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上)]
謝田文集
·中国才面临真正的政经悬崖
·混水摸鱼与中国公司的除名
·中国和美国的城市化之对比
·中共官员退赃特赦能否施行
·罗纳德.寇斯及其《人类与经济》
·美国情报机构预言未来二十年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内讧之兆
·法國大革命的經濟危機今譯
·卖官鬻爵的价格与动态定价
·中国走向世界有哪几支军队
·银行家和政治家的激烈鏖战
·经济手段回应机构黑客之误
·华尔街七宗罪责的救赎方法
·香港政府断奶让自由港蒙羞
·中国GDP为何一半不知去向
·美国大学生们怎么筹款游学
·金砖五国的钱袋和动物图腾
·五大国际机构支招管不管用
·中国GDP六成归跨国资本?
·美国总统图书馆和中国地产
·哈佛经济教授的欧元区处方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上)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下)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英伦印象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将相帝王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伦敦的富
·中共会发行大面额的钞票吗?
·《致命中国》vs.“索命中共”
·从总裁被囚看中国社会失控
·钱荒能否逼出中国政经改革
·比特币的崛起和黄金的未来走向
·中国各级政府其实破产最好
·中国总理如何才能透过气来
·鬼城和錢荒之間有什麼關係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食在巴黎
·盘点世界银行给中国的建议
·影子银行地方债哪个更致命
·中国能不能再来个劫富济贫
·人民币上海试水能够成功吗?
·以房养老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美聯儲主席之爭應波瀾不驚
·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债违约吗?
·美国前财长鲍尔森挂一漏万
·TPP何以让中南海心惊胆颤?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九个问答
·中国为什么照猫却画不成虎
·中国为何全民捞钱却捞不着
·謝田新書《赤龍的錢囊》序與跋
·重访台湾:士林的夜市与早市
·重访台湾:福兮祸所伏的服贸
·中国高级白领的优越和忧伤
·如何拆解中国地方债的烂帐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韩国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狮城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印尼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万隆泗水
·中国大妈:身绑炸弹怀揣金条
·红朝一甲子前后的三次土改
·买枪、玩枪、拥枪和AK-47
·中国银行困境是全球危机吗?
·J‧埃德加‧胡佛的管理特色
·向谋士挥刀的朝廷焉得不亡
·乌克兰的黑洞和中国的黑洞
·中国货轮能不能经停夏威夷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上)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上)

   中國人和中國社會、中國這個國家,怎樣才能贏得世界的尊重呢?圖為世界上最受人尊重的國家—加拿大的魁北克港,一艘美國高桅帆船參加7千海哩的比賽時進入港口。(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

   中華民國外交部「台灣獎助金」獲獎學人國立台灣大學公共經濟研究中心訪問學者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那天與一位媒體界的朋友交流,談到中國人的自尊問題,談及很多中國人覺得奇怪,為什麼中國人有錢了之後,居然還得不到世界的尊重。這個問題很有趣,值得我們深入的思考。為什麼會這樣,人們尊重一個人,尊重一個國家,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呢?從一般人的角度看,金錢和財富似乎是跟人們或國家能不能得到尊重,是有相當大的關係的。但是,錢,它是一個受尊重的充分條件,還是必要條件,還是既充分又必要的條件(充要條件)呢(sufficient and necessary condition)?

   我們一般人所說的「尊重(respect)」,按西方人的定義看,是一種對某人或某事,基於其能力、素質、或成就所引發的一種深刻的、感到欽佩的感覺。而「尊重」的反義詞,應該就是「蔑視」或「鄙視(contempt)」了。

   尊重一般來說是一種對個人或一個群體的尊嚴產生敬意的、正面的感覺,或對其特定的行為表達尊敬和重視。尊重可以是對特定個人質素的感覺,也可以是對其所持有的特定的倫理觀念的尊重。尊重是有方向性的,人們可以對他人表示尊重,他人也可能會對我們自己表示尊重,當然,雙方也可以互相表達尊重。

   我們必須注意,尊重可以是單向的,也可以是雙向的。如果我們注意到,中國人所說的「尊重」,往往是單向的,是國人的期望、期待、渴望得到別人的尊重,希望別的國家尊重自己的國家,別的人們尊重自己個人或自家的群體,這就不是太好了。

   當代中國人似乎不太在意尊重別人、尊重別的國家,中國的民意,中共政府的言辭中,鮮少有表示對別國的尊重。往往的,當代中國人在不尊重別人的時候,在「鄙視」、「藐視」別人方面,卻從來不缺乏各種各樣的表現。

   中共黨魁毛澤東,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老毛在其紅軍大學所作的《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的演說中曾經說,要在「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老毛為什麼要這樣說呢?是說他掌握了最高的真理,站在道義的制高點上,所以他的戰略永遠是最正確、最高明、最堅不可摧的嗎?顯然不是。如果我們不以成敗論英雄,而是就事論事的看,老毛在中國鬧革命的一生,可以說是九死一生、幾次被圍追堵截、被逼的的走投無路、流亡加逃亡。其戰略不是永遠正確,其戰術也不是永遠高明。所以,共產黨人可能不得不「重視敵人」,卻沒有資格總是「藐視敵人」。

   尊重可以是表現出來的,也可以是隱含的。表達出來的欽佩和尊重如果是善意的和無所求的,是比較真誠和高貴的,因為這顯示出了一個人的風度和氣量。表達出來的欽佩和尊重如果不是那麼善的,是有所求的,可能就是比較世俗的和狡猾的,因為這顯示出了這個人背後有其他不好的動機。

   隱含的尊重,不會表現出來。如果善的力量、正的力量在人們心中起著主導的作用,隱含的尊重可以表現為私下的尊敬和佩服、從內心替別人高興、暗地裡為別人叫好;但如果惡的力量、負面的力量在人們心中起著主導的作用,隱含的尊重則可能轉化為內心的妒嫉、暗地裡下絆子、看不得別人成功或出頭。

   在美國生活三十年,發現美國人也會有妒忌心,但跟中國人比起來,要少得多的多了。美國人妒嫉心不那麼強,還在於他們雖然欽佩你、祝賀你成功,但他們不認為自己會永遠落後,很可能有一天會趕上和超過你,所以成功、成就、勝利,都是暫時的。當代中國人妒忌心那麼強,還與中共的體制嚴重的阻擋了人們攀升的路徑,你如果不從仕途上飛黃騰達,或沒有家族的背景和靠山,或者經商與官方有密切的勾搭,就很難在那樣專制和封閉的社會成功,而這個時候,在不成功的人們看來,他們趕上、超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妒忌心膨脹就是自然而然的了。美國有一個NASCAR賽車高手,名字叫理查德.派迪(Richard Lee Petty),賽車生涯極其成功,外號是賽車界的「國王」(King)。記得一次午餐期間與美國同事閒聊,電視上是派迪在慶祝勝利。一個同事說,派迪應該去競選總統,我肯定選他!另一個同事則說,選個什麼勞什子的總統啊,他已經是「國王」了!

   那天和一位西人學者交流,他是漢學家,我們說起中國歷史上的「不平等條約」。他有些懷疑,覺得中共是在利用這些條約,在國際上製造中國「受害者的形象」,從而博得世界的同情。這位漢學家是英國人的後裔,他承認當年八國聯軍之類的,做的很差勁,比如在租界的「治外法權」、「領事裁判權」等。但他覺得,當時中國(清朝)的司法制度不健全,有大量的如凌遲,五馬分屍之類的酷刑,政府不能做出人道判決,判決也過於主觀,所以才要求有保護僑民的治外法權;法律制度不完善,沒有獨立的法庭,所以西方領事才被授予裁判權,這是不得已的做法。我們還真不能說他說的完全沒道理。如果我們今天去看中共、北韓政權的無法無天和野蠻司法,我們難道看不到滿清政權的影子嗎?

   再者,他繼續問到,除了這些不合理的西方特權,他覺得那些「不平等條約」的其他條款被稱為不平等,其實對西方人來說還是蠻冤枉的。比如那些要求中國(滿清帝國)開放口岸、開放通商、通航的條款,中國為什麼要拒絕?我有些啞口無言了,只能說是滿清政府實施海禁,也許漢人政權不會這樣?是啊,我們的確需要進一步思考。洋人要中國開放通商口岸,不是什麼不好的事啊。現在中國政府殫精竭慮追求的,還有什麼帶和路之類的,不就是擴大口岸、擴大開放、擴大出口嘛!

   談到國家的尊嚴和尊重,如果一個國家總是要維持一個「受害者」的、祥林嫂似的形象,總是希望被同情、被憐憫,和被可憐,那你肯定是得不到尊重的。(待續) ◇

(2017/08/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