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没有律师死磕就没有中国法治进步!]
郑恩宠
·我与百余法律人呼吁释放刘四新博士!
·俞梅荪:黄浦江心水多少访民泪
·高智晟不愿被软禁宁愿回监狱
·孙文广教授和唐吉田等律师声援香港罢课!
·香港和平占中人士中秋剃发表抗争决心
·香港占领中环日期已定
·宗教:社会转型不可少/新作
·香港学生罢课准备一周回顾
·香港举行黑衣游行中学生26日罢课!
·我是225名人权律师团光荣团队一员
·香港黑衣游行抗议特首普选方案
·人权律师英雄集体光荣团队名单
·谁将律师逼上梁山?
·香港七教会支持民主政改!
·香港80学者参与罢课义教!
·胡佳被行政传唤!
·“独立公投”的法律依据/新作
·海内外29个组织发起“和平香港”行动联署
·我到中央巡视组告韩正的全过程
·香港大学生会举行罢课誓师大会
·基督徒百位律师百日禁食祈祷行动结束
·从“信仰缺失”谈起(鲍彤)
·参加“百名律师百日禁食活动”名单
·香港25所高校学生今起罢课!
·奥巴马代表见中国律师良心犯女儿家属
·胡佳再次遭到人身安全威胁
·香港高校学生罢课启动!
·香港罢课学生致梁振英公开信
·我妻到巡视组江绵康马仔倒台大块人心!
·我妻到巡视组江绵康马仔倒台(二)
·王岐山到上海逼韩正交出11'老虎"
·香港罢课学生举行4000人集会
·我和胡佳互报平安
·香港基督教界支援占领中环团成立
·美法学教授孔杰荣谈伊力哈木案
·香港基督徒发起“背起十架,守卫我城”行动
·巡视组态度大变我妻再度告韩正
·到巡视组二告韩正全过程
·香港不眠夜六万人包围政府总部
·戴耀廷宣布:占领中环正式启动!
·香港警方放催泪弹无限罢课、罢工和罢市
·7万港人逼爆抗议现场警方放催泪弹!
·杨建利:和平香港行动通报(3)
·香港防爆警察撤离民众占领大街
·香港抗议激发内地抗争
·香港局势等候北京发话
·香港学生围堵梁振英切断上班路
·北京十拆迁访民撑港知恩图报被拘
·四维:人大香港决定抵触《基本法》
·声援香港人士被抓!
·香港四大影帝撑占中谴责梁振英
·孙文广教授八十大寿各地人士前来庆贺!
·香港十万人集会抗议黑帮袭击民众
·俞梅荪:冤案堆积山访民心泣血
·香港80学者联署:当局停止暴力镇压!
·香港学联要求政府第二次对话
·中国律师、法律人、公民香港问题联合声明
·董建华在反占中所扮演的角色
·美参议员支持香港普选诉求
·港人驳斥党喉舌!
·梁振英秘收百万英镑下台呼声高涨
·香港抗争中国官方隐瞒多少真相?
·香港学联与政府对话未实现
·香港反占中召集人属搞色情业出身
·港府搁置对话10万人集会抗议!
·香港17岁学运领袖在教会中长大
·香港文化界架起帐篷为学生挡子弹
·香港三地万人坚守占中阵地
·金泳三为中共作出示范
·鲍彤:“非法占中”是胡编乱造
·香港多处集会至少23人被捕
·香港学联斥政府拒撤退
·中共的信息腐败
·香港梁振英望与学生对话
·港立法会辩论10区议员辞任抗议
·广州逾万辆出租车罢工
·港九千人聚集集会区警方清场失败
·杨小凯:基督教和宪政
·香港旺角一夜动荡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上海真正维权人士李化平近况
·梁振英外国势力介入言论惹争议
·20日我和胡佳仍被软禁在家
·对香港占中北京耐心还有多久?
·学联港府对话实录
·没有占中就没有第一次对话
·香港法学生和政府法律专家对话的启示
·那些百折不回的中国律师们/滕彪
·香港学联”两项要求“周日公投
·维权律师引领民间抗争/黎学文
·中央会结束上海逾千工人罢工
·港亲共议员叫梁振英下台
·香港占中与反占中分别举办投票签名活动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惹港亲共派不满
·戴耀廷呼吁港府就人大831决议公投
·香港法院禁止令延长
·内地15年赶不上香港抗争运动
·专家不看好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毛恒凤被刑拘的反思
·上海官员腐败问题严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律师死磕就没有中国法治进步!)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此后,在各界朋友的关心下,这场风雨有一定限制,三十万律师虽接受“教育”,但前年的709事件波及的范围还是有所限制(数百人)。两年过去,风波尚未平息,但律师们警惕性有所放松。
   
    可是树欲静而不止,近日因为有知名律师发表“死磕律师作为一个失真标签,已经成为严重破坏中国律师形象的一个祸害。也是导致中国官方将律师列为社会五种不安定因素之首的直接原因”这个论断,并批评死磕律师“用非法律的手段鼓动上访、静坐、抱团、示威、送墓碑、点蜡烛、雇水军网上炒作,期待海外民运力量声援”,再次让我们本已放松的警惕性紧绷起来。
   
    我不赞成该律师以此文挑起纷争的做法以及文中的观点。“死磕律师作为一个失真标签,已经成为严重破坏中国律师形象的一个祸害。也是导致中国官方将律师列为社会五种不安定因素之首的直接原因”这个结论完全不符合事实,也没有伦理依据。2012年出现的“黑五类”概念之首是指“维权律师”,不是全部律师,也非“死磕律师”。
   
    近些年,社会对“死磕律师"有不同的界定,赞美与批评皆有之。但是将其视为是“严重破坏中国律师形象的一个祸害”并认为是“导致中国官方将律师列为社会五种不安定因素之首的直接原因”还是第一次,而且上升到一个新高度。
   
    谁是“死磕律师”?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 “死磕”二字本是东北方言,意为打破砂锅问到底,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态度。在东北话中,“死磕”二字并不是一个贬义词。“死磕律师”的来源,杨学林律师曾写了《论死磕派律师》一文作了介绍。我谨录杨文的相关文字如下:“死磕派概念的提出。2012年1月9日,贵阳小河案开庭第一天,围绕着众多程序问题,审辩之间发生了惊心动魄的激烈冲突。中午吃饭时,迟夙生律师对我说:“看来,不死磕不行啊”。晚上,我发出一条微博:“从今天庭审中辩护律师的表现来看,中国新一波死磕派律师已经走上舞台。他们为了维护当事人的利益,为了维护自己心中法律的纯洁,不惜冒着被逐出法庭、被吊照的风险。我敢预言,在今后几天的庭审中,将会迎来更激烈的暴风雨”。
   
    后来我与周泽律师谈到律师的辩护风格时,认为现在有的法院开庭只是走个过场,搞个形式。而有的辩护律师也就配合搞形式,这样的辩护不能叫刑事辩护而只能叫形式辩护。至于还有的表面上搞形式,背地里搞勾兑,那就算是勾兑辩护。而既不搞形式又不搞勾兑,而是去较真辩护的,就算是死磕了。当天,我就发出微博说:“现在刑事辩护律师可分为三种风格:形式派,勾兑派,死磕派”。
   
    其实,死磕派既不是学术意义上的“派”,也不是帮派意义上的“派”。当初我在微博写出死磕派三个字,纯属随意之举。将辩护律师分为“形式派、勾兑派、死磕派”三派,既不科学也不现实。当时这样写,主要是发泄我对勾兑行为的不屑。而后的所谓“死磕派资格认证”,则纯属调侃。没有想到以后会有人如此重视这个“派”字,以至于造成有的律师刻意对号入座,有的律师刻意对号不入座。对号入座的,是认为他心目中的死磕派律师正是他喜欢的人,其辩护风格正是他喜欢的辩护风格,所以他愿意和这些人成为同一“派”;对号不入座的,是因为他心目中的死磕派律师恰恰是他讨厌的人,或者他十分不喜欢这些人的辩护风格,因而他要与这些人、这个“派”划清界限。
   
    到目前为止,我们也无法说清楚死磕派有哪些律师,或者说哪些律师的辩护风格属于死磕。一般来说,由杨金柱律师召集的湖南双峰案的一审和二审辩护律师,可以被认为是死磕派律师的大聚集。这些律师除了参加过北海案和小河案辩护的,还有许多近年来活跃在全国各地的新死磕派。但由于辩护风格各异,谁是死磕派或者谁不是死磕派,没有一个绝对的衡量标准。我本人自称为死磕派,但是许多人看了我的辩护案例或者旁听了我参加辩护的庭审后,觉得我的辩护风格与他们想象中的死磕有很大差异。而有的律师并不承认自己是死磕派,但纵观他所辩护的案子,他对办案机关违法行为的死磕,远远超过我。
   
    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说,所谓死磕式辩护,并不是一种辩护流派,只是一种辩护风格;而所谓死磕派,也不是一个“派”,只是一个群体。”
   
    杨学林律师的这篇文章基本上说清楚了“死磕派律师" 的概念,然而,“死磕派律师”的概念并不等同于“死磕律师”的概念。从杨文阐述的“所谓死磕式辩护,并不是一种辩护流派,只是一种辩护风格”来认识, “死磕,实际上就是敬业的表现”,是认认真真地辩护,而不是走过场,走形式。
   
    我按上述这种标准,凡依照法律的规定认真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利的执业律师就是“死磕律师”,那太多太多了。其中我们所熟悉的张思之、王工等前辈,我已写的不少,今天不再重复。
   
    三十年前,我初入行于景德镇市第一律师事务所的恩师李维俊,1932年生于山东阳谷,2002年仙逝于上海。李老毕业于华东政法学院,“文革”后重建律师队伍时的第一批律师。小城市,什么案件都要办,但在李维俊老师的主持下,律所同仁工作无论刑事辩护还是民事代理都十分认真,没有走过场。我记得李老师带我办的第一桩无罪辩护案件是为某劳动服务公司吴x二审辩护。吴x所在的公司账上多了十多万元被吴安排财务用于了公司开支。当时的检察院经检科查明该款是外地某单位错填收款账号所致,而吴X所在公司系吴承包经营,故以贪污论处起诉,一审判吴11年有期徒刑。我们接受二审委托后经阅卷、会见吴x后认为吴x的行为应该是不当得利,而不构成犯罪。我们与检方及一审法院的观点尖锐对立,争论很大。记得当时的审判长是景德镇市中院是时任刑庭副庭长陈小明法官支持了我们的辩护意见,经审判委员会研究改判了吴x无罪。
   
    还记得已故的魏尚忠律师是文革前的老法官,带我为一起一审判了6年的抢刼案当事人二审辩护。当事人是乐平市的未成年人陈xx,夜逛夜宵摊时向另一位吃夜宵的未成年索要了0.15元用于支付一碗馄饨款。当时值“严打”余波,当事人被抓捕、起诉、判刑,不服而上诉于景德镇中院。魏和我的观点一致,均认为仅是治安案,不构成刑事犯罪。这又是一场观点尖锐对立,若不改判,必毁陈xx一生,所幸二审审判长程社达法官是位忠厚人,对被告人遭遇予以同情,支持了我们的辩护意见,经审判委员会研究改判了不予陈xx刑事处罚。
   
    若以办案较真的态度认定为死磕,李维俊、魏尚忠律师均为“死磕律师”,而老一辈律师中这种“死磕”十分普遍。
   
    写到此处,我还想起一位健在的并经常在网上发声的老前辈,史称“汤司令”的汤忠赞律师。汤老曾任江西省司法厅律管处处长、全国律师协会刑辩委副主任。我在江西执业的日子里多次听过汤讲刑事诉讼中律师业务,每次讲的都是教律师找控方毛病的绝招,是“干货”。听课者若是真的学会了汤老教的招术,那用起来招招是“死磕”。不过,至今未听说有人给汤老扣教唆“死磕”的帽子。至于中青年律师中不忘初心,认真执业的律师和“死磕"的案例还是很多很多。
   
    我进京执业15年来,专注于以拆迁纠纷处理为中心的不动产维权业务。每一个案件都与土地财政相对抗,亚历山大。为了维护当事人权利,从拆迁程序到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都是我和我的同事较真也就是可能“死磕”的问题。显而易见的是当律师接受了当事人的委托,拿了律师费,而法庭连拆迁程序认真审查都办不到,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可以随意不出庭,意味着当事人的诉讼权利被行政机关轻视而不死磕,则属于违背我们律师的职业道德。
   
    我在认真为被拆迁人维权的同时,也免费办了几件有重大影响的公益性刑事案件如襄樊的高莺莺案以及派生出的其父母被控诬告陷害案、辽宁本溪的张剑捅死违法强拆者案、刘大孬案、吴学文案、平度、郑州等地强拆血案,件件都是认真去做。此外,与刑事辩护领域的“死磕派律师”多有交集,也可以说道说道。新一代死磕而闻名的案件如李庄案、北海案、小河案,我都有关注并有话可说。第一个是李庄案,案发时我即予以关注但认为片面地李庄行为有过错,写下了博文《我怜悯李庄但嫌其脏》,受到许多朋友的批评。然而之后不久,我便认识到李庄案已经非其个人问题,而是官方对律师执业权利的打压,遂调整观点,主张律师要抱团取暖。之后的常熟案、北海案、小河案,我未参加一线,但也尽力关注、呼呼。其中小河案发,周泽律师呼呼支持,我曾私下与周表示担心疑似涉黑案件以全力投入有后遗症为有的律师不理解,但经沟通便消除误会。
   
    说实在的,这些被人指认为“死磕派律师”的同仁中,绝大多数是颇有才华且充满法治理想的中青年律师。我作为年长者,真心地希望更多的律师能学习他们的敢于担当的精神,无论诉讼还是非诉讼业务都需要恪守法治底线,为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死磕”。律师职业与别的职业的共同之处是为委托人干活收费,养家糊口。但如果我们只把挣大钱、发大财作为唯一选项的话,那当初我们就不应该选择律师这个职业。我曾多次讲过律师业的收益略逊于出租车行业,而且工具是法律,而法律就必然涉及到政治,涉及到权力与权利、自由与专制、公平与掠夺等社会矛盾,甚至于人权、宪政敏感问题,这是我们回避不了的责任。
   
    众所周知,我国的民主与法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要避免矛盾激化引起的社会动荡,避免天平倾斜而不可收拾,十分关键是能否保障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而不是让强者更强。律师的执业理想与方式可以因人因地制宜,一个律师想滿身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是他的自由,我们都可以包容。人各有志,不能强勉,但忘却本性去助纣为虐的话必然是南辕北辙。时下中国的律师别无选择,必须以主要精力负担起帮助社会弱者维权的责任。​​​​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9/201709211026.shtml)
   
   
   
   
   
(没有律师死磕就没有中国法治进步!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7/09/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