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入鄉隨“俗”]
橘绛轩
·你不隨“俗”?
·慶父不死,魯難未已——院內院外
·秋將至
·紅歌咋唱?
·惟有春秋
·俺不隨“俗”
·“趙氏牛肉”與“秦氏羊肉”
·
·謎底
·天地間
·操蛋別解
·股市詠歎調
·桉樹林裏的鳥
·小荷才露尖尖角
·琴川贈友七律鶴頂
·明天您還能吃點兒啥
·曾經离乱方曉世事滄桑
·欣聞澳華博物館籌建有感
·匹夫未敢忘憂國龍年之變序
·遙賀蔡英文當選中華民國總統
·腹内詩書杯中酒胸間翰墨筆底緣
·慶父雖死,魯難犹存——牆裏牆外
·八九留學生定居澳洲廿周年觀感
·尷尬人遭遇尷尬事尷尬的因緣
·初見永訣——悼謝伯子先生
·尷尬七年之癢一幽愁暗恨
·尷尬七年之癢二走为上
·七年之癢三好月難圓
·七年之癢春去秋來
·七年之癢萌大仙
·木樨地之血夜
·浮世誤身世
·猴年馬月
·夏即逝
·歧視
·
·帶刀
·冬猶寒
·怎不隨俗
·藍花楹三绝
·孫文冥壽感懷
·半齋明月醉清風
·鐵肩道義秉筆直書
·高要詩人陸鏢章雜記
·女兒重返運動舞蹈大賽
·隔洋記取樂篇章南溟秋興
·平水韻四支母國文藝壇亂象
·兼南兼北读西澳平民亦东亦西
·读墨爾本齊家貞泣血著紅狗有感
·觀陝西戲曲藝研院小梅花秦腔演出
·尴尬人遭遇尴尬事打上法庭衝突
·尴尬人遇尴尬事打上法庭醞釀
·尷尬人尷尬事打上法庭叫板
·尷尬人尷尬打上法庭高潮
·尷尬人事打上法庭尾聲
·等你等到花兒都謝了
·海曙雲霞綠柳陽春
·捌玖陆肆廿八祭
·高高的白樺林
·追思劉曉波
·致執政者
·劉曉波
·文貴
·
·“寫下重點”及“令其發生”
·入鄉隨“俗”
·亂世邪魔
·肛裂英雄!
·夜未央
·感天宮墜地濱州像倒公雞雕落浙大煉丹
·敢不隨“俗”?
·百年身後,漫話漁樵
·聞美國會議員要求關閉所有孔子學院有感
·觀金正恩川普於新加坡舉行歷史會晤
·上合峰會後青島逢萬年不遇暴雨
·美國政府發佈加征關稅清單
·新州作協王大鵬座談會
·研討會得遇謝虹君
·王晨遊說未果
·正恩複來
·無題
·羣主退群
·大陸普通股民
·鎮江退伍老兵維權
·六月偷閒與眾智叟雅集
·大陸媒體回應中美貿易關係
·中共駐澳使館喝令澳洲節目下架
·新華社參考消息評論中國與美國股市
·大陸官媒竟鼓励市民主動放弃領取養老金
·澳大利亞國會正式通過反外國幹預法
·黃一川徐匯區世外小學雙亡血案
·啞然失笑於大要有大的樣子
·刀俠楊佳往生十年後記
·人民幣大跌破關口
·驅逐中共喉舌
·中共反美
·壟斷
·他們有槍
·美國獨立宣言
·滬民喊還我養老金
·海航董事长於法国死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入鄉隨“俗”

   晚上掛在網上看新聞,冷不丁收到朋友海倫的“伊妹兒”,只有短短的一行字,Y,就是她的先生,將攜女兒自悉尼返回北京,你們有可能在北京見面。我讀出了字裏行間的無奈,簡短回復,想問來由。海倫回復得挺快,你們見了面,聽他解釋吧。海倫的預產期是十二月中上旬,而Y今年的病假已經悉數用完,向公司預先請好了的年假是為了照顧海倫坐月子的,這冷不丁地跑回北京做什麼,還帶著孩子。莫不是節外生枝?我沒敢往下想。

   

   大侄女當年在晉北某市級醫院生孩子,我的外孫子,順位順產,一順百順。嬌兒呱呱生下地,兩眼彎彎笑眯眯,大侄女和大侄女婿都歡喜,人人誇他們倆好夫妻加好福氣。本以為兩三天就可以出院回家了,卻不料外孫子第三天晚上竟然被護士強行抱到了特殊育嬰室,孩子沒有急發黃疸,沒有感染紅眼,沒有出現手足青紫等等異常狀況,攪得小倆口子面面相覷,一頭霧水。我的外孫子在暖箱裏整整被照顧了三天,每天一千六百五十元的特護費。等到帳單子列印出來時,大侄女恍然大悟——他們沒有給醫生護士們送紅包。門道換了,方法變了,是你的債,你逃躲不掉,這筆錢依舊要羊毛出在羊身上!

   

   朋友的朋友恰好正在天津某醫院生孩子,未來的姥姥奶奶姥爺爺爺外加上准爸爸,前呼後擁地攙扶著她進了醫院。交各種單子辦入院手續經由准爸爸接過來遞過去,樓上樓下繳費,忙得不亦樂乎的時候,助產護士甩過來一句話,差點兒讓准爸爸背過氣兒去。醫院人手忙,你們人挺多的,請用擔架把產婦抬到樓上產房去。望著助產護士指點著的那副擔架,朋友的朋友全家人先是乾瞪眼,然後是無比的自豪,怕什麼,咱們人來的多呀,叫咱們抬,就抬唄!朋友說,可惜我馬上也要生孩子,到時候只有老公可以照顧,他就有兩隻手,真不知道那擔架我老公一個人怎麼抬?半個月亮照樣亮,半朵花兒照樣香,半副擔架添把手,抬到產房先造姑娘,再造兒郎。我改了歌詞,給朋友唱著,我去給你搭把手吧,要不請一位泰山的挑山工?啐,你能從北京趕來天津?別逗我玩兒了!

   

   另一個真實來自多年老朋友的閒談,他的一位曾經的戰友在某著名的部隊醫院割痔瘡。以為是自己的部隊醫院,以為自己也曾經榮立過榮譽功勳,以為自己能得到某種程度的重視,但是依然被告知要交紅包,不僅要交,而且要寫好名字,按照比例。曾經的戰友可能是犯了一個小小的錯誤,把給麻醉師的紅包數額搞錯了,因此麻醉的劑量可能不夠,結果割到最後疼痛難忍,乾脆就痛得暈倒在了手術臺上。不僅如此,術後的他不能平躺,不能側臥,只能——只能趴著,而且是要高高地撅著臀部趴著。或輕或重,或急或緩,大呼小叫的哀號了整整一個晚上,整個樓道都被他的慘叫嚇住了……第二天起,再也沒有人算錯給麻醉師的紅包數額比例了,而且一定是:不多!不少!

   聽傻了的我只知道,打孩子只能是打四肢,是萬萬不能打臀部的,因為神經超級密集在那個家長們總以為肉最多,下手也最恨的地方。聽傻了的我,也回饋給了多年老朋友一個發生在悉尼的真實,麻醉師沒有遵照操作規定,把消毒液當作麻醉劑,直接就注射到了華裔產婦的脊椎裏面,導致產婦喪失生活自理能力,連抱抱寶貝的氣力都沒有……唯一讓人慶倖的是,時至事發一年半後的今日,地區政府把善後工作處理得極為妥當!澳洲的衛生部長直言不諱的承認,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醫療事故。聽傻了的老朋友緩了半天,國外也有這事啊!當然,更巧的是,我女兒就是在那家醫院出生的,只不過幸運,早生了幾年。

   

   海倫是我相識十一年的朋友了,有什麼話竟然如此難言?

   海倫的公公婆婆六七年前曾經來過悉尼,既不是看護第三代,也不是洗手入廚做湯做飯,就是來旅遊的。那時節簽證批得奇快,不長不短十四天,全部搞定。

   海倫的公公曾經做過心臟手術,術後基本上恢復得很好。這一次要生第二胎,期望著公公婆婆能來悉尼幫助照看一下長孫女。Y,海倫的丈夫,也可以分身有術,照看一下他們的擁有的那個電腦店,好歹是個不錯的小生意。海倫,一個遇事不慌不忙,輕聲細語的女子,喜愛鑽研搗鼓電腦,打點這項生意已經有五年半之久。

   問題,恰恰是出在了辦簽證上。例行體檢,發現她公公有較為嚴重的腎結石,醫生建議,手術摘除結石。於是反復檢查確診,於是聯繫著名的合同醫院,於是詳細向醫生反復彙報之前的既往手術史,於是聽從醫生的囑咐,於是詳細安排好做手術的時間,以確保依舊可以按期赴澳。

   備案!

   全麻!

   手術!

   切開!

   正是要摘除結石的關鍵時刻,護士報告,病人血壓急速降低,竟然到了不能再低的地步!

   主刀醫生急傳手術室外的家屬:病人是否有心臟方面的毛病?家屬回答,早就跟您說了,若干年前也是在這家合同醫院做的心臟手術!醫生不置可否地搖了搖頭,當機立斷,不做了,縫上!

   因為手術的原因,病人不能正常吃飯,只能“吃”醫院提供並幫助輸入體內的蛋白液;

   因為手術的原因,護士不能盡看護的義務,總是一有情況就喊家屬:XX床,病人拉了,請你幫助他擦擦,手紙在那裏;病人渴了,請你替他喂點水,水在那裏……婆婆被支應得團團轉,七十多歲的人了,人前剛強自尊,人後呢,想想兒子在海外,一時半會兒也回不來,縱然回來了,也還不得是讓人使喚得轉團團……眼淚呀,流得就像決堤的海。

   好不容易熬到出院了,老兩口兒互相攙著扶著,給醫生護士們小心的陪著笑臉,走一步說一聲感謝。

   總算是邁出了醫院的大門,海倫的公公支起脖子叫著:七萬五,七萬五啊,切開,再縫上,什麼都沒幹,平添了一道傷疤口子,我還得陪臉子說謝謝!

   

   文章寫到這裏,本來應該嘎然而止。

   可是不能!

   因為不僅是鬱悶,甚至是替海倫全家鳴不平。在我寫不下去,鼓足勇氣耐心等待時,竟然收到了令人眼珠兒都要跌落的消息:老兩口兒另外換了一家以保守療法稱道的小醫院,當然不是合同醫院,採用鐳射體外碎石的方法分期分批擊碎結石,每次四百元,每週一次,截至本周為止,共去四次,碎石進程過半,手術相當的成功,花生米大小的結石,已經被擊碎成為細小顆粒散落在腎內,逐步被排出體外。

   

   文章寫到這裏,本來應該順勢就收。

   可是不能!

   因為我在三尺櫃檯上,又多聽了一個故事。一位客戶的朋友,一直抱著有病回國去看的宗旨,二十多年不變,剛剛在上海花掉了三十多萬元去做了一個小小的婦科手術,充分演繹了手術費外加托關係來託人情去等等費用的暴漲行情。

   三十多萬人民幣,換成澳幣,即便是沒有私人醫療保險,也可以請一位澳洲頂尖級的婦產科專家做手術了,而且綽綽有餘,根本就用不完,更何況,還省機票錢和舟車勞頓。

   

   好了,文章寫到這裏,總算可以收尾了!

(2017/08/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