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徐水良文集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2017年
2017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仅公开本人意见,有少量修改)


   

徐水良


   

2017-7~8月


   
   
   转郭@文@贵和昭#明通话录音,供参考:
   
   郭#文#贵与昭#明通话录音第四集:透露自己的身份兼谈杨建利王军涛秦晋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v_a-REqrjI
   
   https://youtu.be/WehTacU7dO0
   
   郭#文#贵与昭#明通话录音之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n8Mvwl3jmc
   
   郭#文#贵与昭#明通话录音之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QKup7Q04tU
   
   郭#文#贵与昭#明通话录音之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ausuIIeoKA
   
   大参考李洪宽转贴的杨建利材料:
   
   http://gongwt.com/shows.php?ID=224980
   
   辛是高级特工头子。一切听命中共情报机构。怎么可能不为中共卖命。
   
   我知道你们的心情。但中国的民主革命靠民众。不能抱幻想。像他这样的,一个末流作家,之所以当上省人大常委,89民运带领省级机关上街,却立大功到北京参加平叛表彰大会,说明他过去就是情报机构安插的,靠投靠情报机构干髒活才能爬上去。他后来一直干特线脏活,以及其他许多表现,也让我们知道他道德低下。
   
   至于三民主义捧蒋之类,完全是中共预订策略。一是误导,让大家受马列手下败将三民主义陈旧思想束缚。二是统战。三是转移方向搞欺骗。四是为自己披上保护色。另外五、还是他的饭碗。
   
   所以,他绝不可能脱离中共。而且也没有可能脱离情报机构控制。否则,情报机构不会放过他。中共即使不能要他的命,把他的身份和脏活公开一下,就彻底臭了。他当然更不可能放弃现在在特线捧抬下的耀眼光环了。这与何频靠祖父而不靠脏活上位,不怕上级暴露,是不同的。
   
   如果说何频是中共元老子孙红二代红三代,还有本钱与上级做点对抗。他却完全没有本钱。
   
   在台湾和其他方面以确凿证据证明他是中共公安部特派员。许多人还要拼命捧他。那捧他的,大部分就是特线。少数就是特傻。
   
   大陆搞蓝营搞国民党的,尤其是他与安徽国保合作,后来还有曾节明合伙参与,以南京、华东名义搞的大陆国民党,完全是安徽国国保搞的低档作品,几次造假,都被我很快戳穿,都只好掩旗息鼓,默认造假失败。
   
   那安徽国保等特线,曾经以大陆国民党或泛蓝名义攻击我。但实在低档,被我一反击就揭穿了。只好掩旗息鼓默认失败。
   
   微信群中,不少泛蓝,就是这些国保线人。
   
   唐伯桥对他的看法,原来与我们一样,现在他们两个却纠合到一起。
   
   国内朋友来信说:唐、辛等于下月前后在纽约开一会,请转达我深表关注及支持!一句话,告别民运,拥抱民革!期望你能参与!
   
   本人回答:我绝对不可能去参与。
   
   两个特线,一个最最声名狼藉。一个被国民党情报机构,岳父母揭发为公安部特派员。国民党发文件,当时李登辉总统亲自出面证实。民运也有诸多证据。我怎么可能去参与他们的事情?
   
   狭义民运圈,绝大部分人,不是特线,就是特傻。被中共情报机构玩弄于股掌。
   
   民运百分之八十多是特线。剩下的几乎一半又特傻。
   
   我早已经统计,当时我偏保守数据,特线超过75%,强调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是沦陷区。可是,二十年来,为此被特线和特傻长年累月围攻丑化、妖魔化。如果不是我意志坚强,早就被他们逼疯了。但我一直坚持。及到最近两年,我的结论才为越来越多的人接受。
   
   不要对狭义民运圈,包括最著名的那些人,抱任何希望。否则,纯粹浪费时间和精力,并且上当。
   
   特线75%以上,是我十多年前统计。那以后,特线比例进一步增加。去年中共情报机构统计传达,是接近90%。
   
   特线不仅分两派。一派习中央系,一派政法系。而且以激进、温和两翼为重点,全面渗透。采取两翼夹攻,全面渗透的策略。
   
   温和的无敌派和解合作派花瓶民运,以刘某等四大花瓶为代表。激进一翼,则是以特派员和正义党为代表。
   
   谈民运,谈其他
   
   https://twishort.com/sKrmc
   
   郭X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https://twishort.com/ESsmc
   
   揭露特线很重要
   https://twishort.com/IYsmc
   
   互联网时代的革命,不是传统革命。不用传统革命方式和革命领袖。民运那些拼命争当传统领袖的最著名人士,都应该被淘汰。
   
   辛的本名高尔品。哥哥是国务院高级官员。他自己六四带领安徽省级机关上街,却立大功参加北京平叛表彰大会。他的原老丈人是知名学者唐德刚。唐应该不会造自己女婿的谣,一口咬定,把女婿说成高级特务。应该是证据确凿,并且痛心疾首,才会说他“这辈子最大的错事,就是把这个畜生搞出来(到美国)。”
   
   无论是暴力还是非暴力,底层反抗会从实际出发,会按自己道路去走。不会像民运特线那样,全从空想出发。我们可以为底层总结经验教训,但绝不要去凭空想像,指手画脚。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https://twishort.com/y3tmc
   
   谢谢告知当年相关情况。你们应该是为王炳章问题判刑。那次判刑的有几个。似乎都是与王炳章说了比较激烈的话或者答应参加王参加未来组建的那个党。其他大多没有事。
   
   我与王炳章见面,一开头就批评他把秘密工作与公开工作搅到一起。他既然是回国做秘密工作的,那就不应该来找我们这些已经公开的、被严密能监控的人,这样就会把他们自己秘密一线暴露。对我们没有什么,但对秘密一线却非常危险。
   
   王走后不久,当晚许多许多警察,包围了我们厂宿舍。公安来找我,我拒绝回答他们的绝大多数问题。
   
   第二天他们找我到派出所,说:你们见面情况你不用说,也不必说了,他们已经全部清楚。我当时非常奇怪。齐海鹏(当时我还不知道他是王炳章)他们在逃,(几天才在安徽被抓)。他们凭什么知道当时情况?我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我才知道,实际上,从他在珠海进关,中共就一直监控,全程录像。其间复杂情况,也是土工(共)特工工作的一个典型
   
   你们那个判刑借口,判决一出来,我就知道那不过是一个借口。猜测很可能是因为答应王炳章加入他们未来的党。(这个猜测为后来朋友们所证实。)
   
   民运内斗,主要是特线问题。真民运和特线,两个阵营。特线阵营,又分政法系和中央系两大系,每系内部又分许多派别。数量极少的真民运又受特线欺骗忽悠挑拨,互相矛盾。所以才会斗得不可开交。
   
   关于王的问题,凡是答应参加他未来的党的,只要当时还不是特线的,都被抓被处理。不答应或者已经是特线的,都没被抓。所以,产生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就是王炳章自己说出去的。
   
   国内因为王被抓的很多。青岛陈增祥,到了香港,王炳章要他秘密回去。马上被抓判刑。还有其他一些,包括我们迄今都还不知道的。
   
   当局对这些人(因王炳章问题而被处理的人),都以别的名义处理。这显然是为了保护王炳章,尽可能隐瞒这些事情与王的关系,以及属于王提供材料的内情。
   
   王炳章对我说他叫齐海鹏。当夜深夜,大批警察包围我们宿舍及宿舍楼,第二天我们宿舍周围,起码十几辆汽车,还有摩托车及其他,几十个以上的便衣监控。使我对王炳章在南京脱逃大戏深信不疑。但对当局怎么完全清楚我们之间的谈话,百思不得其解。同时认为,南京警方有关部门,竟然产生被监控要犯脱逃的重大失误,很多人将会被批评,甚至丢饭碗。
   
   但后来出国后,听到南京警方因王炳章问题受到嘉奖。我大吃一惊,思索几天,恍然大悟,南京警方应该是演出了一场脱逃和追捕大戏,演得非常逼真,连我都受骗了。所以才受嘉奖。过去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也有了合理解释。
   
   这时,我就开始认真了解王炳章。许多许多人讲了他的许多丑事。包括乱搞女人,道德败坏,陷害他人,走私人口,还有几次被美国FBI逮捕等等。还有被民运有的人抓起来装进麻袋痛打,他跪在地上拼命磕头求饶,哀求饶他一条狗命等等。
   
   但我特别注意到却是几件事,一件是他是中国使领馆给海外留学生树立的头号标兵,被大力表彰,却忽然来搞民运。
   
   当时与他一起出来搞民运的,后来都回国担任要职。如果这些人是真民运,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二件,就是他为了政治庇护人口走私及商业需要,竟然在北京设有办事处。这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第三件,就是许多人告诉我,他与黄春合伙做人口走私和政治庇护生意,后来两人闹矛盾,他到邮局办理把黄春的信转寄他公司,使黄春几个月收不到信。
   
   尤其离谱的是,王炳章向中共举报黄春父亲(军级干部)要搞兵变,结果,黄春父亲立即被解职,被抄家。黄春到处找王炳章,要跟王炳章拼命。
   
   说这个事情的人,只是举例说明王炳章道德恶劣。但我听了,却大吃一惊。
   
   于是问了几个人,再三核实是否有这回事情。都得到肯定的回答。
   
   因为,军级干部,家里保姆,警卫员,通讯员,服务员等等,全是情报机构的人,一般性强奸等等犯罪,不受惩罚。重大犯罪,反叛,中共也只听这些监控特务的意见,绝对不可能听了一个海外敌对反动组织的头子举报,就把他解职抄家。除非王炳章是中共高级特工,否则,中共绝对不会听他的。
   
   因此,我断定王炳章有问题。我就问王炳章,为什么你的名声那么坏,几乎所有人都说你坏话。他回答,一条街上,全是卖假药,一个人卖真药,必然就被大家攻击。
   
   一般人这样回答,应该是很出色的回答。但大家了解王炳章的,就觉得非常讽刺。
   
   然后,我从其他方面,包括网上揭发,得知中共把国内对付79民运的经验包括“筑巢引鸟,做窝养鱼”,“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控制民运,领导民运”等经验搬到海外,抢先组建海外民运等等情况。我心里才大致有数。
   
   以后,就是我与正义党严重分歧,退出正义党。
   
   然后,王炳章傅申奇竟然干脆挑明这个总部设在海外的正义党,实际上受国内领导,用这一点威胁我,说:“你退出正义党这个事情,不能讲出去。你如果把你退出正义党的消息告诉国内,那我们也保不了你。”
   
   这等于向我挑明正义党受国内领导,也就是受国内情报机构领导。他们竟然以此用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力量强大,来威胁我,让我非常吃惊。我当时就回答:“我这个人,不受任何威胁。这一点,傅申奇你知道。”傅申奇点点头,表示承认。
   
   当时傅申奇天天到我家,动员我回正义党,说:你回正义党,如果不回来,我们一个党围攻你一个人,看你有什么办法?
   
   我回答说,真要围攻,你们三个人(二王一傅),外加胡安宁,也不是我的对手。你们一个党,也不见得能打赢我一个人。但是,事情不是这么做的。不能动不动就翻脸,相互攻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