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要做戰士,不要做烈士]
金光鸿文集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哲学的贫困 信仰的贫困
·欢迎对号入座
·习近平将走向全面独裁,作好革命准备
·貞女抗暴?野外婚禮? --《詩經》“野有死麇”賞析
·万恶淫为首?
·百善孝为先?
·中国人普遍缺乏爱的能力
传统哲学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中国会乱吗?--浅析孔子三德之一“勇”
·试论孔子的孝道--我读《论语》之“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我解《论语》之“父母在,不远游”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我读老子(一)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希望大家学点哲学之TPP和一带一路
南海问题
·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声明
·金光鸿律师关于南海问题的几点个人看法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对海牙仲裁法庭“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几点看法
·解决南海争端的唯一出路
·金光鸿律师关于中菲南海会谈(即将)的几点建议
·南海那几个破岛……
美国
·恶法是法吗? --金光鸿律师声援戴维斯女士(Ms. Kim Davis)
·法律不得违背善良风俗
·就马总统登太平岛告美国政府
·把土地还给人民 --强烈抗议美国政府逮捕俄勒冈示威者
·警告美军:不要在中国主权海域或领空从事军事活动
·未来中国不结盟 --给美国的温柔一刀
·美国人究竟想干什么?
·美国必须赎罪
·美国正在堕落,奥巴马是白痴
·打君子仗,不打小人仗--对川普在习川会谈期间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的解读
·给川普進一言
·特朗普意欲何为?
·美国立宪原则的失落--加州关于“庇护州”议案的修改涉嫌歧视性立法
·班农出使中国见王岐山的使命
·控枪是愚蠢的,案发后应该检讨的是政府政策
·支持美國各州人民拿回主權
·关于美国联邦政府对本国和中国人民行暴政的几个案例
·敬告美国政府:把回国后或受酷刑者遣返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写在美国“隐形总统”班农辞职后
·美国的移民政策应该向共产国家的人民倾斜
·应该是人民警惕政府,而不是政府警惕人民
·美国联邦在各州搜捕非法移民涉嫌违宪
·谁肢解了美国人民的持枪权?
·把在美国持枪的外国人遣返不是最好的办法
·我要是总统,一定要拿掉他们这个权力!
·大面积的枪案伤害,是控枪的结果…
·这美国民兵总司令就是我了……
·人民持有及携带武器之权利不可侵犯
·去核必去共
·任重而道远
·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准则,建议美国政府…
·移民局是个根本就不应该存在的政府机构
女性问题
·為什麼亞洲女性普遍個性剛強的文化探討
·你们难道不希望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点?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女人们,回厨房去吧 --忧国忧民系列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男子有德便是才
·珍惜人生 享受生活 --忧国忧民系列
·每一个失败男人的背后也有一个女人
·女性的堕落导致整个国家堕落?
·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最新
·我的革命的思想基础
·习近平不是一个有担当的人
·搞政治不是打群架 --我的一点个人感想兼评六四民运
·对习近平及习共的最后一击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2015年世界人权日我呼吁全民起义
·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策略及未来的方向
·卖国中共:你不行,就让位
·无论时日长短,无论天涯海角……
·什么样的民主才是我们所要的民主?
·關於未來民主中國政府如何解決中共出賣的領土回歸的問題
·高手過招……
·各省宣布独立的政治意义
·不要纠缠个人恩怨
·中华自由邦(United States of China)临时宪法大纲(草案)
·关于是否原谅中国共产党的问题
·道不同,不相为谋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对不起,我不能让您毁了日本(转)
·革命派要警惕了……
·习近平,你是中国人吗?
·关于对中共实施“斩首”行动的说明
·对中共要采用立体攻势--我的革命战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要做戰士,不要做烈士

   要做戰士,不要做烈士
   
   金光鴻律師
   
   


   今天,在臉書上看到臉友轉發過來的一個吳建民的一條推文:
   
   “吳建民‏ @sifan198964
   
    吳建民視頻評論M《民運只有流血犧牲才能換取中共和平談判交權》(建民政論 40) https://youtu.be/gtc2Ng45M00 來自 @YouTube”
   
   沒看視頻,看了題目,順手寫了一個帖子,大意是要當戰士,不要當烈士,革命必然會有流血犧牲的事,但不要渲染,相反,我們要儘量減少流血犧牲,用腦子戰鬥,既要敢於戰鬥,也要善於戰鬥……
   
   因為,我最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沒注意後邊有所謂與“中共和平談判”之類的說法。
   
   因為在抗日戰爭初期,我看過蔣介石的一個講話,其中有一段是“大家要知道這次戰爭,就是我們黃帝的子孫人人要救國自救死裏求生的唯一最後的戰爭,我全國上下,無論男女老幼,官長士兵和全體民眾,抱定犧牲決心,同仇敵愾,抗戰到底”。
   
   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戰爭動員令!
   
   結果,舉國上下一致熱血沸騰,據說很多國軍軍官寫什麼遺書之類,表示“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
   
   直接導致大量的國軍在敵我優劣立判的情況下,做無謂的犧牲,有的全軍覆滅,有的軍官兵敗自殺,人數還不少呢!
   
   個人讀到這段歷史,覺得蔣介石實在是古往今來最糟糕的軍事指揮官。按李洪志先生的說法,上面偏一點,下面就不知道偏到哪去了(大意)。
   
   這是我們革命領袖一定要慎之又慎的。
   
   作為軍事指揮官,怎麼能做這樣的戰爭動員令呢?什麼“抱定犧牲決心”?!“同仇敵愾,抗戰到底”是對的,“抱定犧牲決心”則萬萬不可,更不可搞什麼“不成功,便成仁”之類。
   
   自古皆有“勝敗乃兵家常事”,民諺亦有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的說法,而且,兩軍交仗,在戰略戰術上亦有“避實就虛”的策略。
   
   抱定犧牲決心,直接導致的後果是,無數的國軍士兵和軍官做了無謂的犧牲,須知,國家培養一個合格的軍官和戰士是非常不容易的。
   
   戰爭無疑是會流血犧牲的,但我們不是要“抱定犧牲決心”,相反,我們還要減少流血犧牲,用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勝利,如果說有什麼決心的話,那我們需要抱定的是必勝的決心,要勇於戰鬥,所謂狹路相逢勇者勝,但無論如何,要用腦子戰鬥,在勝利無望的情況下,要懂得戰略退卻,不要死拼硬打……
   
   ……
   
   今天,看了建民兄的帖子,覺得有必要把這個問題再次強調一下,我記得我以前談到過這個問題,在我的文章裏。
   
   然後,又查看了建民兄的推文,發現如下一個帖子:
   
    “吳建民‏ @sifan198964 12h12 hours ago
   Replying to @sifan198964
   看不懂這個推文的,請閉嘴。
   1,民運28年來,中共從沒有拿民運當一根蔥,是不是事實?
   2,我們民運要做的,怎樣自身強大到讓中共主動來找我們談國家的未來,因為任何談判都是流血和犧牲才能換來的,是不是行動?
   3,污蔑我希望創造和中共談判,就是為了換取狗糧的人,你心裏才是這麼想的。”
   
   看來,是建民兄跟人辯論時寫的帖子。
   
   略思片刻,順手寫了如下的帖子:
   
   “建民兄為政治異議人士解決生存危機的方法我相當讚賞,但這條推文我是不敢苟同。中共沒有任何資格來跟我們談國家的未來,只能接受人民的審判,但不排斥中共舊官僚站到人民的一邊跟我們共謀未來。要做戰士,不要做烈士,不怕流血犧牲,但不要做無謂的犧牲,既要敢於戰鬥,又要善於戰鬥……”
   
   我們和中共的革命,沒有共和,只有勝負。下過棋的人都知道,任何的勝負遊戲都是有戰略、戰術和策略之類的問題的,民運從六四以來,更早從老魏魏京生先生開始,搞了幾十年,沒搞出什麼名堂,在我看來,是因為沒有正確的戰略、戰術和策略,沒有出色的領袖人物,這個問題我已經寫了不少的反思文章,歡迎參看!
   
   我建議,不要再提什麼“民運”了,要提“革命”,民運應該是民主運動的縮寫,聽起來像是一個社會運動,而革命的意義太大了。
   
   革命一詞,出自“《周易 革卦 彖傳》“天地革而四時成,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革之時大矣哉。”
   
   推翻中共,把中共顛倒的社會秩序、倫理和傳統重新顛倒過來,這不就是“革命”嗎?所謂“順乎天而應乎人”,此其時也,不“大矣哉”?!
   
   “民運”二字,能概括得了中國面臨這一場偉大的變革嗎?
   
   看過一個帖子,叫“民運已死,革命當立”,就用這個說法吧。
   
   歡迎參看本律師之博訊博客“金光鴻文集”,裏面有我的全部關於中國革命的戰略、戰術和策略的思考和心得,以及未來中國及世界政治格局的構想。
   
   美國東部時間二零一七年九月二日上午10:24

此文于2017年09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