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东海一枭(余樟法)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今日微言(世界三大劣族:马红、伊绿、非洲黑)
·关于山大“学伴事件”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一秦法家是古典极权主义学说。韩非集商鞅的法,申不害的术和慎到的势于一身,是秦法家集大成者和最高代表。韩学是先秦诸子中最大的邪说,最邪者三:一是性恶论,认为人性本恶;二是君本位,强调以君为本;三是法术势,集恶法、权术、威势于一体。

   韩学重视法术势,又特别重法,将法置于术势之前,这并不意味着法家讲法治,对于秦法家来说,法术势都只有工具性价值,都是为君主和极权服务的工具。《韩非子》说:

   “今申不害言术,而公孙鞅为法。术者,因任而授官,循名而责实,操杀生之柄,课群臣之能者也,此人主之所执也。法者,宪令著于官府,赏罚必于民心,赏存乎慎法,而罚加乎奸令者也,此人臣之所师也。君无术则弊于上,臣无法则乱于下,此不可一无,皆帝王之具也。”

   韩非子明确指出,法与术同样重要,都是帝王的工具。不仅法术势,某些道德元素也被韩非当成极权的工具。

   韩非主张明赏罚、明信、明平、明君臣,并在阐说这些主张的时候引用孔子之言为证,仿佛颇为尊孔或与儒学精神一致。其实,韩非“明君臣”即强调君臣上下之别,是极权主义的必须;在法律层面“明赏罚、明信、明平”,是为了保持刑法的工具价值。韩非的公平诚信等“道德”要求是为恶法服务的,而恶法加上权术威势又是为君主服务的。

   韩非之明赏罚、明信、明平、明君臣等,都是在以君为本的极权恶法框架下进行的,与儒家仁本主义王道礼制之下的赏罚公平、诚信守约、君君臣臣性质大不同。

   二韩学有两大源头:老子和荀子。

   司马迁认为申不害和韩非的学术都根源于道家,说:“申子之学本于黄老而主刑名”,又说:“韩非者,韩之诸公子也。喜刑名法术之学,而其归本于黄老。”他把韩非子、申不害和庄子列入同传,并认为韩、庄、申三人之学“皆原于道德之意”,只是三人对道德领悟各有局限,不如老子深远罢了。太史公曰:

   “老子所贵道,虚无,因应变化于无为,故著书辞称微妙难识。庄子散道德,放论,要亦归之自然。申子卑卑,施之于名实。韩子引绳墨,切事情,明是非,其极惨礉少恩。皆原于道德之意,而老子深远矣。”(《史记•老子韩非列传》)

   老子于道有得,然所得有限,一偏之见耳。作为出世法,不失为高明,然未能道中庸,不宜政治化。申不害和韩非将老学政治化了,一个“卑卑”,一个“其极惨礉少恩”,都出了大问题,可见老子所得的道德,本身就很有问题。至于说韩非“切事情,明是非”,是司马迁过誉了。

   老学政治化,就意味着权谋化。余英时指出,《老子》書中的政治思想基本上是屬於反智的陣營,而這種反智成分的具體表現便是權謀化。(余英時:《唐、宋、明三帝老子注中的治術發微》)

   老学政治化,还会导致政治法家化。王夫之在《读通鉴论》中说:

   “佛老之于申韩,犹鼙鼓之相应也,应之以申韩,而与治道弥相近矣。汉之所谓酷吏,后世之所谓贤臣也,至是而民之弱者死,强者寇,民乃以殄而国乃以亡。呜呼!其教佛老者,其法必申韩。故朱异之亡梁,王安石、张商英以乱宋。何也?虚寂之甚,百为必无以应用,一委于一切之法,督责天下以自逸,而后心以不操而自遂。其上申韩者,其下必佛老。故张居正蹙天下于科条,而王畿、李贽之流,益横而无忌。何也?夫人重足以立,则退而托于虚玄以逃咎责,法急而下怨其上,则乐叛弃君亲之说以自便,而心无罪灭,抑可谓叛逆汨没,初不伤其本无一物之天真。由此言之,祸至于申韩而发乃大,源起于佛老而害必生,而浮屠之淫邪,附庄生而始滥。端本之法,自虚玄始,区区巫鬼侈靡之风,不足诛也。”(《读通鉴论》梁武帝卷十七)

   佛老,佛指佛教,老指老子、老学,申韩指商韩派法家。王夫之将老庄、浮屠、申韩称为“古今三大害”。“其教佛老者,其法必申韩。”意谓上层建筑沦虚滞寂,各项文化教育、道德教化、礼乐建设难以开展,就会产生刑法依赖,以此督责天下以自逸。“其上申韩者,其下必佛老。”意谓法度严急,士人民众就会从老庄和佛教中去寻找心灵安慰。这个批判虽然严厉,自有道理,也有史实证明。

   《韩非子》一书中,曾有《解老》、《喻老》二篇,可见韩非深受老子影响,但不能将韩学等同于老学。两者既有联系又有区别,有正邪之别也,就像荀子与韩非既有师徒关系又有正邪之别一样。司马迁强调申韩“归本于黄老”,将申不害、韩非与老子合为一传,似有将申韩视为老子后学之意,颇为不妥。

   韩非除了深受老子影响,还深受老师荀子的影响。东海在《儒家法眼》书中指出,老子的偏激和荀子的偏差共同培养了韩非的阴邪恶毒。荀子的性恶论,为韩非的极权和恶法提供了最好的人性论支持。

   或认为,韩非子是荀子的学生“此史实与儒法对立模式当然不协调”。其实没有不协调。荀子是礼学大师,“隆礼重法”,但学术驳杂,严重偏离儒家中道,正如程颐所说:“荀子极偏驳,只一句性恶,大本已失。”(《二程集》)荀子是儒门外道,韩非和李斯又进一步背离了荀子的礼学,完全悖礼,一味“重法”,站到儒家对立面去了。

   韩愈说“弟子不必不如师”,东海曰,弟子不必如师。古来老师弟子道不同者并不罕见。《荀子议兵篇》中,荀子与李斯对秦政秦兵看法大不同,荀子对李斯有严厉的批评。李斯与韩非这对师兄弟,在权益上固然你死我活,在学术上则是一丘之貉,都是荀学的叛徒。

   三《韩非子》一书对孔子不乏肯定、赞誉之词,但誉多是虚誉,毁则是实毁,更可恶的是伪造历史事实和孔子之言。例如,《韩非子内储说上》记载:

   “殷之法,刑弃灰于街者。子贡以为重,问之仲尼。仲尼曰:知治之道也。夫弃灰于街必掩人,掩人,人必怒,怒则斗,斗必三族相残也;此残三族之道也,虽刑之可也。且夫重刑者,人之所恶也;而无弃灰,人之所易也。使人行其所易而无离其所恶,此治之道。”

   可以肯定,这段话是伪造的。“夫弃灰于街必掩人,掩人,人必怒,怒则斗,斗必三族相残也。”这几个“必”,都是韩非的想当然,孔子不可能如此妄加推断,并以小过重刑为“治之道”。

   关于刑罚,《春秋》有一些原则性规定,其中之一是刑不淫滥:“春秋之义,不幸而失,宁僭勿滥”,“赏不僭溢,刑不淫滥。”刑弃灰于街者,淫滥之极,不可能得到孔子的赞赏。夏商周实行的都是儒家礼制,不会那么做。

   李斯在上秦二世书中有言:“故商君之法,刑弃灰于道者。夫弃灰,薄罪也,而被刑,重罚也。彼唯明主为能深督轻罪。夫罪轻且督深,而况有重罪乎?故民不敢犯也。”(《史记》)“刑弃灰于街者”此法应该是商鞅的杰作。

   有学者赞美秦法“刑及弃灰”为小惩大诫,为爱民之道和小人之福,混扯之至。小惩大诫意谓有小过失受到相应惩戒,就不致犯大错,可不是小过失就大刑伺候。要道德,不要道德洁癖。道德洁癖不道德。对自己洁癖可以,对他人和民众洁癖,把洁癖体现于法律之中,就成了恶法,“刑弃灰于街者”就是恶法的典型。

   四在先秦诸多反儒派中,秦法家是最邪恶的一派,没有之一。信奉秦法家的政治,必然极权主义,必有暴政恶法。

   一些学者持“儒法相通”论。这里的“法”如果指管晏派法家,此论可以成立。管晏派法家导出来的是霸道,与儒家王道,品格有优劣之别,精神有一致之处。这里的“法”如果指商韩派法家,此论就不成立。如无特别注明,论及法家,都指秦法家,商韩派法家。

   诸子百家中,儒法两家最难相通。盖法家倡性恶论、君本位和法术势,与儒家性善论、民本位和礼乐制度背道而驰;其导出来的极权主义暴政,与王道政治冰炭不同炉。

   在政治上,法家得势,对于儒家,必然排斥、打压、迫害乃至燔坑。当然,儒家对于法家也充满道德歧视,如果得位,也会为法家设置禁入区域,禁止法家人物为政为师。

   要儒法相通,唯一的办法是,法家作出根本性的改变,让政治从君本位变为民本位,让法律从“帝王之具”变为“道德之具”。只不过那样一来,法家便非商韩派法家,而成为现代“法治之家”了。2017-8-16余东海首发于儒家网

(2017/08/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