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徐水良文集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徐水良


   

2017-9-11日


   

   
   贝苏尼女士在《独立评论》和《共舞台》贴出《山琳和一位工人的对话》视频。在《共舞台》,还加了《高屋建瓴,也听听来自草根的声音》的标题。视频谈了一些最简单最基本的政治常识,批评中国民主运动不懂这些简单常识。
   
   本人和许多民运人士觉得他们完全不了解民运的实际情况。所以,本人和一些朋友也回帖谈论这个问题。指出他们所讲的那些只是最最简单的常识,那恰恰是民运人士、民运文章、民运文件和无数资料不断强调的最最简单的常识。实际上,中国民运面临的和必须解决的问题,早已经远远超过这些简单常识。
   
   艰难困苦的中国民主运动,理论上的贡献,在全世界属于一流。没有一个国家的反对派和理论界,能够对世界作出中国民运这样大的理论贡献。但是,现在却什么人都可以指手画脚,来批评民运。不管批评者自己是多么幼稚,不管他们自己往往只懂得简单幼稚的道理,他们却都认为他们自己懂得需要理解非常艰深的道理,需要深入研究中国民运的实际情况以后,才能理解的中国民运问题。因此都来批评经过几十年艰难奋战、摸爬滚打的民运人士,说民运人士和中国民运,不懂批评者所说的那些最简单幼稚的道理。
   
   这是因为,中国民主运动是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情况下,以狭义民运圈区区数百人上千人,面对和对抗一个空前强大的专制政权的国家力量。这个专制政权,依靠国家力量,派遣或压服、招安大量特线,渗透狭义民运圈,占了狭义民运圈人数的80%以上,这些特线以他们各种无耻卑鄙、贪污、腐败、诈骗、违反道德的和其他无数丑化民主运动的各类行为,把狭义民运圈搞得臭不可闻。
   
   中共依靠国家强制力量,用残酷的惩罚和强大的国家压力,迫使中国民众不敢接近、并且远离中国民主运动。同时,中共依靠他们在狭义民运圈数量众多的庞大特线,在组织上,在狭义民运圈,漫天造谣围攻真民运,不断制造内斗和分裂,用尽所有办法,在狭义民运圈组织上,完全打败中国民主运动。他们尤其调动他们情报机构和特线力量,采用漫天造谣等各种办法,围攻真民运,把他们最痛恨的真民运人士搞臭。同时,又用中共情报机构打压,特线吹捧等各种办法,美化他们自己的特线人物,往往轻易就把他们的特线,搞成最著名的民运人士,变成世界著名人物,甚至获得世界上最著名最重要的奖项。中共利用这些特线在组织上打败了中国民运,导致中国民运在组织上的大失败,被搞得四分五裂,溃不成军,臭名昭著,臭气熏天,从组织上,在广大民众中,有效地把中国民运孤立起来。
   
   而中共特线,却千方百计,掩盖特线问题及其严重性和重要性。谁要揭露特线问题,他们就竭尽全力,漫天造谣,反诬反咬,围攻抹黑揭露者,把他妖魔化。
   
   结果,因为组织上的失败,因为民运的名声被数量众多的特线搞臭,现在什么人都可以反过来,用他们自己最初级最幼稚的理论和知识,来抹黑民运,说民运不懂这些他们知道的、那些小学生都应该知道的、最简单幼稚的道理和知识。而狭义民运圈内部和外部的特线,就不断煽动他们,鼓励和误导他们用幼稚思想来攻击和抹黑中国民运。这些特线特别利用狭义民运圈特线坏形象,替代整个中国民主运动,以此来抹黑整个中国民运。结果,就形成一种用不了解狭义民运圈的情况的人,不断攻击抹黑,任意批评整体中国民主运动的普遍风气。
   
   这个工人朋友,应该是很少有的、关心中国民主运动和狭义民运圈的人。可是,因为不了解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由于他不可能努力研究中国民主运动真正的理论水平和贡献,更不可能了解中国民运的内部实际情况。结果,他只能接受这种普遍风气的影响,作些完全与民运实际情况脱节的、相当幼稚的批评。
   
   这种批评,往往把数量众多的特线,说成民运,或者民运的代表。实际上,把中国狭义民运搞得臭不可闻的数量众多的特线,并不代表中国民运;相反,数量只有百分之十的革命民主派真民运,才是整个中国的民主运动的真正代表,才是广义的、全民族的中国民主运动的真正代表。
   
   再强调一遍,中国民运,过去在理论方面,打了大胜仗。没有一个国家的反对派和理论界,能够对世界作出中国民运这样大的理论贡献。中国民运的理论,已经搞清楚和需要搞清楚的道理,不知道要比批评者那些简单幼稚的道理,艰深和复杂多少倍、多少倍。但在组织方面,中国民运却打了特大的大败仗。被中共及其特线,搞得四分五裂溃不成军,甚至被搞得臭气熏天。
   
   一般人不是理论家,不会从理论上来看民运,只会按他们的习惯旧思维,从有形组织的角度,去看民运。一般人,只能在这种只看有形组织的旧思维中思考,当然也就只能陷入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和五毛特线制造或推动的、任意地又胡乱地批评中国民运的此种普遍风气的陷阱。再加上民运内部和外部的大量特线,对此种思维和风气进一步推波助澜,此类风气的盛行,乃是必然的。所以,这种现象是必然现象。
   
   但是,即使在组织上,中国狭义民运圈在组织上失败了,但这种失败,几乎是所有共产党国家的共同现象和必然特点。如果不看波兰共产党过分相信和依赖他们在波兰团结工会的特线,从而一定程度允许团结工会长期存在的表面现象和假象,那中国民运在这方面,还是全世界最好最强大的反对派。所有其他共产党国家的反对派,包括团结工会在内,合起来也不如中国民运。
   
   至于广义中国民主运动,尤其是波澜壮阔的89民运,虽然由于邓小平的镇压和赵紫阳的软弱而失败了,但是,89民运对国际共产主义的崩溃和世界历史进步的贡献,却是无比巨大的。
   
   只是,组织上的大失败,毕竟是大失败。一般人局限于以传统革命用有组织的反对派这种有形组织形式,去打倒专制政权的旧思维,来错误理解共产党统治下不得不采取的新型革命,以及错误理解互联网时代的新型革命。他们不断把互联网时代的革命,与孙中山式的旧革命或者毛泽东式的假革命,混为一谈。他们必然因此认为中国民运在组织上的失败,就是彻底失败。认为中国民运在这方面的失败,表明了中国民运的完全无能。
   
   只有现实的革命打破一般人用旧的思维,即必须用有形组织才能打倒专制政权的迷思,人们才会反过来知道,原来当代极权专制共产党国家的革命,一般不得不采取的,是没有有形组织领导的、以突发事件的形式产生的革命。不是革命民主派不想搞组织,而是在共产党极权专制统治下,无法搞真正的反对派组织。真正的反对派组织,只能形成于突发事件中间,这是所有共产党极权国家的本质特点。因此,只有以突发事件形式的革命产生以后,人们才会反过来认识到,原来有形组织的失败,并不完全等于革命的失败。这时,他们才会反过来大赞特赞中国民主运动。但那已经是未来的事情了。
   
   不过,因为组织上的失败,这些人,包括这位工人,就反过来说中国民运不懂最初级最简单的理论、策略和实践,这未免就太过分了。表现了批评和评论者自己的幼稚和无知。
   
   而郭文贵先生和一般国内外民众,尤其是郭粉,此外,还有那些不断攻击民运整体的无数人士,对中国民运的认识,很大程度上还不如这位工人。那些以郭粉面目出现的政法系特线,则更加是故意拼命拔高郭文贵,故意把郭打扮成救世主,以此来无限度贬低中国民主运动及其贡献。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谈小孩子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批评许多人用小孩子的道理来攻击成年人的道理。这些人,其中包括一些好心的朋友,包括这位工人,就是用小孩子的道理,来批评成年人的道理。指责成年人不懂他们小孩子的道理。而中共特线,则故意把小学生的道理捧到天上,以此来攻击和贬低那些久经沙场,懂得并且正在努力实践成年人道理的民运人士,是不懂小学生都应该懂得的道理。
   
   不过,除了像本文这样,做一些必要的解释,我们不需要去攻击上面那从好心出发对民运进行批评的工人。
   
   但是,我会考虑把我的跟帖改个标题,改成《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改写成一篇独立文章。
   
   一些朋友说,这位工人提的这些问题,我们都讲过无数次了。
   
   实际上,过去的许多幼稚批评,一般都是根据自己的幼稚想像和对民运浮皮潦草的了解,所作的批评。不是认真研究民运实际及民运理论,并且理解其中极其深奥的问题以后的产物。我上面已经说了产生这种必然现象的主要原因。
   

附:

   

网文一则: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再谈民运的组织问题)


   

徐水良


   

2008-5-7日


   
   
   所跟帖:王之恺:民运大老该做组织家,而不是理论家。2008-05-07 08:03:46
   
   -------------
   
   徐水良:关于组织,那些小学生都懂的道理,几十年的政治反对派能不懂?
   
   作者说的问题,当然有一定道理。
   
   但是,一个政治反对派,首先需要理论家,其次需要政治家,第三需要组织家,还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不能只有组织人才,没有其它人才。
   
   至于组织问题本身,作者有良好的愿望,希望政治反对派——民运能够组织起来,联合起来。但是,对政治反对派——民运,及其几十年艰难奋斗的情况,非常不了解。
   
   问题远远比这里讲的小学道理复杂得多,深奥的多。小学的道理当然也很重要,但一个成熟的反对派,其水平应该远远超过小学。
   
   要团结,要联合,要搞组织,团结起来,联合起来,有了组织,才有力量。这是从小学开始,老师就不断讲的道理,小学生的道理。成人都懂。
   
   这些小学生都懂的道理,当然没有错,但几十年的政治反对派,能不懂?
   
   原来,这些道理之外,还有成年人的道理,还有比一般成年人更深刻的政治反对派经过长期奋斗,才能学到的实际经验和道理。
   
   在中共大量渗透,狭义民运圈成为沦陷区的条件下,大团结完全不可能,搞反对派的大统一组织,也不可能。连搞小组织都非常非常艰难。这是成人的道理,是长期从事民主事业的反对派人士经过几十年政治奋斗积累的政治经验得到的、小学生难以懂得的道理。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不断有人重复小学生的道理,责怪反对派连小学生的道理也不懂。企图把成年人拉回小学水平,以简单幼稚的大团结大联合的空谈和做法,去重复过去不断失败的历史,也就是联合一次,内斗分裂一次,反对派的声誉扫地一次,一次又一次,不断把自己搞臭的历史。
   
   这种做法,只有负面意义,没有正面意义。
   
   中共地下势力,也常常利用一般人希望团结联合的心理,高唱大团结大联合的高调,通过这种简单幼稚的“大团结大联合”达到大内斗大分裂的办法,不断把反对派搞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