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谢选骏: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不满终于爆发 特朗普将班农解职》(2017-8-18)说:
   
   曾被称为美国总统特朗普“最亲密助手”的白宫战略顾问,也是其政权内极具影响力的重要人物班农已从该职位遭到辞退。


   
   综合媒体8月19日报道,斯蒂芬·班农(Stephen Bannon)曾任白宫首席战略顾问时,也一直是美国媒体关注的焦点。因为他在白宫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以至于特朗普(Donald Trump)上任后的大小决策都被认为是由他主导。《纽约时报》社论更是直截了当地称他为“班农总统”。
   
   但白宫发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18日发表声明称,“白宫幕僚长凯利(John Kelly)和班农已达成一致,今天将是班农工作的最后一天。”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最近对班农很不满意。他17日晚间在新泽西高尔夫球场的采访中,表达了自己对于班农与自己在朝鲜问题上立场矛盾的愤怒情绪。
   
   无独有偶,班农此前爆出一系列火药味十足的言论之际,这位“白宫操盘手”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本周,7名美国国会议员致信特朗普,要求他解雇班农,甚至有传言称班农可能会很快“被辞职”。
   
   而自白宫新幕僚长凯利任职以来,就有他要对特朗普内阁进行“清君侧”行动的说法。凯利曾多次提出对班农的不满,认为他是挑起与包括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Herbert R McMaster)、国家经济顾问科恩(Gary Cohn)等重要幕僚之间矛盾的“祸首”,还经常在白宫散布对其他官员不利的消息。
   
   过去数月以来,特朗普一直在考虑是否将班农从其团队中移除。并已经公开疏远了班农,据称特朗普已经至少一个星期没有和这位曾经的坚定盟友面对面会晤了。
   
   据悉,班农是自1月20日特朗普上任以来第六位离职的高级官员。此后,特朗普团队的人员安排走向,再度受到关注。
   
   《白宫隐形总统遭解职 或因一涉华访谈惹怒特朗普》(2017年8月19日人民日报海外版)说:
   
   据《纽约时报》消息,特朗普的首席战略分析师班农被从该职位辞退。
   
   早前,据澎湃新闻网报道,班农在接受左翼杂志《美国展望》(The American Prospect)电话专访时表示,美国和中国正在进行经济战,只有一方会胜出,美方应在双边贸易投资领域采取更强硬政策。
   
   “在未来25年到30年,我们当中的一个国家会成为霸主,如果我们沿着这条路走下去,那么霸主就会是他们。”班农说,“我们不得不专注于这件事。我想5年,最多10年,就会到达一个我们再也不能挽回的拐点,而我们将再也无法恢复元气。”
   
   据该杂志报道,班农的计划中还包括限制中国从美国公司购买技术、进一步限制中国倾销钢铁和铝等。
   
   另据华尔街日报18日报道,接近班农的人士17日对于班农在白宫的地位表达了担忧,认为这篇访谈可能让他职位不保。
   
   就在不到三周前,一篇类似的访谈曾让白宫另一名前官员斯卡拉穆奇丢掉了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一职。斯卡拉穆奇当时在接受《纽约客》(the New Yorker)杂志访问时用更加粗鲁的言辞抨击了白宫同僚,结果被新上任的白宫幕僚长凯利(John Kelly)要求辞职,凯利正是以加强白宫纪律和管理为工作目标。
   
   此外,新华国际早前曾报道,斯蒂芬·班农在特朗普曾任白宫首席战略顾问时,也一直是美国媒体关注的焦点。因为他在白宫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以至于特朗普上任后的大小决策都被认为是由他主导。《纽约时报》社论更是直截了当地称他为“班农总统”
   
   “影子总统”班农近期在《美国展望》的专访被广为传播,在这篇专访里,班农“坦率”地在诸多议题上开炮:和中国的经济战意味着一切、朝鲜问题压根没有军事解决的办法、白宫里有很多“敌人”。
   
   就在班农爆出一系列火药味十足的言论之际,这位“白宫操盘手”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本周,7名美国国会议员致信特朗普,要求他解雇班农、白宫助手史蒂芬·米勒和塞巴斯蒂安·格卡,甚至有传言称班农可能会很快“被辞职”。
   
   而自白宫新幕僚长凯利任职以来,就有他要对特朗普内阁进行“清君侧”行动的说法。凯利曾多次提出对班农的不满,认为他是挑起与包括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国家经济顾问科恩等重要幕僚之间矛盾的“祸首”,还经常在白宫散布对其他官员不利的消息。
   
   多位政治分析人士表示,如果班农被特朗普解除职位,特朗普内阁的“国家主义”政策也将随之走向终结,因新的白宫幕僚长凯利在移民等议题上的立场相对温和,并已经推动特朗普渐渐放弃修建美墨边境墙的计划;而经济政策领域则将由科恩全权负责。
   
   谢选骏指出:班农是把川普一路带进白宫的人,前者和后者的关系就像范增和项羽的关系。
   
   范增,前278年-前204年,战国后期至秦末居巢(今安徽省巢湖市亚父街道)人,西楚霸王项羽首席谋臣幕僚。项梁反秦起义时,范增曾劝项梁立楚怀王后裔为王,一直在项羽身边任参谋,被其尊称“亚父”,极受尊祟。但最终因陈平之离间计而失去项羽的信任,离开楚军。他走之后,项羽灭亡。
   
   据《史记·项羽本纪》所载:“居巢人范增,年七十,素居家,好奇计。往说项梁曰:‘陈胜败固当。夫秦灭六国,楚最无罪。自怀王入秦不反,楚人怜之至今,故楚南公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也。今陈胜首事,不立楚后而自立,其势不长。今君起江东,楚蜂起之将皆争附君者,以君世世楚将,为能复立楚之后也。’”
   
   公元前207年,秦军章邯令王离、涉间围攻钜鹿(今河北省平乡县),章邯率军攻钜南,楚怀王命宋义、项羽救赵,范增为末将。据《史记·项羽本纪》记载:“王召宋义与计事而大说之,因置以为上将军;鲁公项羽为次将,范增为末将,救赵。”范增后归项羽为谋士,为其所倚重,被尊为“亚父”。
   
   前206年,范增随项羽入关中,劝其消灭刘邦势力,但未被采纳,后在鸿门宴上令项庄舞剑,意欲借机行刺刘邦,却因为项伯从中干扰以及项羽的优柔寡断,放走了刘邦。范增气愤地说:“唉!竖子[1]不足与谋。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属今为之虏矣。”(《史记·项羽本纪》)
   
   前204年初,楚军数次切断汉军粮道,刘邦被困荥阳(今河南省荥阳市),于是向项羽请和。项羽欲同意,范增说:“汉易与耳,今释弗取,后必悔之。”(《史记·项羽本纪》)于是项羽与范增急攻荥阳。刘邦手下谋士陈平施离间计,令项羽误以为范增勾结汉军,从而削去范增之兵权。范增因而大怒告老回乡,项羽默然同意。据《史记·项羽本纪》记载:“范增大怒,曰:‘天下大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愿赐骸骨归卒伍。’”范增在回乡途中还没到彭城(今江苏省徐州市),就因背疽发作而死在路上。
   
   民间传说他是诈死,实际上已经乘着石船来到今属浙江省天台县的九遮山,隐姓埋名居住在山洞中,为民治病,造桥铺路方便行人。但他依然关心国事,当项羽自刎乌江消息传来,他大哭:“竖子不听吾言,终有今日!”于是人们知道他就是范增,他却说“范增早死彭城,哪里会到这里来!”不久人去洞空,不知所终。
(2017/08/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