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说说松江抱摔妇孺一事]
东方安澜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说松江抱摔妇孺一事

              说说“松江抱摔”

   

   亲不亲,阶级分。“松江抱摔”,决定了你的阶级立场和阶级地位。小孩的头颅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整个中国的低端人口都听到了。除了有一个人叫六六的除外,一个儿童头颅的磕地声也唤醒不了的人,要多麻木不仁,却在从事幼儿教育,真他妈讽刺!

   恶警的摔,六六的挺,妇孺的倒,吃瓜群众的哗,大家都是屁股决定脑袋。阶层分化、阶层固化的结果。恶警以为是赵家人、我们以为恶警是赵家人、恶警知道我们以为恶警是赵家人,所以他无法无天无所顾忌,从没想过自己家里也有妇孺儿童。其实他就是个爪牙。我们看过《闪闪红星》《小兵张嘎》的都知道,爪牙一般都要表现的比地主老豺更凶狠,才能讨得主人的欢心。从恶警一撂腿、伸鹞臂的娴熟度观察,他是街头老手,干坏事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件二件,恶警的行为,就是不把低端人口当人看,实质是视低端人口为敌人。这是历朝历代到最后的必然现象。哈,这是吴思的研究,我不敢掠人之美啊。而六六不过是大外宣的浮尘,喝了大外宣的蜜糖,必然为大外宣洗地,但不知六六会不会良心发现,偶尔会想起小孩的头颅。响彻大地的头颅的磕地声,不会安然无恙。

   松江抱摔,摔出来两类人,一类是低端人口;一类是自以为高端人口的低端人口,譬如六六、恶警,他们是可怜虫,靠为恶吃饭。松江抱摔惹吃瓜群众群情激愤,愤的是“贾雨村言”。现实有一份压迫,胸中就有一份燃烧。瓜瓜们被压迫久了,看到松江抱摔感同身受,很难说下一次就不会轮到自己身上。在网上吼一嗓子,发发心中郁积的恶气,这是每个良心尚存的人的自觉选择。8过,赵家大叔请放心,松江抱摔的风波,不几天就会过去的,至于下一个松江抱摔会不会成为稻草,就很难说,因为没有稻草,我们现在是秦九十九世,稻草一定会有的。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物。

   非典的时候,还有人说,苦逼不能怨正负。十几年过去了,吃瓜的队伍越来越壮大,说明社会利益的分配越来越少。流到瓜瓜们口袋里以涓滴计数。松江抱摔的热闹,是瓜瓜们日益吃瘪的荷包唤醒了身体里残存的鸵鸟意识。吃瘪的荷包是硬道理,使越来越多的人不愿做把头埋在沙堆里的鸵鸟。“千群豺狼食人瘦,满目苍痍带血斑”。吃瓜群众急于改变的心理,投射到松江抱摔事件,使事件影响日益扩大。大家坐等出事的看热闹心态越来越强烈。观望的久了,不是失望就是愤怒,底层无出路,上层无变化,阶层的积怨已无法化解。松江抱摔,瓜瓜们似乎热衷于正义,其实是痛恨奴隶主而已。瓜瓜们知道,直接控诉奴隶主,怕挨揍,只能委婉的拿恶警说事。王学泰说,从奴民到刁民到暴民,形势即是非。

                           2017年9月3日

(2017/09/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