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推背图》归序全解
[主页]->[宗教信仰]->[《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20-1:弑兄篡位千古谜,正本清源释群疑]
《推背图》归序全解
·盛世血路36:项羽闪电,樊哙破胆《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37:两件兵器,项羽神力《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38:3万灭50万《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39:天佑刘邦,天风救援《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0:刘邦弃妻隐子《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1伪史端倪露真机《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2口传有假假中真《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3:京索之战真容还原《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4:止戈为武,兵道正路《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5:刘邦陷危,韩信破围《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6:荥阳战略展宏图《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7:刘邦许愿赚韩信《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8:两面忽悠无功返《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9:一字之差埋韩信《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0:木罂偷渡看真相《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1:心理战大师《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2:韩信带将神勇无双《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3:韩信灭代,奇袭阏与《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4:阏与强争,刘邦做梗《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5:阏与完胜,汉史掩功《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6:井陉天险,韩信闯死关《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7:陈余伏兵扼天险,韩信奇谋破死关《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8:巧计迷惑闯死阵《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59:背水一战辨真假《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0:史笔空想,后人怠亡《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史笔再空想,空腹上战场《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
·盛世血路:宋太祖天难1《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烛影斧声千古疑案《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3欲盖弥彰金匮盟《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4亲王尹京证明合法?证明阴谋?《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5当年改元心虚现《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6离奇死亡见凶相《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7遥视真相:金匮之盟《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8遥视真相:犹豫对抗《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9遥视真相:烛影斧声1《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0遥视真相:烛影斧声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1遥视真相:太祖遗言《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2遥视真相:皇后力搏《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3连下毒手《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4连下毒手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5伪装败露《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6天数两度变1《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7天数两度变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8天数两度变3《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19天数两度变4《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0天数两度变5《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1惨烈的恶报1《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2惨烈的恶报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3惨烈的恶报3《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6-24沉重的警醒《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7-1逆天成大错《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
·视频系列:天象:太白经天1:帝王天难《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视频系列:天象:太白经天2:哪国之难《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哪国之难?《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3:科学犯难?《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4:正史的死结1服毒不死?《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5:正史的死结2赴汤蹈火《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6:赏赐不公 必有隐情《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7:首级停战 史书混乱《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8:尉迟恭辞令过人?《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9:赏赐不公,必有隐情《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0:秦琼何在?《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1:大失水准 欲盖弥彰《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2:齐王见假?《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3:史书造假?《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错位的同情,颠倒的心理《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15:玄武门之变的背景《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16:李世民威震宇内《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7:太子谋反?《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天象: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8:太子巧辩,李渊信谗《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19:历史真容 李渊昏庸1《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0:历史真容 李渊昏庸2《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21:秦王剪羽 危在旦夕《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 秦王加冕22:太白昼见的真机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3:太白昼见 杀气冲天《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4:灭佛灭道 节外生枝《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1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5:傅奕谤佛《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太白经天,秦王加冕26:太白经天 吓坏李渊《遥视历史问天机》五部6章
·有人说她看到了“太白经天”?如是真的,请提供地点
·
·《推背圖》歸序全解(上、下) 封面
·《推背图》归序全解--千古之谜,归序得解!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象)开篇论循环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2象)唐朝国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3象)武后称帝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4象)逼退武皇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5象)安史之乱,马嵬之变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6象)再造唐朝,上皇还京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7象)吐蕃侵唐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8象)藩镇之乱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9象)黄巢起义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0象)朱温篡,后梁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1象)后唐之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2象)后晋儿皇,两代即亡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3象)后汉亡,后周立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4象)五代运终 北宋立国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5象)宋太祖扫荡群雄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16象)太祖初步统江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天而为痛悔迟20-1:弑兄篡位千古谜,正本清源释群疑

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古金
   
   逆天而为痛悔迟20-1:弑兄篡位千古谜,正本清源释群疑

   图20-1:967年4月13日五星连珠天象示意图。

   

第二十章 弑兄篡位千古谜,正本清源释群疑


   
   前面我们在“五星连珠、盛世血路”天象下,展现了宋太祖赵匡胤脱离逆天的旧运程,顺天应人、拨乱反正、大兴佛法、延寿9年,开创后续的盛世,但终究没有逃脱血腥被害的宿命。这一章,我们将揭开赵光义没能顺应改变后的天象,依然弑君夺位的真相。
   
   赵匡胤烛影斧声之夜暴死,说是学术界的千古之谜,是因为控辩双方存在误区,其实真相足具,谜已不迷。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19:司马立场倾向强,偶做伪史歪真相)
   

1. 弑君抢位实无疑,“控辩双方”有误区

   
   前两章我们叙述了赵匡胤烛影斧声之夜暴死仅有的史料,对赵光义是否弑兄夺位,自古就分成两派,至今并无公认的定论,因为史料没有足够的证据推翻任何一派——其实,判断犯罪有多种方法,拘泥于史料考证,恰恰是最不合理的方式。
   
   破案的时候,你能只看嫌疑人的自我表白么?你能只看嫌疑人掩盖真相、伪造修改后的证词么?你能把这些伪造后的“事实”和别人揭露的线索,等同对待么?当嫌疑人的表白自相矛盾、难以自圆的时候,你还能说:“虽然不全对,但也有一定道理”么?
   
   如果用这种思维方法在现实中破案,一个案也破不了。而很多学者在评判“烛影斧声”的千古疑案时,恰恰是这么做的,所以造成了千古疑案。
   
   破案最有价值的线索是什么?大家看过侦探片,回想一下就知道,最有价值的是:
   
   *嫌疑人尽力掩盖的东西,那就是真相;而他极力表白的部分,是在转移人的注意力,反而没有价值。可是很多人在“烛影斧声”的断案中,注意力被成功地转移了。
   
   *嫌疑人自我表白中自相矛盾的东西,那就是造假的关键所在。可是有学者把这种自相矛盾,和其它不完善的线索(难以取证所致)等同对待。
   
   *嫌疑人销毁证据、极力辩护表白的做法和心态——这一点,在犯罪心理学上,就足以认定他是罪犯,因为无辜的人是绝不会这么做的,只有罪犯才会这么做。这是一直被学术界忽视的。
   
   有了正确的思路,从关键点入手,赵光义弑兄篡位的“谜案”很容易告破。
   

2. 不设防的弱点,破案的关键

   
   历史上所有为宋太宗辩护,认为太宗不是弑兄篡位凶手的人,都是从太宗、真宗篡改的官方史料找根据的。以犯罪嫌疑人造过假的“证据”,来证明嫌疑人无罪?这样的洗脱、证明是没有意义的。任何一个公正的法庭,都不会被自相矛盾的谎言证据迷惑。
   
   可能有人说:“司马光的《涑水记闻》不是从正史来的,是比较可靠官员间的传说。”
   
   确实是这样,但是文莹的《烛影斧声》,蔡惇的《夔州直笔》,也都是同样可靠的官员传说,而司马光恰恰把太宗和太祖喝酒这个最关键的在场证据删掉了,直接从太祖暴死写起,这个立场、用意太明显了——前一章我们展现过,司马光为了他的立场观念,可以巧妙地隐匿、歪曲、颠倒真相。
   
   但是,就在司马光极力为太宗辩白的证词里,恰恰有太宗是凶手的证据!
   

太宗的第一反应,足具罪犯特征

   
   人的言行举止都可以伪装,但是人的第一反应,是无法伪装的。近代的犯罪心理学,是古代学者所不懂的,宋朝御用文人一直没有在这上给太宗掩饰,所以,这里留下了赵光义犯罪的证据。破案应该从犯罪阵营没设防的地方入手,而不应该在他们重重设防、精心构筑的伪史表白中转悠。
   
   我们看司马光在《涑水记闻》中写的太宗听到大太监王继恩告诉他太祖死讯的的第一反应:“晋王大惊,犹豫不敢跟他进宫,说:‘我当和家人商议一下。’进到后宅老半天不出来。王继恩催促道:‘耽搁久了,皇位就被别人占去了。’[1]”
   
   大家看赵光义的反应正常么?太不正常了!正常人听到亲人去世,第一反应,应该是“一惊,而后立刻大哭”,感情更深的,会不顾一切地去奔丧。只有凶手的反应是害怕,因为做贼心虚。
   
   有一种情况例外,就是亲人感情淡漠,才不会哭,但是绝不会害怕。可是我们从正史、野史都能看到,宋太祖赵匡胤对弟弟赵光义、小弟赵廷美感情至深,没有任何猜忌。赵光义病了,太祖一早就去探望,亲自给弟弟拔火罐,弟弟觉得痛,太祖点燃艾灸在自己身上试,改进拔火罐的手法,再给弟弟施用。直到傍晚弟弟好转了才走[2]。可见兄弟感情至深。正史也记载太宗在群臣面前,大哭太祖,悲痛欲绝——那是太宗故作姿态,给人看的,他的第一反应并不悲伤,是害怕,那才是真的,真凶无法遮掩第一反应。
   
   有经验的侦探、员警,就是从这些蛛丝马迹中侦破疑案,而如果用历史学的思路去考据,从嫌疑人天花乱坠的说词里去探讨多种可能性,什么案件都会变成千古疑案。
   
   所以从犯罪心理学上,司马光为太宗表白而透露的这一点,就给太宗定性了。
   

最知道太祖传位真相的外部人

   
   谁最知道太祖传位真相?对外人来说:大太监王继恩最知道。因为太祖知道自己寿命将尽,必然会立遗诏,笔墨伺候,一定通过太监,所以他一定会知道。但是《涑水记闻》写王继恩催说:“耽搁久了,皇位就被别人占去了。”
   
   如果真有遗诏,谁先去奔丧也没用,因为要按遗诏立新君,王继恩这么说,表明没有即位遗诏,太宗的帝位是抢来的。
   

最知道太祖传位真相的内部人

   
   内部最知道太祖传位真相只有两个人:皇后宋氏,抢位的宋太宗。太宗一生都在为即位的合法性编造谎言,大改史料,真编出来个即位遗诏,可惜太假,都没收录入《宋史·太祖纪》、《宋史·太宗纪》这些重要篇章,只在《宋史·凶礼》中浮现了半篇而已。
   
   宋皇后是一个贤良淑德的女人,从她信任大太监王继恩,就可以看出她太单纯,没有手腕。这样的女人不会忤逆丈夫的心愿,从她叫人速传德芳进宫能看出,太祖是想传位给自己的儿子,她在努力实现丈夫的遗愿。
   

宋皇后的第一反应:惊呆、求活命,因为看到了凶手

   
   《涑水记闻》记下来宋皇后听到晋王来了的第一反应。宋皇后本来是叫太祖的小儿子,18岁的赵德芳来即位的,可是派出去的心腹大太监,却把晋王赵光义叫来了。宋皇后听说王继恩回来了,马上问:“德芳来了吗?”王继恩答道:“晋王至矣。”
   
   晋王直接就后脚跟进来了,不招而自行进殿。宋皇后还没反过神来,见晋王赵光义的第一反应,《涑水记闻》说:“后见王,愕然,遽呼官家,曰:‘吾母子之命,皆托于官家。’”(宋朝宫廷,称皇帝为“官家”。)
   
   这是正常的反应么?不是,极其不正常。正常的反应,见到亲人来吊唁来了,二人都哭;正常的反应,宋皇后绝不会害怕!就算是知道晋王抢位来了,晋王也是和平抢位啊,没带兵、没有凶相毕露,怕什么呢?现在皇帝归天,皇宫里、全天下,皇后最大,你抢位也得经过皇后允许啊,那皇后为什么怕呢?
   
   看到凶手才会这么害怕!她惊呆了,简直害怕得语无伦次。宋皇后的话,意思是:我承认你是皇帝了,我们母子的性命就交给你了,放我们母子一条活路吧!
   
   谁是凶手?为太宗极力表白的司马光,欲盖弥彰!
   
   (未完,待续)
   
   注释:
   
   [1]司马光,《涑水记闻》(中华书局,1989年9月第一版):“王大惊,犹豫不行,曰:‘吾当与家人议之。’入久不出,继恩促之曰:‘事久,将为它人有矣。’”
   
   [2]《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十七》。
(2017/08/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