一下午(8月21日)剑桥大学出版社做出决定,重新登出日前被删除的数百篇文章。该出版社上周承认,大约有300篇论文以及书籍介绍本已发表在《中国季刊》(The China Quarterly)上,但在上周因中国政府的要求而从中国的网站上被删除。
   
   《中国季刊》主编普林格莱(Tim Pringle)在推特上发言:“作为主编,我原意支持剑桥出版社做出的重新登载这些文章的决定”。但删除论文事件带来的反弹已扩展到学术界,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副教授鲍尔丁(Christohpher Balding)发起网络请愿。他以关注中国议题学者之名义表达了对剑桥大学出版社行为的忧虑,并认为中国正在向全世界输出其审查模式。
   
   鲍尔丁在请愿书中要求剑桥大学出版社拒绝一切来自中国当局的屏蔽请求,”如果出版社迎合中国政府的要求,我们学者以及学术机构保留采取其他行动的权利,包括抵制剑桥大学出版社以及相关学术期刊。“这一请愿发表在Change.org网站上,发起人鲍尔丁特别请求,只有学者以及高校职员才能在请愿书上签名。该请愿书周五(8月18日)夜间发布,截至周一清晨已经获得了大约330余名支持者签名。
   
   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鲍尔丁表示,发起这一请愿的目的不仅仅是向剑桥大学施压,而是向所有和中国有往来的外国学术机构以及中国本土的高校“奋起抗争中国政府的屏蔽审查制度”。他认为,中国高校近年来聘用了越来越多的外国学者,这让当局十分担心高校不再与北京保持意识形态上的一致性,“中国当局的动机就是要控制,并且强调只有他们的思想是正确的。”尽管中国学者依然能通过翻墙等手段阅读这些被屏蔽的文章,但“北京当局的信号非常明确,就是不希望中国学者再就那些话题发表论文。”鲍尔丁估计,今后一段时间,中国境外的学术期刊上相关敏感话题的论文发表数量将明显减少。
   
   哪些文章上了“黑名单”?
   
   《中国季刊》主编普林格莱(Tim Pringle)在周五晚间的一份声明中也指出,近年来,随着中国高校“走出去”战略的推行,越来越多的中国大陆学者向《中国季刊》提交论文。
   
   剑桥大学出版社在其官方网站上贴出了进行了屏蔽处理的全部约300篇论文的列表。德国之声在检索后发现,一些中国大陆高校的中国籍学者确曾在《中国季刊》上刊登“文革”“民主化”等中国当局认为的敏感议题之学术论文,而这些论文也在此次遭屏蔽之列。不过,在这份“黑名单”中,绝大多数的文章都是由中国大陆境外高校的学者所发表。
   
   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的国际政治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福莱维尔(Taylor Fravel)则在推特上发布了对“黑名单”的分析结果,其中,有关“文化大革命”的遭屏蔽论文数量最多,达125篇。有关新疆、西藏等“民族与边境”议题的文章数量则有87篇,“天安门”、“台湾”等议题紧随其后。
   
   这份“黑名单”中的部分论文,甚至是在60年代初发表的“古董”,其中包括1960年杂志创刊号中的论文“中国与西藏:革命的背景”一文。而最近的一篇则是2017年发表的“香港回归后‘本地主义’之崛起与公民身份认同:对中国民族国家的质问”。
   
   环球时报:外国出版机构应“削足适履”
   
   本周一,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亦对此话题发表了社论,认为《中国季刊》只是“被一些媒体称为海外研究中国问题的顶级学术刊物”,但“该杂志文章读的人并不多”,“那些媒体借此攻击中国'加强审查制度'”。该报认为,中国屏蔽了境外互联网上一些“对中国社会来说有害的信息,这样做是为了中国的社会安全,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
   
   评论还称,《中国季刊》在国外发行,“双方井水不犯河水。剑桥大学出版社本来也可尽享英国法律所赋予它的出版自由,但外电报道说它在中国设立了一个服务器,希望开发中国市场,这样一来,它就与中国法律产生纠葛。”作者认为,中国的互联网审查法规对于外国出版机构提供了“自由选择”,”如果它们认为中国互联网市场很重要,进入这个市场是无论如何也要做的,那它们就需要尊重中国法规,削足适履也得干。”文章最后还强硬地指出,“西方的价值观和西方的利益长期处在人类社会的中心位置,这是西方的超强实力所造就的规则。这根本就不是道义,而是强权。”“谁的原则更契合这个时代,这不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而是力量的博弈。时间会最终裁定谁对谁错的。”
   
   谢选骏指出:剑桥大学出版社在投降之后,又逃离了战俘营,这和英国大兵在二战中的表现如出一辙。好在还有印第安战争化的美国祭出了“租借法案”进行支撑,否则,英国早在1940年代就扛不住了。
   

此文于2017年09月2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