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谢选骏: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如果说《纽约时报》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美国主流社会的舆论”,那么,下面的文章就是代表了“大国终于对小国低头”。
   
   《金正恩:一个手握核武器的80后》(CHOE SANG-HUN 2017年8月11日)说:


   
   韩国首尔——在中国,扬言要向美国发射导弹的这个男人常常被嘲笑为胖小子。在美国,一名参议员最近称之为“这疯狂的小胖子”。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曾叫他“不折不扣的疯子”。
   
   但作为上述冷嘲热讽的对象,现年33岁的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一直以来都被低估了。
   
   在金正日(Kim Jong Il)的三个儿子当中,金正恩年纪最小,却越过两名兄长,继承了父亲手中的权柄。当他在27岁的年纪上台的时候,很多分析人士将他贬为没有政治经验的傀儡;有人甚至预测,他的统治绝不可能长久。但将近六年过后再看,毫无疑问,他牢牢地掌控着权力。
   
   在面临一种极为渺茫的可能性的情况下,他接近于让孤立而又贫穷的朝鲜,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有能力以搭载核弹头的导弹袭击美国的国家之一。
   
   一些人不断敦促特朗普开启与他的谈判。但尚不清楚金正恩对谈判是否感兴趣。他已经把打造核武库当成重中之重,宣称只有这样朝鲜才能保障自身安全、发展本国经济。
   
   至于他的终极动机,则像他生活中的很多细节一样,并不为人所知。自从上台以来,金正恩尚未踏出国门一步,也未以东道主的身份招待过其他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朝鲜外部的人士只有少数几个获准与他相见——前篮球明星丹尼斯·罗德曼(Dennis Rodman),一名制作寿司的日本厨师,以及古巴的副总统和中国的副主席。
   
   关于金正恩的一鳞半爪的信息表明,他非常无情,不过在意识形态上具有某种灵活性。
   
   韩国情报官员称,金正恩已经处决了众多高级官员,其中包括他的姑父,一名被视作其导师的老谋深算的权力掮客。他还被认为下令刺杀了同父异母的哥哥金正男(Kim Jong Nam),后者于今年2月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Kuala Lumpur International Airport)被人以VX神经毒剂毒杀。
   
   不过金正恩也有受到称赞之处,他放松了政府对经济的控制、促成了些许增长,并让民众在某种程度上重拾了对金氏王朝的信心——他祖父掌权的时候,民众的信心还是很足的,但他父亲的统治以一场灾难性的大饥荒而为世人铭记,那期间民众对金氏王朝失去了一些信心。
   
   “聪明、务实、果断,”首尔国民大学(Kookmin University)朝鲜问题专家安德烈·兰科夫(Andrei Lankov)提及金正恩时说。“但也任性、喜怒无常,容易起杀心。”
   
   金正恩于2010年9月首次在朝鲜国有媒体上亮相,再过一年多一点儿,他就会接替他父亲担任该国最高领导人。但直到那时,人们尚不清楚他是否能继承父位。外界此前甚至从未见过他成年后的照片。
   
   金正日的长子金正男原本被普遍视为理所当然的继任者,直到他于2001年被逮到试图持假护照去逛东京迪士尼。2015年,有人看到金正日的次子金正哲(Kim Jong Chol)在伦敦现身埃里克·克莱普顿(Eric Clapton)的一场音乐会,但尚不清楚他为何没被选为继承人。仅有的几条线索之一来自藤本健二(Kenji Fujimoto)。曾是金家御用寿司厨师、于2001年逃离朝鲜的他,在出版于2003年的一本回忆录里写到,金正日觉得这个儿子太“柔弱”。
   不过金正日很喜爱三儿子金正恩,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那种霸气,以及其他一些领导特质。
   
   “他从小就了解权力是如何运作的,”首尔东国大学(Dongguk University)研究朝鲜问题的教授高有焕(Koh Yu-hwan)说。
   金正恩据信曾假扮成一名朝鲜外交官之子,在瑞士的公立学校里求学,从1996年至少学到2000年。老师以德语授课,那门语言让金正恩颇为挠头。当时录制的一段视频显示,金正恩在音乐课上很不自在地敲击着手鼓。
   
   有证据表明,年少时在欧洲,或许还有其他地方的经历,给金正恩留下了深刻印象。藤本健二在其回忆录中忆及了他与少年金正恩的对话。当时,未来的朝鲜最高领导人表达了对本国电力短缺的沮丧之情,还对海外的百货商店赞叹不已。藤本健二写到,金正恩曾表示,朝鲜应该学习中国的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政策。
   这类描述让一些分析人士抱有希望。
   
   “待时机成熟,金正恩应该会采取可以缓解本国孤立处境的政策,拥抱来自西方的美好事物,”首尔城外世宗研究院(Sejong Institute in Seoul)朝鲜问题专家白鹤淳(Paik Hak-soon),在2月份发表的一篇以金正恩的领导力为题的文章中说。
   
   但首先浮出水面的是韩国官员口中的“恐怖统治”。
   
   父亲去世后,金正恩对权力的掌控被认为岌岌可危。朝鲜外部的很多人一度认为他只是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握有实权的则是他的姑父兼摄政张成泽(Jang Song Thaek)。
   
   韩国情报官员称,张成泽当年似乎帮助侄子进行了一场系统性的大清洗,换掉了朝鲜很多颇有影响力的将军和官员。
   
   但上台两年后,金正恩对自己的姑父采取了行动,派身穿制服的人员在一场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当着数以百计的党代表的面将其逮捕。张成泽后来被处决,罪名包括在金正恩进入会场时“敷衍了事”地鼓掌,以及阴谋推翻金正恩的统治。
   
   金正恩自上台以来,据信总共处决了140余名高级官员。
   
   “他迅速而又无情地采取了行动,”阿拉巴马州特洛伊大学(Troy University)驻首尔的国际关系专家丹尼尔·平克斯顿(Daniel Pinkston)说。“我想大多数人都没料到,这么年轻的一个人会如此善于进行独裁统治。”
   
   金正恩允许开展更多市场活动,从而拓展了人们获取食物和商品的渠道。他还在平壤发动了一场建设热潮。那座城市是只有最忠诚的国民才会获准居住的地方。
   
   但在作为展示窗口的首都之外,情况依然很惨淡;要进一步促进增长,或许得让限制朝鲜与外界的贸易往来的制裁走向终结。这意味着放弃核项目。
   
   而金正恩似乎对此问题有不同看法。自从1990年代的大饥荒以来,已有超过3万人逃离朝鲜;脱北者说,他必须让朝鲜保持孤立,因为担心韩国将其吞并。
   
   核武库由此进入他的视野。他的政府宣称,需要以核武器保卫自己不像其他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政府那样被推翻——国有媒体已经点了穆阿迈尔·卡扎菲(Moammar Gadhafi)和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的名。
   
   但朝鲜还表示,希望利用核武器迫使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按照朝鲜自己的条件接纳它为国际社会的正式成员。
   
   “金正恩会掌权数十年,他在放眼于长远,”东国大学教授高有焕说。“他相信,随着时间推移,国际社会将别无选择,只能承认朝鲜是有核国家。”
   
   谢选骏指出:《纽约时报》已经被无可奈何的情绪俘虏了。这实际上是一种代表发言,也就是一般人所说的“代言”。这种代言的背后,就是大国对小国已经无计可施,所以他们把这个情况归咎于一个特殊的例外,而痴痴不肯承认大国已经陷入“小国时代”的泥沼之中。而对于那些没有核武库的“大国”,例如日本和德国,俯首之后的称臣,恐怕难以避免了。
(2017/08/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