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谢选骏文集
·共产党中国的马基雅维利
·第二次冷战的大致铁幕
·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晚钟
·皇帝的儿女生下来就是让人杀的
·海外监控与文化战争
·一叶障目的保罗·肯尼迪及其《大国的兴衰》
·中国大陆兴起十字军战争
·罗杰·史东(Roger Stone)的政治规则
·中国的航母仅仅是一笔学费吗
·只有麦卡锡主义才能救美国
·愚蠢家伙缺乏预见否则就会早点改良狱政
·我的警告话音刚落台湾就准备独立了
·杨百翰大学的伪科学
·美国的穷则思变
·人类动物学
·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基督教化
·有钱能使总统推磨,卸磨却被驴杀
·中国文明整合欧洲
·意大利鬼子达芬奇自封科学救世主
·毛泽东思想是美国枪民的跟屁虫
·没有生命灵魂,如何浪费扼杀?
·龟壳主义的社会实践
·毛泽东在地狱遭到杨开慧与贺子珍江青的分尸
·你的美国梦只是一所房屋吗
·抵抗自然规律的生意经
·中美之间的王朝政治
·川普的斯拉夫宫廷政治和超模文工团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共产党早就对中国进行了“去中国化”了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和平经济与战时经济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谢选骏: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一位台湾人来到大陆 被彻底颠覆认知》(2017-8-19天涯论坛)说:
   
   本文系一位台湾籍网友在天涯论坛的发帖,原题:从台湾到大陆,一场艰难的的心灵救赎。文中的阐述值得思考。

   
   经常有大陆网友很疑惑的问我:“有300万台湾人在大陆,可是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台湾人误解大陆?”对此,我常常无言以对。
   
   因为我很难解释,除了自成圈子、先入为主的偏见等原因之外,面对大陆人时出于心理认同上的纠结,以及面对台湾人时的自我保护意识,不敢为大陆发声,其实也是一个主要的原因。但是,请相信交流的力量。对于台湾人,频繁的来往大陆,将会是一场心灵救赎。
   
   请听我慢慢道来。
   
   在我到大陆之前,我的日子过得其实还是蛮舒服的,衣食无忧、父母健康、家庭和睦、与人无争,反正也不想大富大贵。
   
   周末可以和一帮朋友,骑着机车远行;平时可以和同事打打屁,开开玩笑,工资不高,但足以养活自己。还可以看政客吵架,看媒体爽文。似乎日子就是这样惬意的过下去了。
   
   直到有一天,深夜2点的时候,我坐在楼顶上,一个人喝啤酒,数星星。这个时候,就翻电话本,想找一个朋友来一起指点江山,但居然找不到一个可以毫不犹豫拔打的物件。因为最铁的几个朋友,都去了大陆。这个时候,去大陆,这个念头就突然这样毫无准备的涌上心头。
   
   第二天,我就打了我舅舅的电话,他在大陆行走多年了。他没有多说什麽,只是说早就应该过来了,如果你决定了,就跟我说,先到我公司来落脚。
   
   但我还是犹豫。我连续联系了三个在大陆的朋友,征求他们的意见。他们毫无例外的干脆的说,大陆机会很多,但要做好足够的准备。
   
   于是,就这样,我就决定出发。其实当时的我,对大陆的偏见还是有的,毕竟生活在周围都是排陆的环境之中,媒体上有关大陆的报道都很负面,所以我跟多数台湾人一样,认为大陆食品不安全、水不干净、空气不卫生等等。
   
   但让我开始质疑自己认知的,其实是两件小事:
   
   有一则台湾的性侵新闻,台湾媒体写得露骨挑逗。但大陆媒体在转载这则新闻的时候,对性侵的细节描写却全删除了,把重点放在了警方的破案上。当时,我就开始思考,到底哪种报道方式,更有社会公益?
   
   后来,我进一步留意,发现台湾的媒体尽是自我吹捧的多。而大陆的媒体,有自吹的但也有很多是批评性的报道。最主要的是,以前在台湾时,人人都说大陆媒体是报喜不报忧,负面的东西就不报道。
   
   但我发现,其实台湾的媒体报道的大陆负面消息,几乎大部分都是转载大陆媒体的。而台湾的许多所谓国际新闻,也是转载大陆媒体的。所以,当时我就开始对台湾的媒体产生了不信任。至于后来越来越多的例子,坚定了我对台湾媒体的批判和否定,这是后话了。
   
   台湾专家在台电视节目上称大陆人连茶叶蛋都消费不起。
   
   真正打破我思维枷锁的,其实是平时的耳濡目染,以及一些大陆朋友的观点,带给我的思考。有一次,和大陆朋友在北京坐地铁,我说怎么大家不排队?朋友漫不经心的说:“排队都能排到街上了,那样一个小时也上不了几个人。现在这样虽然不排队,但却是一种混沌中却有高效率的秩序,大家都会自发的形成互相适应的规则。”
   
   当时,我并没有什麽感觉,但随着天天坐地铁,我就突然开始思考这个观点了。我并不是说排队不好,也不是说不排队是对的。现在我都认为排队还是一种文明的体现,但不排队也并不代表着落后和野蛮。
   
   因为我发现,他们虽然不排队,但其实大多数时候并不会产生冲突,而且效率真的很高,一分钟基本上可以挤进去了。
   
   这个时候,我思维的枷锁好像突然打开了,思想一下变得很宽广,思想好像突然多了几个维度。
   
   我在想,是谁规定排队才是文明的唯一方式?
   
   人家虽然不排队,但效率高,不冲突,有效解决了几千人同时上车的难题。这难道不也是一种文明的表现?
   
   这是因地制宜,十几亿人的国度,怎麽可能拿几千万人的地区的规则来衡量是否文明?
   
   变通、宽容,本身不也是一种文明的体现吗?
   
   当时,我就想想,没有往深度去研究。但这种思考就会慢慢的改变我的思维方式,以及影响着我的为人处世、待人接物。
   
   后来,在一次台湾人的餐会上,例行的节目,又是他们开始开大陆的玩笑,贬低大陆的一些现象。比如,有一个人说上厕所时看到了白花花的屁股,是一条水沟状的厕所,前面人的大便被冲到他的蹲位下的沟里,三天吃不下饭。
   
   有一个稍为年长的大哥就说话了,说大陆很大,北方缺水,农村还有干厕,台湾也有厕所没有门的呢,这种个案代表不了大陆。
   为什么有门就代表文明和先进,没有门就代表落後和野蛮呢?
   
   如果欧洲厕所没有门,日本厕所也有没有门的,为什么你们就没有任何感觉?
   
   为什么印度人和非洲人很多在野外排泄,你们就觉得很平常呢?
   当时,我没说话,但我心里突然对这位大哥很敬重。我一直都有一个好的习惯,就是敬重敢说真话、为人正直的人。后来,这位大哥对我的影响很大。
   
   图为2015年,英国音乐节,17.7万人在这场持续4天的狂欢节日中留下了约1650吨垃圾 清理需一个半月。
   
   有一次,我从北京坐火车到广西的南宁,坐的好象是K6次火车。我下铺是一个妇女带两个五六岁的小孩,那两个孩子不停的在打闹,吵得蛮大声的,我想闭目养神也不行。我有点烦,很想出声斥责,但又没有勇气,不想惹事。
   
   这个时候,我听见一个女生的声音说,小朋友,你几岁了?叫什麽名字?我这里有一本书很好看的哦,你想看吗?然后把书给小朋友,事情就是这么解决了。如果是在台湾,这父母和孩子会被斥责的。
   
   当时,就有一个很浅的想法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到底什么才是和文明素质?如果台湾的父母强压住孩子的天性不给玩闹是文明和素质,那这个女生的行为难道不也是一种文明和素质吗?有时候我们对文明和素质的定义会不会过于狭隘了点?
   
   有一次,和同事到乡下农民的家里去谈事情。主人说没有一次性杯子了,用碗来给我装水喝。可能因为那碗没有从消毒柜里拿出来,洗一下就装水了,是湿的碗。所以同去的台湾女同事有点皱眉头,放着一直不喝,椅子也是拿东西来又拍又擦的才坐了。
   
   但大陆同事却咕咕就喝了,和主人谈笑风声。在回来的车上,女同事居然跟那位大陆男同事开玩笑了,问他你为什么敢喝那水,你不怕生病啊?男同事有点冷淡的说,那水是煮沸腾了的,你没看到吗?那椅子也是乾净的,即使有点灰尘,有必要当着主人面又拍又打的吗?衣服脏了,洗乾净就是了。你这样会很影响谈事情的。
   
   当时我闭目养神,没有接话。但喜欢思考问题的毛病又来了,我心里在想,讲卫生当然是好习惯,是文明和素质。但吹毛求疵,嫌这嫌那,不礼貌,不尊重主人,这难道也是素质吗?现在我已不在那公司了,但我这大陆同事,听说做上了副总经理。
   
   在台湾的时候,可能是受大环境的影响,我心里也潜意识的觉得,大陆人可能真是闯红灯、乱扔垃圾、乱吐痰等等。有一次在深圳,我和两个朋友走在路上,一个台湾的,一个大陆的。前面有一个老年人卡察一声往花坛里吐了一口痰。台湾朋友笑着对同行的这个大陆朋友说看你们大陆人,习惯真不好。
   
   我以为这个大陆朋友会有点尴尬,但他却很自然的说,确实还有一些人素质不好,这个确实存在。但刚才我们走的这段路,起码遇到了1000人左右,只看见这个人吐痰了,另外999人没吐痰,我们却没看见。我心里暗赞这个大陆的朋友反击得好。
   
   我想,这就是客观理性和以偏概全的区别吧。就是很多这样的小事,让我慢慢转变思维方式,也学着大陆人,凡事辩证分析,有好有坏,事物总是具有多面的菱形,我们不能只看到一面,而是要看多几个面,才能形成全面客观真实的判断。这是对我思维模式的一种冲击。
   
   但是,很多小的事情,对我的思想层面、思维方式的冲击还是比较浅的。
   
   真正让我从“我是台湾人”—>“我是中国台湾人”—>“我是中国人”—>“我是中国人,很骄傲”这样一个趋势演变的,其实是无数的生活细节、和很多大陆朋友的交往、很多的书藉以及我对很多事情和思考和反思所形成的。
   
   其中,有两个事情对我的触动特别大。
   
   一个是外国媒体、中国公知、港台部分人士对大陆的指责,让中国不断的完善和进步。
   
   举两个例子就能看出国外是如何对中国进行抹黑的,第一个例子,去年,中国在英国签了一个核电站建设的合同,后来不久英国就有反对声音,说中国会在关键时刻控制英国的能源,后来这合同好像就没了。最后被曝出,其实这是日本长期向英国智囊团付款,让该团体对中国进行抹黑的,那个反对中国帮英国建核电站的报告,就是该智囊在收取日本费用后做的事情。
   
   那么,据此推理分析,长期以来,海外对中国的负面或者造谣的文章,是不是有偿抹黑?
   
   第二个例子,特朗普上台後,宣布取消海外价值观宣传的经费,据分析这是中国公知的主要经费来源。那么,拿钱后的批评,还能有客观性和公正性吗?
   
   有一次,我和广西大学的一位女教授吃饭,聊到这一话题时,我愤愤不平,她却平静的说,这未尝不是好事呢?这些公知,港台人士、外国媒体等人的攻击,不也是推动中国进步的重要因素吗?他们的批评,让中国时刻警醒,不断完善和进步,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久而久之,就会让中国变成一个走向完善的国家。如果没有这些攻击,或许才是危险的。
   
   对于这个女教授的话,我的思维好像突然被打开了一扇窗户。以前,我一直对这种现象都是不满、反击,觉得那些人这样无中生有的对中国进行攻击太无耻了。但经这女教授一点拔,好像这未尝不是好事?中国就是这样一步步走来,一步步向前,一步步完善的,不是吗?
   
   我的思维模式就是这样,慢慢被撑开、扩容、多角度思考,这也是我说的心灵救赎的一种转变吧。
   
   谢选骏指出:300万台湾人在大陆!这是多么惊人的比例,七分之一的南朝台湾人,已经移民到了北朝大陆,深入体现了“南北朝晚期”的时代风貌。其所谓的“心灵救赎”,就是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之间的“文明同化”——南朝台湾人的大陆化,北朝大陆人的港台化,交错互动。如此进行下去,再有一两代人的时间,现代南北朝将会结束了,那时,新的隋唐,将出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