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谢选骏: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柏林拘捕行纳粹礼的两名中国游客 定罪或判刑三年》2017年8月6日说:
   
   8月5日上午,柏林市中心的国会大厦前,两名中国游客被警方拘捕。柏林警方发布消息称,这两人互相行“万岁,希特勒”纳粹礼,并用手机为对方拍照;在缴纳了500欧元保释金后,这两名游客得以暂时离开警察署。他们面临刑事调查,如果定罪,会被罚款或者判处最高三年刑期。


   
   柏林警察局在其网站上通报称,这两名中国游客皆为男性,年龄分别为36岁以及49岁。一开始,两名物业保安人员注意到了这两中国游客,随后通知了警察。巡警到场后发现,两人正以德国国会大厦为背景,互相拍摄行纳粹礼的照片。随后,巡警以”使用违宪组织标志罪”拘捕了这两名游客。根据法官命令,中国游客在缴纳了500欧元后获得了保释。目前,两人已经被暂时释放。
   
   德国国会大厦是联邦议会所在地。这座建筑在德国历史上也有着重要地位:1933年2月,当时的国会第一大党纳粹党尚不具备绝对多数议席,该党于2月27日在德国国会大楼纵火,事后再栽赃于共产党人,并乘机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要求总统兴登堡签署《国会纵火法令》,取消大部分魏玛宪法确立的政治权利。在这一形势下,纳粹党再胁迫国会其他党派通过《授权法》,从而为纳粹党建立独裁专制政权铺平了道路。
   
   在德国行纳粹礼可能坐牢
   
   希特勒于1933年至1945年统治德国。二战后,德国针对仇恨言论以及与希特勒和纳粹有关的象征,制定了严厉的法律。
   
   根据德国刑法典86a条的规定,传播或在公开场合使用违宪组织标志可判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罚款;旗帜、图形、制服、口号、问候礼都属于”标志”的表现形式。
   
   同时,根据德国刑法典86条第1款第4项的规定,可用于复辟纳粹组织的宣传品也禁止持有与传播,违者也可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罚款。纳粹万字符、”希特勒万岁”口号、”胜利万岁口号”、纳粹举手礼、纳粹党歌都属于该法条的管制范畴。
   
   反纳粹与言论自由孰轻孰重?
   
   在德国,刑法中针对纳粹标志的禁令是否与基本法中的言论自由条款有冲突,一直是一个争议话题。2013年,德国艺术家梅塞(Jonathan Meese)因为在行为艺术表演时行了纳粹礼被送上法庭,引起人们的热议。梅塞后来获得无罪释放。法庭判决指出,梅塞”是在荒诞讽刺的范围内”行纳粹礼,因此艺术自由应凌驾于德国禁止使用纳粹符号的法规上。
   
   但是在2014年,另一名行为艺术家旺格林(Günter Wangerin)则得到了完全不同的判决:旺格林在一次反欧盟财政节约政策的示威活动中,举了一幅印着默克尔穿纳粹军装的看板。他也辩称这是艺术创作自由,但却不被法庭采纳,旺格林必须缴交3000欧元的罚款。
   
   谢选骏指出:德国人这是矫枉过正,还是情非得已?或许说是见仁见智。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其实,二次大战本身就是如此。原子弹轰炸日本,就是用日本人的方法对付日本。事实证明,这才有效。如果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法,一定无法取得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辛亥革命如此,北伐战争如此,现在有人却不想如此结束共产党专政。他们梦想,不用共产党的方法,而用“和理非”就能结束专政……其实,那除非是出现了奇迹才能奏效。那个奇迹,就是中国的全面基督教化。那时,上帝的慈爱、基督的宝血,为中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和平转型,使得中国避免“以暴易暴”的历史宿命。
(2017/08/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