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正大光明
[主页]->[新会员区]->[正大光明]->[曲龙曾遭郭文贵构陷获刑15年]
正大光明
·中共计谋深远 家人已成郭文贵最大绊脚石
·批郭文貴亂作故事 林毅夫:指控99%不真實
·中紀委:張越被郭文貴捉把柄 指鼻罵不作聲
·數十債主擬在美向郭文貴追債 律師受託興訟
·法轮功会悬崖勒马吗
·法轮功各种造假侵权行为摊上事
·赔偿和道歉揭穿了法轮功的几多邪说
·法轮功出丑何其多
·法轮功媒体诽谤中伤岂止黄向墨一人
·造谣再露馅让法轮功灰头土面
·法轮功媒体诽谤华商案的三个“必然”
·诽谤成性的法轮功“赔了夫人又折兵”
·“三招”造出“三退”笑料
·荒唐的“三退”数字哪来的?
·警惕这些传播邪教的人
·也说“有没有骗人的成分在里边,一看就知道”(图)
·李“师父”果然是“真神”
·大骗子郭文贵曾被假和尚骗走2000万
·新华社:通缉犯郭文贵被骗2000万元始末
·开封中院庭审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审理直播
·youtube 直播庭审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
·审判长宣布庭前会议已明确的事项。
·郭文贵实际控制又一公司及高管职员骗贷等案开庭
·刘晓波多脏器功能衰竭病亡
·李洪志以239万美元出售在美豪宅(组图)
·李洪志家族在美国房产达11处(组图)
·抛售豪宅的“主佛”对比清苦的弟子
·从抛售的房产看主佛的资产规模
·主佛要抛售的亿万房产哪里来的?
·抛售房产,说明主佛或缺钱或转移资产
·房佛抛售房产,恐引发轮内地震
·“主佛”原来是拥有多处豪宅的亿万富翁
·在李洪志的居室里,“现代科技”应有尽有
·李大师原来是亿万富翁
·李洪志钱财从哪来
·李洪志在竟然拥有至少11处房产
·李洪志也喝酒!?
·李洪志也健身!?
·蒯红兵的病亡就是最好例证
·蒯红兵的病亡给人最有价值的启示!
·蒯红兵的愚味
·李“主佛”要健身房、桑拿房为那般?
·大家说说,李洪志要卖的房屋来自何处?
·关于李主佛卖豪宅的一“惊”一“疑”?
·关于李主佛卖豪宅的一“惊”一“疑”?
·“主佛”卖豪宅为还债还是治病?
·“主佛”卖豪宅为治病还是嫁女?
·“主佛”卖豪宅是为哭穷还是炫富?
·“心灵法门”涉邪教 创办人自称观音菩萨化身
·“心灵法门”被定性为具有邪教特征的非法组织
·“圆满”骗局是怎样被捅破的?
·李洪志的抓钱舞
·细说李洪志的罪与恶
·李洪志豪宅从何而来?
·苍白无力 乱象丛生
·债主到郭文贵纽约住处讨债 高呼“郭文贵还钱”
·谢建生在郭文贵楼下:高呼“郭文贵还钱”示威(视频)
·郭文贵纽约住所遭债主围堵(三)
·郭文贵纽约住所遭债主围堵(二)
·郭文贵纽约住所遭债主围堵(一)
·郭文贵涉180亿债务纠纷 遭债主堵门
·郭文贵住所遭债主和抗议者围堵
·纽约市民聚集声讨郭文贵
·郭文贵控制河南裕达骗贷及票据案一审宣判 罚金1.5亿
·郭文贵控制的公司被罚3.95亿 可能破产
·郭文贵公司骗贷20亿 被判有罪
·郭文贵收买民运人士证据曝光
·林志玲怒斥郭文贵 :爆料“子虚乌有、离谱至极”
·美国之音代表官方致信海航 与郭文贵撇清关系
·再揭“疯王”郭文贵底牌
·林志玲范冰冰许晴等女星起诉郭文贵
·郭文贵在美国:是爆料还是躲债?
·郭文贵涉嫌的十个罪名
·纽约市民要求酒店驱赶通缉犯郭文贵
·马英九办公室:郭文贵讲话不可信 脑补想象
·纽约市民再次声讨郭文贵
·纽约华人社团抗议郭文贵 要求郭滚出美国
·直播:董克文通報郭文貴案進展,中國律師和債權人參加(《明鏡直播》)
·郭文贵是全世界最可耻的卑鄙小人(视频)
·抗议民众高喊“郭文贵大骗子”(视频)
·抗议民众高呼“郭文贵欠债还钱”(视频)
·华人社团:郭文贵滚出美国(视频)
·纽约抗议民众说郭文贵是“大骗子”(视频)
·王雁平给郭文贵戴绿帽子了(视频)
·纽约华人社团8月16日声讨郭文贵(视频)
·纽约华人社团8月16日声讨郭文贵(视频)
·纽约华人社团8月16日声讨郭文贵(视频)
·纽约华人社团8月16日声讨郭文贵(视频)
·纽约华人社团8月16日声讨郭文贵(视频)
·大骗子郭文贵还我血汗钱(视频)
·福建同乡会名誉主席:美国应该把郭文贵遣送回中国(图)
·美国福建同乡会名誉主席郑棋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谣言(图)
·纽约华人8月19日继续声讨郭文贵
·法广:郭文贵用西装领带贿赂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图)
·郭文贵诽谤美国华人侨领 遭上门交涉
·纽约华人8月20日抗议郭文贵
·美国再现阴谋论:军舰被撞或因遭到中国黑客攻击
·纽约华人社团在雪莉—荷兰酒店对面继续声讨郭文贵
·中国警方向美国遣返一名严重暴力犯罪红通逃犯
·8月24日,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
·郭文贵欠债还钱,8月25日,纽约华人继续声讨郭文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曲龙曾遭郭文贵构陷获刑15年


   
   
   【财新网】(记者 崔先康)流亡富豪郭文贵曾经的合作伙伴和对手曲龙,在服刑六年零五个月后获释,9月12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推翻了其15年有期徒刑的原审判决,改判无罪。47岁的曲龙对财新记者表示,他的案子是郭文贵与马建、张越等安全政法高官结盟,滥用国家强力巧取豪夺并深度干预司法的典型代表。
     财新记者获悉,9月12日,河北高院派员专程赴辽宁大连,在大连看守所简易法庭对在押的曲龙进行了再审宣判。

     河北高院审理认为,河北承德两级法院的原裁判认定曲龙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北京政泉置业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政泉公司)股权及四套房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检察机关有关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检察意见以及曲龙和其辩护人有关曲龙不构成职务侵占罪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河北省高院最终判决:撤销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承刑终字第00099号刑事裁定和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2)围刑初字第24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曲龙无罪。
     曲龙为北京中垠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中垠公司)实际控制人,与郭文贵原本是多年合作伙伴,曾担任政泉控股执行董事,后因生意纠纷两人发生冲突。曲龙从2010年开始举报,称郭文贵勾结时任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和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等人,以违法违规方式收购民族证券。
     就在郭文贵顺利办理民族证券控股权受让手续的前一日,2011年3月31日,河北省承德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持枪”为由,到北京将曲龙带走。曲龙称抓捕他的执行人员为安全部某处处长高辉、河北承德市公安局警察以及郭文贵手下的保安等相关人员,共计10余人。
     2012年,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和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和二审以职务侵占8.55亿元,判处曲龙15年有期徒刑。之后,曲龙及其家属曾多方申诉,但一直受阻。
     2015年1月及2016年4月,深度参与曲龙案的马建和张越先后遭到调查,尤其是主管河北省政法工作的张越落马后,曲龙案申诉迎来转机。2017年“两会”期间,有全国人大代表将曲龙案材料提交至最高人民法院。其后,最高法方面开始在河北复查该案。7月,河北省高院受理曲龙的申诉申请。8月,河北高院决定再审曲龙职务侵占案。
     随着曲龙职务侵占一案的再审及改判,权力猎手郭文贵利用马建掌握的安全部门特殊权力和张越掌握的河北政法力量介入财富争夺,狐假虎威、虎狐勾结,对竞争对手或合作伙伴进行豪夺与构陷的故事得以曝光。
     合伙人反目
     曲龙和郭文贵曾经是“不分彼此的兄弟”。据财新记者之前的调查,郭、曲两人相识于1998年前后,郭文贵到国外避事期间,其宝马汽车由侄子放在曲龙的汽车修理厂中修理,两年间欠下曲龙巨额修车款。郭文贵回国后一次性结清欠款,两人由此关系密切起来。
     2005年左右,郭文贵的盘古大观建设急需资金,曲龙帮助郭文贵在湖南融资1亿多元,但郭迟迟还不上欠款,2005年3月,曲龙被以涉嫌合同诈骗由湖南公安刑事拘留,2005年6月逮捕,后经家人多方筹措,在支付了一定款项后,于2005年9月取保候审。曲龙家属告诉财新记者,曲被抓后,郭文贵即出国躲避,待曲龙取保后才回国,并多番安慰曲龙,“许诺两人以后均分公司利润,因此合作继续了下去”。
     郭文贵在2006年6月扳倒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后,自觉不方便再出面运营盘古大观等项目,便让曲龙出头帮忙操办盘古大观项目和政泉公司,以盘古大观为主。2008年5月,曲龙被任命为政泉公司的执行董事,代行董事长的权力,年底分红不低于500万元。
     2008年,天津环渤海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津环渤海)的一次内部纷争让郭文贵乘机而入。郭文贵以“捞人”的角色介入,却最终登堂入室,通过隐秘操作获取了天津环渤海下属天津华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华泰)的所有权,并从中套现4亿元现金,以及一系列的其他资产。但介入天津华泰事件,也最终导致了郭文贵与好兄弟曲龙反目成仇。(详见财新网报道《权力猎手郭文贵》)
     据财新网此前的报道,天津环渤海董事、天津华泰时任董事长赵云安因内部纠纷被举报,遭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挪用资金罪抓获。赵云安家属通过关系找到了郭文贵。
     2017年6月公布的中纪委副局级纪律检查员孟会青的判决文书显示,郭文贵联系了孟会青,孟会青找到天津市公安局和天津市检察院相关人员,帮助赵云安销案。(详见《收受郭文贵等人贿赂 中央纪委副局“内鬼”孟会青被判十二年》)
     据财新网之前的调查,承德市公安局2011年4月—11月对郭文贵、虞晓峰、赵云安等人的数份询问笔录显示,赵云安取保候审后,为表感谢,同意由郭文贵下属的政泉置业收购赵克安旗下北京和达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和达创新)的所有股份,主要资产是其控股的天津华泰,股票套现加现金资产约4亿元,还有一些其他债权和固定资产。
     据郭文贵2011年在承德市公安局所做的笔录显示,当时刚和北京保利终止合作,政泉公司处于交接过渡期,不方便接收和达创新,所以安排曲龙和郭文贵的投资顾问郭汉桥代持,等到弄清和达创新的资产、政泉置业完成过渡的时候,两人须再将和达创新的股份转回政泉置业。此外,因债务纠纷发生诉讼,政泉置业的账户被冻结,无法直接转账。郭文贵分得的天津华泰账上4亿元现金也转至曲龙的中垠公司走账,再以政泉公司出具支付令的形式,将钱直接划拨到政泉指定的债权单位。
     但在转走天津华泰4亿元现金后,天津华泰的归属权导致了郭曲双方决裂。
     在笔录中,郭文贵指责曲龙利用担任政泉置业执行董事的便利条件,通过伪造签名、制造虚假股权转让协议、变更公司名称地址等方式,将和达创新和天津华泰占为己有,并更名为源润控股;曲龙矢口否认,称和达创新和天津华泰是因为郭文贵无法支付对价款而转让给他,并且要求郭文贵归还天津华泰的4亿元现金。
     此后双方公开决裂。2010年,曲龙向国家安全部纪委、中央纪委实名举报郭文贵收购民族证券过程中侵吞巨额国有资产的问题,并接受了媒体采访。曲龙在日后的举报信中表示,实名举报之后,“郭文贵却在第一时间致电我,明确告知其完全知晓我实名举报之事,恐吓我‘你敢告我,找死,倒数时日吧!’这一不合常规的情况,令我极端震惊。”
     2011年3月31日,曲龙驾驶的轿车在北京东四环的颂江南大酒楼窑洼湖店院内遭多车围堵,曲龙被砸开车窗后带走。据曲龙家属介绍,经警方和其调查,执行人员为安全部某处处长高辉、河北承德市公安局以及郭文贵手下等相关人员,共计10余人,以“涉嫌非法持枪”将曲龙带至承德市公安局。
     郭文贵假证构陷曲龙
     在2012年围场法院和承德中院一、二审判决中,均认定曲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其在政泉公司任执行董事的便利条件,将本人及郭汉桥代政泉公司持有的股权,通过伪造签名、制造虚假股权转让协议、变更公司的名称和地址等手段据为己有,拒不归还,并将政泉公司所有的四套房产利用职权,据为己有,其行为侵犯了公司的财产所有权,构成职务侵占罪。
     但河北高院的重审推翻了这一认定。河北高院认为,原审判定曲龙利用职务便利,侵占政泉公司股权及四套房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河北高院表示,原判认定曲龙为政泉公司代持的关键证据,是政泉公司2008年7月8日《关于收购天津华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股权及相关授权事宜》的备忘录,但该备忘录未有相应的董事会决议作出佐证,亦与证人谢民(郭文贵的律师)证实郭文贵于2008年7月10日才初步决定收购和达创新全部股权的证言相矛盾,该备忘录真实性存疑。
     河北高院还认为,郭文贵虽系政泉公司实际控制人,但并非法人代表,亦非公司董事、股东,其在法律地位上无法代表政泉公司,现有证据不能证实系政泉公司委托曲龙、郭汉桥代持和达创新股份。从经过本院庭审质证认证的证据来看,被告人曲龙供述及证人赵云安、虞晓峰(郭文贵公司副总裁)、谢民、郭汉桥的证言,均证实系郭文贵个人收购和达创新进而控股天津华泰。因此,对检察机关及辩护人有关曲龙系为郭文贵个人代持,不符合职务侵占罪的主体条件的检察、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这就意味着,曲龙一案使用的“职务侵占罪”这一罪名并不适用。
     曲龙是否擅自转让股份?河北高院认为,郭文贵、郭汉桥等证人在原审时均证实,系曲龙通过伪造签名、制造虚假股权转让协议将郭汉桥在和达创新的股份过户到曲龙名下,但郭汉桥在此次再审中的证言发生了变化,他证实其代持的股份转让到曲龙名下,是“按照郭文贵的要求做的”,他听曲龙说郭文贵让其将股份转让给曲龙,并认为曲龙就代表郭文贵;2008年年底时他也与郭文贵确认过股权转让一事,郭文贵说他知道其将股份转给曲龙的事情,是他安排曲龙这么做的。
     另外一方面,河北高院态度审慎,认为曲龙辩护人所提的和达创新的股权系二次转让给曲龙的主张,也“没有相关证据支持”。
     河北高院表示,经查,原审中郭文贵证称曲龙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将和达创新的股权变更到自己名下进而侵吞天津华泰股权,但曲龙辩称和达创新股权系因郭文贵使用华泰四亿元资金后为逃避责任才将公司转给他的,证人赵云安证实其公司系郭文贵收购,不是由曲龙收购,但后来郭文贵与曲龙如何商量的就不知道了。辩护人关于和达创新股权二次转让给曲龙的主张没有相关证据支持,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值得注意的是,河北高院认定,在原审中部分证人受郭文贵指使做了伪证。河北高院称,在曲龙非法占有四套房产的方面,证人邱逸清(郭文贵公司销售经理)、吕涛(郭文贵公司副总裁)在原审及本院再审时均出具过证言,但经本院开庭审理质证确认的证言,与原审认定的证言发生较大变化,二人在再审期间均证实该四套房产变更到曲龙名下是经郭文贵同意的。邱逸清证实,如果没有郭文贵的同意,曲龙不能获得公司房产,公司的工作流程也不允许,并承认在承德公安局侦查曲龙职务侵占一案中,他按照吕涛的指示做了虚假证言,吕涛也证实郭文贵指使其做假证的相关情况。
     张越马建深度参与
     除在认定的犯罪事实方面,河北省高院的再审显示,曲龙遭到了郭文贵等的构陷。而且曲龙职务侵占一案,在程序上也存在无法掩盖的违法办案问题,马建、张越等郭文贵攫财同盟高官鞍前马后、深度参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