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拈花时评原创--裆的利益与锅家利益]
拈花时评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拈花时评原创--裆的利益与锅家利益

   拈花时评原创--裆的利益与锅家利益
   
   许多哥们喜欢说:党国,电影电视剧上也经常听到国民党人士会这样说,
   讽刺他们以党代国,党即是国国即是党。要说以党代国,共产党胜似百倍
   。但是,党真的就是国吗?远非如此。


   
   要说国的机构,百分之百为党所控。政府、人大、政协、法院,百分之百
   为党绝对控制。所以某种程度上国其实就是党,但并不是百分百重合的。
   比如说国包括人民,党是绝对不包括的。即便是党内,普通党员与高层党
   员,高层红二代,实际上无论涵义、阶级、利益都差别甚远。
   
   什么是党的最高层?无非是那几十个特权家族。毛家、邓家、陈家、叶家
   、王家、江家、习家李家等等。无一非超越法律,无一非家财万亿。他们
   的根本利益是什么?就是当今社会,永远盘踞在国家最高处超越一切,把
   传输管插在每个国人身上吸血。如果不能永远,吸尽最后的营养然后把中
   国搞乱,最好是军阀割据打作一团无暇外顾,接着弃船--沉船计划。
   
   高层党员是谁?那些曾任职高官的人,大概是厅级以上部级和以下的那批
   人。他们无权决定国家的命运,但有权分赃。他们的根本利益是利用职权
   能捞多少是多少,把子女安插进政府接班,然后安全退休,移民到没有污
   染的国家颐养天年。
   
   再下层就是厅级以下及普通党员了,他们也有很多机会捞,但是要承担风
   险的,运气不好就被纪委相中了。科级官员家藏吨钞的传奇故事到处颂扬
   ,但是吨钞与万亿比不过九牛一毛。
   
   什么是党的最高利益?党的主体固然是数千万普通党员,但真正控制党的
   是那些特权家族,所以党的利益体现为特权家族的利益。就是:千秋万载
   一统江湖,永久毒菜江山不变色!然后吸血管道永久畅通,家财年年翻番
   。
   
   国家的利益是什么?在天朝我们有两个国家。一个是为窃国大盗所窃居的
   国家机构:政府、人大、政协,实际上就是他们的政权。另一个国家就是
   国家主体--所有的国民。
   
   国之根本为国民。国家就是人们通过缔结契约转让一部分自己的自然权利
   而产生的。政府的权力来自被统治者的认可。所以真正现代意义上的国家
   主体即为国民。国民的利益点在哪里?在生活幸福,生活幸福基点在哪里
   ?在基本的生活保障。医保、社保、最低生活保障等等,生活有所保障,
   幸福感才有产生的基点。否则天天忧柴忧米忧生病忧养老,怎么会幸福?
   
   党要千秋万载一统江湖,而他们奉行两千年前的商君书,就要:弱民、疲
   民、辱民。所以把该收不该收的一切税费收上去,让国民疲于奔命,忙于
   糊口,无暇于追求自由、民主、宪政这些高大上。于是中国人承担着远超
   任何国家的全世界最沉重的税负,享受着远逊任何国家的全世界最低的社
   会福利。
   
   执政党最受国民诟病乃至臭遍全世界的行为莫非大撒币,有钱没钱宁愿把
   钱扔到国外去给外国人享受也不国人分润。每个财政年度要结算的时候都
   会有几万亿的预算资金没有用完要突击花钱!即便钱花不完拿去打水漂玩
   ,也要说无法承担全民免费医疗,免费教育。
   
   很多人不明白执政党为何如此行为荒谬颠倒乖谬,实际上原因就在就是因
   为党的利益与国家利益互相违背。党的利益需要我们疲惫、贫穷、弱小、
   怯懦!而这些行为几年间通过网络传遍了全世界,令执政党空前孤立,遭
   到全世界的鄙视。于是狗不理走遍全世界大撒币,买他们的国际生存空间
   ,同时执行他们的“沉船计划”。
   
   而大多数国民知道的只是他们在拿我们的血肉去撒币,不知道政府是在负
   债经营。国际评级机构标普声明称,因低利率和公司举债促使债务激增,
   中国债务与GDP占比已攀升至232%,中国面临系统性风险。根据国际清算
   银行(BIS)的数据,中国债务占GDP的249%。明白吗?狗不理撒币的钱根本
   是借来的,他撒的不仅仅是我们的血肉,而且是我们的子孙的血肉。假如
   最近甚嚣尘上的“沉船计划”是真,他在榨取中国最后一点利益,然后投
   到国外,为他们和他们的子孙后代铺路。
   
   我们与他们的利益注定是不一致的,甚至注定是相违背的,我们的利益与
   他们的利益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一个专制毒菜政权不可能代表我们,更
   不能代表我们的利益。这就是卢梭所说的:“政府的权力必须来自被统治
   者的认可”。否则他就是一个非法的政权。
   
   什么东西代表“被统治者的认可”?选票。只有通过我们一人一瓶选举出
   来的政府,才能、才会代表我们的根本利益。通过枪杆子暴力抢夺来的政
   权,通过用枪顶着我们的脑袋维持的政权注定不能长治久安,注定要坍塌
   的。
   
   人民应该在政府中承担活跃的角色。人民根据个人意志投票产生公共意志
   。如果主权者走向公共意志的反面,那么社会契约就遭到破坏;人民有权
   决定和变更政府形式和执政者的权力,包括用起义的手段推翻违反契约的
   统治者。
   
   拈花时评2017.08.01于广州五羊新城
(2017/08/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