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谢选骏文集
·13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谢选骏: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网文《美国六十年代新左派学生组织SDS简史(1961-1969)》记载:
   
   “民主学生” (Student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简称SDS) 是从新左派组织 “工业民主联盟” (League for Industrial Democracy ,简称LID) 中演化出来。LID主要由知识分子组成,与工会关系密切。


   
   五十年代中,黑人民权运动风起云涌,吸引大量学生参与。LID决定将它的学生支部改组,遂有SDS。
   
   1961年 SDS成立时人数很少,不过250人,主要在东岸,有八个分会。东岸是工业重镇,工人运动、左翼思潮较发达。SDS学生不少即来自工运及中产左翼家庭。但这时独领风骚的是 “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Student Non-violent Coordinating Committee,简称SNCC),它发动了大量学生到南部反种族隔离,成为最重要的学生力量。SNCC亦被认为是新左派,但它没明确意识形态。它的直接行动、参与式民主、社区介入及反科层化组织形态,对SDS产生巨大影响。
   
   1962年SDS开大会,发表 “休伦港宣言”(Port Huron Statement),由第一任组织者哈伯(Haber)起草。文件被认为是美国新左派宣言。这宣言使LID大为不满,双方关系几陷破裂。
   
   宣言除批评美国资本主义体制及向穷人表示关怀外,也批评工会运动丧失原则、苏联放弃革命。“休伦港宣言” 另一个特点是没有突出工人,而是突出民权运动及和平运动,突显学生位置的重要性。
   
   这年,SDS发展为11个分会,575人。
   
   1963年SDS开始思考基层组织工作,主要是受SNCC在南部成就的鼓舞。时海登 (Hayden,SDS全国理事会主席,密芝根大学毕业后当记者,成为SDS职员) 正向工会筹钱成立SDS属下 “经济研究与行动计划”(Economic Research and Action Project,简称 ERAP) 。第一项计划是落实组织失业青年。
   
   时亦值政府推行灭贫,美国新左派理论家如James O’Connor等鼓吹以社区运动替代工会运动变革社会;海登遂提出庞大的 “跨种族穷人运动” 落区计划。
   
   哈伯反对这计划。他认为SDS应集中做校园工作,且学生不具备独力推动社会改革力量,这个任务应透过进步工会、政党来完成。所以他期望SDS透过校园激进化,培养愿终生投入社会运动的学生——但,是毕业后,而不是现在。
   
   赞成的人跃跃欲试,SNCC在南部黑人社区很成功。ASDS内的SNCC份子都鼓动将SNCC模式推到北部,大有南SNCC北SDS的意味。而且,南方黑人运动虽成功,北方贫穷白人却往往是白人主义者;海登希望透过贫穷的共同议题,将无产阶级白人与无产阶级黑人联合起来。而且活跃学生都参加SNCC去,SDS若没有自己的落区计划,难吸引更多同学参与。
   
   以 “校园为中心”或以 “社区为中心”的辩论持续了两年。除何伯等少数人外,大部分SDS领袖都赞成落区,觉得落区组织穷人才像革命。这批资深领袖已毕业或退学,他们较关心社会而非校园问题,引起仍然在学活跃分子的不满。他们回忆道:资深分子一下子都跑到社区去,SDS领导层变得真空,新接手的同学都不知所措,迷失方向。他们认为这直接导致69年SDS的急速衰落。但尽管反对也不少,领导层通过了计划。
   
   1964年,正当SDS在热烈讨论落区计划时,校园形势开始变化。柏克莱学生发动 “自由演说运动”(Free Speech Movement,简称FSM) 抗议禁制校园政治活动,学生占领学校,军警拘捕近八百人。遂掀开校园抗议浪潮,大批同学加入SDS。
   
   1965年反越战成为继黑人民权运动后最重要的社运议题。SDS发起有二万人参加的华盛顿游行,从这刻起,SDS取代SNCC成为最重要的学生力量。就在这年暑假,150名SDS精锐分子在北方九个贫民区艰苦落区。
   
   内容是透过失业议题,组织白人失业者,然后与黑人组成联合力量,推动改革。SDS要求同学休学数年,搬进区内,找兼职,然后将其余时间投入运动。但失业者却并无兴趣与学生一起推动政治,于是一些地区开始转为关注居民关心的问题,如楼宇维修、减租、交通、垃圾等问题,并发展 “社区组织”(community union),使成为地区上权力中心;可是,居民留住了,却不肯组织起来,学生很沮丧。
   
   到了学年开始,只剩下三分一学生留在区内。ERAP遂决定中止计划,只有几个社区组织延续下来。
   
   有些意见认为,学生心急了,只不过半年便意志消沉;亦有学生回忆说,学生根本不坚强,区内青年都是从打架中长大,根本不信柔弱的学生;亦有意见说学生恪守SNCC参与式民主原则,由居民自发,自己不扮演角色,没有尝试将民生议题引向更阔政治层面;也有人说,居民宁愿暴动 (经常发生) ,也不愿与学生开会,浪费时间。
   
   其实这也适用于学生,这时校园风起云涌,学生占领学校,与军警冲突;不少落区学生觉得自己在区内正做着毫无希望的工作,希望尽快回校园参加革命。
   
   SDS人数不断增加,SDS亦开始转变。这改变共经历几个阶段。头两年(即61-62),SDS人数少,是个紧密、有共同倾向的小团体,何伯可作为代表。 “休伦港宣言” 虽突出学生位置,仍视为人生过渡阶段,所以SDS集中培训学生毕业后投身革命的使命。之后两年为第二阶段(63-64年),海登可作代表。这阶段延续上阶段新左倾向,但将工作重点由校园转向社区,并主张放弃学生身分,现在就投入革命。第三阶段(65-68) 是校园抗争阶段,随着ERAP解散,SDS转回校园,此阶段的主要论题是反越战及校园民主管理。此时学生大量入会,SDS发展成全国组织。相对前一、二阶段,此时加入的学生并无清晰的新左政治观念,他们因反战、反对学校权威、更至反叛父母而加入。有研究说第一、二阶段的成员主要来自东岸左翼及工运家庭,他们参加SDS是为了参加政治;第三阶段成员主要来自中西部、及南部的保守家庭,没多少左翼经验,他们加入是为了反叛。人数众多,他们很快便控制了各大学支部。这批行动者都倾向行动而非理论分析。之后是分裂的第四阶段,下面再说。
   
   1968年SDS人数大增致四万人。这年发生了两件事,首先是SDS领导哥伦比亚大学示威,数以百计学生占领学校,当军警驱逐时,爆发更大冲突,七百多名学生被捕。军警驱赶学生导致学生进一步激进化,一年之内便发生三千宗校园示威,而SDS人数亦急升至十万。
   
   接着,民主党芝加哥召开大会推选总统候选人,继任者是主战派(越战)分子,引发不同新左派团体抗议。发起者之一是 “结束越战全国行动委员会”(National Mobilization Committee to End War in Vietnam,简称MOBE) ,另一个是 “国际青年党”(Youth International Party,简称Yippies),主张把嬉皮士(hippies) 生活与SDS政治结合的团体。SDS加入Yippies队伍,此外还有毛派、无政府派、民主党左翼。
   
   预计二十万示威者只来了一万,面对的却是一万二千警察、和一万一千名国民警卫军。Yippies办 “生活节”(festival of live) ,选了一只猪做总统,警察来镇压。MOBE亦受镇压。结果爆发连续几天街头追逐战,包括海登在内的七人被捕。示威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但公众却不支持示威者;不过示威者认为,镇压成功暴露了美国政府的暴力本质。
   
   1969年SDS陷严重分裂,一分为三。
   
   第一派是毛派 “工人——学生联盟”(Student-worker Alliances简称WAS) ,成立于1967年,是 “进步工人党”(Progressive Labor Party,简称PL) 的青年组织。PL由美国共产党内被逐走的毛派于1962年组成。PL自1965年SDS大量吸纳学生时进入SDS,由于反越战的政治议题(将越战结合垄断资本主义、美国军事工业经济体系分析) ,使PL的政治训练大派用派,严密的组织手法及纪律令他们很快成为SDS的主流派,WAS路线有点似ERAP落区计划,主张放弃学生身分,成为工人阶级一员;与ERAP不同的是,ERAP不重组织纪律,也没严密政治意识形态。
   
   第二派是 “气象人”, 形成于68-69年间,他们反对主流文化,主张直接行动、武装起义。与WAS不同的是,气象人不重阶级斗争(不像WAS那样) ,他们重视的是民族解放斗争,故重视黑人解放运动,很受黑人组织黑豹党(Black Panther) 影响。他们在1969年大会上向WAS发动攻击,两派势均力敌,最后SDS分裂为WAS与气象人两党,各自封SDS正宗。
   
   WAS分子进入工厂成为工人,艰苦地发动了几次无望的罢工,在1974年后烟消云散;气象人则不断分裂,最后剩下一个发动炸弹攻击的小宗派,并在70年一次爆炸事件引到两名活跃份子死亡,之后转入地下,结束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组织的身份。
   
   第三派是没组织的无政府主义者及其它人士,他们改为加入其它团体,其中一部份后来与从右派学生组织 “自由青年”(Young Americans for Freedom,简称YAF) 被清除出来的 “自由意志论者” 于1971年合并成自由党。
   
   1970年,虽然SDS溃不成军,校园抗议浪潮仍未达尾声。这年军警开枪镇压肯持大学(Kent State University) 的示威,四死九伤;同时期积克逊学院(Jackson State College)亦有两死十二伤。
   
   但运动很快便衰落。至于SDS,除少数活跃分子仍在挣扎外,大部份都转趋沉寂。
   
   谢选骏指出:从上文不难看出,美国民权运动的高潮,与中共的文革运动,几乎同步。所以在中美“乒乓外交”之后,中国的文革结束,美国的民权运动也终结了。不仅如此,在中苏论战的高潮中,美国左派也是亦步亦趋地追随中共——“除批评美国资本主义体制及向穷人表示关怀外,也批评工会运动丧失原则、苏联放弃革命。‘休伦港宣言’ 另一个特点是没有突出工人,而是突出民权运动及和平运动,突显学生位置的重要性。”这与老毛偏爱学生运动胃口,也十分一致。种种现象显示,美国民权运动有着中共第五纵队的身影,而且随着这种没和解,美国左派也寿终正寝,一如中国大陆的极左走向历史性的衰落。
(2017/09/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