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东方安澜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

   大概13年早春,我在靖江出差,网传,王全璋律师因为替某某功辩护,被拽出法庭并被拘押,在要离开靖江时,全璋因为网络的呼吁,提早放出来。在顾志坚的引荐下,我见到了王全璋律师。全璋律师温文尔雅、玉树俊朗、纤秾有度、吉人天相。像一位穿越古代走过来的谦谦君子。

   全璋律师被失踪已有二年半了,杳无音讯。李文足一直为丈夫奔走呼号,让我佩服。我佩服李文足长期坚持不懈的奔走,用各种方法寻找丈夫。夫妻之间没有真挚的感情是很难做到的。即使有真挚的感情,也很容易被拖跨,拖疲,最后被瓦解意志。失去抗争的勇气与韧性。我们知道,堡垒容易从内部攻破。这个,对于有司来说,是老手。运用纯熟。

   这次,利用陈有西介入王全璋案,我相信,李文足和家人之间肯定有不同意见。利用亲情,瓦解斗志,他们的卑劣和狡猾,还不仅至于此。接下来我们还会看到一个接一个的招数。陈有西是什么人,陈有西是线人,他介入的案子有好结果,骗鬼。刘尔目在微信上说,“李文足这婆娘别闹了,为今之计王全璋能出来则出来”。是的,我承认,王全璋在里面受的苦,是我们无法想象的。特别是刘无敌的遇难,更增加了王全璋出来的紧迫感。我承认适度的妥协乃至投降是必要的,这无损于王全璋的形象。从内心里,我支持刘尔目的意见,但我无法为刘尔目点赞。

   道理其实很简单。李文足经过长期抗争,对王全璋案的感觉和体会,比旁人更深刻。有司对内,不会无缘无故释放利好的消息。有司的精准打击,什么时候放什么风声,都是有拿捏的。经过了二年半奔波,这时候冒出陈有西来圆场,其真实意图,李文足最清楚。况且,以陈有西来介入,你能信陈有西几成。不要忘了,陈有西的夏俊峰案,就是前车之鉴。当时许多人以为夏俊峰案有了转圜,结果呢!问题不在于陈有西,而在于陈有西背后信用已经丧失殆尽了。尽管我为王全璋系狱感到难过,也知道在狱中,度日如年,但我不得不支持李文足理性的选择。《圣经》告诉我们,跟魔鬼是无法达成契约的,怪就怪我们置身于中世纪这个最坏的时代。

   王全璋进去以后,至今无声无息,不知是不是被视为“死硬派”。维吾尔谚语说,石头不能割肉,但能磨快刀子。与王全璋的一面,我看到一位君子;王全璋系狱的二年半,我看到了一位义士;义士受难,荣耀归于上帝,上帝与我们同在!知夫莫若妻,李文足《声名》,义正词严、态度决绝,完全是义无反顾的架势,这是理想的勇气,是黑暗时代里精神的发光者。有司一放风,李文足肯定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私下里,亲人之间也一定存在争执;李文足还要面对网友的指责或劝说;众多矛盾纠结在一起,男人也一下子很难化解,“树欲静而风不止,人欲安而事还乱”,这些,都会化作夜半无人时的痛和泪。李文足以一介女流之身,树立了这个时代的女性典范。

                             2017年8月30日

(2017/08/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