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阴阳微论
·阴阳微论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三教不可合一論
·关于“三教不可合一”答客难
·关于“主权在民”答客问
·殷周皆王道,殷秦非一系
·长住仁宅的颜回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今日微言(君子于言无所苟,大人处世要全真)
·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关于“子诛少正卯”
·今日微言(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致敬)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儒家是否会极端、排他、自大和宗教化
·关于修宪的百字意见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今日微言(巨变时代来临)
·习近平最适合现中国(微集)
·与陈明兄游山
·论语点睛:世事难免有例外
·陈宝生的教育特色
·一本实诚而光辉的书
·文化和文明(微集)
·文化和文明(微集)
·关于民族主义(微集)
·刘瑜的蠢话
·关于托利得定理
·《论语点睛》:孔颜之乐的奥秘
·今日微言(文章底事狂如许,知不可为偏要为)
·《论语点睛》:不要画地自限
·书能明理自然佳----序《元士文集》
·关于《中国历史精神》与萧三匝先生商榷(附言并附萧先生原文)
·别太抬举孙中山
·好人必有好报----善良小论
·今日微言(流氓就应该受到谴责和相应的惩罚)
·东海联萃(投赠联)
·从佛道之优善,尊两家为辅统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关于华夷之辨,批判某君之误
·关于仁本主义(微言)
·吕不韦:风险投资第一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反儒派有没有为政、为师的资格?我的回答非常明确:没有。

   为政以德,导以德齐以礼;为师有范,传道授业解惑。学而不优,不可出仕;学而无成,不可为师。反孔反儒,自绝于君子之学,自绝了上达之路,也就自动丧失了为政为师的资格。孔子曰:“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岂有小人而可为政为师哉。

   不仅此也,作为中国人,反孔反儒还是最严重的欺师灭祖,是最不可饶恕的文化弑父。孔子证“性与天道”之全体,祖唐虞殷周之隆盛,集儒家思想之大成,无愧于“万世师表”、“大成至圣先师”和“天下文官祖,历代帝王师”和“民族魂”等赞美;儒家是中华文化的支柱和核心,是中华文明的主要缔造者。

   反孔反儒,便是反圣贤、反师道、反文明、反中华。如此之人,若非佛道中人,便是小人劣类,非愚则恶。即使是好人,也很有限;即使是志士,也太愚蠢。至于佛道中人,立足于彼岸世界,立志于成仙成佛,同样不宜为政为师。

   反儒派不宜为政为师是我的一贯主张。去年,我曾经呼吁《将反儒分子驱离教师队伍》说:

   “校有校风,师有师范。教师若不合格,校风必然不良。反孔反儒者,为师必不合格,必然误人子弟,误导社会。正常必不反儒,反儒必不正常,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和反动。这个定律,普遍适用于古今。

   反儒分子享有言论自由,没有为师资格。所以,应该保障反儒分子的言论自由,不能让他们因反儒而受法律惩罚;必须剥夺反儒分子的教师资格,不能让他们传授歪理,误人子弟。

   教师负有传道解惑之责,不反儒应是底线。主动清理教师队伍,劝退不合格者,各学校有责,教育部有责。乱曰:只要反儒,必然不仁。或洁其身,已乱大伦。不配为师,不能育人。宜出世间,与鸟兽群。”

   日前有某大学教师被清退,或谓其被清退原因是批毛氏反极权。东海大为敬佩,正拟为之鼓呼,友人转来其人几则微博,一看欲呕。其人微博自称梁惠王,未免太自我抬举了,比梁惠王的儿子都差远了。梁襄王何至于污言秽语地诋孔侮儒哉。如此无知无畏,与毛鲁一路货色。若是儒家为政,也当剥夺其教师资格。

   有儒友因此对我提出严厉批评,谓“‘儒家为政,亦剥夺其教师资格’与该校如出一辙,令人对儒家为政立生幻灭之感”,认为东海“必欲陷儒家于不义而后快”,谆谆告诫:“既读圣贤书,当明是非,有爱憎,坚守人文价值与人道精神,绝不做歌德派,给权势者捧臭脚,为肉食者抬轿子!”

   直言批评,大义凛然,真诚可感,厚意心领。然我仍然坚持拙论无误。一个人能够反极权,当然值得敬佩和表彰,但不能因此忽略其反孔反儒的愚昧,承认其为政为师的资格。反儒派都没有为政为师的资格,反极权者也不例外。功归功,事归事,不能因为有功,就任凭其误政误民或误人子弟。

   需要说明的是,从政界和教育界驱逐反儒派,并不对言论自由构成侵犯。有一个流行已久的误会:以为言论自由就是任何人任何胡说八道都可以不受追究。殊不知,言论自由指的是,国民有权自由表达各种意见和想法(特指高价值的言论),即使言论错误,不会触犯法律。依据政治纪律和教师守则,对发表错误言论的官员和教师进行处分,与言论自由无关。2017-8-4余东海首发于儒家网

(2017/08/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