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谢选骏文集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谢选骏: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互联网15年后面临分裂 三大力量跑马圈地》(Sep 6, 2010)报道:
   


   据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近日报道,互联网在创立之初是一个完全开放的网络。全球任何人都可以自由的访问和沟通。但随着互联网的影响力和作用越来越大,政府、大型IT公司和互联网提供商开始介入,试图控制和建立自己的领地,设置各自的规则。这三股力量可能会使互联网分裂,被分割成不同的数字领域。
   
   互联网发展曾预示网络天堂到来
   
   15年前出现的第一次互联网发展高潮类似于一种宗教性的运动。无所不在的网络高手预示着一个网络天堂的到来。在这个天堂里,不仅可以不受限制的开展商业并高速发展,而且会产生直接的民主,单一民族国家将不再存在。美国人约翰-佩里-巴罗甚至写了一本叫做《网络空间独立宣言》的书。
   即使这一切听起来有些理想化,但却非常准确的反映了网络的现实情形。互联网是一个完全开放的空间和一个新的境界。人们第一次可以通过电子方式与全球伙伴进行沟通。每一个人可以创建网站或者在线商店,而全球居民可以通过浏览器进行访问。政府对信息、意见和商业的控制已经成为过去。巴罗说:“你无权统治我们聚会的场所。”
   
   互联网进入第二阶段 三种力量介入或使互联网分裂
   
   但在首次成为一种全球性的统一网络15年以后,互联网已经进入了第二阶段。互联网似乎正在被三种类型不同但又相互关联的力量分割。
   第一种是政府。它们正在逐步重新主张自己的统治权。外界力量对互联网的分割更多沿着地理上的边界展开。因为对于政府而言,互联网太过重要,无法忽视。各国政府逐渐寻找方式在数字领域中执行法律。澳大利亚政府计划建立防火墙阻拦带有儿童性虐待以及其它犯罪活动或者攻击性内容的信息。“开放网络促进会”称,全球有十几个国家因政治、社会和安全原因阻挡互联网信息。
   除此以外,数个国家最近要求本国执法机构获得查看黑莓智能手机所发邮件的权力。印度政府曾经威胁将在八月底切断黑莓服务。虽然印度本周又给了黑莓智能手机的提供商RIM公司两个月的时间,但印度还称,将关注其它通讯服务提供商,例如谷歌和Skype。
   第二种是大型信息技术企业。它们正在建立属于自己的数字领域。这些企业在数字领域中设置规则,控制或者限制自身领域与其它互联网板块的连接。许多媒体公司利用互联网IP地址系统阻拦不属于特定国家的用户访问本公司信息。例如,如果欧洲网民试图访问一家在美国非常受欢迎的视频网站Hulu,网站会弹出信息称:“很抱歉,我们的视频库只能在美国范围内被浏览。”与之类似的是,美国网民也无法访问欧洲流媒体服务提供商Spotify提供的信息。
   还有互联网上最大的社交网络Facebook。这家网站的注册用户数量超过5亿。但Facebook也拥有自己的规则,包括决定哪种第三方服务可以运行或者如何处理个人信息。苹果公司甚至创建了一个更为孤立的世界。大部分iPhone手机和iPad平板电脑的用户不是通过传统的浏览器获得在线服务,而是通过应用程序商店App Store中特定的程序。虽然这家商店拥有大约25万个应用程序,但苹果公司控制着何种程序可以进入数字平台。苹果公司利用自身权力阻挡不喜欢的内容。这些内容包括色情或者干扰自身业务的信息,例如谷歌公司推出的手机服务。
   第三种是网络拥有者。它们愿意对不同的网络流量进行区别对待,在互联网上创建快车道和慢车道。
   虽然现在说互联网已经被分成不同的网络还为时尚早,但它可能将沿着地理边界和商业边界分裂。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进行互联网数据分析的合作协会绘制了一幅图片,直观显示网络中属于不同国籍的流量分布情况。其中,美国用粉红色表示,英国用深蓝色显示,意大利用浅蓝色,瑞典用绿色,其它未知的国家用白色。就像人们无法预料互联网将成为一个全球性网络一样,我们也无法确定互联网是否会保持现状。
   
   迪拜警察局长Dhahi Khalfan Tamim日前表示,因为担心美国和以色列等国的间谍计划,阿联酋决定限制RIM黑莓的部分服务。阿联酋计划从10月11日开始屏蔽黑莓的Email、信息和Web服务,除非当局能获得访问加密数据的权利。
   Tamim在接受采访时还指出,提出黑莓限令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用来控制谣言和由于缺乏监督而造成对公众人物的毁谤。”据悉,阿联酋目前正在与黑莓厂商RIM进行协商。不过,Tamim的言论让人十分怀疑两者之间是否能达成一致。
   上周,印度向RIM下达了最后通牒,要求RIM在60天内提出授权监控黑莓流量的方案,否则就要在国内封杀黑莓。此外,印度尼西亚和黎巴嫩等国家也出于安全问题考虑对黑莓服务进行限制。
   
   谢选骏指出:上述言论并非杞人忧天,但是更非“15年之后”,而是仅仅六年就已经迫在眉睫了。
   
   《华盛顿:中国或致使全球互联网分裂》(2016年5月18日美国之音)报道:
   
   中国当局收紧互联网控制引发国内外担心。
   
   美国政府发出警告说,在互联网给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带来巨大发展机会之际,中国政府提出的互联网域名登记新规则假如付诸实施,可能导致全球互联网不再互联,并给各方带来严重消极影响。
   
   中国长久以来一直对中国人可以通过互联网发送和收受什么信息实行种种限制。今年3月底,中国政府推出最新的限法性规征求意见稿,首次规定域名持有者必须实名验证,在中国的所有域名必须通过设在中国的由政府认可的服务商登记,并要求不得为境外域名注册服务机构管理的域名提供境内网络接入服务。
   所谓的域名持有者必须实名验证,就是规定所有的域名持有者必须亲自向中国政府挂号登记。
   中国当局新推出的这种限制性和排外性互联网政策引起美国和欧洲国家工商业界和政府的担忧。
   5月16日,美国商务部助理部长斯特里克林和国务院大使塞普尔韦达联名在美国商务部网站发表文章,指出中国的这种做法违反中国先前所申明的对全球互联网管理程序的承诺,以及违反中国所宣称的经济改革的目标。
   这两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写道:“(中国)有关的规定看来是制造一种互联网接入障碍,并强迫实行数据当地化以及强迫在中国国内登记域名。无论是出于加强对中国国内互联网内容控制的动机,还是出于增加在中国登记的域名的愿望,这种法规将违反包括中国在内的互联网所有利益相关方在全球层面上已经建立起来的政策。”
   他们警告说:中国政府发布的新法规已经被有些人解释为表示“所有在中国之外登记域名的网站将被屏蔽,从而将中国的互联网跟世界互联网切割开来,”“中国在域名管理上自行其是,另立一套规则,将使互联网分裂,从而限制互联网作为人类通讯、经商和创造的全球平台所能发挥的作用”
   
   谢选骏指出:从我的“思想主权论”的角度看上述“互联网分裂的三大力量,即第一政府、第二大型IT公司、第三互联网提供商,其实都是“国家主权”的分支,就像三权分立中的行政、司法、立法,都是政府的分支。大型IT公司和互联网提供商,表面上都是商业机构,其实都是在司法和立法机构的保护下从事着分裂互联网的罪恶活动的,本质上都属黑恶势力,他们的活动轨迹,也都提供了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2017/09/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