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七]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七

   
   中国历史已经进入“现代南北朝晚期”,中国即将在百年分裂之后面对统一。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势必出现一种可以“整合中国”、进而“展现第三期中国文明走向”的“主义”。这个“主义”肯定不是“共产主义或三民主义”,因为历史已经证明:“共产主义”或“三民主义”只能分裂中国,无法统一中国。
   
   这个“主义”,需要完成的使命,类似于推出历史上的“科举制度”的“隋文帝主义”。
   


   有人曾经评价:隋文帝是真正的千古一帝,他在历史上的作用,仅次于秦始皇,因为他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整合者,正如秦始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整合者。
   
   那么,这个“主义”会是呼之欲出的“习近平主义”吗?
   
   《习近平的真面目》 (2014-3-4明镜网)说:
   
   习近平的自信,是他自认为找到了“中国梦”这个执政的阿基米德支点。这个执政基点由“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12个字,构成一个三角结构,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也就是说,以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为思想内容,组合成了习近平主义。
   
   习近平还将他的“中国梦”作为“普世价值”输送到美国。2013年6月7日下午,习近平在与奥巴马的会晤中说:他的“中国梦”——“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与美国梦和各国人民的美好的梦想是相通的。”在中共历史上,毛泽东的世界革命理论最多是在亚非拉这些世界边沿地带兜售,习近平之前的中共领袖在意识形态上从来对欧美都取“韬光养晦”之守势,能对美国发起意识形态攻势,搞面对面的软实力较量,习近平是中共第一人。
   
   对此,赞成者说:自毛、邓以后,习近平是唯一对“中国道路”真正具有自信的国家领导者,与邓小平一样,他的思想根基也是“实用主义+民族主义”,但其最终产品却与邓小平不同,习近平是彻底的国家主义者。但哈维尔说,极权制度是一个充满假象的世界,习近平的营造的人民幸福也是一个假象满天的世界。在一个没有宪政制度保障的国家,人民幸福只是一个缤纷的肥皂泡。
   
   谢选骏指出:显然,仅仅像上文所说的这样还是不够,因为这里只有社会的平面,而没有历史的纵深。而无论如何,中国需要的,则是一位“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整合者”。
(2017/08/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