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一]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一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一
   
   《王岐山可能执掌国务院 栗战书接中纪委》(2017-7-21法广)说:
   
   十九大前的北京政坛令观察家跌破眼镜。孙政才消失得异常蹊跷,这可能为有可能替代他入常的习近平铁杆、中办主任栗战书铺平道路,但是栗战书家人在香港经商和居住豪宅的事突然被捅报出来。7月16日,王岐山高调撰文赞颂巡视是党内监督战略性制度安排,彰显了中国特色,次日居住在纽约的逃亡富商郭文贵又在直播他所谓的王氏金融帝国通过“窃国”而富甲天下的骇人新闻。几天来,交错发生的这一连串事情到底是什么逻辑?


   
   北戴河风高浪急 老领导不甘心失败
   
   最近几周本来只有一个富商郭文贵单挑北京中南海,主要指向未来可能续任的“反腐沙皇”王岐山及其与其家族关系密切的海航,郭究竟是为了“保命”在单干,还是与他所说的“老领导”遥相呼应?比较清楚的一点是,无论郭文贵如何强调“郭七条”,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拥护习主席,他已毫无疑问地被归到海外的反动力量一边。可是《南华早报》爆料栗战书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一则这份报纸已掌握在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手中,马云去捅栗战书,大约绝无可能;二则,看半年来的中国政坛走向,似乎把王岐山挤出去,代表了党内其他派别的愿望。现在,是谁给栗战书一点小小的不舒服,针对栗,就是针对习,许多人把王岐山和栗战书视为习近平的左右手。可能性比较大的一个解释是,北戴河风高浪急,眼看着王岐山续任可能性很大的“老领导们”,并不甘心失败。
   
   王岐山被郭文贵曝料越爆越大,从其外侄姚庆与海航的关系,一步步爆出一个有陈峰、王健等人做白手套,由贯君、刘呈杰,孙瑶等作为“私生子”组成的超级“金元帝国”。这个帝国把一个天文数字的巨款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银子银行,资金链等极其复杂的形式转移至国外。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容忍或者说不理睬后,北京对郭文贵采取了反攻,新华社甚至指摘郭文贵雇佣无业人员编造信息源。郭文贵的指证虽然无法核实,但是纽约时报最新一篇报道,从侧面证明了海航极其诡异而错综复杂的庞大的资金链存在的事实,美银由此以不透明为由取消向海航借贷。作为郭文贵故事的核心人物王岐山,“神隐”几十天后从贵州现身,表面上“造林”,实际上是在扶植习近平亲信,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几周后由其取代胡锦涛隔代指定的接班人之一孙政才;本来保持低调的王岐山大张旗鼓,召开十二万人扶贫大会,到乡间访贫问苦,并且亲自撰文,高调歌颂巡回调查就是好,有分析以为这预示着十九大接班大局已定,王岐山续任,习家军全面崛起。
   
   栗家的故事
   
   就在这个当口跳出一个栗战书家族的故事绝不平常。这个被视为从基层做起,与习近平思路相通的官员,自习近平上位,便一举成了中南海大内,扮演着当年令计划的角色。不少分析认为,栗战书十九大入常的可能性已然非常之大。但是就在这个星期三骤然被人揭开了女儿栗潜心香港藏富的事实。而且这个新闻刊登在马云掌管的英语《南华早报》。报道讲述了一位名叫蔡华波的投资人是如何携带数十亿港币在香港从事各种投资,关键是蔡华波在香港赤柱豪宅区赤柱滩6号的注册地址上,还有一个同住此地的人叫栗潜心。苹果日报报道,栗战书的女儿就叫栗潜心,已在香港多年,以官二代和港人身份活跃于中港两地。
   
   《南华早报》周四急忙以“该文包含多个无法验证的暗示性内容”而撤销。该报说的暗示是什么,是指一个名叫蔡华波的青年亿万富翁,在香港和英国拥有巨额资产,在香港拥有一组豪宅,豪宅的地址上写着另外一个人的名字 栗潜心,这是在暗示两人是夫妻关系?如果是,那他们就是栗战书的女儿女婿?该报撤下了文章,但已晚矣。删除报道,公开道歉,有人分析此文牵动了中共最高层的神经。《南华早报》的报道要说明什么?栗战书家族也在巨额敛财?十九大剩下不足几个月,高层的每个人都小心翼翼,任何一个走光的新闻都有可能影响到政治生涯。故有人大胆分析,这是中共派系势力对习王铲除孙政才的一个反制。
   
   习近平更加集权谁能阻拦
   
   为什么是栗战书,有人分析这跟习近平的雄心有关,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以反腐之剑斩除江曾派系,江曾一派十九大将在最高层消失。本来有分析指出,鉴于胡锦涛当年帮助习近平上位时出过大力,习近平可能不愿得罪胡锦涛,保留其隔代指定的接班人。可是习王让孙政才消失,胡锦涛另外一个隔代指定,本来与孙都极可能在十九大入常的胡春华就恐怕有点唇亡齿寒的感觉,即使胡春华十九大有幸入常,则既不能证明隔代指定接班人继续有效,更多的可能性是胡本人已蜕变为习的门下。
   
   分析人士指出,习近平一意孤行的可能性很高,要打破所有的中共约法。推翻七上八下,破年龄界限,王岐山则得以续任,可能执掌国务院。亲信栗战书可能主管中纪委,然后,之江帮各就各位,从贵州的陈敏尔,到上海的应勇,再到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也许还有其他的,将在未来几周显现。
   
   这意味着习将高度集权,打破中共另外一个重大规矩 隔代指定接班人,孙政才结局似定,胡春华有待观察。取消隔代接班将严重削弱团派实力,将严重打破中共多年来各派间维持的一种势力平衡。习近平如果这样做,其最重大的原因就可能是在十九大不指定接班人,从而为他二十大继续独掌大权铺路。
   
   有不少人指出,郭文贵及其老领导发起的一波波攻势,似乎是在为江曾一派杨威,其目的大约是阻断习近平独裁进程。从现在的进展看,郭文贵的爆料虽然造成了惊天的社会效应,借助官媒东风,郭文贵的名字一时成为百度搜索率最高的名字,海航三年财产增加几十万倍的奇迹,王岐山先生的秘闻让人们震惊,但老领导们想要在十九大实现各派权力平衡,希望似乎越来越小。
   
   在这个时候冒出一个栗潜心的故事,背后实在是可能隐藏着更凶险的后续。十九大直到开会前,一切都没有最后决定。以目前局面判断,即使十九大大局已定,十九大之后,也不会是一个平静的局面。从目前全党强力确立习主义,到网络强力封锁,社交网络严禁乱放视频等等,有一种暗暗的恐惧,似乎在远远地孕育着一场风暴。
   
   谢选骏指出:虽然人们都说“权力是最好的春药”,但是春药并不能等于权力,尤其在“从春药走向政权”的道路上,更是危险重重,甚至布满杀机。
(2017/08/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