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丁酉杂记(五)]
东方安澜
·白发渔樵江渚上——读《往事并不如烟》
·出外=偷窃——读笛福《摩尔•弗兰德斯》
·读韦君宜《思痛录》
·呕心沥血写平凡—胡说《平凡世界》
·牙缝里的爱情
·祝福南非
·没有规则才出现潜规则
·世事迢迢
·《诺贝尔之夜》的梦
·地震的零星文字
·蛆虫•蠕动
·于丹的辉煌和李悦的干卵硬
·舍药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丁酉杂记(五)

     不可描述的屁股

   初夏的一个上午,风有些大,我在宿舍里喝水,窗外远处,对面晾晒着的一堆女性内衣花花绿绿。那时,胎毛还未吹干;那时,小正太还很纯情,连胡思乱想也不敢。纯情种子变色狼,乾坤如梦戏一场。那是胎毛吹干以后的事。

   不知为什么,内心一阵狂躁。我相信上天有时会安排预约。一个长裙女子,袅袅娉婷,盘着发髻,背对着我,沿着钢架扶梯,拾级而上。大概是女人最好的年纪,周身透露出风韵的美。美的让人舒服和安心。这是不可描述的感觉。当她走到与我目光平行的时候,一阵污秽的大风平地卷起,撩开长裙,两爿屁股展露了出来,光光的屁股中间夹着一根布条。尽管一瞬,但足以令我脑醉,魂不守舍。从此,墨绿的长裙使我魂不守舍了许多年。看见清晰的屁股以后,上天提示我开启了下一个人生。我要感谢那污秽的大风。

   以后每每念起,长裙对我一直有特殊的魅力,我幻想着长裙里面不同的内容。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女人的屁股,时间:那一年的正巧那一天上午;地点:亚洲电焊条厂女工宿舍。

                               17、6、4

     眼见她平地把风骚,眼见她把戏台震塌了

   花有百样红,黄艳是属于那种风骚型,西裤把下身的每一寸肌肤都绑的纤毫毕现。我们在她家干活,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她老是在我们跟前走来走去,也带来一阵阵香风。小师兄说,真好闻。小师兄光顾着闻香风,忘了手中的活,不知挨了师傅多少骂,每每被骂,小师兄嘻皮笑脸,好像甘心情愿似的。

   小师兄的贱,还不止于此。黄艳的骚,使我们每个人的心思都在别处。小师兄吹牛说,昨晚约到了黄艳看电影,我们一打听,昨晚电影院根本没放电影;小师兄还说,黄艳的西裤是她送的,结果,慌了神的黄艳娘赶紧出来辟谣。

   黄艳是独女,是招女婿的。请木匠,除了打台条椅凳外,就是搭戏台。搭戏台是戏谑的说法,就是新做一张床。说做床,老老小小的木匠,都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大家都懂得,床,蕴含着人类的起始。

   大约半年后,黄艳的娘急冲冲来兴师问罪,说床做的不牢,塌掉了。一院子的人哈哈大笑,黄艳娘反而不好意思了,师傅笑过以后,命令我,收拾家伙,去黄艳家,修床!

                        17、6、4

     丝瓜二记

     (一)

   沙坛上有文章点到丝瓜伴肉丝,我忍不住想笑。肉丝吃火,丝瓜嫩火,两不兼容,有点拉郎配的意思,属于粗放型吃法,招待我这种笨木匠还说的过去,如果招待风雅如皮皮校长,就有些失台型了。

   当然,丝瓜炒毛豆子那是极好的,这才有小资味。我想,素、闲、精、情,小资不外乎这些元素。小滋小味,素到极简有至味,反而上得了台面。同样的,还有丝瓜摊蛋,嫩黄加草绿,容易令人产生见色起意的心喜。当然,丝瓜要向精致主义靠拢,就是烧虾。虾,要新鲜的野生河虾,养殖的河虾隔夜后一泡水,要不得。野生河虾肉质结足、紧密,这个季节的野生河虾也不贵。活奔鲜跳的河虾在滚油里呛个七八分,再和丝瓜在锅里翻撩两下,即可装盘。

   文中还提到丝瓜入汤,这个我不敢作声,我想,有两个人最权威:一个是陆文夫;一个是芸娘。

                        17、6、10

     (二)

   都说丝瓜苗条,其实起新时的丝瓜,是矮胖的。原因我想是肥力不足还有气候环境因素交织作用而产生的结果吧。

   丝瓜纽上开小黄花,看起来确实小景怡人。丝瓜要搭棚,从棚上垂挂下来的丝瓜,稍微有点弯的,最好。笔描丝直的丝瓜,容易中空。还没熟,瓤就四分五裂了。为什么所有丝瓜上端尖下部胖,它在生长过程中肉汁是往下坠移的。常熟土话形容人个性“直个隆通”,没有“弯咪思眼”,用在丝瓜这儿也贴切,稍微弯的丝瓜能留得住养分,使肉头鲜嫩多汁而肥。过分弯的丝瓜其实也是好的,只是卖相不好,容易被小贩剔除。

   笔描丝直的丝瓜给人予苗条感,纤细后凸,但除了养眼以外,最大的作用就是剩下来,做明年的种子。等丝瓜老了,发了黑,摘下来,拍掉里面的籽,剩下的丝瓜筋,去除家里器皿的污渍和油腻,那是一绝。

                      17、6、10

(2017/09/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