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东海一枭(余樟法)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自由之歌》(歌词,东方人版)
·《自由之歌》(东海众枭综合版)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三辑)
·怀李圣地师
·大开悟
·湖湘先生:佛儒二学之本体论辨异(一枭附言)
·枭爷高大绝古今!
·《见鬼》
·摩诃罚阇耶帝(七绝六首)
· 寻找李圣地恩师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粪青肖像》
·网友赠诗集萃(之13)
·玩啥也别玩文字,玩谁也别玩老枭!
·《金刚密令》
·《不管怎样》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自示》
·摩诃自由(组诗)
·东海客约
·消闲五首
·荆楚们,别混扯,请深思!
·本体三论
·《只要动起来》(外一首)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历史是大人养的!
·寻找自我: 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
·《丛林》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枭文《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
·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违法未必不君子,获刑或许更儒家----为郑家栋一辩并答刘晓波
·王丹和朱元璋这两个角色!
·人的尊严从哪里来?
·“颠倒英雄”-----复荆楚
·《你的精彩》
·与振标兄游龙虎山
·与芦笛先生的告别词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偶得八绝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儒家不是家!
·草木有形皆劲敌,鹤风无处不王师---无题二首
·zt中国传统文化人为何远比法国文化人有骨气?
·唯我儒家最大家(二首)
·海外独知芦笛体,轻薄为文哂未休(旧文备忘)
·与芦笛先生有关的一些文字(备忘)
·答“胖”网友
·《一盏灯》(四首)
·好大一个王!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枭心(杂诗一束)
·贼党,住手!
·怀人四首
·为刘晓波开一窍
·“我干啥都行,你干啥都不行!”
·无弦琴:以当代儒教政治学使疑儒思想烟消云散——兼答复东海一枭
·儒家是我光明宅,我是儒家保护神(四首)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送振标
·请一齐来创造奇迹!
·五绝五首
·近期枭诗国内坛子部分跟帖“备案”
·谁也别想偷偷绕过去(四首)
·网友赠诗集萃(之14)
·雪峰:大家狂起来——与东海一枭共饮一杯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所谓巴黎公社原则,总原则是:“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马克思《法兰西内战》)而是必须打碎和摧毁现成的国家机器。打碎和摧毁现成的国家机器之后,工人阶级怎样管理国家?恩格斯在为马克思《法兰西内战》写的导言中说:

   “为了防止国家和国家机关由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这种现象在至今所有的国家中都是不可避免的,——公社采取了两个正确的办法。第一,它把行政、司法和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交给由普选选出的人担任,而且规定选举者可以随时撤换被选举者。第二,它对所有公职人员,不论职位高低,都付给跟其他工人同样的工资。”(《马恩选集》第2卷335页)。

   这两个办法,堪称巴黎公社两条子原则:一是实行普选制,一是公务员低薪制。

   两种制度充分体现了马家民粹主义的本色---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平均主义都属于民粹主义范畴。法官、审判官、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都交给普选出来的人担任,而且可以随时撤换。由民意决定司法和教育,工农兵管司法,办教育,这不是民主,而是民粹,或者称为民粹主义的民主。

   如此“民主”,最容易导致负教育和逆淘汰,轻则政府形同虚设,出现“庶民之祸”和“多数人的暴政”;重则被极权主义利用,暴民与暴君相反相成。

   这种“民主”形式,在文革中就有所实践。《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规定“必须实行全面的选举制”。此文件号称文革宪法16条,第九条规定:

   “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委员会的成员和文化革命代表大会的代表的产生,要象巴黎公社那样,必须实行全面的选举制。候选名单要由革命群众充分酝酿提出来,再经过群众反复讨论后进行选举。”

   这种“民主”形式,不仅与仁本主义的王道政治格格不入,与自由主义的民主政治也方枘圆凿。民主制度下,领导人选举产生,其它“行政、司法和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则不能普选。民意虽然在领导人选举方面具有决定性,在行政及教育工作中则仅供参考。民众可以自由表达意见提出建议,但无权拍板决定。

   或说:“在马克思那里,无产阶级专政只是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后,一个暂短的过渡,他盛赞的巴黎公社原则,公社的管理人员是要选举产生的。然而,后世的门徒却把专政无限期延长,而且都不搞选举。”

   东海曰:在马主义、唯物论、阶级论、党主制、公有制等文化和制度框架下,最高权力是不可能重新拿出来普选的。鲜肉落进了代表“无产阶级”的肉食性恐龙嘴里,还有可能被吐出来吗?退一万步讲,即使重新普选,也非国家之福,只会乱象更甚,一不小心就会四分五裂,陷入军阀割据和诸侯内战。

   至于“所有公职人员,不论职位高低,都付给跟其他工人同样的工资。”这种平等主义、平均主义的做法,或许可以暂时满足民众仇富、仇官的心理需求,实际上流弊极大,必然导致官员素质和政治品质越来越低,受罪的还是民众。2017-8-18余东海

(2017/08/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