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谢选骏: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美国已成为一个危险国家》(2017-08-16T中文网)说:
   


   拉赫曼:危险在于,美国内外的多重危机将会融合,诱使四面楚歌的特朗普试图利用国际冲突来摆脱国内困局。
   
   美国“对世界和平造成威胁”多年来一直是俄罗斯和伊朗宣传机构的主要说辞。对相信西方联盟的人来说,承认这种观点现在有一定道理令人痛苦。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领导下,美国看起来非常危险。
   
   
   在过去一周里,特朗普在核问题上对朝鲜玩边缘政策,含糊地威胁要对委内瑞拉采取军事行动,并对国内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态度暧昧。他的领导风格与美国盟友希望的那种稳定、可预测而且平和的风格完全相反。
   
   众所周知的是,特朗普迅速威胁称,朝鲜可能面临已经“装弹上膛”的美国的“烈火和愤怒”,这尤其不负责任。即便这种威胁是在虚张声势,它也让美国信誉遭受考验,而且还可能让金正恩(Kim Jong Un)政权变本加厉,后者正威胁要向美国领土范围内的关岛附近发射导弹。甚至更令人担心的是,特朗普政府公开谈论先发制人打击朝鲜的观点,理由是拥有核武器的金正恩不可能被威慑住。但如果美国可以依靠威慑来遏制斯大林(Stalin)的俄罗斯和毛泽东的中国的核威胁,那么它当然就能同样遏制金正恩的朝鲜。美国以前的总统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全都拒绝先发制人打击核武国家的观点。
   
   特朗普为国际危机推波助澜日益与困扰其政府的国内问题分不开。美国前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对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调查越来越牵涉到特朗普的核心圈子。国会陷入僵持,白宫走马灯似地裁员而且勾心斗角。现在,美国街头出现了政治暴力活动,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新纳粹主义者攻击甚至杀死夏洛茨维尔的抗议者,而特朗普从高尔夫球场发表了含糊其辞的声明。
   
   危险在于,这些多重危机将会融合,诱使四面楚歌的总统试图利用国际冲突来摆脱国内困难局面。就在本周,引发争议的白宫助手塞巴斯蒂安•戈尔卡(Sebastian Gorka)利用朝鲜危机来迫使特朗普的国内批评者做出让步,他向福克斯新闻(Fox News)表示:“在古巴导弹危机期间,我们支持肯尼迪(JFK)。现在的局面类似于古巴导弹危机。我们需要团结起来。”
   
   戈尔卡关于战争威胁可能让美国人团结在特朗普周围的观点,应该给所有拥有历史观的人敲响警钟。面临国内危机的政府往往更愿意在国外冒险。例如,让欧洲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德国政府当时面临国内政治对手的严峻威胁。但在战争爆发当天,兴高采烈的德皇向人群表示:“我不再承认任何政党或派别;如今我们全都是德国兄弟。”或者就像戈尔卡上周说的那样:“现在是我们不得不作为一个国家团结起来的时刻了。”
   
   面临国内严峻政治压力的领导人也更可能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在水门危机期间,理查德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的内阁成员要求军方在听从总统命令发动核打击前和他们进行核实。遗憾的是,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官员——无论现在还是当时——是否有权力撤销总统签发的核打击命令。
   
   外部观察人士只有寄望于特朗普政府中的“成年人”将会以某种方式管住他。但至少在公开场合,对特朗普战争威胁的抵制明显偏弱,无论是在国会还是在政府内部。
   
   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赫伯特•雷蒙德•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在全国电视节目中为特朗普的好战立场辩护。与此同时,麦克马斯特将军本人还受到总统支持者当中的白人民族主义者的抨击,后者指责他裁掉了他们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中的一些盟友。上周,随着朝鲜危机加剧,“麦克马斯特走人”的主题标签在Twitter上流行起来,民族主义者们寻求将新的敌人从白宫清洗出去。这与白宫随着太平洋潜在核对抗逼近而本应有的主流情绪截然相反。
   
   那些希望美国的“暗势力”将会遏制特朗普、甚至迫使他辞职的人可能有些一厢情愿。迫使他辞职依然极为困难,而且有可能导致美国内政和外交都更加激进。
   
   最后一个令人不安的想法是,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越来越像是美国社会出现更广泛危机的征兆,即便特朗普下台,这种危机也不会消失。许多美国普通人生活水平下降以及危及美国白人主流地位的人口结构变化,催生了一大批把选票投给特朗普的愤怒选民。这种社会和经济背景,加上对国际地位下降的担忧以及尊崇枪炮武力的政治文化,你可以预想,这个国家对国际危机的响应日益可能是“装弹上膛”。(英国《金融时报》 吉迪恩•拉赫曼 。译者/裴伴)
   
   谢选骏指出:中国古话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因为忧患使人奋起,安乐却使人颓废。不仅个人如此,国家也是这样,危险使得国家奋起,安乐使得国家颓废。奋起的国家必然面临危险,因为他的扩张必然导致反击。例如现在,中国、俄国、美国甚至印度,都面临这样的危险。只有欧盟和日本比较安乐,并在安乐中继续下沉。对于世界来说,危险的国家还创造历史。例如,纳粹德国就创造了历史,它虽然失败,却激发了民族解放运动,摧毁了大英帝国的殖民板块,日本的侵略不仅解放了东南亚,还帮助中国塑造了强权……由此可见,危险的国家确实创造历史。
   
   附录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成语词汇)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个成语出自孟子儒家经典著作《孟子·告子下》中一则短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译为“处在忧虑祸患中可以使人或国家生存,处在安逸享乐中可以使人或国家消亡”。
   
   外文名
   Calamity, died of happiness
   
   释义
   
   忧患:忧愁祸患。安乐:安逸享乐。忧愁患难的处境可以使人发奋而得以生存,安逸快乐的生活可以使人懈怠而导致灭亡。指时时警惕,才能杜绝祸患。也指仁人志士为国家、百姓的忧患而奔波劳碌,为国家、百姓的安乐而奉献生命。
   
   
   示例
   
   宋·陆九渊《与苏宰书》:“然君子每因是以自省察,故缺失由是而知,德业由是而进。屯难困顿者,乃所以成君子之美也,故曰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 
   
   近义句
   《周易·系辞下》:“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
   魏征:“居安思危,戒奢以俭。”
   欧阳修:“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
   李商隐:“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
   
   事例
   
   秦朝末年,陈胜首举义旗,对抗暴秦,后称王富贵了的陈胜不仅忘记了少年时的承诺,而且变得贪图享乐,最终兵败被杀。陈胜没有追求危险,反而追求安乐,所以灭亡。
(2017/08/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