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谢选骏文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谢选骏: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中国“以大事小”北韩合乎儒家传统
   
   中国迎来了一种“最新最活的亚圣主义”——


   《中国游客仍蜂拥去平壤或预告朝鲜无战事》(2017年8月12日法广RFI小山)说:
   
   尽管朝鲜美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升级,特朗普与金正恩互相叫阵高声喊打,但目前仍有大批中国游客赴朝鲜旅游。此现象除了揭示中国微妙处置安理会对朝鲜制裁决议,也显示中国游客并不认为朝鲜会有战事。
    
   自由亚洲报道,尽管朝鲜美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升级,但目前仍有大批中国游客赴朝鲜旅游。中国山西日前还开通赴朝鲜平壤的旅游包机航线。有评论指出,中国对本国公民赴朝旅游的态度,反映了中国对联合国涉朝制裁决议的态度,也反映出中国官方和民间认为美国近期不会对朝鲜动武。
    
   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11日透过推特再次警告朝鲜,称如果朝鲜做出不明智的选择,美国军队已经“装弹上膛准备开火”(locked and loaded),特朗普还敦促想要军事打击美属关岛的金正恩“另寻他路”。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8日称,如果危害到美国,朝鲜会遭遇“炮火和怒火”。 朝鲜方面则在8月10日回应说,军事打击关岛的准备已经进入最后校准阶段。
    
   报道引述路透社8月11日消息,尽管平壤和华盛顿紧张局势升级牵动全球神经,但每天早上,仍有大批中国游客经过中朝边境的丹东边检站,到朝鲜旅游。朝鲜边境一侧有数十辆大巴等候,带中国游客去新义州一日游,或者带中国游客进行为期一周的观光行程,参观包括平壤在内的朝鲜主要城市。
    
   山西开通的这4条出境包机航线,在山西省各大旅行社均可报名出游。而且,四大包机航线往返均为白班飞行,轻松舒适,也非常适合老人及儿童出游。
    
   报道说一名来自中国杭州的音译名叫徐娟的中国游客,她此行是跟亲朋好友一起出游,他们很好奇,想看看朝鲜人的生活方式。
    
   另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来自吉林的50多岁的男子表示,他到朝鲜是出于怀旧,想看看这个贫穷的国家,就像自己年轻时候的中国。
    
   报道引述美国俄亥俄州托莱多大学政治学荣誉退休教授冉伯恭认为,中国对本国公民赴朝旅游的态度,反映了中国对联合国涉朝制裁决议的态度,也反映出中国官方和民间认为美国近期不会对朝鲜动武。
    
   冉伯恭说,“中国公民到朝鲜去旅游,并不包括在联合国制裁的范围之内。不仅是旅游,很多方面例行的经常的中国和朝鲜间的经济交流,按照中国的解释,也不包括在联合国最新的对朝鲜制裁的政策范围内。”
   
   谢选骏指出:中国的旅行项目都是政府控制的。如此一来,岂不充当了北韩的人肉盾牌?可见,这是中国方面对于北韩的小心事奉。大国面对小国北韩不仅仁至义尽、委曲求全,而且到了忍辱负重、“以大事小”的地步……这样对不对呢?按照儒家传统来说,竟然还是对的!“亚圣”孟子在和齐宣王对话时说“大事小以仁,小事大以智”;这句话怎么解释呢?大意是说“强大的国家对待弱小国家的要用仁爱的方式,而弱小的国家对待强大的国家要用智慧的方式。”现在,小国北韩被联合国认为非常不“智”,所以需要制裁之。那么为了避免遭受池鱼之殃,中国就要格外地“仁”,小心事奉。这不是丢脸,这是孟子的教导。
   
   请看详解:
   
   《孟子梁惠王下》说——
   
   (原文)齐宣王问曰:“交邻国有道乎?”孟子对曰:“有。惟仁者为能以大事小,是故汤事葛①,文王事混夷②。惟智者为能以小事大,故大王事獯鬻③,勾践事吴④。以大事小者,乐天者也;以小事大者,畏天者也。乐天者保天下,畏天者保其国。《诗》云:‘畏天之威,于时保之。’”⑤ 
   王曰:“大哉言矣!寡人有疾,寡人好勇。”
   对曰:“王请无好小勇。夫抚剑疾视曰:‘彼恶敢当我哉!’此匹夫之勇,敌一人者也。王请大之!《诗》云:‘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遏徂莒⑥,以笃周祜,以对于天下。’⑦此文王之勇也。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
   《书》曰:‘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惟曰其助上帝宠之,四方有罪无罪惟我在,天下曷敢有越厥志?’⑧一人衡行于天下⑨,武王耻之。此武王之勇也。而武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今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民惟恐王之不好勇也。”  
   (白话)齐宣王问道:“同邻国交往有什么原则吗?”孟子答道:“有。只有仁人能以大国的地位侍奉小国,所以商汤曾侍奉葛国,文王曾侍奉混夷。只有聪明的人能以小国的地位侍奉大国,所以周太王曾侍奉獯鬻,勾践曾侍奉吴国。能以大国地位侍奉小国的,是乐于听从天命的人;能以小国地位侍奉大国的,是畏惧天命的人。乐于听从天命的能安定天下,畏惧天命的能保住他的国家。《诗经》上说:‘畏惧上天的威严,才能得到安定。’”
   
   宣王说:“讲得太好了!(不过)我有个毛病,我喜欢勇武。”
   
   孟子答道:“大王请不要喜欢小勇。按着剑、瞪着眼说:‘他哪敢抵挡我!’这是平常之人的小勇,只能对付一个人罢了。大王请把它扩大开去!《诗经》上说:‘文王勃然发怒,于是整军备武,挡住侵犯莒国的敌人,增我周朝的威福,以此报答天下的期望。’这就是文王的勇武。文王一怒而安定了天下的百姓。
   
   《尚书》上说:‘上天降生万民,为他们设君主,立师长,要他们协助上天爱护百姓,天下有罪和无罪的,都有我在(处罚或安抚他们),天下谁敢超越它的本分?’有一个人横行天下,武王就感觉到耻辱。这就是武王的勇武。而武王也是一怒就安定了天下的百姓。如果现在大王也一怒就安定天下的百姓,那么百姓还唯恐大王不喜欢勇武呢!”
   
   [注释] ①汤事葛:汤,即商朝的创建者成汤。葛,古国名,故城在今河南宁陵县北。“汤事葛”,其事详见本书《滕文公下》第五章。②混夷:即昆夷,殷末周初西戎国名。③大(tài)王:也作“太王”,周文王的祖父古公亶父,周族首领。獯鬻(xūn yù):古代北方的一个少数民族,周称猃狁(xiǎn yǔn),秦汉时称匈奴。④勾(gōu)践:春秋时越国君主。前494年,越被吴打败,勾践屈辱事吴,后卧薪尝胆,发愤图强,终于灭掉吴国。⑤以上两句出自《诗经•周颂•我将》。⑥莒:殷末国名(此从赵岐说),非西周分封、前431年为楚所灭的莒国。⑦以上五句出自《诗经•大雅•皇矣》。⑧以上六句为《尚书》逸文,伪古文《尚书》放入《泰誓上》篇。⑨一人:指殷纣王。周武王起兵伐纣灭殷。
   
   ……
   
   按照孟子精神或“亚圣主义”,卑躬屈膝地对待北韩,确实也算合乎儒家传统。因为,除此之外,实在别无它法了。
   
   不过,“大国可以充当小国的人肉盾牌”,这一点可以算是对于“亚圣主义”的继承和发展……因为,孟子没有见过炸弹威力,所以他有关国际关系的学说,已经过时了。这样一来,中国就发明了一种“最新最活的亚圣主义”。
   

此文于2017年08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