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徐水良文集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8月15杀鞑子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驳暴共左派余孽等对台独两则评论
·正教和邪教
·坚持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
·未来世界在思想领域中的总体发展方向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2013年
2013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徐水良


   

2017-8-14~18日


   

   
   (本人近日部分讨论发言汇编)
   
   徐水良:中共掌握着主动权。他们把高智晟一抓,就什么证据也提供不出来。
   
   刚刚接到三妹来电,说相关人士告诉她,高智晟失踪,说这是中共怕他提供证据就把他抓起来。高原先约定过几天后提供证据。也不知道这失踪消息是不是很确实。
   
   不过,联系政法系特线一哄而上搞围攻,造谣污蔑一起来的情况,这大概就说明这个事情的极端重要性和要害性了。
   
   曾节明:博讯莫名其妙地把高智晟失踪的新闻撤掉了
   
   徐水良:小特务又造谣,什么目的?搅混水?博讯新闻文章不是还在吗?(下略)
   
   曾节明:你特线老贼少歇,笔误,少了两个字,系从头版撤掉。
   
   徐水良:小特你两次说博讯撤掉新闻,攻击他人并迫不及待帮中共和特线开脱,无论是攻击他人,还是迫不及待帮中共、帮中共情报机构、帮你同伙开脱,都是很严重的思想和行为问题,不是用笔误就能蒙混的。这笔误遁词了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
   
   小特你说仅仅是因为掉了头版两个字,只是事后的撒谎圆谎,是园不通的。
   
   曾节明:胡说八道,明明是高智晟不愿配合中共打横炮,才被抓了。博讯撤下高智晟失踪新闻就反映了这点。
   
   徐水良:博讯新闻还在,你一次一次造谣并以此造谣污蔑攻击,自己出丑吧?
   
   你还以此造谣高智晟和大家揭发共特阴谋是“配合中共打横炮”,失踪(或中共抓捕)是高智晟自己不愿“配合中共打横炮”,你小特迫不及待、毫无逻辑地帮助中共及其特线掩盖、解脱、开脱罪责,未免做得太赤裸裸了吧?
   
   即使博讯新闻真的有误,真的撤了,你小特这种迫不及待的赤裸裸做法,彻头彻尾暴露你迫不及待帮主子,帮同伙掩盖、解脱和开脱的做法,也同样是做得太赤裸裸了吧?
   
   曾节明:“二战”中的美国作用基本负面,是一个可怜的工具。
   
   徐水良:小痞特所有矛头,都是集中攻击美国,尤其攻击美国反法西斯战争,吹捧希特勒和法西斯,仇恨攻击犹太人和其他一些族裔,表现了小特仇恨自由民主,鼓吹种族主义,维护极权专制的本质。
   
   看来小特的入籍,小特获得的美国国籍,是靠欺骗美国移民官非法获得的。
   
   曾节明:你特线老贼徐尔任斯基……
   
   徐水良:你小痞特永远靠低档造谣撒谎来污蔑他人有用吗?你还是向移民局自首去吧!
   
   曾节明:你老贼更应该向移民局自首你共产党的灵魂……
   
   徐水良:我第一个发起当代中国民运并为之命名!你什么东西?党媒记者政法系小特务!
   
   你小特急于完成你主子造谣污蔑任务,总是反诬反咬到不知天高地厚,精神异常。
   
   你造谣一再被揭穿,还要继续不断造谣?越造越低档,不断被揭穿,还是继续造谣。光是今天,你就一再造谣制造假新闻,被一再揭穿了,就竟然造谣说我是中共党员,这谣言,造得也太没有边了吧?别人像你这样,不断造谣不断被揭穿,早已羞愧得去跳哈德逊河了。你倒好,毫无羞耻之意,不要说跳大海大江,连污水坑阴沟水也不敢跳,而且连遮羞布也不要,继续不断大模大样地造谣。
   
   看来你把你自己造谣又不断被揭穿,当作向你主子献媚的天大的光荣了。
   
   转自由亚洲电台等报道,给为中共及其特线开脱,攻击他人小特务不断造谣撒谎的曾节明一个揭露和打击: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略)
   
   赛昆:郭文贵与唐柏桥互黑了。
   
   徐水良:希望郭文贵先生摆脱包围他加害他的特线人物,并彻底反叛中共。那些反对革命,不主张反共,力劝别人不要反共,以及吹捧习包子的话,不要再说了。这段时间,这类话,实在说得太多了。
   
   附:
   
   郭文贵的推文:
   
   郭文贵Guo Wengui ✊️ ✊️ ✊️‏Verified account @KwokMiles
   
   再听唐柏桥先生给我的二十几分钟的语音留言.我感到我的醉酒直播事件让唐先生愤怒失望.导致唐先生对文贵用了27个连盗国贼都没舍得使用的核力之词训教文贵!好像我罪该万死!我真的错了!由于三年灭盗国贼计划没完成!对推友承诺末兑现!我暂时不能以死谢罪.我只能惩罚我自己.拉黑我与唐先生之联系
   
   范似棟:看來,唐某不是中共的特線人物。
   
   他是自食其力,如果有中共的大樹依靠,他也不要以騙為生了。
   
   徐水良:有些事情有点复杂。
   
   曾节明:呵呵,你老贼又穿帮了
   
   徐水良:你自己无数次穿帮,就反诬别人穿帮。告诉你事情仅仅是有点复杂而已,也就是委婉告诉大家范似东的说法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三。但现在不想讲具体情况。你小特就是读不懂中国话。就马上造谣,反诬别人穿帮。你这小特智力水平如此之低,不滚到一边去少说话少出丑,却顽强坚持一次又一次造谣反诬别人穿帮等等,也不怕一次又一次出丑。仅仅是这次,从没有一点点判断常识,造谣高智晟的声明是假的,相反,却对伪造的高智晟假推特信以为真,借此类造谣,持续造谣并诬陷攻击别人。昨天又多次造谣,包括制造假新闻,迫不及待为主子为同伙开脱罪责。你一次又一次穿帮,却从来不脸红,若无其事,连遮羞布也不要,大模大样继续造谣。你承偌如果错了就道歉,可是你一次又一次错误穿帮,你就是不道歉,你这小痞特,脸皮之厚,远超城墙。
   
   正像我楼下帖子中说的:
   
   看来你把你自己造谣又不断被揭穿,当作向你主子献媚的天大的光荣了。
   
   范似棟:大家都知道的騙子,再去所謂的「揭露」有什麼意思?
   
   徐水良:看来你对某些情况很不了解,提供我的三篇文章供参考:
   
   https://twishort.com/sKrmc
   
   https://twishort.com/ESsmc
   
   https://twishort.com/DJvmc
   
   茉莉:谈唐柏桥其人其事(谈唐柏桥侵吞罗宾给她的捐款等事情)
   
   实子:这怎么能说成是骗捐呢?
   
   徐水:看来你头脑真是不行。私吞就不能留点零头给哥们以便以后做假证?
   
   其实,此类事情很多,只是很多人害怕,不敢站出来说,或者没有时间和机会站出来说而已。
   
   唐不是一个普通人,是一个非常厉害和难缠的角色。不要说高智晟妻女两个弱女子怕他。连我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迄今都没有把我知道的事情写出来。很多事情都不敢轻易公开,一是没时间写;二是要写,就得考虑打大仗,更加没有时间分出精力来应付作战;三是,要写,就必须仔细考虑公开哪些,不公开哪些,还要准备确凿证据,以便保证战之必胜。这取舍就非常难以把握。第四,有的东西要写,还要考虑国内人士的安危,為了國內人士安全,有些事情,只好长期不说;第五,也是一般人最怕的,就是:唐不是一般实话实说的人,要揭发,就必须充分准备应付造谣、反诬反咬,而且要有充分把握,揭穿造谣和反诬反咬,保证取胜,否则,就不能轻易行动。
   
   所有者一切,哪有那么简单的?
   
   此外还有的人,例如投资合伙搞政治庇护的律师,投资被骗血本无归,非法移民搞政治庇护被骗的等等,此类事情涉及造假等等非法活动,被害者也有弱点,受害了,只能吃哑巴亏。
   
   实子:别瞎猜好不?
   
   徐水良:唐柏桥借钱总是不还,受害者很多,你就去说服大家唐不会私吞,看你能不能说服大家?
   
   看来你的脑袋确实与常人不同。
   
   司徒一:“重建民国”的说法出自王炳章先生
   
   徐水良:迟了点,在海外讲三民主义讲民国,是90年代中共情报机构确定策略。后来的其他人只是执行中共情报机构策略。
   
   在海外讲,也包括在国内外民运中讲三民主义,讲民国。
   
   实际上,最早抛出探路石的是刘晓波王希哲。
   
   十七八年来,我多次谈过这个问题。很早的时候也有的人也在网上揭露过这个策略。本人也曾经转发过他们的揭发。
   
   前面三篇文章(链接),正是我最近谈到这个问题的文章。
   
   司徒一:徐老请自重……
   
   徐水良:这争论十六七年以上的问题,能用捕风捉影轻易掩盖?
   
   虽然中共特线凭人多势众,可以把辛某人自己前岳父母揭露的,中华民国情报机构、政府和国民党经过调查作出的政府结论和政党结论,国民党专门发内部通报,李登辉总统亲自出面证实的结论,长期说成是假的,是北京之春搞的小动作造成的。从而长期掩盖下来。但这只能对特线和特傻起作用,无法骗过有头脑的人。
   
   这多少年来的大量事实,更加是掩盖不了的。
   
   曾节明:哪是捕风捉影?老贼贼喊抓贼诬蔑辛灏年是共特
   
   徐水良:光是唐德刚先生的信誉就超过你许多倍,靠你合伙制造假国民党的、没有信誉的小特是无法掩盖这个重大问题的。
   
   连他自己的前岳父母知名学者唐德刚先生夫妇,都一口咬定他是中共高级特工,公安部特派员,国民党和李登辉总统亲自出面证实的、非常郑重的国民党和中华民国政府的结论,靠你这种没有信誉的小特就能推翻?
   
   此事还有其他许多旁证。其中之一,就是他89民运带领省级机关上街,可是后来却去北京参加64平叛表彰大会。一些朋友说高尔品(即辛灏年)是不小心吹牛讲了自相矛盾的假话,两者必定有一个是假的。我说,两者应该都是真的,什么原因,你们想一想就知道了。89民运中他不为当局立大功,能到北京参加平叛表彰大会吗?后来组建假国民党等等许多事情,都是旁证。
   
   这次郭文贵事件,他迟迟不表态。连国内他的泛蓝粉丝,都很失望。我这次就在文章中逼他表态,他果然上钩,我的文章发出第三天,他就公开表态支持郭文贵。
   
   但是,如果这次中共两派内斗,假设有一派是真的要反叛中共,那何频和明镜可能反叛中共,那我相信,何频的上位,靠的是中共元老红三代身份,本人并无劣迹。但他却是靠干脏活上位的,敢反叛吗?真要反叛,中共把他干的脏活曝光,就名声扫地,怎么做人?所以,支持郭文贵,也必然是别有目的。
   
   顺便说,唐柏桥过去是认同我们对辛的看法的,这次两人却搞在一起,当然也是别有原因。
   
   刘因全:请教徐先生,您说,唐伯桥过去认同您们对辛的看法,我很震惊。愿闻其详。
   
   徐水良:辛的问题,王炳章的问题等等,大约十八九年前,大家早就私下大量讨论,只是没有公开。
   
   有的问题被公开,例如当年对王炳章私下讨论被胡安宁等人公开,近来对唐和辛的问题被公开,往往并非出自自己有准备有意公开的意愿。但既然被公开,也只能迎头应战,表明并捍卫自己的看法和理念。
   
   曾节明:你才是贼喊抓贼,伪装激进的老丑假货……
   
   徐水良:你又谈王炳章问题,这是理解民运尤其是海外民运关键,所以你特线就要拼命掩盖。
   
   不了解王炳章问题,就不能了解后来的民运,尤其是海外民运。中共调动一切特线力量来掩盖这个问题,原因就是掩盖民运中的特线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