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谢选骏文集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谢选骏: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罕见 美军方4大将领同声谴责种族主义》(2017-08-16世界日报》说:
   


   在夏洛兹维尔暴力事件发生后,美国军方四大将领16日罕见地同时发声谴责种族主义及极端主义,不过他们在推特以及书面声明中,都没有提及川普总统的言论。
   
   传统以来,军方都避免介入政治,按照传统的看法,军方领袖及官员的职责是向部队强调固有的核心价值,例如种族平等及忍耐等,因此这次发声可说是非常罕见;其中一个原因是,涉嫌驾车冲向人群导致32岁女子海耶死亡的20岁白人男子费尔兹(James Fields),据称曾在2015年入伍接受陆军基本训练,但四个月后据称因未能符合训练标准而退伍。
   
   海军军令部长李察逊上将(Adm. John Richardson)首先就夏洛兹维尔暴力事件在推特贴文,强调事件"不可接受及不能容忍";而他在其后发出的完整声明中,指事件令人"羞愧"。
   
   他的发言人表示,李察逊发出声明,纯粹是对夏洛兹维尔事件感到羞愧及不可接受,而别无其他动机。
   
   之后,陆战队司令尼勒尔将军(Robert Neller)、陆军参谋长米勒(Mark Milley)及空军司令戈芬将军(David Goldfein)也先后在推特贴文,主要都是强调不能容忍种族主义及极端主义,不过并没有具体提及夏洛兹维尔。
   
   他们又透过发言人表示,发出有关声明都别无其他原因。
   
   在他们发声前,国防部长马提斯14日在回应记者查询时,只表示对事件感到悲伤(saddened),并未谴责。
   
   谢选骏指出:军方将领开反对国防部和总统,按照美国的标准,这种极端反常现象意味着美国已是“发生了美国式的军事政变了”。
   
   可以印证的是,《布什父子罕见发联合声明批评 川普怒了》指出就在同一天(2017-08-16),大小布什罕见发联合声明批评:
   
   上周六维珍尼亚州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发生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与反对者的暴力冲突,终演变成造成一人死亡的流血事件,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极右的暧昧立场惹来多方不满,其中由他成立、由粒粒商界巨星组成的顾问委员会,更因不满他的立场,先后辞职。
   
   顾问团成员相继与他划清界线,特朗普老羞成怒,在Twitter上发文,宣布"唔玩",解散由他领导的"美国制造业委员会"及"策略及政策论坛"。演活"是我不要你,不是你不要我"的戏码,以免更多人继续跳船。
   
   曾获商界支持的特朗普,愈来愈多商界领袖因他的言行而划清界线。多名商界领袖宣布,退出总统特朗普成立的制造业委员会,以示对总统偏袒种族主义的不满。继早前美国制药公司默克(Merck & Co)行政总裁弗雷泽(Ken Frazier)高调辞任委员一职之后,Intel、Under Armour等6名行政总裁,亦陆续辞任委员。
   
   连锁超市沃尔玛(Walmart)行政总裁董明伦(Doug McMillon)是特朗普的坚实支持者,周二(15日)他亦忍不住向员工发信,罕有批评特朗普处理维州暴力事件的手法:"我们能看到总统特朗普在上周末回应整个事件的态度,我们也认为他错失了让国家团结一致、明确拒绝‘白人至上’主义者骇人行动的重要机会。"但董明伦表明,不会辞任制造业委员。
   
   众叛亲离之下,特朗普仍旧强硬,曾声称会填补每一个退出委员会的商界领袖位置。怎料,数小时后,特朗普就"发难"宣布解散团队,还要加句"多谢!"。
   
   这个由特朗普领导的美国制造业委员会,本意是让制造业巨头定期与特朗普碰头,并就政府有关制造业的政策担任顾问一职。美国制造业委员会委员都是在美国制造业执牛耳者,包括杜氏化工行政总裁利伟诚(Andrew Liveris)、Tesla创办人马斯克(已离职)、晶片生产商英特尔行政总裁克尔札尼奇(Brian Krzanich)(已离职)及通用电汽的伊梅尔特(Jeff Immelt)等。
   
   在特朗普宣布填补空缺与解散顾问团期间,共和党重量级人马、前总统老布什及小布什罕有发表联合声明,谴责"种族偏执、反犹主义及仇恨"。
   
   父子俩的声明没点名提到特朗普,但以他们的身份及联署的分量,明显是针对特朗普就冲突各打五十大板,未有强烈谴责极右份子的态度。
   
   周六造成人命伤亡的示威持续发酵,特朗普不愿强烈谴责极右,令事件没完没了。他周二又召开记者会,再就事件回应,但他竟在会上为抗议拆掉罗伯特.李将军雕像的示威者辩护:"我已谴责了新纳粹主义者,我亦谴责了不同的组织。但不是所有示威者都是新纳粹主义者,相信我,亦不是所有人都是白人至上主义者。"
   
   不止如此,他亦提到"另类左翼",指他们"非常、非常暴力",称他们亦需承担责任:"拿着棍棒挥动,他们有没有问题?"
   
   特朗普这种类比,在美国社会引起讨论,被特朗普称为"假新闻"的部分美国媒体更大力鞭挞。CNN称,特朗普的这番说话很危险,是总统任期的黑暗时刻;而《华盛顿邮报》的社论题为《这国家只能哭泣》(The nation can only weep),称对种族主义者来说,这是"美好"的一天,因为有特朗普为他们背书。
   
   谢选骏指出:军队是各个国家的中坚力量,没有军队的同意,要在美国发起白人至上主义革命,看来殊非易事。这不,连现任总统,都遭到了“政变”。参加这一行列的,不仅有军界、政界和新闻界,甚至还有前任总统。
(2017/08/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