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谢选骏: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化解危机?华府、平壤 保持私下接触》(世界日报编译黄秀媛/综合11日电 2017年8月12日)说:
   
   川普再撂狠话,若北韩胆敢攻击关岛或任何美国领土,将立刻后悔。


   
   川普总统警告北韩领导人金正恩,一旦攻击关岛或任何美国领土,将立刻后悔。
   
   北韩与美国互相恫吓剑拔弩张,可是川普政府几个月来一直透过非正式管道私下与平壤保持外交接触,以营救被北韩囚禁的美国人,以及处理双方不断恶化的关系;透过这个被美联社形容为「宁静外交」(Quiet Diplomacy)的管道,有可能为双方正式对话铺路,化解此次危机。
   
   「美联社」报导,外界早就知道华府与平壤有对话,促使北韩6月间释放一名美国大学生,可是不知道这种接触一直在继续,并扩及其它事务。
   
   熟悉内情的消息人士说,这些互动并未能遏制北韩发展核子武器和飞弹,导致当前的军事对抗危机,可是如川普总统和北韩的金正恩决定放弃近日的好战言论同意对话,原有的幕后连系将为双方进行更严肃谈判提供基础。
   
   消息人士说,代表双方接触的是美国国务院北韩政策特别代表尹汝尚(Joseph Yun),以及北韩驻联合国代表团高级外交官朴成日(Pak Song Il,音译),而这个「纽约管道」的功能,主要是交换信息。
   
   川普扬言用「全世界前所未见的战火和怒火」对付北韩之时,他的国务卿提勒森却表示只要平壤停止试射飞弹,美国愿意与平壤谈判。提勒森甚至暗示双方之间仍存在非正式沟通管道,确保互通信息。
   
   这种互动可能显示川普政府对北韩的威胁保持某种程度的务实态度,平壤也愿意谈判。
   
   川普对北韩在某些方面比欧巴马更有弹性;消息人士说,美国多年来一直透过类似「纽约管道」的途径,断断续续的与北韩保持接触,可是欧巴马卸任前七个月,平壤因美国制裁金正恩愤而断绝连络,欧巴马也没有设法恢复,而川普就任后很快就重建沟通管道,只是双方互不信任,无法进行有建设性的对话。
   
   北韩最近数周加速试射飞弹之时,仍迂回的表示愿意谈判,条件是美国必须放弃对北韩的敌对政策和核子威胁。
   
   「新美国」智库高级研究员苏珊?狄马乔说,北韩正评估其选项,他们知道到某个时候他们必须返回谈判桌解决危机,而他们现在正衡量谈判时机。
   
   谢选骏指出:也许美联社还不代表美国,但在这个时候发出这种论调进行报道,无异于向北韩献媚乞和。大国的悲哀!“要北韩弃核”,变成了“向北韩乞和”!这是小国时代特有的风景。
(2017/08/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