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徐水良文集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关于草庵居士的情况通报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接刘京生先生来信件,本刊特发更正声明谨致歉意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希望张宏保先生真正摆脱控制他的中共及其特工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全部被破坏,现在已经初步恢复
2006年(续)
(以下文章基本正常,未破坏)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2007年
2007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徐水良


   

2017-7-31~8-2日


   

   
   (部分相关帖子汇编修改)
   
   焚琴煮鹤:民运这是开的什么会呀,是有意要黑自己吗?
   
   徐水良:这种会,客观上,一是表明狭义民运沦陷区存在,把大家束缚于沦陷区,无法自拔,无所作为。二是让大家束缚服从于扶不起来的阿斗之下,无所作为。三是要出整体民运的丑,以狭义民运圈的肮脏,来抹黑整体的广义中国民主运动。四是有可能,就挑起新的“内斗”,进一步把整体民运打扮成四分五裂的争权夺利的团伙。
   
   曾节明: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
   
   dck:拜托,千万不要激化矛盾了。黄慈平已经高度不满,横竖挑刺。已被李洪宽拉黑。
   
   曾节明:唉,没想到水这么深。
   
   踏并:(赞曾节明文章)很好的文章,为文科出身的革命同志争了口气!
   
   徐水良:应该改作:不了解民运就信口开河写很幼稚文章,进一步暴露部分文科出身革命同志智力水平之低。
   
   dck:陈闯创吕京花等人在和魏京生谈“民运有没有领袖”的问题,陈闯创表示李洪宽藐视了魏。
   
   徐水良:极权专制下共产国家的革命,东欧天鹅绒革命,尤其是当代互联网时代的革命,往往是突发事件式的革命,不是传统组织传统领袖领导的上山打游击的革命。因此,互联网时代的新型革命,本来就不是传统组织领导,当然也没有传统领袖。非要在互联网时代,为极权专下条件下的新型革命,找个旧式阿斗式的传统领袖,思想就极其陈腐。
   
   在这个意义上,洪宽的说法很正确,是思想上一个很大的进步。
   
   
   洪宽该走自己的路了。
   
   java:老李乡间小路走得好好的。业余贩卖点虚假希望娱乐大众。老徐您倒是穷途末路了。
   
   徐水良:在下老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也跑不动了。但比起你一贯攻击真民运,近来又以最积极的行动不断攻击郭文贵爆料的低档小特来,在下未来前程远大,至至少在国际理论学术领域,在未来民运史上,在下的前途如大江大河大洋大海,你小特却只是阴暗角落里的一粒人渣垃圾和粪土,见不得阳光,只能就地腐烂。
   
   曾节明:你诬蔑王炳章,死臭到底,的确可以上史书
   
   徐水良:你特线特蠢当然不会理解这个问题。谁坚持把大批特务陪同下回国治病的特务党正义党头子,说成民运英雄和榜样,谁就仍然只能属于特线或者特傻水平。
   
   你已经就这个问题纠缠过无数次了,这里再给几个链接再回答你一次: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https://plus.google.com/u/0/111142178535963106499/posts/gucQvYV2J4j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44460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https://twishort.com/Owklc
   
   谈民运,谈其他
   
   http://gongwt.com/shows.php?BD=0&ID=225670
   
   你老师正在网上骂你呢,赶快去应战吧,别在这里胡扯了。
   
   小羊:辛灏年来了!痛斥反郭伪民运,痛斥“和平理性非暴力”鼓吹者。
   
   徐水良:小羊对民运情况的太不了解,相当天真。
   
   汤显祖:民运,就是无私的奉献
   
   徐水良:真正的中国民主运动当然是人类历史上最史无前例、最艰难困苦、最惊心动魄条件下,最无私奉献的运动。
   
   虽然真正的中国民主运动,迄今仍然被中共情报机构派出的占狭义民运圈80%多的特线民运、花瓶民运、垃圾民运,以及几乎全线沦陷的中文媒体,还有庞大的中共海外地下力量的严厉打压、压制、封杀、丑化、造谣、污蔑和围攻,搞得非常悲惨。但是,这场伟大的运动,必将是人类历史最灿烂、最辉煌、最伟大、最光辉灿烂的光彩一页。
   
   徐水良:曾节明,你真要救胡安宁,就应该公开呼吁争取美国外交干预。
   
   胡安宁是美国公民,虽然FBI追究他与中共情报机构勾结的间谍罪行,迫他当双面谍,他就逃回大陆中共情报机构。但他是美国公民,美国有义务保护自己的公民。只是你要发出呼吁,以及胡安宁自己和家人尽可能呼救。那美国就有义务,必须出面,来保护自己的公民。这样,就有可能救他回美国,至少,能够大大改进他在国内的待遇。
   
   这一点,美国公民和不是美国公民,是相当不同的。王炳章虽然曾经持假护照,冒充美国公民(据说是为了试验假护照的实际功效,以便在他自己的人口走私生意中广泛使用,结果被美国海关逮捕),但王炳章不是美国公民,美国情报机构经过对他的多次逮捕和严密监控,(我到美国第一天,王炳章强调说他在FBI严密监控下,电话上绝对不能谈重要事情。)最后,应该是搞清了他的真实身份和许多事情的真相,所以,最后一次,美国竟然表态说王炳章不是美国公民,美国无能为力。这是过去同类事情中从来没有的态度。我听到这个表态的第一感觉,就是美国情报机构已经清楚王炳章问题的真相。不过,美国国会方面对真相却仍然完全不知情。
   
   但胡安宁是美国公民,你们只要把事情搞大,美国就必须出面管,中共对胡安宁就不敢随意虐待,更不敢任意动刑。
   
   如果你真愿意营救胡安宁,那这就是我对你和胡安宁家人及其他营救人士的建议。
   
   附:
   
   曾节明:老贼啊,你老同事老战友老沪现在生不如死,你怎么不抗议一声呢?
   
   老沪(指胡安宁)不听我的劝告,现在回不来了。现在国内进一步望(往)极权倒退,已明显有毛泽东时代的风声,大搞个人崇拜再次空前,路人战战兢兢不敢谈政治,到处有人因微信言论被抓,物价高涨水深火热。。。
   
   徐水良:你小特精神错乱?胡安宁是我老敌人老对手,造谣污蔑攻击我将近二十年。是公敌加私敌,我有什么义务要营救他?你竟然精神错乱到不仅“没有敌人”,而且要把敌人当老同事老战友去营救,要我革命民主派当东郭先生和农夫,东郭救敌人,农夫救毒蛇,来咬死自己。你这是什么逻辑?
   
   是敌人就该消灭,我不落井下石,从人权和普适价值角度,帮他讲几句话,保障他的人权,就已经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宽容宽大和慈悲了!
   
   你小特用这种精神错乱的东西来攻击我,除了表现你小特自己的特别的脑残特别小丑,对我有一点点攻击力吗?
   
   胡内奸是你小特的同事加老师,你小特却一点义气也不讲,一直不为他呼吁。连我为了从人权角度及普适价值角度对中共施加压力,想给中共出难题,搞个美国和中共之间的小外交难题,逼中共把胡内奸送回美国,让美国FBI处理他,使他对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反戈一击,交代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内幕。因此逼你为他呼吁,你小特都不敢呼吁。现在竟然要反过来胡言乱语攻击我,看来你文科小特,精神极度错乱,一点逻辑也没有了。
   
   曾节明:你特线老贼又歪曲历史,当年在纽约,你们同在民运亲密合作,你难道没与他同在正义党?
   
   之后,你受共特吴方城指示,突然与他翻脸,甚至诬蔑他得到中共国安部,公安部,国防部赠送的三套别墅。。。换了谁不会反击你?你这种脑残抵赖有说服力么?
   
   徐水良:他渗透民运特线,就是民运和我的敌人,别墅问题是他同伙公刘小龙女等揭发,与我何干?
   
   你小特什么时候都要造谣,或者传正义党谣言。我与胡安宁及正义党翻脸,与吴方城有什么关系?吴方城凭什么指示我?我的资格、名气和思想理论水平都比吴高得多,事实上基本上都是他听我的意见。
   
   曾节明:当然,老沪很软弱,与中共妥协以保个人。。。我都清楚
   
   但老沪不是共特。。。他幻想以那种海外试点的妥协的方式,来渐进式地推动中国新闻自由,太过天真。。。他低估了中共的魔鬼本性,如今生不如死教训沉痛!我两年前就叫他赶快回美,他却不听,致有今日。
   
   徐水良:胡内奸是明明白白中共特线,在特线阵营,干特线事情,是曾庆红周永康座上宾,FBI认定间谍,为了逃避FBI追究,逃回中国躲到中共情报机构去,凭什么说他不是特线?
   
   尽管他自欺欺人不承认特线性质,但事实俱在,否认得了吗?
   
   他是怕FBI追究,才不敢回美国。
   
   即使有人假定胡内奸当了双面谍,接受FBI条件回大陆卧底。我对此毫不知情,没有任何证据,我也没有任何理由相信这种假设。
   
   你和政法系力挺郭文贵,真民运愿意支持你们揭露中共及中央系腐败。但你老打横炮,那我就不得不反击。
   
   =====
   
   关于刘仲敬:
   
   司徒一:国之将亡必有妖孽,这类走极端者被追捧为“最杰出”,悲哉
   
   西方的政治学者达到“杰出”程度的,阅读其著作不难感受到作者对人类社会的关怀。政治的研究不是套用公式解数学题,学者提出的政治道路设想往往关乎国民的福祉乃至生命,不同的学术流派哪怕有尖锐争议,争点往往在于什么方案更有助于避免流血、促进宪政巩固和发展。
   
   我们的“杰出学者”呢?充斥着吸引眼球的卖弄,看不到关怀。
   
   徐水良:说得对。刘企图复辟二千多年前贵族制度,赞扬伊斯兰恐怖主义虽然读书不少,人也不笨。但本质上实属妖孽。(记得他还鼓吹伊斯兰化,鼓吹伊斯兰东向发展,鼓吹中国伊斯兰化。)
   
   至少不是个真正认真做学问题的人,而是个炫耀卖弄知识,故作惊世骇俗惊人之言哗众取宠,并且是追名逐利的货。
   
   =====
   
   两个特线。一个最最声名狼藉。一个被国民党机器情报机构,岳父母揭发为公安部特派员。国民党发文件,当时总统李登辉亲自出面证实。民运也有诸多证据。
   
   狭义民运圈,绝大部分人,不是特线,就是特傻。被中共情报机构玩弄于股掌。
   
   狭义民运圈百分之八十多是特线。剩下的又有不少是特傻。
   
   我说多年前早已经统计,当时我的偏保守数据,特线超过75%,所以一再强调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是沦陷区。可是,二十年来,因此被特线和特傻长年类月造谣围攻,丑化成精神病。如果不是我意志坚强,早就真的被他们造谣围攻逼疯了。但我一直坚持我的意见。及到最近两年,我的结论才为越来越多的人接受。
   
   不要对狭义民运圈,包括最著名的那些人,抱任何希望。否则,纯粹浪费时间和精力。
   
   当然,75%以上,是我十多年前统计数据。那以后,特线比例进一步增加。去年中共情报机构统计传达是接近90%.
   
   特线不仅分两派。一派习中央系,一派政法系。而且以温和、激进两翼为重点,全面渗透。
   
   温和的无敌派和解合作派花瓶民运,以刘无敌等花瓶民运四大花瓶为代表。激进一翼,则是以特派员和正义党为代表。
   
   互联网时代的革命,不是传统革命。不用传统革命方式和革命领袖。民运那些拼命争当传统领袖的最著名人士,都应该被淘汰。
   
   XXX六四带领省级机关上街,却立大功去参加北京平叛表彰大会。他的原老丈人是知名学者。他不会造自己女婿的谣,把女婿说成特务。应该是证据确凿,并且痛心疾首,才会说他这辈子最大的错事,就是把女婿搞出来(到美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