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谢选骏文集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瑞士的佛教化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广告与神话
·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危险
·苏格拉底之死是柏拉图哲学的开始
·柏拉图《理想国》不知思想主权为何物
·川普可能仅仅代表了一个即将消失的美国
·西方文明的末日警钟
·影帝是贱货吗
·从现象到原理
·德国希望中国醒来是纳粹
·台湾人发扬了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精神
·武侠小说是亡国奴的呻吟
·毛泽东思想造成高血压泛滥
·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毛泽东裸尸模特一定红火
·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民主不是一个球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为何受到围攻
·莫言的奶奶被日本人强奸过
·习近平会克己复礼吗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英国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西方文明的最大标本
·莎士比亚比牛津的伯爵还要牛
·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诞生地基金会的无赖作风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上帝要俄罗斯变成开放社会
·普京落选就去当收割人头的司机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一带一路”的现实盲目与历史狂妄》(2017年6月21日转载争鸣)说:
   
   五月十四至十五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这一场精心设计的“万邦来朝”、“君临天下”仪典,成为中共十九大之前习近平展示其“崇高国际威望”的最佳舞台,当然,这也是十九大最重要的热身活动之一。新华社发佈“成果清单”,总结出了“涵盖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五大类,共七十六大项、二百七十多项具体成果”,志得意满之态溢于言表。


   
   但是,华丽的词藻难掩峰会的重大缺憾。“一带”(“丝绸之路经济带”)上最重要的经济大国印度因“中巴经济走廊”有干预印巴领土纠纷之嫌而公开抵制了这次峰会;“一路”(“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起点上最重要的几个经济体──日本、韩国、台湾、新加坡,其中台湾被排斥于峰会之外,韩国因朝核、萨德、总统更迭等事务正处于对华关系高度敏感期,派团参会非为“一带一路”而来,实为中韩破冰而来;日本、新加坡本是TPP最热心的成员,对“一带一路”压根儿就心不在焉、意趣了了;作为“一带一路”终点的西欧各国,则普遍对峰会持半心半意、消极观望的态度,中国在欧洲的主要贸易伙伴德国、英国、法国都只派来了低级别的代表团;在峰会闭幕日,与会的欧盟多国(德国、法国、爱沙尼亚、希腊、葡萄牙和英国)因为中方没有回应国有企业的市场透明度、“一带一路”项目的环保标准与劳工权利标准等问题而拒绝签署中方提出的《推进“一带一路”贸易畅通合作倡议》;至于被习近平捧为峰会主宾的普京总统,也因为“一带一路”必将扩张中国在中亚、西亚的经济与政治影响力──而中亚、西亚从沙皇俄国到前苏联均属俄罗斯的势力范围,且“一带一路”与普京主推的“欧亚经济联盟”存在着事实上的竞争关系──而对峰会面热心冷,三分合作,七分保留。倒是与“一带一路”完全没有地理关联的美国对峰会的态度最为诚恳与单纯,特朗普总统派出的代表团似乎对峰会没有任何别的目的,专为对外推销“用美国货、僱美国人”而来。
   
   就目前状况而言,被习近平称为“世纪工程”的“一带一路”,与被他称作“千年大计”的雄安新区一样,仍然停留在炒概念、炒话题、炒意向的阶段,真正形成可操作性方案并落实到行动的项目并不多──而且,那些已实施或即将实施的项目大都是“一带一路”提出之前早就有的老项目。所谓“二百七十多项具体成果”,明显是东道主的夸大之词。中共宣传部门之所以一味渲染峰会的“成果”而无视其裂痕,亦无视“一带一路”在地缘政治、区域经贸、国际战略上所面临的复杂微妙环境与巨大投资风险,是因为“一带一路”对于习近平很重要,尤其是对于十九大之前的习近平,非常重要。如果说十八大开创了中共“打老虎”的新纪元,那么,十九大极有可能成为“一带一路”的新纪元。“打老虎”为习近平打出了“核心”基业,而“一带一路”将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筑梦工程,这就是习近平的“世纪大战略”。
   
   “一带一路”是一个带有强烈习近平个人色彩的概念。据说十九大将推出“习近平思想”,“一带一路”背后的哲学与战略思维,大概就是“习近平思想”的“精髓”。毛泽东的终极理想是一个一大二公、没有私产、没有婚姻、没有家庭、没有货币、没有市场、没有剥削、没有压迫、没有族别、没有国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天堂;邓小平从天堂返回人间,他的理想也从毛泽东的“大同世界”降为“小康社会”,即所谓“共同富裕”、“中等发达国家水平”。某种意义上,习近平的理想是毛与邓的复合体,他又从人间飘到了半空中,其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即是“大同”与“小康”的复合,而“一带一路”则是区域化的、初级阶段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把一个原本以共产主义为底色的区域规划与古老的丝绸之路挂上,自然会令人联想到遥远的汉唐盛世:汉人通西域、灭匈奴,设置西域都护府,迫使中亚各国“献方奇,纳爱质,露顶肘行,东向而朝天子”(《后汉书》);唐人破突厥、平西域,在周边设立安西(西突厥、西域和吐蕃)、北庭(突厥诸部落)、单于(东突厥)、安北(回鹘、铁勒)、安东(朝鲜、契丹)、安南(越南)六大都护府,中国的西部边境一度推进到波斯,唐太宗李世民更被“四夷”各族尊为“天可汗”,当时的人们并不知道什么“丝绸之路”,而只知“参天可汗道”。直到十九世纪末期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发现了这条中国与中亚、中国与印度,并经波斯、阿拉伯半岛最后到达欧洲的贸易通道并命名为丝绸之路之前,这条东西贸易通道在中外史籍中并无任何记载,有记载的,只是一条地缘纷争之路、帝国扩张之路。汉人对中亚的控制,唐人对周边的征服,都是过眼烟云。什么样的帝国霸业,什么样的地缘格局,都罕有维持长久的,无论罗马,无论汉唐,无论沙俄。而帝国之路断绝之后,所长久留存下来的,则是贸易之路、文化交流之路。
   
   习近平以汉唐盛世一条曾经是地缘纷争之路、帝国扩张之路的古代丝绸之路为其“世纪大战略”命名,在他自己,固然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民粹民族主义使命感的自然表露,但对“一带一路”沿线及周边各国,则难免心存疑虑。这也就是日本、印度、新加坡冷眼相待,欧盟各国淡然处之,俄罗斯疑虑重重的历史心结所在。此次“一带一路”峰会的与会元首名单表明,该区域最重要的经济体对“一带一路”的兴趣都不大,“一带一路”的粉丝主要是亚欧大陆的低收入国家、问题国家、落后经济体,他们自顾不暇,期盼习近平撒钱救急,但未必认同多边贸易体制与全球化思路,更未必认同“一带一路”背后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想。这也就预示着习近平的“一带一路”不仅在经济回报方面可能远远不如预期,在政治抱负方面更加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中共官方媒体称“一带一路”为“我国对外开放战略2.0版本”,但如前文所述,“一带一路”其实是习近平对邓小平“小康社会”朝向毛泽东“大同世界”的战略扭曲,某种意义上,它几乎完全扭转了“对外开放”的政策指向与实质内涵。邓小平所主张的“对外开放”,“对外”虽是泛指,但就其实质而言,主要是指对美国、日本、西欧、港、澳、台、新等成熟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打开门户,所谓“开放”则主要是指“引进”、“吸收”发达经济体的资金、技术、设备和先进管理经验。只有在这个意义上,邓小平的“对外开放”运动才称得上是一个划时代的事件:如果“对外”不是针对发达市场经济体而是针对社会主义国家或第三世界国家,如果“开放”不是“引进”、“吸收”而是向外撒钱、出口低端产品或扩张地缘实力,那么,毛时代其实也并不“封闭”,毛对朝鲜、越南、阿尔巴尼亚、坦桑尼亚、贊比亚以及广大“亚非拉”地区的政策比邓时代还要“开放”得多呢。习近平的“一带一路”与邓小平的“对外开放”相比,其重点开放对象从欧美日和发达经济体转向亚欧大陆的低收入国家和落后经济体,其开放的方向自然也不再是“引进”、“吸收”为主,而是对外撒钱与输出产能为主。所以,与其说“一带一路”是“对外开放战略2.0版本”,还不如说是毛泽东“亚非拉战略2.0版本”。
   
   谢选骏指出:邓小平的“对外开放战略”和毛泽东的“亚非拉战略”,表面上虽有“吸金”和“撒币”的区别,但都是为了巩固共产党专政。这只有路线之争,没有目的差异。但是,如果习近平为了成为“千古一帝”,能够放弃马列主义、开创中华盛世,则不论其“吸金”或“撒币”,皆能超越毛邓,立不世之功。否则的话,仅有“吸金”或“撒币”,皆在毛邓之下,而称主义,徒然遗笑天下耳。
(2017/08/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