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谢选骏文集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谢选骏:龟眼看世界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元明清和秦两汉,统一帝国时代的人们,固定僵化的眼睛希望塑造一个“万世一系”的世界。
   
   好在这不是“中国封建社会的超稳定结构”这样语无伦次的东西。“中国封建社会的超稳定结构”之所以是“语无伦次的东西”,因为“封建社会”恰恰是生长中的“非稳定结构”,只有“大一统帝国”才是“稳定结构”,但也仅仅为期五六百年,绝非“超稳定”的化学结晶。
   
   根据《龟眼看世界》的主题,我搜索到一篇网文:
   
   我是一只小龟
   
   我生下来就带着盾牌,坚硬的,圆圆的盖是我生命世界里的天空,也是我遮风挡雨的温馨港湾,我很快乐因为世界竟是如此的美妙、五彩斑斓,我很幸运因为我是一只小龟,人们总爱把我和长寿联系在一起,因为我可以活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这样我便有更多时间享受世界给我带来的精彩。
   
   小龟的妈妈是大龟,而我的妈妈却是个老头,我生活在他的大鱼缸里,通过玻璃我会看到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人们总会驻足冲我甜蜜的微笑,他们说我可爱,我更爱这个世界了,我梦想自己成为一只不平凡的小龟。
   
   我搬了新家,我被一个小姑娘买走带回她的寝室,和她们在一起我挺开心,因为不用呼吸街道的肮脏空气,不用整天看着老头那张“卖不出去怎么办”的苦瓜脸,她们太喜欢我了,每天都将我从鱼缸里拿到桌子上让我爬,又总会瞅着我莫名其妙地笑,我很烦,真的!我开始怀念通过玻璃看街道风景的日子,至少不用像现在这样累。她们真的不知道我的感受,因为我是她们的玩物而已,我每天只能看到一丁点的天空,她们的笑容在我的眼里逐渐失去了鲜亮的颜色,我微闭双眼忘记曾说要做一只不平凡的龟,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了,我只奢求我可以多活些时候,因为我开始感觉疲惫,眼睛也有些模糊……
   
   我又搬家了,眼前又变成了一群男生,他们在抢救我吗?我想没用了,我现在只想做一只普通的龟,长寿万年,因为我确实是只龟。晚上做了一个梦:我盾牌的两侧添上了翅膀,我想我适合做一只鸟,非得很高很高,远离人类!
   
   我闭上双眼,世界是那样的寂静……
   
   
   龟颂
   赠给我们永远无法弥补的伤痛
   
   人们说你可以存在天地间数万年之久,
   为何你的生命于我们却是如此的短暂?
   你为我们打开了幸福的盒子,
   连空气都跳动着欢快的音符。
   你前行,
   我们微笑;
   你驻足,
   我们微笑,
   笑成为我们之间无须密码的宝典。
   你凝神,
   你眺望,
   我们知道你亦如我们,惊异于世间的这般美好。
   生命短暂如昙花,
   为何在生命硝殒的那一际带走了我们的微笑?
   连希望的种子都不愿为我们播洒。
   你让我们在惊喜中希望,
   又让我们在窒息中绝望。
   你的眼神是那样的模糊,
   和我们一样在痛苦中无法找寻前方的路!
   但你的精神永存,
   我们永远怀念属于你的坚韧。
   在弥留之际,
   你是否怀着痛恨,
   带着伤痕?
   你是否还期待来这世界走一遭?
   为我们留下欢笑?
   生命轮回,如果可以……
   我们希望你会创造生命的永恒!
   抹去憎恨抹去厌恶,
   世界依旧清澈,
   生命还在继续。
   所以我们的伤痛:
   一路走好!
   
   小龟死了,这是我所不能接受的事实,我想象不到那初来时活泼好动的小家伙现在却突然从这个世界消失了!我不知道小龟的双眼是否紧闭抑或是睁着,我希望是紧闭的,这样我就看不到小龟眼角的泪痕。他是一只龟,一只人们说可以活很长很长时间的龟啊!为什么他在我们寝的时间竟是如此的短暂?那些曾经带给他伤痛的人都闭口不言抑或是为自己曾经犯下的罪行狡辩,再多的借口都无法弥补我们的过错,我们必须面对的事实:他死了!停止呼吸!他只是一只小龟而已,一只可爱的小龟,一只可以用清澈的双眸看世界的小龟,为什么我们总要用残忍在他的身上勾勒人类的罪恶?为什么连他死去都要摧残他的身躯?我真希望小龟带走的是他初看世界的美丽,而忘记我们对他的蹂躏,生活很美好,世界很清澈,他是一只小龟,但他和我们一样有生命的权利!
   
   他是一只龟,一只年轻的龟,但他却比我们早死!
   
   谢选骏指出:这虽然是篇毫不相关的文章,但我还是从中看到了“龟眼看世界”的相似。怀念小龟,就是拥抱有关长命千岁的希望。“万岁爷”就是龟眼里的最高价值。其实万岁的不是老爷,而是文明的流转。大一统帝国,终将被新文明席卷。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元明清和秦两汉,统一帝国时代的人们,固定僵化的眼睛希望塑造一个“万世一系”的世界。
   
   好在这不是“中国封建社会的超稳定结构”这样语无伦次的东西。“中国封建社会的超稳定结构”之所以是“语无伦次的东西”,因为“封建社会”恰恰是生长中的“非稳定结构”,只有“大一统帝国”才是“稳定结构”,但也仅仅为期五六百年,绝非“超稳定”的化学结晶。
(2017/08/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