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民主不容主义化]
东海一枭(余樟法)
·道德的政治如何可能?
·z拐峁山人:读东海一枭四绝句有感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为余秋雨先生改联
·教化
·枭声重发: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z紫光:农历赠余兄樟法
·忍辱功夫
·黎文生关于《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一文的补充说明
·万法皆从自性生
·黎文生:人生一大快事(东海附言)
·新词别释:德残智弱(四则)
·大良知的呼唤----东海儒家欢迎你
·南老怀瑾,请勿自辱!
·反儒者的命运
·反儒者的命运
·好诗共赏:敬步原韵呈枭先生(作者:九狮山民)
·最大的非礼(东海胡思录5--9)
·东海老人:《最高尊重》
·请教方应看、不锈钢老鼠等自由中国管理员(劳热心人士一转)
·《杨一刀》
·我的“打击面”
·良知恒久远,一颗永留传
·谭嗣同殉难110周年祭
·焦芽败种尚能芽否?--兼示东海原粉丝们
·怎样对待外道异端?
·z一手接纳民主宪政,一手拥抱中国传统
·气壮体亦壮,心良身自良
·中共渐明智,华夷尚倒置
·利他利己都是良知的作用
·东海的红与秋雨的红
·好诗荐读:中华(作者:黎文生)
·儒者、儒学爱好者及有关刊物负责人请进
·警惕冒充东海的人
·真理高于一切,半步也不退让!
·见到我自然会有奇迹
·尘色依旧:谭嗣同殉难110年祭(用东海老人韵)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纪念谭嗣同殉难一百一十周年诗
·汤池不是“儒家特区”!
·制度道德,何者为本?
·z鸟鸣可待成追忆:“阐述学理是一个叫真儿的事情”!
·拐峁山人:东海哲理小诗印象
·儒新社:“不教而罰謂之虐”( 东海附言)
·孔子不诛少正卯!
·也和东海老人夜读谭嗣同其二(作者:不靠运气)
·你值得我团结吗?
·刘晓波的狂妄
·信必安:“我认识了更高的真理”(东海附言)
·敢问基督徒:大舜真的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吗?
·冯学成:天堂地狱一肩挑(东海荐读)
·通亦乐,穷亦乐
·道德大棒来了
·z为孔孟讨东海贼枭文(东海附言)
·z黎文生:希望在儒家
·自杀是一种犯罪
·z邹生:赞叹大良知学
·《开国》
·胡平一言三错误
·良知期待你的支持和信仰
·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黄:你們可別再錯過了
·自由专制不兼容-----复徐水良
·牛客人:谈谈我对儒家的认识---答东海一枭
·揽风驻云 :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毫无疑问的问题
·佛门大德的迟重
·枭声重发:亦开风气亦为师
·冒名文章寻找作者
·该执著还是要执著
·中华文化最大的敌人!---兼斥领袖徐水良
·良知大法
·东海老人:只有中共转身,绝无东海摇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不容主义化

   民主不容主义化

   民主作为自由主义五常道之一,必须接受自由的“领导”和平等、人权、法治的“制约”,必须与自由、平等、人权、法治共进退。民主只是维护自由、平等、人权、法治的手段。

   撇开和摆脱自由、平等、人权、法治谈民主,把民主扩大化、本位化、偶像化,民主就变成了民主主义。有文章题为《美国国父们为何如此痛恨“民主”》(本文有关美国立国先贤们的言论,皆转引自该文。)美国国父们所痛恨的民主,实为民主主义。

   民主主义必然导致“多数人的暴政”。麦迪逊说:“民主是由一副由动乱和争斗组成的眼镜,从来与个人安全,或者财产权相左,通常在暴乱中短命。”

   执笔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费雪道:“民主是包藏着毁灭其自身的燃烧物的火山,其必将喷发并造成毁灭。民主的已知倾向是将野心勃勃的号召和愚昧无知的信念当成自由来泛滥。”

   民主主义是通往无政府主义和极权主义的捷径,或者说,民主主义与无政府主义一体两面,无政府主义与极权主义,相反相成。《美国宪法》签字人和执笔人之一莫里斯说:“我们见识过民主终结时的喧闹。无论何处,民主都以独裁为归宿。”

   亚当斯说:“以往所有时代的经历表明,民主最不稳定、最波动、最短命。”“记住,民主从不久长。它很快就浪费、消耗和谋杀自己。以前从未有民主不自杀掉的”,“民主很快就会倒退到独裁。”

   朝鲜国号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贺卫方说“那美好的国号简直就是一种讽刺”云。殊不知,民主一旦扩大化主义化,就会沦为民粹主义,便有极权主义相依而起。古今中外造反派,或以民粹始、以极权终,或一开始就是民粹极权双轨并行,原因在此。朝鲜国号本身就体现了民粹和极权的特征,名实俱恶。

   民主主义与民主背道而驰。五四启蒙派不知此理,所谓的民主,实为民主主义;所以他们越是呼吁、倡导、追求,民主越来越远,最后追来的是极权和独裁。

   百年来大量所谓的启蒙派、自由派、民主派、西化派,其实多是民主主义派。它们在民主大旗的掩护下,或者摧毁传统,煽动暴民,破坏社会;或者侵犯人权,草菅人命,或者上反政府,下劫良民,甚至造反作乱,割据地方,祸国卖国。

   民主主义有北派西派之别,所从之恶、所嫉之善不一样,但一样从恶嫉善。它们或从暴民之恶,或从暴君之恶,或嫉西方之善,或嫉儒家之善。

   或谓五四时代不错,五四群雄动机也不错,或许,但这不足以为五四运动及新文化运动辩护。因为五四是典型的思想学术之祸。以下两个事实无法推翻:反传统立竿见影,反掉了仁义道德和常理常识;学西方百学不会,没学到自由主义,却学到了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和苏俄主义。这才是百年苦难之源。

   苏俄所谓的民主,就是民主主义。“无产阶级专政”,“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等等,这种“人民直接治理国家”的民主主义的口号和主张,恰恰是反民主的,也是美国先贤所警惕、美国宪法所禁止的。

   苏俄赞美不已的巴黎公社普选法,就是民主主义普选制。法官、审判官、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都交给普选出来的人担任,而且可以随时撤换。这样由民意决定司法和教育,必然演化为“多数人的暴政”和工农兵办教育。关此,东海有《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一文详论,兹不赘。

   巴黎公社的民主在文革中有所实践。《十六条》第九条:“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委员会的成员和文化革命代表大会的代表的产生,要象巴黎公社那样,必须实行全面的选举制。候选名单要由革命群众充分酝酿提出来,再经过群众反复讨论后进行选举。”

   这就是民主的泛滥。美国立国先贤们限制民主泛滥的方法体现在宪法中,一是《美国宪法》只字不提民主;二是摒弃民主政体,实行共和政体;三是实行“三权分立”,可以一防制度腐败,二防个人独裁,三防暴民民主。

   东海在《主权在民论》诸文中提出过“新三权分立”方案:主权在民,治权在君,教权在儒。可以更好地防范极权主义和民主主义。主权在民,领导权的确立和政府的建立必须获得人民的认可,但民众只有认可权,对被文化、政治群体推选出来的领导人进行确认和许可,但民众没有选举权,不能自行推选领导人。

   未来中国必须实行宪政,中华宪政作为未来新礼制,当兼取尧舜禅让制、汉宋君主制和西式民主制的优势和精华合而为一。新领导人的产生,当先由文化政治群体共同荐举,次由老领导人考察同意,再通过一定期限的实习试用,最后付诸全民公决,通过后正式登基执政,否则另行推举。

   文化群体荐举,初步保证其贤德及文化合法性,政治群体荐举,初步保证其能力;一定期限的实习试用,进一步考验其贤能;老领导人的考察同意,保证方针政策的一贯性;付诸民众表决,提供民意合法性。这就可以在制度层面贯彻“选贤与能”、“王道三重”的原则。2017-9-2余东海首发于儒家网

(2017/09/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