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六章]
赤裸人生
·囚犯作家的自白
·献给我的英雄的中国
·自由真是太昂贵了
·自由是种很奢侈的享受
·三十年磨一剑,囚犯作家庄晓斌著《赤裸人生》(全本)出版发行
·作家的内质 余辔扶桑
·《多一点宽容,少一点恶心》
·有感于余秋雨教授“教市长怎么做人”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赤裸人生》弟二章
·《赤裸人生》弟三章
·《赤裸人生》弟四章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六章

第六章:郭文贵寻求美国警方庇护
    乔东方敲定调虎离山妙策
   探测到郭文贵的机密之后,许婷婷趁去卫生间的机会启用了应急电话,但她没有通话,而是发了一条英语短信,这条短信上就写了一句话:“Find apartment rooms, bomb hidden in the meantime, please advise。”(发现寓所密室,核弹藏在其间,请指示)乔东方收到这条短信之后,并没有立即给许婷婷回信下什么指示,他立即把刘晓然大校和王林召来,召开了先遣队抵美以来的第一次首脑会议。
   在这次首脑会议上,乔东方兴高彩烈地向两位副手通报说:“我们的美女翻译已经发现重大机密,在等待着我们下达指示,该采取什样行动呢。”乔东方说着把那条短信拿出来给两位副手看。
   刘晓然说:“既然有了目标,我建议采取闪击战,来个瓮中捉鳖,人脏俱获,机不可失,不能再犹豫了。”

   王林则说:“还是慎重一些为好,我看先把许婷婷召回来,了解一下详细情况,然后再做具体部署为稳妥。”
   两位副手的意见有分歧,乔东方略做思忖,便对刘晓然说:“老王的慎重是对的,反正许婷婷也没有暴露,找个借口召她回来,问明详细情况然后再上思考下一步采取什么行动更稳妥,”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日晚上九点,许婷婷手机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她接听电话,电话里传过来的是非常急迫的话语:“是何美玲(许婷婷应聘用的花名)女士么?您的母亲突然心脏病发作,现在正在洛杉矶Cedars-Sinai 医院紧急抢救,请你马上赶过来吧!”
   这是乔东方和许婷婷事先就约定好的暗语,乔东方要召许婷婷回去,就用这种方式让许婷婷迅速脱身。许婷婷接听这个电话的时候,郭文贵就在她的身旁,他见许婷婷接完电话后是一脸惊恐的神情,便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许婷婷焦虑地说:“我母亲的心脏病发作,正在Cedars-Sinai 医院紧急抢救,我必须马上赶过去。”
   惊悉这样的消息,郭文贵当然在无法挽留许婷婷了,他当时已经特意打开了一瓶一九八二年的法国拉菲红酒,本打算饮完红酒之后,继续和许婷婷大战呢,现在许婷婷遭遇到这种情况,继续大战是不可能了,但借机献献殷勤还可以的。他马上说:“那么。我让司机开车送你去吧,洛杉矶Cedars-Sinai 医院离这里很远,至少要两个多小时车程的。”
   许婷婷说:“不用麻烦了,我还是打的士去吧,已经这么晚了,你让司机去送我,他再回来就要到凌晨了。”
   “怎么是麻烦呢?”郭文贵关切地说,“你一个人去我会很不放心的”
   这时许婷婷只好说:“那好吧,我得赶紧走了。”
   许婷婷之所以没有执意拒绝,这是乔东方此前为她制定的一项原则,一切可能引起郭文贵怀疑的举措都要避免,许婷婷想,乔东方用这样的方式召回他,也一定是做好了精心准备,即便是郭文贵的司机去了,他也不会看出任何破绽的。
   郭文贵和许婷婷匆忙地从地下室里上来, 郭文贵立即就安排他的堂侄郭俊亲自开车送许婷婷去洛杉矶。郭俊驾车一路飞驰,赶到洛杉矶Cedars-Sinai 医院时已经快午夜十二点了。在医院的门口停车后,许婷婷对郭俊说:“你回去吧,我一个人上去就可以了。”可郭俊却说:“我还是陪你一块进去吧,老板吩咐了,他心里也惦记令母的病情,也想听个准信呢。”许婷婷的心里一凛,可也没有理由拒绝,只要硬着头皮在郭俊的伴随下进了医院。这是许婷婷的心里可是揣上一只小兔子似的,万一乔东方没有计划得周全,这可就要穿帮了。
   其实许婷婷的担心是多余的,作为老牌间谍的乔东方少将又怎么可能犯那种低级错误呢?
   郭俊的伴随许婷婷刚来到医院的大厅,乔东方安插在医院大厅守候的何晓雯迎上前来,何晓雯惊诧地叫道:“表妹呀!表妹你怎么才赶过来?伯母好危险啊!好在现在已经抢救过来了,在后面住院处的六零一病房,我带你去吧。”
   何晓雯这番话算是替许婷婷解围了,许婷婷掉头对郭俊说:“那么你先回去吧,老板如果有事,可随时给我打电话,如果我母亲没有事了。我顶多明后天就回去上班了。”
   至此郭俊就没有什么理由再不走了。他只好转身回去了。把郭俊打发走了,许婷婷悄声问何晓雯:“住院处的六零一病房里真有个患心脏病的大妈么?”
   何晓雯噗嗤一笑说:“那当然了,不过不是什么大妈,那是大使夫人,我们的头会考虑得不周密么?”
   连堂堂的大使夫人都肯为猎狐团队来当替身,中国特工这几乎是倾全国之力来对付一个小小的郭文贵了,他郭文贵还有路可逃么?
   安排在医院门外的暗哨看见郭俊驾车开走了,才用对讲机告知一直在住院处的六零一病房里守候的刘晓然。刘晓然一挥手,说,“撤!”几个随从便起身随刘晓然一起来到医院前厅与何晓雯和许婷婷会合,然后他们分乘两辆车返回到科洛纳驻地。
   在科洛纳驻地的小会议室里,许婷婷把如何发现郭文贵的密室,以及密室里保险柜的密码是多少,钥匙放在那里,保险柜里都有什么物品,一五一十地向乔东方、刘晓然和王林原原本本地叙述得请清楚楚,当然了,她是如何进入到地下室以及那场床上大战的细节就不比细说了。三位首长听完了许婷婷的叙述相互对视了足足有半分钟,最后还是刘晓然先开了口,他说:“事不迟疑,我建议立即采取行动,郭文贵的身边不就是十来个保镖么,制服这十来个人,我们是有绝对把握的,来个瓮中捉鳖,就打他个措手不及。”
   乔东方铁青着脸,一言不发,他的眉头紧锁,一时还下不了决心。 这时刑侦专家王林说:“我看还是先把郭文贵调出去,然后再采取闪击战最稳妥,只要郭文贵一动,那些贴身保镖一定要随行保护,这样他的那处寓所里顶多也就只有两三个留守了,制服这两三个人就容易多了。如果寓所里有十来个人,就很难一同制服了,那些保镖们手里也是有武器的,万一他们抵抗,就得动硬的,引发枪战惊动了美方警察就不好收场了。”
   乔东方瞟了刑侦专家王林一眼说:“把郭文贵调出去?怎么调?他能听你的吗?他现在就像是一个缩头乌龟,好不容易才把个头所见乌龟壳,能轻易地再出头么?这谈何容易。”
   王林扭头一眼瞄了许婷婷一眼说:“对于这一点,我想许婷婷会有办法的。”
   一语道破了天机,乔东方如醍醐灌顶,顿时有了主意,他用拳头一砸桌面,说:“对呀!这绝对是妙策,这样吧,许婷婷明天就回去,要想尽一切办法把郭文贵调出去,然后我们就去抄他的老窝,只要把那份资料拿到手,就是他回去后立即就发觉了,一切也都完了。就这么定了。”
   许婷婷瞪着迷茫的大眼睛望着三位首长,不情愿地问道:“一定需要我还回去么?”
   王林诡异地笑笑说:“傻丫头,这是你立大功的好机会,行动成功了。你就是首功是要受到嘉奖的,你就放心去吧,我敢保你会毛发未损的。”
   许婷婷又建奇功 猎狐团队抄了郭文贵老窝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一日上午九点,郭文贵正想给许婷婷打电话去询问一下她母亲的病情,许婷婷却出人意料地回到了旧金山郭文贵的寓所。郭文贵喜不自禁,他便特地特地吩咐刘权有去外面的药店里为他购买了伟哥这种能助长雄风的特效药,他希望在今天晚上能借助伟哥让他大展雄风,不在没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
   许婷婷也许昨天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她中午吃完午饭后,就推说头晕到划分给她的那套卧室里去休息了。
   郭文贵迫不及待要展示雄风了,所以也不顾及手下保镖的眼目,大白天的就来敲许婷婷那套卧室的门。
   其实许婷婷玩的也是欲擒故纵,她知道在床上向郭文贵提出任何要求,他都不会拒绝的。这就是一切臭男人的惯性。 许婷婷身穿一身桔黄色的睡衣来给郭文贵开门。郭文贵进屋之后随手一带就把门关上了,然后他就猴急似地把许婷婷紧紧地抱住了,他用手往私处一探,许婷婷竟然连内裤也没有穿,原来这个尤物是算计好了他会来的 ,已经严阵以待了。这就更让郭文贵一分惊喜。他双手托起许婷婷走进握手,把许婷婷按倒在席梦思床上就要索欢。可是许婷婷却用手推挡着说:“你就知道干这个,像个偷嘴的馋猫,一点也不知道浪漫,你有点情调好不好啊?”
   此时郭文贵已经服用完伟哥了,药性已经发作了,他那里还顾得上什么情调,一根雄筋坚挺得已经像一根硬邦邦的木棍了,不容许婷婷抵抗,直接就破敌入阵了, 许婷婷啊地尖叫了一声,郭文贵甚是威猛,一番强力冲撞,搞得许婷婷呀呀直叫,也格外受用。一阵金戈铁马的鏖战,把许婷婷推举到巅峰,她一直轻呻低唤着,更激起郭文贵的亢奋,那伟哥也真的是很灵验的,一连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竟然金枪不倒。许婷婷已经连续地获得N次高潮了,疲惫不堪的她只好告饶说:“歇一会吧,我受不了呀!”
   惜香怜玉的郭文贵只好暂且作罢。两个人疲惫地躺在大床上, 许婷婷附在郭文贵耳畔悄声说道:“今天你真棒,我是甘拜下风了,你是吃药了吧?今天怎么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呢?”
   郭文贵嘿嘿笑了,他并没有作答,只是说,今天晚上我会表现的更出色的,就等着举手投降吧。”
   没想到许婷婷听他这样说,却噘起小嘴说:“还是钻到地下室里去吗?你真没情调,就是个土豪。”
   “男女之间不就是这么点破事么?”郭文贵说:“讲什么情调哇?天下的男人和女人不都是这样的么?”
   许婷婷别有用心地说道:“那可不一样的,没情调的男人要的是女人身,而有情调的男人要的是女人心,你说身心能一样么?”
   郭文贵见许婷婷说出了这样话,便好奇地问道:“那你说说,我该有什么样的情调?”
   许婷婷拿捏住了火候,知道该是她提要求的时候了,便附在郭文贵的耳畔说:“明天我们一道去拉斯维加斯大峡谷国家公园野游吧, 带上炊具和帐篷,到时候,我会告诉你什么叫浪漫和情调的。”
   “去拉斯维加斯野游?”当然对拉斯维加斯是心有余悸的,但是此刻对于美女提出来的要求,他也是无力拒绝的。他当即表示说:“好吧,我答应你,明天就带你去拉斯维加斯大峡谷国家公园野游。”
   许婷婷欣喜地送上了一个热吻。嘴里说“”你真好,真懂我的心。”
   许婷婷就这样又说动了郭文贵,再次用“惨烈”的付出迷惑了郭文贵,不知道她拥戴的那个共和国会不会记得她的“惨烈”付出,许婷婷为完成自己的使命可谓是煞费苦心。
   第二天,郭文贵就和许婷婷一道去拉斯维加斯大峡谷国家公园野游了。果然不出刑侦专家王林所料,,郭文贵的马仔保镖们几乎是倾巢出动,只留下刘权有一个人在家里看门守巢。
   在郭文贵率领手下和许婷婷离开旧金山寓所之后,刘晓然和宗汉臣俩人就带人来抄郭文贵的老窝了。几乎没有费什么事,他们在大使馆的配合下,找来了一名黑人和宗汉臣一道,穿上供水公司的制服,冒充是来抄水表诳开了院门。因为住宅手表是在一楼的卫生间里,刘权有便带两人去看水表,可是他刚刚打开卫生间的门,就被宗汉臣一个连击就把刘权有击昏了,然后下令给已经不省人事的刘权有又注射了一支麻醉药物。这时等候在院外的其他队员们迅疾进院,因为有许婷婷这个卧底提供的准确情报,猎狐团队队员很顺利地就把郭文贵的老窝给抄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