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谢选骏文集
·毛顺生是劫匪,文素勤是巫婆
·美国的司法独立已经遭到政治势力的撕裂
·同室操戈与友敌现象
·共和党为帝国体制保驾护航
·考古为现实服务
·大麻比香烟更合纽约的时尚
·蒋经国毫无出息
·共和党议员是拍马屁还是自己邪恶
·白宫的沦陷
·俄罗斯是乌克兰的私生子——罗宋汤的故事
·澳门为什么窝囊废
·犹太教不爱自己的邻人
·西蒙娜·波伏娃是变性人——人妖
·黑天鹅和灰犀牛——就是毛主席和党中央
·英国还想恢复全球身份
·少数福音派真是基督徒
·罗曼蒂克不是罗马帝国
·1.5亿套空屋就是多米诺骨牌
·语言是记忆的载体
·科幻作品就是魔鬼的先知书
·蒋介石迷信风水建楼于火山口
·里根总统任内已经老年痴呆症
·比尔盖茨为何被哈佛开除
·联邦制是最稳定的国家制度
·流氓总统和流氓参院领袖加起来就是帝国元首了
·台湾人贪生怕死
·国共两党原是龟精蛇精
·墨西哥为何黑帮横行、毒贩当道
·杀猪盘的机制就宰杀找不到老婆的独生男孩
·日本皇室就是一个垃圾桶
·改革开放为何无法成功
·废垃喜欢烂尾楼
·美国不是美国
·张学良、蒋经国、李登辉都是共产党叛徒
·没有盈利的犯罪行为就是见义勇为
·不是智商税而是神汉税
·家暴恶行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刘仲敬自己拥戴自己
·求钱得钱又何怨
·中国人为何不配精神生活
·蔡英文和韩国瑜都是共产党传下来的呆胞
·张学良是个三料汉奸
·“中国人”就是中国人
·蒋经国在美国杀人灭口铸下了大错
·毛泽东不是毛猪而是猪毛
·参院流氓议长证明第四美国的帝国化趋势
·梵高的东亚灵魂撕碎了他
·张学良是个共产党人渣
·接触政策不懂熊猫是肉食动物
·华人进入加拿大促成新的全球中心
·孙小果案件再三改判体现中共政权换代换届
·大众厌恶的才是明星
·英国BBC五次清洗马克思的肛门
·基督教中国新时代
·美国综合国力是中国的几倍
·大汉奸林彪惨死是因为他害惨了中国人
·独裁者拒绝承认气候变暖的责任
·鱼类和鸟类的犯罪心理学
·中国开始统一日韩、征服亚洲
·同性婚姻是减少国民总数的有效方法
·共产党中国能造三十艘航母吗
·美国人移民加拿大改写全球权力中心
·共产党买下了法国广播公司
·绑匪的慈悲、王八的松口
·欧盟出尔反尔勾结纳粹
·汽车是理想的自杀工具
·大而无当的军备竞赛只是在浪费资源
·现代人的生命神话
·阶级斗争就是肆意犯罪
·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而非相反
·医患不能两立的共产党中国
·马克思主义就是诈骗集团的话术
·大数据整合导向全球政府的诞生
·淮海战役是民工为自己和子孙挖掘的巨大坟墓
·中国大陆正在倒退着继续开放
·俗人退休才知道人生的意义
·投降派的逻辑
·华国锋脸上的横死纹
·神话就是语病——所指变出了能指
·量子霸权之下的全球政府
·商业窃密是全球化问题
·公民是无法控制的
·他们不要我的脑袋(软件)就要我的脑袋(硬件)
·看守所是灵魂的炼狱
·人民领袖就是要抓住人民的领子和袖子使劲整治
·圣诞节是基督教对于异教的胜利纪念日
·国内王八就是国际乌龟——“国际乌龟国内鳖”
·自由是自由社会的最大敌人
·AQ就是关系学
·秦始皇君臣亲手埋葬了他们的帝国
·绿色恐怖对抗红色恐怖
·帝国就是废物的组合
·2020年人民币沦为卢布还是金圆券
·时代革命与八九民运都是对共产党的免疫反应
·纽约时代广场百万人挑衅上帝
·老美是中共的奶妈,现在断奶太早
·日本侵略者是中国共产党的先遣部队
·遭到阉割的出版物不如不出
·顾顺章是毛泽东狼狈为奸的搭档
·重庆大火是中国梦的缩影
·黑鹰坠落是否斩首行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谢选骏: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不满终于爆发 特朗普将班农解职》(2017-8-18)说:
   
   曾被称为美国总统特朗普“最亲密助手”的白宫战略顾问,也是其政权内极具影响力的重要人物班农已从该职位遭到辞退。


   
   综合媒体8月19日报道,斯蒂芬·班农(Stephen Bannon)曾任白宫首席战略顾问时,也一直是美国媒体关注的焦点。因为他在白宫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以至于特朗普(Donald Trump)上任后的大小决策都被认为是由他主导。《纽约时报》社论更是直截了当地称他为“班农总统”。
   
   但白宫发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18日发表声明称,“白宫幕僚长凯利(John Kelly)和班农已达成一致,今天将是班农工作的最后一天。”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最近对班农很不满意。他17日晚间在新泽西高尔夫球场的采访中,表达了自己对于班农与自己在朝鲜问题上立场矛盾的愤怒情绪。
   
   无独有偶,班农此前爆出一系列火药味十足的言论之际,这位“白宫操盘手”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本周,7名美国国会议员致信特朗普,要求他解雇班农,甚至有传言称班农可能会很快“被辞职”。
   
   而自白宫新幕僚长凯利任职以来,就有他要对特朗普内阁进行“清君侧”行动的说法。凯利曾多次提出对班农的不满,认为他是挑起与包括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Herbert R McMaster)、国家经济顾问科恩(Gary Cohn)等重要幕僚之间矛盾的“祸首”,还经常在白宫散布对其他官员不利的消息。
   
   过去数月以来,特朗普一直在考虑是否将班农从其团队中移除。并已经公开疏远了班农,据称特朗普已经至少一个星期没有和这位曾经的坚定盟友面对面会晤了。
   
   据悉,班农是自1月20日特朗普上任以来第六位离职的高级官员。此后,特朗普团队的人员安排走向,再度受到关注。
   
   《白宫隐形总统遭解职 或因一涉华访谈惹怒特朗普》(2017年8月19日人民日报海外版)说:
   
   据《纽约时报》消息,特朗普的首席战略分析师班农被从该职位辞退。
   
   早前,据澎湃新闻网报道,班农在接受左翼杂志《美国展望》(The American Prospect)电话专访时表示,美国和中国正在进行经济战,只有一方会胜出,美方应在双边贸易投资领域采取更强硬政策。
   
   “在未来25年到30年,我们当中的一个国家会成为霸主,如果我们沿着这条路走下去,那么霸主就会是他们。”班农说,“我们不得不专注于这件事。我想5年,最多10年,就会到达一个我们再也不能挽回的拐点,而我们将再也无法恢复元气。”
   
   据该杂志报道,班农的计划中还包括限制中国从美国公司购买技术、进一步限制中国倾销钢铁和铝等。
   
   另据华尔街日报18日报道,接近班农的人士17日对于班农在白宫的地位表达了担忧,认为这篇访谈可能让他职位不保。
   
   就在不到三周前,一篇类似的访谈曾让白宫另一名前官员斯卡拉穆奇丢掉了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一职。斯卡拉穆奇当时在接受《纽约客》(the New Yorker)杂志访问时用更加粗鲁的言辞抨击了白宫同僚,结果被新上任的白宫幕僚长凯利(John Kelly)要求辞职,凯利正是以加强白宫纪律和管理为工作目标。
   
   此外,新华国际早前曾报道,斯蒂芬·班农在特朗普曾任白宫首席战略顾问时,也一直是美国媒体关注的焦点。因为他在白宫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以至于特朗普上任后的大小决策都被认为是由他主导。《纽约时报》社论更是直截了当地称他为“班农总统”
   
   “影子总统”班农近期在《美国展望》的专访被广为传播,在这篇专访里,班农“坦率”地在诸多议题上开炮:和中国的经济战意味着一切、朝鲜问题压根没有军事解决的办法、白宫里有很多“敌人”。
   
   就在班农爆出一系列火药味十足的言论之际,这位“白宫操盘手”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本周,7名美国国会议员致信特朗普,要求他解雇班农、白宫助手史蒂芬·米勒和塞巴斯蒂安·格卡,甚至有传言称班农可能会很快“被辞职”。
   
   而自白宫新幕僚长凯利任职以来,就有他要对特朗普内阁进行“清君侧”行动的说法。凯利曾多次提出对班农的不满,认为他是挑起与包括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国家经济顾问科恩等重要幕僚之间矛盾的“祸首”,还经常在白宫散布对其他官员不利的消息。
   
   多位政治分析人士表示,如果班农被特朗普解除职位,特朗普内阁的“国家主义”政策也将随之走向终结,因新的白宫幕僚长凯利在移民等议题上的立场相对温和,并已经推动特朗普渐渐放弃修建美墨边境墙的计划;而经济政策领域则将由科恩全权负责。
   
   谢选骏指出:班农是把川普一路带进白宫的人,前者和后者的关系就像范增和项羽的关系。
   
   范增,前278年-前204年,战国后期至秦末居巢(今安徽省巢湖市亚父街道)人,西楚霸王项羽首席谋臣幕僚。项梁反秦起义时,范增曾劝项梁立楚怀王后裔为王,一直在项羽身边任参谋,被其尊称“亚父”,极受尊祟。但最终因陈平之离间计而失去项羽的信任,离开楚军。他走之后,项羽灭亡。
   
   据《史记·项羽本纪》所载:“居巢人范增,年七十,素居家,好奇计。往说项梁曰:‘陈胜败固当。夫秦灭六国,楚最无罪。自怀王入秦不反,楚人怜之至今,故楚南公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也。今陈胜首事,不立楚后而自立,其势不长。今君起江东,楚蜂起之将皆争附君者,以君世世楚将,为能复立楚之后也。’”
   
   公元前207年,秦军章邯令王离、涉间围攻钜鹿(今河北省平乡县),章邯率军攻钜南,楚怀王命宋义、项羽救赵,范增为末将。据《史记·项羽本纪》记载:“王召宋义与计事而大说之,因置以为上将军;鲁公项羽为次将,范增为末将,救赵。”范增后归项羽为谋士,为其所倚重,被尊为“亚父”。
   
   前206年,范增随项羽入关中,劝其消灭刘邦势力,但未被采纳,后在鸿门宴上令项庄舞剑,意欲借机行刺刘邦,却因为项伯从中干扰以及项羽的优柔寡断,放走了刘邦。范增气愤地说:“唉!竖子[1]不足与谋。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属今为之虏矣。”(《史记·项羽本纪》)
   
   前204年初,楚军数次切断汉军粮道,刘邦被困荥阳(今河南省荥阳市),于是向项羽请和。项羽欲同意,范增说:“汉易与耳,今释弗取,后必悔之。”(《史记·项羽本纪》)于是项羽与范增急攻荥阳。刘邦手下谋士陈平施离间计,令项羽误以为范增勾结汉军,从而削去范增之兵权。范增因而大怒告老回乡,项羽默然同意。据《史记·项羽本纪》记载:“范增大怒,曰:‘天下大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愿赐骸骨归卒伍。’”范增在回乡途中还没到彭城(今江苏省徐州市),就因背疽发作而死在路上。
   
   民间传说他是诈死,实际上已经乘着石船来到今属浙江省天台县的九遮山,隐姓埋名居住在山洞中,为民治病,造桥铺路方便行人。但他依然关心国事,当项羽自刎乌江消息传来,他大哭:“竖子不听吾言,终有今日!”于是人们知道他就是范增,他却说“范增早死彭城,哪里会到这里来!”不久人去洞空,不知所终。
(2017/08/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