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丁酉杂记(六)]
东方安澜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说说松江抱摔妇孺一事
·吃瓜群众们,千万别再把群主不当干部了
·食不果腹吃阴枣,身在绿营心在汉
·说说黄奇帆
·人渣基辛格
·酒 虫
·养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丁酉杂记(六)

           松达师

     (一)

   松达师做泥水匠,父亲帮小工,慢慢就交好了。

   松达师是上门女婿,和婆家不好,和婆家有了二心,自然而然有东西就往娘家搬,自然而然就差使到父亲。

   这样,父亲熟悉他娘家。某天有一船石子,浇水泥场用,要运回他娘家,但他不会摇橹,要父亲帮忙,父亲自然也二话不说。跟父亲对路的人,父亲做事很卖力。晚上父亲回家,带回来两只热水壶。母亲很奇怪,父亲解释说,天热,在水泥船上摇橹,脚底的草鞋能起火,叫松达师买两个热水壶接点井水,他半二半三,说来说去就是不买。父亲渴得熬不住,就自己掏钱去供销社买了两只。父亲说,接了井水,他倒不管不顾,自己先呼噜呼噜就是半瓶。

   这个角色,脸皮厚的。父亲边说边摇头。

   母亲问,难道他饭也没有招待你?

   父亲说,中午吃了两根油条一副大饼,现在肚皮像瘪粮仓恁。

   这是八十年代的事。八十年代,民风还很纯,对工钱没有强烈的计较,人情面子大过天。

                           17、6、17

     (二)

   父亲和他冷淡了好几年。到九十年代末期,乡间普遍在造楼房,我家也在筹备之中。松达师是泥水匠的作头,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开始他来我家,父亲还很冷淡,但松达师不以为意,天天来我家,刮风下雨也来。父亲不在,他就干坐着,无话找话,我看他惨的慌,就找来茶叶,帮他泡茶。我不懂泡茶,把温吞水倒满杯了,再放茶叶,他也笑眯眯接在手里。有时,又拿来一件旧衣服请我母亲帮忙缝补一下。他动足脑筋,想方设法联络感情。

   如此一年,他当真做足了矮人,父母本来另有打算,他又开出了一些优惠条件,这样,再不请他,就说不过去了。房子造好了,到了结账的时候,父亲满怀希望,以为他能承让些人工,结果父亲一回到家,就忿忿地说,这角色,一点面子不给,可气的是,还好话说尽,从他嘴里出来,似乎帮了我家海样的好处。父亲原以为,他当初承诺的花好稻好,能如约兑现。父亲不知道,世界已经进入了人情面子薄如纸的年代。

   自此,松达师再也没到我家来过。

                            17、6、17

     二苟叔

   二苟叔是父亲的赤卵小兄弟,从小到大,看二苟叔和父亲常来常往,两家一向很随意。二苟叔人很随和,没有一般做大人的装腔作势,有时他来,母亲在气头上,为了招呼客人,脾气也消解了。我家造楼房即将动土那几天,二苟叔来的更是频繁,我年少,看不懂其中的意思,以为造房前夕事情紧密,如此而已。

   直到若干年以后父亲无意间提起,二苟叔是怀揣着小算盘、做父母的工作,想说服父母把我家的建筑能力先合并到他家,等他家空壳楼房造好了,隔个三年,回过头来再合两家之力为我家打拼。

   二苟叔有此歪主意皆因他儿子比我大,急于要竖了楼房找媳妇。年龄真是个等不得的事情,钱财却是个等不来的东西。

   父亲提起个中原委的时候没有用“上当”一词,言辞也轻松,就当说《山海镜》。说二苟叔当初每晚必到,费尽了唇舌,现在看幸亏没有相信他,物价年年在涨,如果听了二苟的,两家不知要如何打得头破血流。

   好人做不得!

                          17、6、24

     苟爷叔

   苟爷叔是皮匠,如果女人去找他修高跟鞋,他一定会迷花眼笑骨头轻。他有一把好手艺和一嘴好噱头,父亲说,他辉煌的时候,和老相好两条长凳拼一下,就能上,屁股沟里照样弄到汗嗒嗒滴。

   苟爷叔是一部活的《金瓶梅》。苟爷叔的轻佻常被父母批挞,在内心,父亲的为人才是我的榜样。

   有一年苟爷叔帮我做媒,相亲的场合,他赞扬我立身正,处事诚,像父亲,不会油嘴滑舌,鼓励女方说跟了对的人,放心。我吃了一惊,我印象里,苟爷叔真的是狗嘴,黄色笑话一串一串,嘻皮笑脸多了,人也猥琐了,没想到今天能说出领导干部的场面话,这是和他轻佻的本性有天壤之别,令我刮目相看。和父亲比,父亲只会草根话语,一辈子也说不出这样的场面话。

   言正气正,苟爷叔那一晚如珠玉落盘,气场也正色不少,展现了他完全不同的另一面。苟爷叔加诸我的诸多好话,把我浪子的人生粉刷的相当完美,我犹是感激。虽然亲事没成,但苟爷叔得体的话我却舒服了半辈子。

                             17、6、24

(2017/09/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