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谢选骏文集
·《天子书》第二版
·全球之光第一部:礼制的天下统治
·全球之光第二部:直逼众妙之门的光
·全球之光第三部:全球规模的封禅纪元
·全球之光第四部:新的花期在普遍的毁灭中酝酿著
·全球之光第五部:集中力量、一以贯之
·全球之光第六部:为敌人举行盛大的葬礼
·全球之光第七部:一位天子退隐苍穹
·《中国精神形式》第一章至第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九章至第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十七章至第二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二十五章至第三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三十三章至第四十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一章至第四十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九章至第五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五十七章至第六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六十五至第七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天子.永恒者」 全书目录及三序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上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下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上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中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一带一路”的现实盲目与历史狂妄》(2017年6月21日转载争鸣)说:
   
   五月十四至十五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这一场精心设计的“万邦来朝”、“君临天下”仪典,成为中共十九大之前习近平展示其“崇高国际威望”的最佳舞台,当然,这也是十九大最重要的热身活动之一。新华社发佈“成果清单”,总结出了“涵盖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五大类,共七十六大项、二百七十多项具体成果”,志得意满之态溢于言表。


   
   但是,华丽的词藻难掩峰会的重大缺憾。“一带”(“丝绸之路经济带”)上最重要的经济大国印度因“中巴经济走廊”有干预印巴领土纠纷之嫌而公开抵制了这次峰会;“一路”(“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起点上最重要的几个经济体──日本、韩国、台湾、新加坡,其中台湾被排斥于峰会之外,韩国因朝核、萨德、总统更迭等事务正处于对华关系高度敏感期,派团参会非为“一带一路”而来,实为中韩破冰而来;日本、新加坡本是TPP最热心的成员,对“一带一路”压根儿就心不在焉、意趣了了;作为“一带一路”终点的西欧各国,则普遍对峰会持半心半意、消极观望的态度,中国在欧洲的主要贸易伙伴德国、英国、法国都只派来了低级别的代表团;在峰会闭幕日,与会的欧盟多国(德国、法国、爱沙尼亚、希腊、葡萄牙和英国)因为中方没有回应国有企业的市场透明度、“一带一路”项目的环保标准与劳工权利标准等问题而拒绝签署中方提出的《推进“一带一路”贸易畅通合作倡议》;至于被习近平捧为峰会主宾的普京总统,也因为“一带一路”必将扩张中国在中亚、西亚的经济与政治影响力──而中亚、西亚从沙皇俄国到前苏联均属俄罗斯的势力范围,且“一带一路”与普京主推的“欧亚经济联盟”存在着事实上的竞争关系──而对峰会面热心冷,三分合作,七分保留。倒是与“一带一路”完全没有地理关联的美国对峰会的态度最为诚恳与单纯,特朗普总统派出的代表团似乎对峰会没有任何别的目的,专为对外推销“用美国货、僱美国人”而来。
   
   就目前状况而言,被习近平称为“世纪工程”的“一带一路”,与被他称作“千年大计”的雄安新区一样,仍然停留在炒概念、炒话题、炒意向的阶段,真正形成可操作性方案并落实到行动的项目并不多──而且,那些已实施或即将实施的项目大都是“一带一路”提出之前早就有的老项目。所谓“二百七十多项具体成果”,明显是东道主的夸大之词。中共宣传部门之所以一味渲染峰会的“成果”而无视其裂痕,亦无视“一带一路”在地缘政治、区域经贸、国际战略上所面临的复杂微妙环境与巨大投资风险,是因为“一带一路”对于习近平很重要,尤其是对于十九大之前的习近平,非常重要。如果说十八大开创了中共“打老虎”的新纪元,那么,十九大极有可能成为“一带一路”的新纪元。“打老虎”为习近平打出了“核心”基业,而“一带一路”将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筑梦工程,这就是习近平的“世纪大战略”。
   
   “一带一路”是一个带有强烈习近平个人色彩的概念。据说十九大将推出“习近平思想”,“一带一路”背后的哲学与战略思维,大概就是“习近平思想”的“精髓”。毛泽东的终极理想是一个一大二公、没有私产、没有婚姻、没有家庭、没有货币、没有市场、没有剥削、没有压迫、没有族别、没有国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天堂;邓小平从天堂返回人间,他的理想也从毛泽东的“大同世界”降为“小康社会”,即所谓“共同富裕”、“中等发达国家水平”。某种意义上,习近平的理想是毛与邓的复合体,他又从人间飘到了半空中,其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即是“大同”与“小康”的复合,而“一带一路”则是区域化的、初级阶段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把一个原本以共产主义为底色的区域规划与古老的丝绸之路挂上,自然会令人联想到遥远的汉唐盛世:汉人通西域、灭匈奴,设置西域都护府,迫使中亚各国“献方奇,纳爱质,露顶肘行,东向而朝天子”(《后汉书》);唐人破突厥、平西域,在周边设立安西(西突厥、西域和吐蕃)、北庭(突厥诸部落)、单于(东突厥)、安北(回鹘、铁勒)、安东(朝鲜、契丹)、安南(越南)六大都护府,中国的西部边境一度推进到波斯,唐太宗李世民更被“四夷”各族尊为“天可汗”,当时的人们并不知道什么“丝绸之路”,而只知“参天可汗道”。直到十九世纪末期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发现了这条中国与中亚、中国与印度,并经波斯、阿拉伯半岛最后到达欧洲的贸易通道并命名为丝绸之路之前,这条东西贸易通道在中外史籍中并无任何记载,有记载的,只是一条地缘纷争之路、帝国扩张之路。汉人对中亚的控制,唐人对周边的征服,都是过眼烟云。什么样的帝国霸业,什么样的地缘格局,都罕有维持长久的,无论罗马,无论汉唐,无论沙俄。而帝国之路断绝之后,所长久留存下来的,则是贸易之路、文化交流之路。
   
   习近平以汉唐盛世一条曾经是地缘纷争之路、帝国扩张之路的古代丝绸之路为其“世纪大战略”命名,在他自己,固然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民粹民族主义使命感的自然表露,但对“一带一路”沿线及周边各国,则难免心存疑虑。这也就是日本、印度、新加坡冷眼相待,欧盟各国淡然处之,俄罗斯疑虑重重的历史心结所在。此次“一带一路”峰会的与会元首名单表明,该区域最重要的经济体对“一带一路”的兴趣都不大,“一带一路”的粉丝主要是亚欧大陆的低收入国家、问题国家、落后经济体,他们自顾不暇,期盼习近平撒钱救急,但未必认同多边贸易体制与全球化思路,更未必认同“一带一路”背后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想。这也就预示着习近平的“一带一路”不仅在经济回报方面可能远远不如预期,在政治抱负方面更加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中共官方媒体称“一带一路”为“我国对外开放战略2.0版本”,但如前文所述,“一带一路”其实是习近平对邓小平“小康社会”朝向毛泽东“大同世界”的战略扭曲,某种意义上,它几乎完全扭转了“对外开放”的政策指向与实质内涵。邓小平所主张的“对外开放”,“对外”虽是泛指,但就其实质而言,主要是指对美国、日本、西欧、港、澳、台、新等成熟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打开门户,所谓“开放”则主要是指“引进”、“吸收”发达经济体的资金、技术、设备和先进管理经验。只有在这个意义上,邓小平的“对外开放”运动才称得上是一个划时代的事件:如果“对外”不是针对发达市场经济体而是针对社会主义国家或第三世界国家,如果“开放”不是“引进”、“吸收”而是向外撒钱、出口低端产品或扩张地缘实力,那么,毛时代其实也并不“封闭”,毛对朝鲜、越南、阿尔巴尼亚、坦桑尼亚、贊比亚以及广大“亚非拉”地区的政策比邓时代还要“开放”得多呢。习近平的“一带一路”与邓小平的“对外开放”相比,其重点开放对象从欧美日和发达经济体转向亚欧大陆的低收入国家和落后经济体,其开放的方向自然也不再是“引进”、“吸收”为主,而是对外撒钱与输出产能为主。所以,与其说“一带一路”是“对外开放战略2.0版本”,还不如说是毛泽东“亚非拉战略2.0版本”。
   
   谢选骏指出:邓小平的“对外开放战略”和毛泽东的“亚非拉战略”,表面上虽有“吸金”和“撒币”的区别,但都是为了巩固共产党专政。这只有路线之争,没有目的差异。但是,如果习近平为了成为“千古一帝”,能够放弃马列主义、开创中华盛世,则不论其“吸金”或“撒币”,皆能超越毛邓,立不世之功。否则的话,仅有“吸金”或“撒币”,皆在毛邓之下,而称主义,徒然遗笑天下耳。
(2017/08/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