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谢选骏文集
·哥伦布的GDP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毛泽东的“弃程诈骗”手法源自满清
·澳洲政府成了共产党中国的邪恶学生
·政府就是毒贩
·三自教会的末日就是基督教中国的生日
·暴力政权更迭不会引起分裂解体甚至民族毁灭
·中国崛起原来竟是僵尸崛起
·鲁滨逊漂流记的中国版
·教会合并促进了基督教中国的成型
·川普偷运进入通俄门的血腥大礼
·川普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
·阴谋论是人文主义的极端
·香港人能够逃避福建人的下场吗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发表十五年之后
·香港政府为何害怕清真寺
·丘吉尔首相是中国偷渡者的先行者
·日本人到了巴黎为何丑态百出
·中国需要连坐法
·国民党共产党都是娘炮党
·眼睛不是灵魂的窗户
·笑里藏刀的人类
·国民党为什么败给共产党
·红二代方队将军方队就是吃饭的嘴
·蝴蝶效应就是一个鸡蛋的家当
·令人痛苦的不是强暴而是社会对于强暴的歧视
·老母鸡压不住小公鸡
·小日本强过大日本
·美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被判终身监禁
·教育不是投资而是消费
·国籍就是现代人的卖身契
·好的和理非与坏的和理非
·纽约时报的强盗逻辑
·科学家只会事后聪明,政治家只会事前忽悠
·戴安娜是皇家宠物还是人民宠物
·为什么小日本可以战胜大中华
·发祥地为何总是最落后
·加州大火是自由派造的孽
·纳粹化是中国社会的一个进步
·万圣节的异化
·英国民主就是耍猴
·毛泽东集团不是骗子论,可以休矣
·第五个现代化是红二代的产品
·中国社会的超不稳定结构
·毛泽东比希特勒更邪恶
·考古学家不仅是盗墓贼还是盗猎者
·刘水推进了中国的文明化进程
·红一代断头,红二代断腕
·贵族处境的危险性
·孔子不是间谍就是叛国者
·香港人计划击杀中国独裁者
·多数人是没有灵魂的
·人类将死于自杀还是他杀
·六四屠杀对东德崩溃的影响
·地狱不是无中生有的假新闻
·蜻蜓计划体现了自由主义和理想主义者的虚伪
·台湾民主是党阀民主和党主立宪
·美国政府刚知道中共不代表中国人
·没有奴隶就没有文明
·蒙古鞑子把岳飞的子孙变成了汉奸
·什么叫做夺路而逃
·美国的毛匪
·川普真能超越驴象吗兼论全球治理是打家劫舍
·港澳台与大陆人同享被捕下狱的权利兼论“压制与反制的历史力学”
·汽车把贱人变成了贵人
·“全过程民主” 就是“从奴隶到将军”
·共产党自白为何支持川普连任
·纳粹主义也是人民民主专政
·从赛马的命运看英国土人是怎样灭绝澳洲土人的
·中国为何取消不了一党专政
·港澳台为何不同于共产党中国——先有隋炀帝,后来唐太宗
·当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那就是戈尔巴乔夫的悲剧
·中国人为何不懂“转过脸去”
·新的南昌起义——战场经济催化军事化的全球赌博网站组织
·西伯利亚即将获得解放
·琉球人不是日本人
·死亡只是一个定义
·巴黎圣母院是个赝品
·澳大利亚只能算是个岛屿
·美国确实在向罗马帝国的方向演变
·完美的极权主义就是长河落日圆
·《红灯记》改名《红灯区》——中国反对运动活像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刘文彩的原型其实是毛泽东
·他确实“抗争过”
·叔本华不知道自己的表象世界——思想
·四种沙门说明佛教就是沙门教、萨满教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美国移民局并未歧视亚洲人
·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谢选骏:改名白求恩就可以获得签证——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2017年8月4日的新闻报道说,《施教拉萨盲校近廿年 盲人“白求恩”被中国驱逐》:
   
   曾在德国及中国获得多次得到表彰的德国盲人学者滕贝肯(Sabriye Tenberken),创办了中国境内最成功盲童学校,在拉萨默默施教近20年。现在,中国当局让这位藏学家离境。她创办的学校也将被关闭。


   
   她为藏语发明了盲文,在拉萨建立了盲人中心,使之成为中国境内最成功的盲人学校之一。建校19年来,滕贝肯培养了300多名儿童,帮助他们为未来自立生活做好准备。现年47岁的滕贝肯在科隆(Köln)出生、在波恩(Bonn)长大,12岁上也成了盲人。她多次得到表彰,其中包括联邦功勋十字章(Bundesverdienstkreuz)和巴塞尔市(Basel)阿尔贝特-施魏策尔奖(Albert-Schweitzer-Preis)。
   
   中国政府也看重她的工作,并于2006年授予她国家友谊奖。而现在,她的签证未获延长,不得不离开西藏,她的学校面临被关闭的危险。
   
   一段时间以来,众多非政府组织的在华工作条件恶化。“盲文无国界”组织(Braille Without Borders)就是其中之一。
   
   滕贝肯女士在接受波恩《总汇报》(Generalanzeiger )采访时说,有传闻称,中国当局认为,该校的“西方影响”太大。一年前,中国政府出台了进一步强化监控非政府组织的新法律。随着新法的实施,海外组织、基金会和研究机构只能在更为困难的条件下运作,有的甚至完全无法开展工作。在谈及实施新法的理由时,中国主席习近平毫无掩饰地称受到“威胁”。他说,他希望中国是一个不受“西方政治影响”的“文明社会”。
   
   在拉萨建校19年来,滕贝肯培养了300多名儿童
   
   有关滕贝肯创建的盲人中心,根据一份解散合同,当局计划将盲童学生们安排到一所汉藏“特别学校”去。滕贝肯女士则担心,和她的学校所确定的目标不同,特别学校不能为孩子们替将来的自立生活、上普通学校或上大学做好足够准备。
   
   滕贝肯希望能够帮助西藏的孩子们得到她自己所能有的相同的机会。因此,她创建了“盲文无国界”组织。该组织以法国人布莱叶(Louis Braille)命名。1825年,布莱叶创造了由凸点符号构成的文字系统,逐渐成为通行全球的盲文。
   
   谢选骏:滕贝肯的遭遇不是孤立的,也不见得就是北京打压西藏的特殊案例。其实在汉人的内地,这种扫荡发生的更早一些。有无可能避免这一悲剧?我想正如新闻标题所提示的,“盲文无国界”早点改名为“白求恩”就可以获得签证;或者,干脆改名“盲文马克思”也是可以的。此外再让盲文学校多教一点“中央党校”那样的东西。共产党中国不是害怕所有的西化,而是害怕妨碍他自己进行专政的那种西化。共产党自己就是西化的产物——马克思主义是在掠夺全球文物的大英博物馆里诞生的吸血鬼,列宁主义是在各族人民的大监狱俄罗斯帝国诞生的白骨精。现在共产党反对西化,只是反对更新的西化,一面威胁自己的老一辈西化的政治垄断。德国盲人没有看清这个,所以没有及早改名为白求恩与马克思,不得不让自己的学校遭到军事管制当局的接管——因为马列主义其实就是一种“军事共产主义”。这也不能全怪盲人,连西方各国的政府,也都忘记了“军事共产主义”才是中共的本质,竟敢接纳中国大陆进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结果,全副武装的齐天大圣孙悟空进入了铁扇公主(国际秩序)的肚子里,后果大家都看见了——一部开足了马力的军事机器,进入了全球市场。
(2017/08/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