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谢选骏: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在《瑞士为何没有恐怖袭击》(2017-06-05)里我曾经指出:
   瑞士好不容易发生了“恐怖袭击”,但却还是“和恐怖袭击无关”。这不禁让人们思考——瑞士为何没有恐怖袭击?想知道答案,就需要了解何为恐怖袭击,以及恐怖袭击的根源是什么?
   在我看来,恐怖袭击实际上是一种城市游击战,就像过去中共发动的农村游击战一样。那时,中共天天打土豪分田地,摸黑到地主老财家里割人头抢妇女,其实就是一种现代意义的恐怖活动。
   既然恐怖袭击是一种城市游击战,那么很显然,作为没有敌对国家的“永久中立国”的瑞士,就不会收获恐怖袭击的炸药包了。


   由此可见,恐怖袭击并不可怕,因为它比常规战争的杀伤力,实际上要小得多。
   此外,恐怖袭击并非不可预测,因为没有敌对国家就不会有恐怖袭击。
   最后,恐怖袭击其实很容易消除,那就是成为一个永久中立国,或者,直捣敌对国家,彻底消灭“恐怖袭击”的战争策源地。
   那时,一个全球政府就会出现在历史的地平线上了。
   谁能做到这一点,谁就能创造未来文明的走向。
   
   ……
   
   其实,瑞士之所以没有恐怖袭击,还有一个重要原因——瑞士这个国家就是独立于恐怖袭击的,换言之,瑞士自己就是恐怖主义的产物,所以对恐怖袭击天然免疫。
   
   《瑞士民族英雄威廉-泰尔》指出:
   
   每个人几乎都听说过那个手持弓弩射中儿子头顶上的苹果的民间故事。对瑞士人来说,威廉-泰尔是他们的民族英雄,是争取自由和独立的象征。
   
   但是威廉-泰尔到底是谁呢?传说中他来自乌里州的一个名叫比格尔的小村庄,是一位好猎手、令人尊敬的好父亲,而且是一名出色的射手。有关他的性格、家庭和生活的内容传说中并没有过多描述。
   
   民间只是流传着他的事迹:1307年11月18日,威廉-泰尔来到乌里州首府阿尔特多夫。他从广场中穿过,没有向绑在一个柱子上的国王的帽子鞠躬。
   
   而当时正是哈布斯皇朝(Habsburger)统治时期,地方总督盖斯勒(Gessler)下令将国王的帽子绑在柱子上,每个在此经过的人都必须对帽子鞠躬行礼以示对国王的尊敬。违背这条规定者,将被判处死刑。
   
   射中苹果
   
   但是威廉-泰尔拒绝向国王的帽子低头,由此招来了厄运。第二天,他被传唤到广场上,勒令当众认罪。
   
   总督盖斯勒承诺饶威廉-泰尔一命,如果他能射中儿子瓦尔特头顶上的苹果。威廉-泰尔射中了苹果,但是威廉-泰尔臧了另一支箭,他本想如果他的第一支箭未能射中苹果,他会用第二支箭射死盖斯勒。因为被查出藏箭,威廉-泰尔被捕了。他被压上通往监狱的船。
   
   当湖上忽然暴风骤起,威廉-泰尔被松了绑,受命划船。他因此可以趁机跳船逃走。
   
   第三天威廉-泰尔躲在从圣哥达通往苏黎世必经的一条狭窄通道(Hohlen Gasse)的一棵树后,射死了盖斯勒。故事就此结束了。
   
   威廉-泰尔也从此销声匿迹了。但是瑞士同志会争取独立的斗争依然继续,而这位比格尔神射手并未再被提及。这样一位功劳显赫、深受爱戴的人物怎么会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呢?莫非威廉-泰尔这个形象从头到尾就是被虚构出来的,所以故事必须这样匆匆收尾?
   
   传说还是史实?
   
   历史学家试图寻找威廉-泰尔存在的依据,但是无论在维也纳还是在乌里地区山谷背后最偏僻山村中的教堂资料库中都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资料可证明他的存在亦或不存在。可能这个人根本不叫这个名字。介于时间上的差距和当时人们的文化水平--文盲的比例相当可观,因此混淆姓氏也是难免的。
   
   在乌里地区曾经有一位乡绅姓“冯-泰尔”。在1300年这家户主的名字叫康拉德而不叫威廉,而且康拉德是一个性格非常中和的人,这也与威廉-泰尔的形象相差甚远。至于康拉德是不是有一位亲戚姓泰尔就不得而知了。
   
   中心思想
   
   这个民族英雄故事似乎更象一个传说,而不是史实。但是这一形象,是瑞士老同志会成立时期的一个真实代表。
   
   威廉-泰尔代表的是一个民众,他们接受政权,但是如果这一政权变成了专制,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全力反抗:这就是一个普通农民变成英雄的原因。
   
   这一人物并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因此完全有可能是真实人物。所以是传说还是史实其实并不重要。每个人都可以凭自己的想象来渲染威廉-泰尔的故事。不管怎样,这是一个700年来最有教育意义的历史故事。
   
   谢选骏指出:上面这个历史故事具有怎样的教育意义?具有恐怖主义的教育意义。按照现代标准,进行暗杀活动的威廉泰尔显然是一个“恐怖分子”和“刑事罪犯”——由此说来,恐怖主义不仅是少数人反抗多数的主义,不仅是个人或组织反对国家主权的主义;而且,恐怖主义还是一切国家主权得以形成的基本主义。瑞士联邦,不过对此提供了一个侧面的一个事例。

此文于2017年08月1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