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共金融危機和政治撕殺正在生死搏奕之中]
藏人主张
·达赖喇嘛转世以及政教分开
·达赖喇嘛:可以结束转世制度
·白玛赤林的临时抱共脚
·哲蚌寺否決中共選任德珠仁波切焱?
·達賴喇嘛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著名学者李江琳新著问世
西藏当代史提纲
·“达赖喇嘛有关中印边境评论惹争议”之我见
·简阅西藏(旧文重放)
·侵略与引诱时期
·同床异梦时期
·独吞与争独时期
·接触与摸底时期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上)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中)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一)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二)
·接触与迈入无进展时期
·无结束的结语
·七万言书之引子
·七万言书之关于平叛和民主改革
·七万言书之农牧生活及统战
·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七万言书之关于宗教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
·七万言书之多种问题
·七万言书之其它藏区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权利
·“大西藏”面对“小中国”
·文革中的大昭寺
·西藏 “紅成”事件
·藏中签订不平等的“17条协议”58周年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西藏作家印南宣講西藏獨立事實
·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中国:西藏难民
·邓小平帝国的边疆政策
·刺刀直指拉萨
·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
·藏,美,中三方最新动态
·卓玛嘉,唯色,亚森等荣获获海尔曼人权奖
·桑东首相答中共教授
·西藏流亡政府公布增設选举主管和下届大选日期
·揭开達賴喇嘛出走事件謎團
·青海判刑不审问直接填名字
·英国首次亮相西藏历史照片
·选择班禅转世灵童有作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冬虫夏草造福百姓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发布2017年度人权报告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金融危機和政治撕殺正在生死搏奕之中

伍凡評論第529期 中共金融危機和政治撕殺正在生死搏奕之中
   
   
   
   2017-07-28

   
   
   
   各位听眾和觀眾好,我是伍凡。現在是伍凡評論第529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中共金融危機和政治撕殺正在生死搏奕之中。"
   
   
   
   當今中國社會正同時在上演著兩场由中共當局主演的大戲:金融危機和政治撕殺,這是互為因果,一体兩面的局面。
   
   
   
   我們先看看中共當局面臨的金融危機正處在生死關頭。
   
   
   
   今年3月份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組長習近平主持會議;4月份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维护国家金融安全;7月14-15日習近平主持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这次会议發布的新聞通稿中,31次提及“风险”,28次提及“监管”,并且,凡是涉及监管的提法表述都强调了一个“严”字。
   
   
   
   7月24日,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京召开,会议分析和研究了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与以往会议的表述“高度重视防控金融风险,加大惩处违规违法行为工作力度”不同,此次会议首次点出“金融乱象”,并要求“深入扎实整治”。
   
   
   
   在5個月內習近平主持召開了4次金融會議,這種會議密度是非常罕見的,可見中共己經陷入的金融危機是多么深重、緊迫和危險。其金融危機最大的突出點是全國的債務持續快速上升、資金沒有進入實體經濟,GDP連年持續下滑,稅收減少,而同時資金大量外流,外匯儲備急速下降。中国是世界最大的货币印刷机。而且这一现象已经持续一段时间。
   
   
   
   過去幾個月來,中共當局政府似乎一直在採取措施,希望能夠抑制信貸的過度增長。但控制信貸勢必會影響經濟的增長,中共當局面臨兩難境地。與此同時,全球的金融市場也感到不安,投資者擔心收緊信貸不僅拖累經濟增長,也會讓負債企業更難償還債務。
   
   
   
   中共央行的最新報告顯示,2017年把防範風險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表示要“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這顯示,至少在今年秋季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北京已不打算更激進地抑制信貸增長,轉而防範風險,目的就是避免經濟出現波折引發社會動盪,力求給十九大營造和諧氣氛。
   
   
   
   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首席經濟學家、現任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肯尼思•羅格夫(Kenneth Rogoff)表示,中國巨大的債務問題像懸在每個人頭上一把劍。他說:“如果世界上現在有哪個國家會真正影響到每一個人,而這個國家又容易發生問題,這個國家一定是中國。”
   
   
   
   縱觀全球经济現在表面处于稳定复苏期,其实,正在蕴含着更大的风险。此前超级宽松政策累积的泡沫,正在铸成一把锐利无比的剑,高悬于空中,隨時會落下再次傷害人類社會。無論是美國、歐盟、中國、日本和巴西等國家都是量化寬松的發行鈔票,都形成了金融泡沫。谁的泡沫先破灭,谁就先倒下;谁先倒下,谁就会成为别人的盘中餐。挤压泡沫,防范风险,与其说是与时间赛跑,不如说是与生命赛跑。
   
   
   
   国际清算银行(BIS)在日前发布的最新年度报告中指出,下一次全球经济衰退可能会跟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类似,只不过,这一次最先曝出危机的可能不再是9年前的美国、英国和西班牙,而是新兴市场经济体中一些债务扩张迅速的国家。中國正是債務擴張迅速的國家之一。
   
   
   
   中國目前的狀況與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爆發前的狀況非常相似,經濟的增長极過度依賴信貸和大量資本投入低效率的國有企業,中國國內的巨額債務及其驚人的增長速度正在給下一場可能會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機埋下伏筆。
   
   
   
   英国《电讯报》7月17日报导,根据中共央行最新公布的影子银行运作规模数据显示,资产负债表表外业务比此前预期高出两倍之多。中国银行资产规模已接近38万亿美元,這也就是說影子银行的負債表己超過80萬億美元。而在金融市场边缘的隐蔽活动的暴增为中共央行敲响了警钟。
   
   
   
   習近平在7月14日至15日召开的金融工作会议上警告說,金融安全已经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這也就是說金融危機己威脅到了中共政權的安危,習近平正在為中共政權的安危正採取3個金融政策,其一是盡一切可能阻止資金外流。從表面上有些效果,但真正實際上是無法阻絕資金外流。
   
   
   
   7月24日,在中共央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讨会上,中共央行副行长陈雨露说,“我们认识到,长时间和大规模的资本管制无法有效地应对资本流出压力。中国有关方面没有出台新的外汇兑换管制举措,而是要求银行遵守和严格执行现行的外汇规则并加强背景调查……”。不久陈雨露的透露實情的講話被迅速刪除。
   
   
   
   為什么中共專制控制下的央行卻无法有效地应对资本流出压力呢?那是因為中共权贵们和紅二代太子党們在使用外汇配额方面更有优势,同时也毫無顾忌的不断将资本转移到海外。
   
   
   
   就在同-天7月24日,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京召开,此次会议首次点出“金融乱象”,并要求“深入扎实整治”。但是對郭文貴爆料王岐山轉移資金20万億人民幣到外國,對海航擁有德意志銀行9.9%股份成為最大股東之資金外流,中共央行毫無能力管控,那習近平能管得了嗎?也管不了。所以中共权贵们和紅二代太子党們在看到中共政權如此腐敗、前途暗淡的情況下,大小老鼠一齊出動而紛紛"五鬼搬金",任何試圖阻止資本外流的政策措施都是表面文章,是自欺欺人罷了。
   
   
   
   習近平采取的金融政策之二是拿中國民營企業開刀,強迫民營企業把錢交出來。6月中旬,中共國務院银监会要求各家银行排隊檢查包括万达、海航、复星、浙江罗森内里在内的几家近年来海外投资活跃、在銀行有相當大額的貸款。現在中共當局對這些企業要求提前追回貸款。中共當局不愿意国有银行因为这些海外投资而陷入危险,同时中共當局也不希望这些不受控制的海外投资让中国民營企业逃脱中共當局掌控。
   
   
   
   6月26日,习近平主持的中共深改小组第36次会议也发出警告,称"境外企业和对外投资安全是海外利益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要在国家安全体系建设总体框架下,完善对境外企业和对外投资的统计监测,加强监督管理"。
   
   
   
   習近平下令首先第一刀殺向安邦集團,把董事長吳小暉撤換和關押。最近包括王健林賤賣文創旅遊和酒店、潘石屹拋售物業套現、賈躍亭減持樂視網持股,都不得不服從追回貸款的命令。
   
   
   
   但習近平并沒有下令國有企業提前追回貸款,卻專對民營企業追貸款和限制海外投資,這是中共當局進一步執行"國進民退"的政策。民间投资萎靡,国有投资跃进,這預示著中国经济將向更惡化方向發展。過去近40年中國經濟發展的歷史表明,民營經濟是推動中國經濟發展的主力軍。自從執行"國進民退"政策以來,中國經濟發展的質量和速度都在下降。中國經濟正出現如下的矛盾的现象:一方面投资低迷,另一方面投机横行;一方面货币超发,另一方面企业抱怨融资昂贵,同时影子銀行和地王却肆无忌惮等等。为什么会如此?看似矛盾的现象,其实呈现的是中国经济的人為的结构性分裂 --"國進民退",即国營经济与民營经济的嚴重對立。国有经济与民间经济之间,即使表面上看价格以及准入已经取消双轨制,但是从信贷投放、资源分配等核心要素来看,国有与民间的双轨制仍旧存在。正因為國營企業效率低下,中共當局才不得不長期的執行積极財政政策,巨額低息貸款和開動印刷機天量的印刷鈔票供養國營企業。其結果是天量般的債務急劇上昇。
   
   
   
   我預估在進一步推行"國進民退"政策下,現在還在中國大地的民營企業會想方設去的把資金轉移到外國尋求自由、公平和法治保護下的發展環境和機會,就猶如浙江溫州地區的民營企業家們早走一步向歐美和非洲等地區發展。習近平現在對待民營企業家的政策只會加速推動資金外流而不是阻止資金外流,其結果是中國經濟將會持續的下降而不會上昇。
   
   
   
   習近平采取的金融政策之三是對金融系統嚴加監控,被監控的對象是中共黨政軍和地方政府及國營企業官員。如果監控過嚴,這些官員們會消极怠工和磨洋工,這必定嚴重傷害中國經濟,過去二年官員們會消极怠工的事實己經証明了。如果放松監管那末“金融乱象”仍然存在危害金融系統。。這就是"一緊就死、一松就亂"。在我看來,在中共現有的体制下,,在現有一批中共官員操作中國經濟和金融條件下,習近平採用任何金融政策都無法躲避金融危机的到來。
   
   
   
   隨著金融危機的到來,中共高層斗爭正在加劇撕殺。現在我們把視線移向中共政治舞台,我們己看到煙火紛飛,刀光劍影,人頭落地的場面。中共各個派系為爭奪十九大的權位和利益正在摶斗,為追究金融危機的責任正相互攻擊。
   
   
   
   現在中共高層摶奕與往年不同,因為有了郭文貴爆料的因素,這使得中共高層斗爭撕殺得更激烈和更复雜。自今年3月以來,郭文貴爆料集中揭露王岐山的貪污腐敗的丑聞,尤其是6日16日和7月17日的二次爆料把王岐山"以貪反貪","以黑反貪"和"以黑吃黑"丑惡面貌爆露無遺。"習王聯盟"受到嚴重沖擊,習近平會如何處理王岐山呢?
   
   
   
   有人以為習近平會接受郭文貴的爆料,會逐漸與王岐山拉開距离,阻止王岐山進入十九大常委會。但最近的事實表明"習王聯盟"是在加強而不是在削弱,就在郭文貴7日17日爆料王岐山貪污事實的同一天,王岐山7月17日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巡视是党内监督战略性制度安排 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监督优势” 。這就充分說明習近平沒有以王岐山貪污腐敗事實而放棄王岐山,相反而是為了自己權位利益更緊緊的抱住王岐山不放,更強化了"習王聯盟"。最近習近平通過內部釋放消息給外國媒体,以"出口轉內銷"的慣用技倆,在英國BBC中文网和德國之聲中文网刊出王岐山將是十九大常委會成員之一,甚至將出任下屆中共國務院總理。這些動作是習近平反擊郭文貴爆料的第一步。
   
   
   
   習近平采取的第二步反擊動作就是迅雷不及掩耳地把中共重慶市委書記、中央政治局委員孫政才拉下台,由中紀委出面對孫政才立案調查。孫政才現在的罪名是不遵守党紀党規。習近平這個動作既掩護了王岐山,又對胡溫團派發動攻擊,試圖改變中共十八大的初衷。中共十八大第一次中央委員會選出25名政治局委員,其中有14名是團派成員,而孫政才和胡春華是內定為中共十九大的政治局常委,并將出任中共20大的總書記和總理。這個按排是遵守鄧小平的集體領導,黨的總書記最多只任兩任,并且事先按排接班人的組織路線。習近平的這個動作被視為習近平拉住王岐山替他保駕,以達到習近平排擠團派連任中共20大的總書記的目的。現在習近平試圖破坏鄧小平的組織路缐,又改變了中共十八大第一次中央委員會的決議,當然會引發中共党內的激烈反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