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圣贤与盗贼(微集)]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三昧分子妄论多---小驳葛兆光之二
·内圣外王微论
·对治和超越个人主义---从黄玉顺文章说起(微论)
·美国人对毛氏的态度
·毛氏最根本的错误
·敬告国家教材委员会(微论)
·《商君书批判》前言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道器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贤与盗贼(微集)

圣贤与盗贼(微集)

   【武庚纪】纣王是暴君,武王是圣王,史有定论。非要将纣王描绘成英雄,将武王诬蔑为强盗,这是历史和道德的双重颠倒,非人化的表现。孟子说,不知耻己之不善,不能憎人之不善,不能分辨是非善恶,非人也。如此颠倒,不仅误导观众,也会贻害后代。孔子说,诬蔑文王武王,罪孽延及四代。

   【武庚纪】倒孔反儒是最大的文化颠倒、道德颠倒和价值颠倒,所以是非、正邪、善恶、华夷、人禽、圣贼等等一切颠倒,就是逻辑的必然。圣贤常常饱受诋毁攻击,盗贼纷纷被打扮成英雄,也就毫不奇怪了。这不是一般的历史倒车,而是天翻地覆的恶变,必有空前绝后的浩劫。

   【五胡】把五胡乱华淡化为少族内迁,根本不算什么。是非、正邪、善恶、圣贼颠倒也是马家唯思想观点之常。君不见,盗跖、商鞅、韩非、嬴政、张角、黄巢、张献忠、洪秀全等等,历史上大量剧盗恶贼暴君屠夫邪说家都翻身成了正面人物。马家不仅是历史虚无主义,更是历史颠倒主义。

   【五胡】“革命老区”崇拜石勒、石虎之类屠夫,特别顺理成章。马家所谓的革命,实为造反作乱,与造晋朝之反的五胡具有高度的精神一致性。马家新史学对于史上的乱民贼子无不高度推崇,岂徒然哉。论反儒反华之彻底,草菅人命之极端,所制造的人道灾难之深广,毛氏史无前例。

   【辟毛】毛时代极端暴力,极端欺诈,诈力双极,大恶大伪。所谓的英雄、伟大、理想、团结、崇高、阶级情、战友情,无不可伪,无所不伪。毛派之恶与伪,非古往今来任何邪教恶势力所能望尘也。它们不仅欺人,欺世盗名;而且自欺,把自己也骗了,王夫之所谓“伪以诚”“诚于伪”者。

   【辟毛】毛氏一时的成功,误导了无数的人,让他们以为凭欺诈、暴力获得权位是一件光荣的事。殊不知,这种成功,祸家祸国害人害己,祸害天下,祸及子孙;这种成功是自绝于人性、人道和人类,罪恶滔天,万劫不复。这种成功,恰是人生最大失败和耻辱!

   【辟毛】或说:“尊承毛泽东,则中国强;背弃毛泽东,则中国亡。毛泽东是中华民族屹于世界民族之林且战无不胜的永远旗帜!”东海唱反调曰:彻底去毛则中国强,尊承毛氏则亡中国亡天下。孔子,唯有孔子,才是中华民族屹于世界民族之林且近悦远来的永远旗帜!

   【辟邪】文革始于1966年,距毛氏成为党首已三十多年,成为国家领导人也已十七年。居然让大量“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和“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混进我们党内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宣传阵地领域”,要通过文革那种造反捣乱的民粹主义运动去清除,岂非说明毛氏道德内力、政治能力和领导水平统统不行?

   【不朽】有两种不朽:一种是功德的不朽,彪炳千秋,泽及万世,万古流芳;一种是罪恶的不朽,贻害百世,遗臭万年,万劫不复。前一种不朽非常光荣,子孙后代与有荣焉;后一种不朽极其可耻,地狱正为此辈而设。历代圣贤君子的不朽自是前一种,古来盗贼暴君的不朽则是后一种。

   【辟邪】民国内忧深重,外患不断,日寇深入,五四是根源。五四错乱无数,大错有二:一是反孔反儒,二是引马入室。马邦豺狼当道,灾祸不断,苦难深重,毛氏是根源。毛氏罪恶滔天,大罪有五:一灭我文化,二诬我圣贤,三亡我天下,四害我同胞,五毁人良知,制造史无前例的人道灾难和人性灾难……

   【辟邪】人道灾难是外灾,身灾;人性灾难是内灾,心灾。四端皆无,善根断绝,善恶颠倒,良知毁灭。身心不二,心可转身;祸福无门,惟人自召。身灾就是心灾招来的。毛氏通过马列商韩之邪说、党主公有之恶制摧残国人心性,空前灾祸必然如影随形。而今国民,身灾虽然逐渐减轻,心灾依然顽固难消。

   【辟邪】毛时代流行的赞美词中有一句叫“翻天覆地的变化”。没错,天翻地覆,一切是非、黑白、正邪、善恶、价值观无不颠倒。把颠倒的乾坤、颠倒的一切重新颠倒过来,辟毛氏之邪,归孔子之正;反中道之本,开中华之新。这是这时代仁人义士的伟大使命,也是东海当仁不让的责任自担。

   【辟邪】彻底去毛已经为时不久,习时代去不了,后习时代必去。大势所趋,不以毛左和马帮的意志为转移也。这不是东海说,而是天理说,因果律说,道德定律说和历史规律说。彻底去毛不仅是重建中华的前提,也是马帮转型和新生的前提之一。马帮不能去毛,只能与毛思同归于尽。谨立此为证,勿谓言之不预也。

   【辟邪】天谴毛左最重。最善于迫害乃至杀害毛左的,一是毛氏,二是毛党,三是毛左的同志和战友。其实,无论被谁迫害杀害,无非天谴天诛。其次,毛左群体包括官民强弱,灾祸和苦难都特别深重,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和断子绝孙者最多。那些得势一时者,下场更加凄凉悲惨。这也是天谴的表现之一。

   【辟邪】毛粉为毛氏辩护的理由层出不穷,但没有一条理由可以成立,任何理由都不成立。毛氏是独裁暴君,毛政是极端暴政,毛制是极权恶制,怎么涂抹也抹不去其罪恶累累;毛思集马列主义与秦法家之大成的现代极权主义邪说,怎么遮掩也遮不住其错漏百出。

   【毛儒】这个时代特别杂特别怪力乱神,毛儒就是这个时代的特产。毛氏是物本哲学,党主政治,极邪极恶;儒家是仁本道德,民本政治,至正至善。毛儒却把极端矛盾、最不相容的两种思想文化体系苟合在一起,杂怪之至。然而毛儒好于“原马”----毛思想就是马列主义原教旨。

   【辟邪】《商鞅徙木立信论》作于1912年,是现存最早的毛文。毛思之邪、毛政之恶已肇端于此矣。其文对暴秦三大国师之一商鞅高度推崇,一拍即合。请看:“商鞅之法良法也。今试一披吾国四千余年之纪载,而求其利国福民伟大之政治家,商鞅不首屈一指乎?”不难预卜,其人得志,必以恶法暴政为荣也。

   【辟邪】一篇题为《心之力》的文章流传颇广,传为毛氏所作。东海几年前粗览,便断定其为伪文。此文当出自于当代某个汉族主义者之手,其人思维混乱,思想狭隘,学问浅薄,见识粗陋,中西文化双昧,略袭心学皮毛而已。

   【辟邪】或谓毛氏很有先见之明,晚年曾对江后、华、王、张、姚、小毛等一干人讲,我死之后血雨腥风,你们怎么办?天知道。答:在位二十七年,牺牲无数性命,自己一死就有血雨腥风,不知何以护妻子亲信平安。这是一举粉碎了“英明伟大”之类颂歌,“造反有才,害人有术,治国无能”之谥万万推不掉矣。

   【辟邪】毛《反对本本主义》关于“实践问题”那段,暴露了三大问题。一、马学教条不行,马学无助于人格建设和道德提升,马家知识分子中反革命和叛徒很多,反而不如“那些不识字的工人常常能够很好地掌握马克思主义”。二、毛轻蔑知识分子,对马知同样极度轻蔑。三、毛是极端实用主义、机会主义者。

   【辟邪】古往今来任何邪教恶势力,要成功成大气候,要取得统治权,都离不开大量人民的支持和拥护,毛氏也不例外。而且,毛氏的群众基础特别扎实,得到的支持拥护特别广泛。盖反孔崇马双重恶,反孔崇马的社会特别邪恶,民德民智特别低劣,愚民刁民暴民特别多,所以毛氏在历代暴君中,当权时间特别久。

   【辟邪】有文章题为《纪念文革中身亡的175位大师:不是所有老师都得到过应有的祝福和尊重》,标题就不妥,不是所有老师都配得到祝福和尊重。尤其是文革中身亡的诸多大师和老师,不少是极权主义分子,曾帮过闲、帮过忙甚至帮过凶,或许值得怜悯,但不值得尊重。

   【辟邪】何为极权主义分子?推崇极权主义学说、支持极权主义政治的,都是极权主义分子。无论为君为官,为商为民,无论强权弱势,贫富贵贱,只要推崇和支持极权,就是极权分子。因此,毛时代的人,包括党政军、红卫兵、知识分子和老百姓,多数都是极权分子。

   【作伪】毛氏大恶大伪,诈力并重,故毛左普遍好欺诈好作伪。高寒是海外民运名家,坚定的崇毛分子。今在独评自曝,署“刘亚洲”之名被转载和热评的《流产的军方研讨会:欲人尊我,必先自尊,日本人为何对我猖狂?》一文,系其托伪之作。民运而崇毛、而作伪、而忍不住自曝其伪,可叹可悲。

   【辟邪】对于毛氏,我不是鞭尸,而是鞭思,鞭挞其思想之邪和政治之恶。政治未动,文化先行。大力弘扬仁本主义的道德真理和政治正义,彻底批倒毛氏的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邪说,是为政治上彻底去毛创造条件。正人君子,责有攸归。只有彻底去毛,才能进一步去马兴儒,重建中华。

   【辟邪】辟邪,指驱逐邪恶,批判邪说。信邪必自害,辟邪是对信邪者最好的拯救,也可以防止更多的人滑向邪道。辟邪难免被辟,难免在一段时间段内,遭到愚昧邪恶者的排斥、批判或封锁。但从长远看,邪恶之学说和势力终究非儒家之对手,就像浓云迷雾,终究经不起阳光的照耀。

   【辟邪】毛思想非常灵活善变。如果要利用和统战,哪怕是邪教恶势力,也可以涂脂抹粉,将它们扮成英雄豪杰;如果要斗争和迫害,即使是同志和战友,也可以抹黑丑化,将对方描成宿仇夙敌。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欲加之功亦何患无辞。所以,毛左就是杀人放火欺师灭祖弑父杀母,都可以理直气壮大义凛然。

   【辟邪】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男女都怕信错仰。信了邪说入了邪门,投身于邪恶事业,不仅一生白活,而且负债累累,万劫难偿。邪教恶势力,从诞生、成长、壮大、成功、辉煌、维持、衰退直到灭亡,都要消耗大量无辜的血和信徒的命。为邪恶事业献出性命,不仅可耻,还有余殃,遗祸子孙。

   【辟邪】或说,毛主席逝世41周年,全国各地还是有不少群众纪念他。答:毛左势力已经彻底边缘化。相比十几亿,所谓的“不少”只是极少数。这极少数群众对毛氏的纪念和毛时代、毛政治的怀念也未必虔诚。用毛思毛政的标准去衡量一下这些群众,不是“反革命分子”的只怕罕见。2017-9-12

   【辟马】马学在宪,马党在上,一般学者不愿反马批马,人之常情,不可苛责。只要不站出来反对“反马批马”,或者能为“反马派”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就值得感念了。马党若不愿告别历史舞台,终将要彻底转型。政治上去马尊儒,有赖于大政治家横空而出;思想上辟马弘儒,有赖于大文化人奋然先行。

   【异端】非我族类,心未必异。非我文化,其心必异。故异端比异族更可怕。当然,异端有良性恶性之别,可怕的是恶性异端。异族而向儒归儒,其心即与我不异;异族而良性异端,其人亦于我无害。本族而反孔反儒,而恶性异端,那就不可收拾,无可救药。如汉族而拜秦拜物红化绿化者,对汉人最残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