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言论主权”]
谢选骏文集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中国可以联姻统一俄罗斯
·超级玩具“辽宁号”航母
·欢迎中国政府给2017年G20峰会献礼
·祝贺郭文贵荣升政治局常委
·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满清为何挖空心思地阻止中国发展
·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均富”的恶果就是伤口撒盐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美国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
·“出云”号叫阵“辽宁”号
·朝鲜对美威胁不及芝加哥
·印度没有历史只有神话
·年轻而鲁莽的小国时代
·中国能够歼灭美国舰队吗/索罗斯不敢回答的问题
·北京大学沦为“被打的落水狗”
·纪念八十年前的绝处逢生1937-2017
·毛泽东语录是臭豆腐
·大学试图摆脱索赔的责任
·中国为何实行株连政策
·盖茨的预言只是他的生意广告
·魔鬼把德国送进地狱
·贫富差距和生物进化
·英国军队的禽兽传统由来已久
·与北京平起平坐还是与中国平起平坐
·基督教与天上的财宝
·种不同,不相为谋也——东亚民族与南亚民族
·印度怎敢保护联合国成员国
·印度东北部应该独立
·汉奸毛泽东带头出卖了锡金
·出卖同志和兄弟的共产党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言论主权”


   
   
   
   谢选骏:论“言论主权”

   
   《思想主权——对笛卡儿以来西方思想的终结》(Sovereignty of Thoughts——A Concept that Terminates Western Thinking Since Descartes,2012年—2013年,2014年电子版、2015年印刷版)一书,提出了“言论主权”的概念、
   
   那么, 什么是言论主权呢?
   
   要了解什么是言论主权,首先要知道什么是言论自由与言论主权的区别。
   
   言论自由是一种消极的权利,言论主权则是一种积极的权利。
   
   传统观点认为,言论自由是一项典型的消极权利,国家不需要采取任何积极措施就可以立即实现。美国宪法第1 条修正案的表述方式很好地表达了上述思想(注:1791年11月3日生效的美国宪法第1条修正案规定:“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定宗教或禁止信仰自由;剥夺人民言论或出版自由;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及向政府请愿的权利。”)。因此,人们通常把言论自由称为“第一权利”、“人类最重要的、潜力巨大的、活动的资源”。从某种意义上说,言论自由的保障程度反映了一个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
   
   而“言论主权”则是谢选骏提出的概念,是“基于思想主权的积极权利”。这个权利不是臆想出来的、捏造出来的,而是每人每天事实上都在遵循的。
   
   证据之一:为什么会有日常生活的沟通困难?
   
   因为每人每天都在通过自己的言论主权,用语言的涵盖掩盖具体的动机,委婉地提出自己的权利要求。
   
   证据之二:为什么会有哲学表达的聚讼纷纭?
   
   因为抽象的言谈者一有机会就会利用自己的言论主权,用语言的歧义进行引申,掌握话语权、获得制高点、靠拢思想的主权。
   
   要理解“日常生活的沟通困难”和“哲学表达的聚讼纷纭”之所以存在,就必须知道“言论主权”的存在。
   
   在今日的宪法学领域,根据英国的哲学家Berlin对自由类型的分法,广泛出现了消极权利和积极权利之分。其中的消极权利乃指个人要求国家权力做出相应不作为的权利,自由权即属于这一类型。而积极权利则指个人要求国家权力作出相应作为的权利,参政权和社会权即然。
   
   在这种意义上,言论自由只是要求国家不要因为言论而迫害个人,但是,言论主权却是要求国家要因为言论而改变国家自己。因为任何国家主权,都只是思想主权的产物。
   
   因此,仅仅把“言论自由”列为公民权利是过于消极了,远远不够——“言论主权”也应列为不可剥夺的公民权利。
   
   《思想主权论》(*)指出:
   
   (一)
   
   (012)
   一个没有思想自由的人,丧失了人的权利,甚至连动物都不如;一个没有思想自由的民族,放弃了民族的权利,只能充当亡国奴。
   《寻找动物意识》(马里安·斯坦普·道金斯)一书通过大量的观察、记录、分析,指出了动物也存在意识。我们知道,意识已经是比较高级的思想形态了。这就是说,动物也有思想!那么,动物的思想来自何处呢?显然不是来自“进化末端”的人类,而是来自更为原始的“存在”或“非存在”。那就是神,就是思想的主权。
   
   (34)
   言论自由,是与贸易自由一同兴起的;因为在本质上,言论是一种商品,是用来“售与他人”,与思想的“自己消费”具有不同的本质。“出卖言论”的人,因此必须“隐藏思想”。
   
   (35)
   稿费是专门用来歪曲思想的,稿费越高,歪曲得越厉害。版权是僵尸的墓志铭,版权越久,僵化得越彻底。
   
   (36)
   国家主权可以控制言论流通,就像控制商品流通,国家主权还可以控制思想发展,但是却消灭不了思想自由,因为思想的能力在本质上是一种生物机能,不是任何社会文明可以消灭得了的。
   
   (088)
   思想的自由,只是思想主权的表层形态;思想自由的权利,只是思想主权的“消极的表层权力”——思想主权的“积极形态”,有时反而会体现为“思想限制”甚至“思想压制”。克己复礼,天下归仁。
   
   (089)
   “不是人类发明了思想,而是思想创造了人类。”——这“不是颠覆了‘思想’一词的本来意义,而是揭示了‘思想’原先的运行轨迹”。“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和福音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这“不是颠覆了‘生命’一词的本来意义,而是揭示了‘生命’原先的运行轨迹”。
   
   (090)
   人并不能掌握思想的主权,而只能被思想的主权所掌握——区别只在被拖着走还是被领着走——这并非结构主义的问题,而是发生学的问题;是由人的先天限制所注定了的。
   说“个体本身等同于宇宙本身”——这固然充分体现了人类思想的张力与狂醉,妄念之美与自我中心;但也增加了生存的压力与死亡的恐惧:把“个体本身等同于宇宙本身”,就是把人的思想等同于思想的主权,自己扮演神明角色……但问题是,当人自己需要救助时,那该去找谁呢?
   
   (135)
   独立于国家主权的中国史官,敢于批判国王,他们其实也遵从着某种宗教精神;独立于国家主权的中国史官,可以被认为是思想主权的载体。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确保的言论自由权,是思想主权在国家主权范围内的延伸;中国《尚书·泰誓》声明的“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也是如此。
   
   (136)
   把国家说成是“社会契约”,这本身就是一种思想的欺骗,是思想主权对国家主权的另一种形式的俯首称臣。实际上,国家起源于“掠夺和保护”的双重性,起源于黑社会。把国家当作一个护身的偶像来敬拜,这本身就是一个遭到了身体侵犯和思想奴役的结果。国家也许是一个“必要的恶”,却不是一个“必须的善”;用国家来压制思想,其实是一种杀父淫母的行为——这种弗洛伊德式的行为,必将使得文明随之断子绝孙。
   
   (138)
   “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在绝对的国家主权的控制下,其最终作用是“一刀切”;所以在国家主权的法律之下,只有苗圃园林,没有自然之美: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147)
   “言论自由”仅仅是一种资本面前的跪拜?还是思想主权向国家主权的摇尾乞怜?“言论自由”说到底还是一种初级的甚至低下的奴隶要求——“言论自由”只在“伸张思想主权”的初级阶段。
   资本的力量会让言论自由者“自觉地屈从”,例如许多自由主义者敢于反抗专制,却不敢抵抗金钱的诱惑。但思想主权者却反其道而行之:思想主权给人自由意志、选择权利;自我得之、自我失之,又何怨乎!——“求仁而得仁,又何怨。”(《论语·述而》)“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翰福音》)
   
   (585)
   “一朝天子一朝臣”、“一个政权一堆作家”——不同的朝代豢养了不同的智囊、不同的文人、不同的思潮——“公共知识分子”的概念其实不需要“独立思考”,而是需要“假装独立思考”,以便为政权赢得“宽容”和“保护言论自由”的美名。
   
   (1067)
   枪杆子可以建立暴政,也可以保障自由,甚至确保言论自由、抵制国家的侵权行为: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的持枪权,紧随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论自由权,不是没有逻辑的——枪杆子里面出了自由……但思想的主权却不是枪杆子的产物,而是天然的,在人生下来以前就注定了的。
   
   (1898)
   全球宗教的需要具有现实基础:如果大家都“生活在中国式的大家庭里”,就无需组成教会了,思想的萌芽反会窒息掉……教会应该是促进思想自由而不是遏制思想自由的,所以耶稣说:“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
   
   (2021)
   互联网的时代已经明确提出了一个纲领:人类的发展,仅仅拥有国家主权是不够的,还需要拥有思想的主权:惟有思想的主权地位,才能更新国家的主权状态,使之避免食言而肥的腐败堕落。
   
   (2022)
   仅仅拥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是不够的;我们还须明确“思想主权”的存在。“思想的主权和主权的思想”。The Sovereignty of thought,The Thought of Sovereignty.
   
   (2023)
   “互联网不仅提供思考的素材,也塑造了思考过程。”谢选骏指出:因为互联网本身就是思想的结果。互联网塑造思考过程,其实也是思想塑造了思考过程。
   
   (2099)
   仅有思想自由是不够的!如果不能获得思想主权,思想自由迟早是会失去的。否则,多问几个“然后呢”……“然后呢”……“然后呢”……一切答案和意义就都突然消失了!剩下的只是无边的虚空。这就是“有思想自由而无思想主权”的终极结果。
   
   (2100)
   人只不过是“一只大一些的蚂蚁”。人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蛛丝马迹。人们所做的一切,本质上和电影无异。人,浮光掠影而已。除非,他能拥抱思想主权,并且“与之合一”。
   
   (二)
   
   “政府管理下的媒体权力虚化”,这代表“国家主权对思想主权的反扑和限制”。
   退一步而言,即使许多媒体和记者没有被市场利润蒙住双眼,仍有独立监督政府的意识,但官员们会想方设法把他们置于欲做不能的困境。
   媒体要发挥监督政府的职能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独立且有法律保障。前者是前提,后者是条件。西方国家以法律形式肯定媒体与公民的言论自由权,但又被另一些法律条文所虚化。美国政府常以“诽谤罪”、“保密权”、战时安全等法治名义威胁新闻界,欧洲国家也常以公共秩序、国家安全为借口干预记者采访,法律保障的新闻监督权往往被法律所注销。这是一种法律“自尽”的规则。
   此外,政府手中拥有大量的信息资源,媒介不得不按照政府意图行事。在今天,记者通过非正式程序,有更多机会了解公共事务,但进入政府规定的敏感领域是有代价的。记者必须对官员加以说服,尽可能和他们合作,否则就无法运作。当重大事件发生时,只有官方才有资格界定事情的大小,新闻官员更有发现新闻的机会,优先安排符合政府目的的话题向记者提供。白宫官员如果不透过新闻媒体让他们喜欢的故事流出去,这个政府根本无法治理。
   美国在历次战争中都实施新闻检查,法律授予政府这一权力抵消媒体的新闻自由权,成为“第四权力”自行滑落的不容忽视的因素。看上去,政府并没有压制新闻界,一切限制都有法律依据,这是政府管理新闻的奥妙。法治社会在相当长的时期都存在“法律打架”的问题,“第四权力”的滑落成为法律冲突的牺牲品。在政府的威胁和检控下,媒体为了生存必须和官方保持良好的关系,主动控制自己的新闻内容。
   媒体与政府就是经济与政治的关系。媒体虽然不直接受控于政府,但两者的人员互通和彼此进进出出,构成被美国人称作的“旋转门”的现象。一方面在政党纠纷和其他次要问题上媒体扮演政治角色,监督和制约政府。另一方面,媒体又与政府采取合作态度,成为政治肌体附属物。媒体确实可以成为第四权力,但它的监督极限就是对官员内部的奖清惩浊、以贤代庸,而对政府的许多错误举措常常倍加赞扬。这样,西方媒体与政府以对立为支流,以合作为主流,不惜牺牲“客观性”来附和政府。今天尽管在西方依然无人否认第四权力说,但在重大问题上只留下一道影子,似乎已经虚无缥缈得无法辨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