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谢选骏文集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朝三暮四的猴子
·有气无力的回击将诱发更强的制裁
·说你交你就交了,说你没交你就没交
·贸易战不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李登辉为什么这么坏
·破产就是解放,解放就是破产
·佛朗哥阴魂不散
·我捐给苹果总裁库克100元人民币
·第二次冷战今天正式揭幕
·白犀牛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北京对美国产品课征关税向来超过100%
·普京搞不清敌对和不友好之间的分际
·人均一万美元的魔咒
·金正恩为何派妹妹到天坛祭天
·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朝鲜人不比中国人傻
·权贵资本主义就是“骗子资本主义”——中国各省骗子对号入座毛泽东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不是毛泽东钱币统治全球
·加拿大又犯错误了——开放互联网才有公平的贸易
·比人工智能更可怕的武器是不会说话的奴隶
·达赖喇嘛和缅甸军人谁是更好的佛教徒
·美国国务院再度遭到共产党渗透
·六四亡灵阴魂不散
·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梵蒂冈
·打狗看主人,邓小平终于开始接受历史的审判
·红色恐怖比白色恐怖残酷百倍
·中美会按照我的剧本走向战争吗
·后共产主义不如共产主义
·六十多岁的人迎候三十多岁的人
·你不干涉我的内政我就干涉你的内政
·纽约时报不懂美国从未“承认北京对台湾的主权”
·狗官擅长的就是反咬一口
·中国和美国都不是罗马帝国
·祭祀黄帝陵象征帝王权力
·美国为什么对共产党中国抓狂
·脸书FACEBOOK是魔鬼的工具
·脸书FACEBOOK可能涉及多重阴谋
·没有清朝,中国就不能实现边疆整合吗
·忽视宗教文化终将自食其果
·美国这是在围魏救赵吗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联俄容共招致日本入侵
·月光法案代替阳光法案——隐匿财产将瓦解政权
·美国总统是共产党的女婿
·改革开放虚无论
·美国政府吃了中国的人血馒头吗
·大国和小国都在地球上过家家
·胡鞍钢帮助美国把中国塑造为假想敌
·民主根本不是专制的对手
·美国是在吃世界还是在吃自己
·天宫一号坠落证明地球尚未人满为患
·马云想当总统,还是在“人为财死”
·不是中国残酷,而是台湾独立
·中国正在告别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吗
·这就是“新的文化战争”
·川普是个超级傻瓜
·扶贫其实很简单
·解放军在狼面前变成了羊
·气候变迁与人的劣质化
·全世界权贵资产阶级(走资派)联合起来
·枪支太多就是自由太多了
·政权就是镇压之权
·人多破坏力量大
·权力制衡就是以毒攻毒
·北京承认台湾独立了
·没有逻辑的李锐
·欧洲已经瘪了,还在自作多情
·日本天蝗眺望祖国大陆了
·商鞅变法的核心就是废除阶级斗争
·生存就是走向毁灭
·共产党中国的马基雅维利
·第二次冷战的大致铁幕
·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晚钟
·皇帝的儿女生下来就是让人杀的
·海外监控与文化战争
·一叶障目的保罗·肯尼迪及其《大国的兴衰》
·中国大陆兴起十字军战争
·罗杰·史东(Roger Stone)的政治规则
·中国的航母仅仅是一笔学费吗
·只有麦卡锡主义才能救美国
·愚蠢家伙缺乏预见否则就会早点改良狱政
·我的警告话音刚落台湾就准备独立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谢选骏: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网络民议】不如帝治》(2014年12月6日 “小人名庆丰” by 变态辣椒)报道:
   
   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房宁近日在环球时报年会上称 “不能把人治妖魔化,把法治神圣化”:房宁说,法治和人治的关系,就好比汽车大还是司机大。人治就是一个经验性的治理,法治就是一个规范性的治理。法治不是一个点,不是一个线,而是一个可能性的空间,那么在这个空间中就是人治。房宁称,“文化大革命”时期,大家要求讲法治是可以的。但是不能说法治比人治好,人治比法治坏,不能把人治妖魔化,把法治神圣化。其实,从科学的角度来讲就是一个治理的方式,永远会有法治,永远会有人治,只不过要权衡什么时候大一点,什么时候小一点,什么时候可以看重这一点,什么时候注重那一点,这无非是一个实践的问题。所以不能说车重要还是司机重要,是汽车听司机的,还是司机听汽车的,这些问题莫名其妙。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强世功上月接受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访谈时称 “中国共产党的党章毫无疑问也是一个‘宪法’”:
   
   高波: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我们中文当中,宪法和党章是两个不同的词,但是在英文当中实际上它是一个单词constitution。因此,西方有些学者说,我们中国的宪法是由两个文件组成的:一个就是我们的宪法,还有一个就是中国共产党的章程。我们的党规党法它在社会主义的法律体系当中,它有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和作用呢?
   
   强世功:你提的这个例子相当好,这就证明我们国家的法治建设跟西方对法治的理解有些差异和不同。最重要的就是我们理解什么叫宪法?我们一讲到宪法,我们脑子里就想的是1982年的宪法,这毫无疑问是我们国家的宪法。可是宪法就像你说的,它的英文名字叫constitution,它的含义就是“构成”。换句话说,它是使我们这个国家能够“构成”的一些最主要的规则。在这个意义上讲,就像你刚才说外国学者的理解,中国共产党的党章毫无疑问也是一个“宪法”。怎么来理解?我想至少从法理上来讲,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我们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党章是我们党内根本大法,它也是我们党治国理政的一个指南。宪法是我们国家的一个根本法,是我们治国安邦的一个总章程。党章里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要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宪法,宪法的序言里有明确的规定,中国共产党要领导我们国家的各项事业。换句话说,宪法里面所规定的国家机构,乃至于国家政策等等,都是要在党的领导下完成。所以要理解中国的法治,要理解中国的宪法,必须要把宪法和党章放在一起来看。
   
   以下评论均由数字时代编辑收集自新浪微博:
   
   张鸣:刚刚开完四中全会,要依法治国讲法治了。北大的红教授跑出来说,法治其实就是党治。社科院的所长出来说,其实人治也不错。这年头,越是红人越挖坑,比赛着挖。
   
   CaoNiMa_G-C-D:老张,我觉着“北大红教授”和“社科院所长”说的,才是“四中全会”真正的会议精神!一个强迫/诱导全民喊“爹”的年代,难道不正是“人治”的具体表现么?
   
   朱学东:社科院房宁认为,不应妖魔化人治,神化法治。法治和人治的关系,好比汽车大还是司机大。人治就是一个经验性的治理,法治就是一个规范性的治理。法治不是一个点,不是一个线,而是一个可能性的空间,那么在这个空间中就是人治。——按此理解运用,反右大跃进文革都可称为“经验性的治理”。
   
   王缉宪:若这说法是真的,房宁还真挺高明的:1)把人、法关系比喻成司机与车,真正体现了当今党与法的关系,2)从而混淆了人治还是法治其实是司机如何在交通法规限定下开车的本质,3)让我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交通事故。
   
   老张评论:张勋从坟里飘出来,大喊:“蠢货,应该帝制,我们的未来就是星辰大海!”
   
   东湖一隐士:党治和人治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党主立宪”很快就会被社科院那帮御用文人们提上日程。
   
   金元天平:依法治国:依党的想法治国。
   
   火星人仰望:其实是看准了主子真实的想法,表面法治骨子里人治
   
   易钊律师:他们都是想揣摸圣意,想舔到主人最舒服的位置。
   如皋新生活网-乐极生:再等等,没准会有劝进称帝的。
   
   不明假真相:无耻的这些人本能一样追舔,赛舔,幻想舔准了一下,升官发财,进入特权阶层,以后就有机会贪污腐败啦。
   
   
   蒋一炜:不奇怪,和舔菊的作家们分工不同而已。幕后不倒,挖坑不止。。。
   
   渔夫江渚:他们说的都是事实,目前就是党治、人治!
   
   超级正义土豆:最好也成立个铁血救国会啥的。
   
   荷乡寻梦-:转毛左帖:我终于知道了秦始皇为什么要焚书坑儒,现在,我们需要出现一位“秦始皇”来焚书坑儒!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儒就是要坑,书就是要焚,这就是专政。我们左派要理直气壮地高呼:“焚”和“坑”万岁!
   
   摆渡人之屋:搬开障碍,才能在倒车的时候痛快撒野。
   

Reformer:有人挖坑,有人从坑里拽,有人往坑里推,这都是功臣。只有在旁边大声提醒的人被骂作x。


   
   勤快的一只小蜗牛:每天说什么的都有,问题是哪些声音会被刻意的发布出来才是问题。
   
   深夜一只猫:党看来是要通过提出“依宪执政”,获取党的立法权,将党的意志转变为宪法,然后动用警察和法庭来实现过去用黑监狱,黑保安才能做到的维稳。
   
   下里Z:建国后的动物不许成精,都成教授专家了!
   
   此岸客旅:大清国要讲法制,谈何容易,王爷们能放弃江山吗?总有一帮子御用文人出来帮他们占领舆论制高点,然后改头换面复辟帝制。
   
   谢选骏指出:上面这些人说的都错。因为他们的着眼点都在于“治国”而不在于“救国”,因为他们的心里只有“治人”、“整人”,而没有“救人”、“助人”。帝制与共和,都是这一套。法治也好,人治也好,党治也好,都是换汤不换药——因为他们心里都是恶念。在我看来,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而这,只有在三权分立的社会才可能做到(尽管99%也做不到,但毕竟还有1%的机会)。救国就是可以更换政府,可以颠覆政权;依法救国,就是可以依法更换政府、依法颠覆政权。不能合法更换的政府、不能合法颠覆的政权,肯定不是好政府,肯定不是好政权——这是由人性的贪婪、权力的毒素,预先决定了的。中国若能做到
   “依法救国”而非讨论“依法治国”,就能超越西方,到达世界文明的领先水平。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2017/09/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