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谢选骏文集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谢选骏: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在《“纽约时报”的假新闻》一文中,谢选骏指出:《纽约时报》经常被人说是“假新闻”的来源,这是为什么呢?上面的报道就是一个可供分析的案例。《中国政治打压范围已扩张至海外》(2017-9-21纽约时报)这一报道给人提供的“新闻要素”就是:“中国政治打压范围刚刚已经扩张至海外”。显然,这是错误的。因为“中国政治打压范围一直就包括海外”。把一直就在的东西说成是刚刚出现的东西,显然是一个虚构,是一条假新闻。
   


   其实,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而是一个普遍现象。
   
   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媒体遭到了收买;很多时候都变成了“有偿新闻”
   
   《罗兴亚危机的报道被指阴谋论 缅甸佛教徒阻挠援助被困的穆斯林》2017年9月22日报道:
   
   有关缅甸罗兴亚人危机的媒体报道一直受到阴谋论的指称,许多人认为这些报道对以佛教徒为主的缅甸不利。这些指称包括穆斯林对英国广播公司(BBC)有不当影响,以及伊斯兰合作组织付钱给外媒记者按照他们的意愿发报道。同时,大批人试图阻止人道援助物资运往缅甸西部被困的穆斯林,警方星期三傍晚将他们驱散。
   
   媒体偏见
   
   这些抱怨起于人们一个切实的担忧,就是媒体对逃离缅甸境内暴力的40多万罗兴亚人,以及有关罗兴亚人遭到法外处决的指称表现了超乎寻常的关注。
   
   罗兴亚人的困境引起了世界大国最高层的关注,美国副总统彭斯星期三(9月20日)把他们的情况称为“正在发生的一场大悲剧”。但许多人认为,记者,以及阅读记者报道的领导人,都忽略或者故意不提导致这场军事镇压的若开邦罗兴亚救世军的袭击、成千上万名逃离家园的非穆斯林民众,以及冲突中丧生的佛教徒、印度教徒和其他少数族裔。
   
   昂山素季讲话
   
   缅甸实际领导人昂山素季星期二发表了有关罗兴亚危机的首次讲话,其中有一段几乎未被引用的话也加强了这种印象,她说,“那些被迫逃离家园的人有许多,不仅仅是穆斯林和佛教徒,还有岱奈族、德族、印度教徒等少数族裔。而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些族裔的存在。”
   
   昂山素季讲话之前的一个星期,缅甸国营媒体一名专栏作家注意到,“国际上几位受尊敬的记者和学者对真实事件的报道,由于外国媒体巨大的影响力而几乎消失。”
   
   但是,国际偏见的一种预期,怎么会变成牵强的理论呢?
   
   独立的缅甸问题分析人士理查德·霍西在一封电邮中说,若开罗兴亚救世军从缅甸境外得到资助,而境外媒体支持的一些观点可能追溯到历史上更深刻的怨恨。
   
   霍西说,穆斯林媒体得到资助的问题或许跟缅甸境内的穆斯林财富这种旧观点有关。这种常见的观点跟史实有关,殖民统治下缅甸商界原来大部分都是来自南亚的穆斯林。霍西还说,这或许跟被认为有偏见的媒体组织没有太大的关系,比如总部在卡塔尔的半岛电视台,但是这类媒体可能给这种旧观点提供现代的验证。
   
   这种看法不仅限于社会边缘。
   
   媒体对若开邦的了解有限
   
   问题之一是媒体进入若开邦北部受到限制,那里是冲突的中心。绝大多数媒体采访都要遵守媒体采访规定。真空为谣言创造了沃土。
   
   缅甸民主之声仰光分支的负责人说,即便媒体获准进入采访,他们也不准自由行动。我的意思是,这些媒体都经过筛选,不是所有的媒体。这是全部的问题所在。”他说,如果允许所有媒体进入冲突的中心采访报道,所有的谣言都会消失。”
   
   有关报道偏颇的指称也影响到危机相关的其他方面,比如国际非政府组织的援助。当地的若开邦人一直指称罗兴亚人是援助的受益方。
   
   缅甸佛教徒阻挠援助被困的穆斯林
   
   本周三,政府信息办公室说,约300名抗议者来到佛教徒占多数的若开邦首府的一个码头,那里的一艘船正准备运送国际红十字会向被困该邦北部的罗兴亚穆斯林运送50吨包括食物、饮水和蚊帐在内的物资。
   
   抗议人群无视佛教僧侣请求他们保持平静的呼吁,开始向警察扔石头,投掷自制燃烧瓶,警察向空中鸣枪,最终驱散了人群。有八人被逮捕和拘押。
   
   若开邦自八月底以来一直陷入暴力困境,罗兴亚极端分子当时袭击了几处警察和军队哨所。已有数百人被打死,整座的罗兴亚村庄被烧毁,42万罗兴亚人被迫逃进邻近的孟加拉国。目前还有成千上万的罗兴亚人依然在若开邦境内,急需食物等援助。
   
   联合国称罗兴亚人的遭遇“是典型的种族清洗”。
   
   罗兴亚是缅甸这个以佛教为主国家内众多少数族裔中的一支,他们被认为是来自孟加拉国的经济移民。即使他们中大多数人能够表明家族世代居住缅甸,但是仍不被授予公民身份。
   
   在另外一方面,一辆满载为罗兴亚难民提供人道援助物资的卡车星期四在孟加拉国偏离道路后坠入沟内,九名从事援助工作的人员丧生。
   
   谢选骏指出:“种族清洗”并不罕见,而是每天都在世界各地生根开花结果。“种族清洗”的轻微形式则是“种族歧视”,它频频出现在我们周围,大家习以为常,见怪不怪,甚至大声叫好。但是为什么有些就被报道了、重视了,有些却被压下来了、甚至美化为普世价值?这就是“假新闻”在扮演助纣为虐的“海外中宣部”。
(2017/09/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